乱宫篇 当时漫道容光艳  第十一章 争执

章节字数:2591  更新时间:10-08-23 1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咣当”一声,茶杯应声倒地,爹嘴唇颤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

    “您与师父下棋时候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看着父亲灰白的脸,隐隐愧疚,但是对真相的渴望让我直视着眼前的男人,毫不退让。

    “南宫他……”短暂的沉默,爹开口,却被我打断:“正是师父的意思。”

    爹痛苦地闭上眼睛,再度陷入沉默。

    良久,“罢了,你知道也好。”爹睁开眼睛,眼神复杂地望着神龛上的牌位,“千瞳,你来看这些牌位,可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女儿早先便发现了,”我看着其中一座,“这座牌位,未刻一字。”

    “不错,这牌位,便是你娘亲的。”

    像是被人用重锤敲下一般,我不敢置信,原来,从小到大,娘亲一直都在这里,我甚至还曾跪拜过无数次。

    我郑重地走上前去,对那座无字灵牌跪下,抑制不住颤抖的声音问道:“我娘,是怎么去的?”

    “难产而亡。”爹似乎害怕回忆当年的场景,只是简单盖过,然而这四字却字字凌迟着我的心。

    “哼哼”我轻笑出声,詹台千瞳,你果然是个煞星!枉顾爹担忧的目光,我重重地对着那座无字灵位磕了头:“娘亲,十三年前,您用性命换得我的出生,这十三年来,我虽然常常跪在您面前,却未能为您上一炷香,磕一个头,千瞳不孝,以前不明白为什么一犯错爹就会让我跪在这里,直到今日,才终于明白。”

    “千瞳,爹不是有意瞒你,实在是……”

    “我娘是何姓名、来历?”

    爹察觉出我语气不善,更加担心:“千瞳,爹现在不能告诉你,知道的越多,只会越危险。”

    “那敢问爹爹,我娘在世时,在府中又是何身份?”我步步紧逼。

    爹的脸色更是铁青,一字一顿:“无名无份。”

    “詹台千瞳,这个詹台家的大小姐,原来不过是无名无份,真是笑话!”我痛斥,转眼看向詹台翎:“我娘历尽苦难生下我,死后却连牌位都不能着一字,只得做孤魂野鬼!爹,你却还要向她的女儿隐瞒真相,让她死后孤苦无依,连个烧纸祭奠的人都没有,若是你爱她,怎忍心看她如此?若你不爱她,当初又为何让她怀了你的孩子?!”

    “你放肆!”爹气急,挥手欲打我,我无惧地看着他,眼神凛冽。

    爹的手停在半空,迟迟未落,他咬咬牙,最终收回手掌,语气无奈中难掩哀伤:“向你隐瞒真相,正是你娘临终的意思,你只有成为詹台家的大小姐,才不会受人白眼,遭人欺负。,你娘可以恨我,因为诚然,我对不起她,但是你不可以,因为扪心自问,我对你,问心无愧!”

    我一时语塞,脑中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却怎么也说不上来,爹将一只银钗放在我身旁的地上,挥袖离去,语重心长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那钗是你娘临终前嘱我交给你的,你若想你娘九泉之下得以安息,此事到此为止,不要再节外生枝了,也算我养育你这么多年,你报答我的。”

    待爹走后,我拿起银钗,虽然有些陈旧,但是那丛竹叶仍然栩栩如生,呆呆看着,眼眶湿润,我抬起头,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跪了许久才回房,夜里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便起身坐在桌前看着窗上树枝的影子发呆,正出神间,却蓦然看到窗上映着一人影。“谁?”我轻声叫道,怕吵醒了旁人。

    人影一顿,缓缓远去,直觉告诉我那人没有恶意,便起身开门,却见詹台玦衡迎着月色站在院子里,月光将他的影子拉长,显得有些冰冷,想起那晚他的抱怨,一时竟觉得眼睛有些酸,他是詹台家唯一的儿子,从小到大应该享受父母的疼爱都被我这个外人夺了去,他恨我,应该也是理所应当的,而我,得了便宜还卖乖,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个人。

    “好久不见。”我一张口就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这样的问候,真是拙劣。

    “恩。”詹台玦衡回答得很简短。

    “皇后……皇后的寿宴,筹备的如何了?”

