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5章 晚来罗衫薄

章节字数:2675  更新时间:10-08-09 15: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成婚后的第三天下午,喻静闲着无聊,打算先熟悉下环境,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大片的丫鬟聚在一起私聊,神情很激动。

    “发生了什么事吗?”喻静的好奇宝宝蠢蠢欲动,忍不住上前,问道。

    婢女们一看见她,立刻脸色发白,愣在原地,行礼后也是支吾了大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关系,说吧,我不会介意的。”喻静看到她们的苦处,把条件放宽了些。

    “是,福晋,”终于有人小心回答,小心的程度,不亚于在战场上找地雷:“九……九爷刚刚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名漂亮的女子,并宣布封她为妾室,刚才奴婢们,就是在讨论这件事情。”

    妾室?妾室!

    喻静突然有点站不稳,秋霜连忙扶住她的身影。

    的确,前晚刚刚成婚,可是第三天一大早,丈夫竟然堂而皇之的娶了一个妾室,这无疑,是对她态度的表明。

    他厌恶她,所以成婚后立刻娶了妾室,故意要她难堪。

    这无论对谁,都是不小的打击。

    “呵!随他便吧!爱娶就娶,反正他的事我管不着。”喻静轻笑一声,从婢女的面前走过,秋霜赶紧跟在她的身后。

    “真他妈的讽刺,就等来这么个结果!”喻静长吐一口气,回到房间,冷冷清清。

    对了,自己的丈夫还在新娶的妾室那里呢,房间里又怎么会有人?那自己要干什么,像那些怨妇一样独守空闺,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折磨得跟柳枝似的软弱,最后一下倒在自己许久不见的丈夫的胸怀,用自己的病容激起他的关心?

    算了,她天生不是这种肉麻的料。

     ————————它叫回忆的分割线————————--————-

     “格格,该晚寝了。”立夏拨了拨灯芯,提醒道。自洞房那天后已经过去大半月了,爷一次也没有踏进格格的院子,格格倒也不闹,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嗯,我把这帐本核对好了就去睡。”喻静头也不抬,继续自己的工作。当嫡福晋就是累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让她一个人操心,特别是这个账本,一点科学性也没有,害得她得自己重新做。这不,从行家礼后这么久了,账本的改良还只能停留在初级阶段。管家是挺配合她的,但是在不懂阿拉伯数字的情况下,两个人的交流还是存在一定的困难。她不想标新立异,所以事必躬亲,连账本的事情也是自己来做,反正是给自己看的,弄成现代记账的格式,现在麻烦点,以后舒心点。

     “格格,还是身体比较重要啊。”立夏忍不住又劝了一回。

     “立夏,不能再叫格格了,你想还要再挨打吗?”秋霜收拾好一切也进来劝服到,“福晋,上次的伤还没好,您还是别太操心了。”

     说到上次的伤,喻静不得不提结婚还没到三天,胤禟就从外面娶进来的那个郎氏,此人长得很是妖艳,声音也相当妩媚,但是那颗心就明显比较恶毒了,某天趁她和管家商量事情没注意的间隔,竟然把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全抓起来了,说太目无家规,喻静明明已经是福晋了,竟然还张口闭口“格格、格格”的叫。为了严肃家规,要责罚每人三十杖。而胤禟当时在旁边,连声都没出,只是一脸的沉思,显得高深莫测。还好她从小顺子那里知道消息,赶了过来。千钧一发,叫停已经没机会了,喻静只好冲了上去,挡住了要落下的杖棍,两个丫头是都保住了,可是她的背啊,硬是被狠狠的那一杖打得快要残废了。冲动是魔鬼,喻静默默为自己悲哀,来到这里后就极易冲动啊。这样不好,这样不好。而身为自己丈夫的胤禟只是冷冷的看着,什么话都没说。

     “这两个丫头不能打,她们能有什么错?”喻静正义凛然。她一点都不想和胤禟说话。但是这次她不得不说。

     “没错?”如同玉石般圆润的声音响起,和他手中茶杯里的茶香一样,飘满整个大厅,“这无视皇家的规定还能没错?何况这两个丫头有错,福晋也脱不了干系吧?既然福晋想要替丫头们挨打,”胤禟放下茶杯,对着喻静冷笑道,“爷也不做过多的为难,这样好了,丫头们总共要挨的六十棍,福晋挨十棍就行,慢着,或许,鞭刑更适合福晋呢。”胤禟转头吩咐了家丁。

     是要给自己一次教训吗?再一次提醒她,“别以为嫁了进来就会如愿以偿”?

