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6章 最是凉风起

章节字数:2608  更新时间:10-08-09 15: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养伤期间府里的一切事情还是她来操心,他没有给她请大夫也就说明他不会让她休息,喻静冷笑,皇室里的人果然都是铁石心肠的。立夏和秋霜倒是尽心尽责的照顾她,而且幸好自己从现代带来的行李里有老妈当心她受伤而准备的各种药膏,这让她是越来越想家了,越来越想现代的一切……

    秋霜提醒她,身为福晋要给自己的丈夫绣荷包。好吧,为了不让人再次抓到把柄,在养病期间她拿起了绣针,可是某位唯恐天下不乱小妾竟然大刺刺的进入她的房间炫耀起胤禟对她的诸多赏赐品来,是要打击她的没受宠吗?末了还惊奇的问她道:“姐姐在绣荷包吗?是要给爷的吗?以前没绣过?”

    笨蛋立夏赶紧回嘴:“福晋怎么没绣过了。”跑过去把她以前绣的拿了出来。

    喻静只能抚头挫败。

    “姐姐打算把这个给爷?”迟疑的语气里有种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她能说什么?为了让某人更开心,只好点了点头。不过那个荷包很好啊,绝对的独一无二,龙猫的图案,还加上她的个性签名,为了这些可是花了她不少精力呢。送给胤禟那是暴殄天物,便宜他了。

    思及此,喻静也就不反对了,她在养伤呢,干嘛还要折腾自己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所以荷包她决定就是它了。

    病养好后,她继续她的账本整理工作,荷包的事情也顺利解决了,她冷着张脸把荷包往胤禟的书桌一放,只是看了胤禟一眼,便离开了。

    既然胤禟能够狠心的下旨打她,喻静觉得自己态度冷淡不是更合他的意么?更何况,她下旨真的不想看到他。

    胤禟拿到荷包后,脸色有点古怪。但是也没有刻薄的讽刺她,倒是很出乎意料的带上了。

    今天,天空万里无云,秋高气爽,虽然风比较大,气温也开始降低了,喻静在前一段的埋头猛干后,账本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她决定今天要好好休息休息,犒劳犒劳自己。

    可是,天不遂人愿啊,某位仗势欺人的小妾又冒着不欢迎的眼光,妖娆的坐到了她的旁边,“姐姐真是会享受啊。”沐浴清爽的日光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不过要是某人的笑容不那么做作就更好了。

    “妹妹也不赖啊。”喻静持起茶杯,笑道。

    “妹妹哪有姐姐这么舒心啊。”郎氏拿起手帕轻轻一笑。

    “哦,妹妹最近有事缠身?”喻静挑眉。

    郎氏面露羞涩,“妹妹哪有什么事啊,不都是爷……”转而似是忽的想起什么,便不再说下去了。

    喻静猜得出来她的目的了。

    “倒是辛苦妹妹了。”除了这句话,她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伺候爷也说不上什么辛苦,只是妹妹觉得姐姐一身轻松,有些羡慕罢了。”

    “这样啊,”喻静音调升高,“既是如此,姐姐今晚便吩咐管家,让他跟爷说说。”喻静也不废话,直接说出口。

    “姐姐……”郎氏急了,她来这里只是炫耀,并不是要推开九爷啊。

    “难道是姐姐会错意了?”

    “妹妹多谢姐姐的关心,不过,这话……”

    “妹妹放心,姐姐只是开个玩笑,这府里谁不知道,妹妹如今受宠得紧。”

    郎氏低头,羞涩一笑。

    “不过妹妹要是真有什么事,可别跟姐姐客气,”喻静喝口茶,继续说道,“怎么说姐姐都是管事的,万万不会委屈了妹妹。”

    “妹妹在这里先谢过姐姐了。”心口不一,谁都瞧得出来这郎氏语气里的轻蔑。

    “妹妹是有了身子的人,姐姐上心点也是应该的。”喻静继续喝茶。

    怀孕据说有两个多月了,看这郎氏最多久十五岁。喻静想想就恶寒,真不知道胤禟是怎么下得了手的,不对,胤禟也是十五,难道是青春期的冲动么?

