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宫篇 当时漫道容光艳  第三十八章 寻路

章节字数:2239  更新时间:10-10-16 2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流殇云抚摸着马背上的鬃毛,无所谓地说道:“你一个姑娘孤身上路危险重重,能不能到梁都都未可知,我既然把这事应了下来,自然要送佛送到西……”

    “不可!”我打断他:“我一人足矣,你身为朝廷命官,怎能随意离开京都,还是回去吧。”

    “不妨事,今日朝上皇上突然旧疾复发,这几日怕是无法上朝听政了。”

    “旧疾?什么旧疾?我怎么从未听说过?”我心里感慨:怎么就这么巧。

    流殇云也是一脸怀疑:“据说是心悸,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不行,我不能让你去冒险!”我斟酌了一下,还是不肯让步,我说不定已然连累了他,怎么能再让他跟我一起置身险境呢?

    “好啊,”流殇云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现在只要张嘴喊一声,惊动你们府中人,我们俩一个都走不了。”

    “师兄!”我心急如焚,平常也没发现他这么固执。

    “师妹。”流殇云声音一改往日漫不经心,抓住我双臂,诚挚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忍我被连累,可是我自小父母双亡,在我眼里,师父和你就是我在世上仅有的亲人,如今我怎么能看你孤身一人呢,你既然想见镜司澈,有我在,一路上也能护你周全不是么?”

    他晓之以情,让我心中大恸,良久叹了口气:“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吧!”

    流殇云闻言,嘴角上扬,掩饰不住笑意:“是,师妹!”

    我心中却难受,我何德何能,流殇云你要如此待我?

    待到出城,流殇云将银子干粮伤药分成两份,递给我一份。

    “不过是去会情郎,还要我带这么多伤药干什么?难道……”流殇云不怀好意地笑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白了他一眼。

    而流殇云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青:“难道七殿下有难?”

    我沉默半晌,点点头,既然他选择与我同行,我肯定瞒不了他,还不如告诉他好让他早作准备。

    “你要为他去送死?”流殇云诘问道,我听得出来,他声音中隐忍着愤怒。

    “我只是要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断没有到送死那么严重,不过你若是后悔,现在回去也来得及。”我知道理亏,回答的心虚。

    流殇云没有回答,我鼓起勇气看向他,却见他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什么怪物一样,我被他看的不自在,正想开口却被打断:“算了,都走了这么远了,还回去干吗,既然有危险我更不能丢下你一人了!”

    这下轮到我吃惊地看着他了:“你、你不逼我回去吗?”

    流殇云轻笑:“有用吗?你心意已决,我‘浮云公子’才做着不强人所难的事!”

    感激铺天盖地:“谢谢你,师兄。”

    流殇云习惯性地抖掉一地鸡皮疙瘩,却不再说话。

    快马行了一日,终于在第二日晚上进入了梁都,可是城中毫无军队的影子。

    “打听到了,军队还未曾进城。”流殇云策马到我身边说道。

    “未到梁都……”我看着手中地图,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赶紧对流殇云说道:“师兄,出城,去城南落纬坡!”

    “可是你撑得住吗?不然你在这里歇着,我去找他们。”流殇云看我脸色发白,担心地问道。

    “没事,快走吧。”我不常骑马,经过一日奔波,腿与马背早已摩擦出了伤口,我强忍着疼痛开口。

    流殇云见状,也不坚持。

    一路上我都在祈祷,希望大军还没有到落纬坡,那里丛林密布,距京都又不近,诚然是埋伏暗杀的好地方,镜司澈的大军刚刚剿匪凯旋,疲惫不堪,而且部分兵甲还留在洛江,最容易被人趁虚而入,越想越胆战心惊。

    “师妹你看!”流殇云指了指前方说道。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火光点点,方向正是落纬坡。

    “糟了!”我顾不得其他,奔袭而去。

    帅旗上的“镜”赫然在目,我跳下马,腿上一软,身后流殇云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我。

    “谁?”一士兵看见我二人,举着火把走来。

    我蹒跚上前:“我要见七殿下!”

    “大胆!七殿下岂是你说见就见的?”那人呵斥道。

    我情急,翻出令牌给他,那士兵仔细检查后,躬身行一礼,“请随我来。”

    用眼神示意流殇云无碍,流殇云将信将疑地放了手,我便随着那兵士到了一个大帐前。

    “姑娘请稍候,容我禀告。”

    等待的时刻是最焦急的,他还好吗?受伤了吗?还……愿意见我吗?

    账帘猛地被掀开,我正对上那温润的眼眸,虽然显得疲倦,却依然藏不住眼中的讶异。

    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我,并不上前,虽然穿着盔甲,却看得出他真的瘦了,颧骨明显,下颔隐隐长出青茬,为他平添了几分男人的成熟。

    “千瞳?”镜司澈怀疑地唤了声。

    “恩。”我知道自己鼻音很重。

    “真的是你!”镜司澈倏然回过神来,上前拉住我,嘴里只是重复着:“真的是你!”

    “七殿下,千瞳与我是特地来向你送信的!”流殇云在后面说道。

    我反应过来:“七殿下,请容我们进账说话。”

    可能是我太客套,镜司澈眼神闪过一丝低落,“好,请随我进账。”手却仍不肯松开,拉着我进了帐中,扶我坐下。

    “流大人也请坐,来人,上茶!”镜司澈看我落座后转身说道。

    “不用了!”我立刻阻止,组织语言:“殿下已经看到令牌,应该明白我是受梁公公之托而来,他让我送信给您:梁都落纬坡有伏!”

    镜司澈动作一僵,一脸柔情顿时转为凝重。

    “现今之计,只有拔营,连夜进梁都城!”流殇云在旁说道。

    “不可,之所以在此安营扎寨,正是为防夜中进城扰民!如今更深露中,更是不可行!”镜司澈当即否决。

    “七殿下仁厚,”我也开口,略一停顿说道,“眼下危机四伏,无论如何都要先拔营,不然待离开落纬坡再从长计议!”

    镜司澈略一思量,点头同意:“好,传令拔营!”

    待一切准备妥当,镜司澈与流殇云和我出了大帐,两人耳语一阵便相继翻身上马,我走到马前却听身后马蹄声,转身只见镜司澈伸出手:“你与我共乘一骑。”

    我透过他看向流殇云,只见他一脸得色,心里大窘:“我,我可以的。”

    镜司澈看我扭捏,也不再问我意见,一把把我拉上了马背。

    熟悉的怀抱,厚重的盔甲掩盖不住熟悉的兰草香气,我竟然有想哭的冲动,本来以为此生再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却没想到天意弄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