     “妾身可是嫡福晋,这要是挨了鞭子,传到宫里可就不好了。”喻静挑起眉梢,眼中的神采明明灭灭。

     “那就罚这两个丫鬟每人三十大板吧。”胤禟只是微怔,随后便吩咐道。

     “这两个丫鬟可是要在屋里服侍妾身的呢,如今真要处罚,妾身不就没人服侍了吗?”喻静慢条斯理的说道。

     胤禟习惯性地半眯着眼,目光缓缓地在她的脸上梭巡:“府里丫鬟还有很多的,福晋本是管家的,再拨来几个,爷没意见。”

     “爷,那两个丫鬟可是妾身从娘家里带过来的。”喻静迎上他探寻的目光。

     胤禟拨弄手上的扳指,漫不经心的说道,“福晋的意思是,爷不可以过问你屋里的事?”“妾身并无此意,只是希望爷再给她们一次机会。”

     “这府里赏罚分明,”胤禟微抬眼帘,嘴角勾起,悠叹道“福晋可是说过要恪守本分的。这三从四德里可曾说过要以夫为纲啊。”

     “那便让妾身替两个丫鬟受罚吧。”

     “福晋果然知书达理。”胤禟轻笑。

     与知书达理有关系么?

     “受罚之后,福晋可要对屋里的丫鬟严加管教。”胤禟把手放在桌子上,食指得意的敲打桌面,“刑鞭刑吧。”

     喻静只是看了胤禟一眼,心里再一次冰凉。她对他本是不报任何希望的,只是这次,他让她开始厌恶他了。两个丫鬟叫她“格格”是因为在府里叫习惯了,她也懒得纠正,谁会想竟然有人恶毒到拿这个当把柄?至于胤禟……这就是你的胸襟吗?只是不小心霸占了你想要给自己深爱女子的地位,就可以这样任意折磨人吗?

    喻静把长发拨到身前,在眼前的软垫上扒下,抬起头来,看着胤禟的眼神里只剩下了冰冷,还有就是自嘲和冷笑。

    胤禟仍然只是看着茶杯中色泽金黄的茶水,就算是眼角的余光,也没有在喻静身上扫过,淡定自如,事不关已。

    家丁的手是颤抖的,拿着木杖走到喻静的身后,一直不敢下手,最后还是带着狠心的力道,挥舞起了藤鞭。

    一下,两下,三下——打到身上的声音回荡在死寂的大厅,同时也在白嫩的皮肤上烙下红色而残酷的痕迹。

    喻静闭着眼,淡淡的皱着眉,从头到尾一声呻吟都未曾发出。

     皮开肉绽,缓缓有温润的鲜血留下,在她背后的衣服洇开。

     胤禟说到做到,这十下都是稳稳的印上了喻静的身体,他没有看一眼,也没有任何的动容,只是等到家丁颤抖着身子停下手,这才站起来,把杯子放下,转身走到屏风后面,穿过侧门,直直朝房间走去。

    藤鞭上已经沾上了血迹,家丁全身仍然在抖,这一下下打在喻静的身上,那么疼的伤,竟然没有呻吟出来,更没有把她倔强的身骨击倒。

    背上火辣辣的一片,然后慢慢被温温的液体覆盖,不动还好,一动就仿佛背部要裂开似的。

     喻静慢慢站起来,身形有点摇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最后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回到房间,仿佛体力透支,软软的趴倒在床上,松软的被褥和床垫微微凹进去,慢慢昏睡过去。

     冷汗随着发梢滴落——久了,就连喻静自己也分不清究竟是汗还是泪。

     她要是真的因为历史献身了,真不知道老爸老妈会不会拿到勋章。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