    “听说姐姐闲暇时都是以下棋、弹琴、看书度过,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外院里……”欲言又止,什么意思。

    “今儿个天气不错,这伤也养得差不多了,所以就出来散散心。”这伤倒也成为胤禟初一十五不来她院子的冠冕堂皇的借口。反正她也不想见到他。

    很多人都说她很能忍,但是能忍并不代表她懦弱。胤禟要是一再触犯她的底线,就别怪她不守三从四德。虽然她现在也不是很明白什么叫三从四德。

    喻静伸手划了划茶杯,她要当好这个九福晋么,可是为什么?

    “说得也是,姐姐整天待在屋里,也乏了,要不妹妹陪姐姐在这里逛逛?”

    “有劳妹妹了。”喻静漫不经心的回道,她不是嫡福晋吗?为什么她的一举一动连妾室都知道了?

    喻静本是想赏花的,但是这郎氏却带着她往湖边走。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妹妹是有身孕的人了,这里风大,又靠近河,天气也开始转凉了,还是小心的好。”

    “是啊,姐姐也知道天气转凉了啊。”某人似不经意的向前一步。

    想要栽赃吗?还是借刀杀人?喻静不动声色的暗自观察。但还是晚了一步,一不小心,让某人得逞了,她,喻静,一个看过无数电视剧的人竟然遭到了如此低级的但是得逞的暗算——她被某个卑鄙的小妾——一个不小心——推到了河里。今天气温低啊,还有大风,她靠着自己的努力上岸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她,在古代生病了。

    而郎氏却先她一步向胤禟告状,说福晋嫉妒自己有孕,便想害了她和孩子。胤禟听后气势汹汹的把她叫过去,逼迫她跟郎氏道歉。

    喻静冷笑,“如果妾身真是要害郎氏,以郎氏那娇弱的身躯,怎会毫发无伤?”

    “先人如是说:多行不义必自毙。”

    喻静嗤之以鼻:“跟着我的两个丫鬟当时也在场,同样可以证明妾身的清白。”

    “福晋难道不曾听说:近墨者黑么?”胤禟有节奏的摇着手上的纸扇。

    喻静冷笑,黑眸深不见底,“妾身倒是把一句话记得很清楚。”

    “哦。”胤禟声调抬高,眯起眼睛。

    “妾身不介意告诉爷。”喻静勾起嘴角,某种难以言喻的光彩,在黑眸的深处闪烁着。

    “爷洗耳恭听。”胤禟收拢扇叶。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喻静保持大家闺秀应有的风度和教养。

    “福晋这是在暗示爷偏心么?”

    “妾身只是不想无辜受罪。”

    “福晋这是在指责爷了?”胤禟声音性感优雅,听不出喜怒。

    “妾身并无此意。”喻静垂下眼帘。

    “如若福晋还找不到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便受罚吧。”

    “九爷,真的不关福晋的事啊。”秋霜和立夏闻言立马跪下,“奴婢愿意替福晋受罚。”

    “啧啧,真是奴仆情深啊。”胤禟把目光投到喻静身上,“福晋认为该如何?”

    “既然爷认为妾身有错,妾身无话可说。”喻静低头,心灰意冷。

    这会倒是泪眼盈盈的郎氏开了口,“爷,姐姐还在生病。”

    她还是心虚了吧,喻静抬头,看着郎氏。

    “以后不许再出你的院子。”胤禟看了眼面色潮红的喻静,“这各院的主子也不用再向你请安了。”

    “妾身明白了。”喻静嗤笑,其他各院的主子可从没有和她请过安。

    “要不妾身搬出去吧,在别院把病养好了再回来。”喻静停顿了半响,又开口了。她觉得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累。

    她不想看到小妾们幸灾乐祸的样子,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也不想看到其他人悲悯的表情,她只是不受宠罢了,没有男人她又不会怎么样,而且她更不想看到胤禟,她现在所受的苦全是拜他所赐,她一样一样的记在了心里。

    胤禟挑了挑眉,似乎有些迟疑,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