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章节字数:2274  更新时间:10-08-09 15: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喻静坐在马车里问立夏到底出了什么事,原本看着午饭时间到了,她和苏凌还有方丈正要继续边谈边时候,立夏就出现了,一脸焦急,“福晋,方才何管家来报,府里有事,请福晋赶紧回去。”立夏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道。

    所以她告别了苏凌和方丈,和立夏回来了。

    “福晋,怕是九爷生病了。”立夏也不是很清楚,“刚才看到太医进九爷的屋里去了。”

    生病了?喻静沉思着,昨晚,他好像在他的屋里休息来着,难道半夜她踢被子所以他着凉了?想到这里喻静有点幸灾乐祸,想捂起嘴笑,但想到身边还有个立夏,为了掩饰过去,便改成了咳嗽。

    “福晋怕也是着凉了吧。”立夏听到咳嗽声,担忧的看着喻静。

    “无碍,只是吹了点风,觉得冷罢了。”喻静理了理领口,轻描淡写的掩饰过去了。

    “福晋病才刚好,更要注意些,”立夏更担心了,“福晋也真是的,今早谁也不带的就和八福晋出了门,这一路上没人照顾,出了事可就……”

    喻静拉过立夏的手,“我这不是没事吗?福晋我哪有那么娇弱啊。”只是为了能多些和苏凌聊天的时间,才决定谁也不带丫鬟的。

    不过,胤禟生病了?何玉柱还把自己叫回来了,很严重吗?

    方丈说她这只蝴蝶属无害品种,必要时还是能把历史从穿越的泥塘里拉回来的制胜宝物,但是也不能代表着她可以为所欲为,身为九阿哥的嫡福晋,她还是要做好一些本应要做的事。

    喻静刚下马车的时候,正巧碰上了太医,“见过九福晋。”太医行了个礼。

    “太医辛苦了,这……九爷情况如何了?”

    “回福晋,九爷吹了些冷风,且忧思郁结,但并无大碍,调养几天即可。”

    “有劳太医了。”

    别过太医后,喻静继续往胤禟的屋子里走。

    “妹妹是有身子的人了,还是去别院里养着吧,别的过了病气。”还没走进屋子就听到屋里传来的李氏压低的声音。“爷有我们这几个姐妹照顾就好了,相信爷会明白妹妹没来的原因的。”这声音有些刻薄,照这情况,胤禟估计是睡过去了。

    没过会,郎氏出来了,脸上尽是委屈,走到喻静身边时只是稍福了福身,咬着嘴唇,在丫鬟们的搀扶下走了。

    虽然喻静近来一直在别院里养伤,但还是有所耳闻的,郎氏自从有身孕之后,胤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李氏的兰苑里过夜的。

    看来,老婆多了,争宠是必然的,不过看着这些还只是十五十六岁的少女在这片巴掌大的府了为了个男人争来争去,喻静还是有些难受。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福晋。”喻静一进门,屋里的人都行了礼。

    “九爷可是睡过去了?”

    “回福晋,爷刚睡过去了。”

    “药喝了吗?”

    “回福晋,刚派人去抓药。”

    喻静点点头,这兆氏看起来挺知书达理的。

    走到床头,喻静伸手贴了贴胤禟的额头,还好,不是很烫。

    “何玉柱呢?”

    “福晋,奴才在这。”

    “跟我来,我有事要问你。”

    ————————我是吐槽分割线——————————

    “爷今早出去时,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回福晋的话,爷今儿出去时……”何玉柱回答得吞吞吐吐,额头有汗冒出来了。

    看着这架势,是问不出什么了,“罢了,你只需回答我一句。”这人是胤禟身边的小厮,总是会向着自己的主人的,但是紧张成这样,今早出门的时候肯定有什么JQ发生了。“爷是不是今早出门后才受了风寒的?”

    何玉柱半响才点点头。

    果然不是昨晚她的错。至于胤禟出门之后到底遇上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她可没兴趣知道。毕竟那是他的私事,打探别人的隐私总是不好的。

    下午的时候,胤禟醒了,由李氏喂药,喻静在旁边陪着。她本来是不想来的。但是她还记得方丈刚刚跟她说的,方丈说,她必须做好自己分内的事,这样才能更快的回家。

    什么叫做好自己分内的事?苏凌提点她,身为九福晋应该怎么做,她就应该要怎么做。

    胤禟生病了,身为嫡福晋就应该在旁边守着,所以她尽量抛开对胤禟的厌恶,来他的屋里照顾他。

    胤禟眼神有些空洞,很像是失了恋的人。喻静猜着。等等……等等,失了恋的人?

    难道,他喜欢上的那个开店老板娘今天结婚了?

    “太医说,爷最近忧思郁结才染上了病,”她也失恋过,所以难免对他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慨,“爷,凡事想开点就过去了。”但是,其实也有些幸灾乐祸,谁叫他以前那样虐她的,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现世报?佛主果然真的存在啊。

    胤禟抬起眼帘看向她,淡淡的开了口,“劳烦福晋关心了。”

    “爷,你生病了,颜儿心里很痛呢。”李氏插了嘴,吹了吹中药,递到胤禟的嘴边。

    看着胤禟不皱眉头的喝了一碗,喻静还是有些钦佩的,想当初她在苏凌诱惑已经要挟的情况下才勉强喝的下去。

    门外突然有了声音,“何玉柱,九阿哥没有大碍吧?”是苏凌的声音。

    “回八福晋,九爷刚醒,好了很多。”

    没过会,八贝勒和苏凌就进了屋。喻静赶忙起身行礼。

    “九弟妹快请起。”八贝勒温润的声音响起。

    “可是好多了?”转而向胤禟询问道。

    “有劳八哥费心了。”

    “最担心你的应该是弟妹吧。”苏凌调侃道,收到喻静一记凌厉的眼神赶紧住嘴。

    “福晋也辛苦了。”胤禟顺着苏凌的话淡淡的开口。

    “爷。”李氏感觉到自己被忽略了,撒了个娇。

    喻静撇撇嘴,苏凌气场果然很强大啊,被她这么一瞪,李氏感觉溜之大吉,她找了个借口说道:“爷想吃些什么,妾身去准备。”

    苏凌在屋里待了一会,给喻静一个出去说话的眼神,喻静便和苏凌退出了房间。

    “表哥何故突然病重,你可知原因?”她和苏凌在亭子里歇息,退了旁边的人后,苏凌突然严肃起来。

    “大概猜得出是何事。”

    “那你打算怎么办?”

    喻静挑眉,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吧。

    一阵诡异的沉默。

    喻静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要问的事情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想问苏凌以后的历史,想问苏凌怎么会喜欢上八贝勒的,她还想问苏凌为什么明明是治愈系美少女如今反而成了不近人情的八福晋。

    最后,还是苏凌先开了口,她的语气有些挣扎也有些无奈,她一字一句的说道,“醉仙楼里的所有东西和人都必须得消失,包括沈鱼。”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