    “进展顺利。”詹台玦衡觉察我改口,轻皱眉头,却没说什么。

    “这么晚了,你来干嘛?”我问。

    詹台玦衡不语,只是抬头。

    我随他抬眼望去,满目皆是繁星点点,交相辉映,只是不知,我要找的那颗,在哪?

    “生辰快乐。”詹台玦衡递过一只细长匣子。

    我愣住,从小到大,逢我生日,詹台玦衡从不送礼,这次是怎么了?

    伸手触碰到匣子的一刻,詹台玦衡立刻放手,转身说道:“很晚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歇息吧。”未等我反应就头也不回走了。

    “奇怪的人!”我自言自语,打开了盒子,再次愣在了那里,盒子里面,装着一只玉簪,正是我与他纠缠那晚划破他手臂的那只,断的地方被接合在了一起,做工细致,不仔细看决发现不了。

    抬眼望去,詹台玦衡早已消失不见,抬起头,看着漫天繁星,嘴角不由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一夜好睡,睁眼时天已大亮,唤来若芙梳洗,忽然来了兴致:“若芙,爹和少爷可上朝去了?”

    若芙一面替我梳头,一面说道:“老爷去了,不过今上体恤少爷近日为寿宴之事颇费心力,故而留话准少爷几日假,少爷现在正在院子里练剑呢!”

    若芙的话勾起了我的兴趣:“那待梳洗好了,我们便去看看吧。”

    还未走进詹台玦衡所住的风凌居,远远便听见宝剑划破空气的轻响,我顿了顿步子,下意识低头整整衣裙,这才重新抬脚,迈进了院中。

    只见詹台玦衡身着一件白色中衣,领口微张,紧致结实的肌理隐隐可见,他右手持剑,身形飘逸,疾如闪电,势如破竹,上下翻飞之间,带出一阵凌厉的剑气,宛如俯瞰天下的霸者!

    我仔细打量着他,詹台玦衡,冷静果敢,心思缜密,文韬武略,才学出众,武艺高强,这样的人,若生在皇家,则必将是一代明君!只可惜,目光落在他灵巧的身形上,才识卓越如他,不知是否甘心位居人下,俯首屈膝?!

    拿出竹笛,配合着他的步伐吹奏了起来,旋律激越,詹台玦衡脚步一顿,一个转身加快了速度。

    想为难我?指尖纷飞,划出一个个音,引领他的剑法与乐声相和。

    詹台玦衡嘴角微扬,手腕一紧,竟换了套刚猛有力的剑法。

    我一个转音,再一次对他穷追不舍。

    一曲终了,詹台玦衡也停了下来。

    “好曲!”詹台玦衡一面擦汗,一面说道。虽然面色依旧如常,声音却透出欢愉,似乎心情不错。

    “好剑法!”我收起笛子,亦由衷赞叹道。

    “大清早的,找我何事?”詹台玦衡随意问道。

    “我……”一时语塞,灵机一动,“多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詹台玦衡点头,又补充道,“哥哥送妹妹礼物乃是天经地义的事,何必言谢!”

    他的话让我心里蓦然涌起一股不悦,他这么说,是在提醒我什么吗?提醒我扮演好他妹妹的角色?

    “是,妹妹受教了,你我虽是兄妹,终究男女有别,妹妹这就回去了!免得静雪姐姐来府上的时候碍着你们!”不知为什么,一张口就扯出了慕静雪,果然,詹台玦衡脸色瞬间不悦:“你对我有意见,犯不着回回拿静雪说事,她又没惹着你。”

    “是,是我这个妹妹不懂礼数,言语间对静雪姐姐不敬!”说完看也不理詹台玦衡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