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章节字数:3144  更新时间:10-08-09 15: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喻静刚起床,秋霜在一旁服侍着喻静洗漱,喻静本来就有一定的洁癖,所以为了洗得干净她一般很慢。

     立夏神色凝重的进来了,喻静心里也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九爷又娶了个小妾。”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福晋。”秋霜刚想说些安慰的话。

     “等我洗漱完了,咱们会会她去。”她对这个能让胤禟如此深爱的女子一直很好奇啊,怎么她就能有那么大的魅力,让胤禟同学对她这么死心塌地、死缠烂打,不像她,交往了两年多的前男友竟然跟别人跑了,让她情以何堪啊?虽说表面上是她先提出的分手,但是知道情况的人都明白,她才是那个值得同情的受害者。

     “福晋。”立夏开口了,“爷说了,今儿各房的主子一起吃饭。”胤禟的目的是个白痴都知道,不就是让大家互相认识的同时暗示她们不要背地里找那个女子的碴嘛,他对她真的是上了心的。

     “好,待会我们就过去。”喻静很清楚的明白,自己是不会喜欢胤禟的,虽然说胤禟除了风流之外其它条件都很好,但是嫁进来后受到的委屈她从来没有忘记过,是她本是很记仇的,所以即使说她还陷在失恋的泥藻里爬不出来,她也从来不会考虑到要把感情转到她的身上,不过真是难搞了,和路易斯分手这么久了,为什么她还放不下他啊。她不会寻死觅活,但是却会在孤独的时候想起与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到大厅的时候那几个小妾已经很安分的坐在了座位上,喻静也很安分,她目不斜视的走到胤禟面前,很清楚今天这场召见会的目的,他这是要给她们一个下马威呢,让她们清楚那个所谓情敌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喻静对着胤禟欠了欠身,胤禟还没有任何反应,喻静就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

     好吧,她得承认之后胤禟的行为给除了她之外的所有小妾对那女子恨之入骨的机会,胤禟很速度的跑到那个女子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背,他一脸宠溺与不忍,绝美的神情里满是柔情:“喝杯茶都这么粗心。”标准好好男人的形象,真华丽。

     “不、不碍事,咳咳……”音质不错,不过怎么有点耳熟,貌似在哪里听见过。喻静极力望去,想看清楚来者何人,是什么模样,无奈刚进门时那个人在喝茶,如今又被胤禟的身体挡住了。

     喻静无奈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茶杯悠闲的喝了起来。

     这入冬了,喝杯茶暖暖胃吧。

     咳嗽声渐渐停止了,胤禟这才依依不舍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喻静斜眼瞥了瞥胤禟,再看看小妾们绞着帕子,纷纷不平的样子,勾起嘴角,金枝欲孽估计要上演了吧。

    随后喻静把视线投到所谓的情敌身上,冬日的阳光透过门槛,倾泻进来,胤禟带进府的女子,只见她身型苗条,长发绾成弯月发髻,眉目如画,气质清绝,风姿卓卓,再把视线特意投注到她的面容,喻静一个没注意,竟然呛到了。

    “咳咳。”大厅里回响着两个女子的咳嗽声。气氛很是诡异。

    她该说些什么好啊,搞了大半天,所谓的情敌就是她那失踪了的死党,醉仙楼的老板沈鱼啊。

    看到沈鱼没事她是放心了,待会还要派个人到苏凌那边说下情况,让苏凌不要太担心了。

    “喻静。”沈鱼却在大家的惊愣中跑过来。她声音满是开心但又带着些许无奈,“喝个茶都能这么粗心。”额,很熟悉的一句话,貌似刚才某人对着某人也这样说过。

    “福晋原来和沈姑娘认识啊。”李氏表情有点幸灾乐祸。喻静斜眼看着胤禟,只见他嘴角的玩味更深了,他怀疑自己了吗?喻静突然想起逃婚那天,据说沈鱼刚好也在那天受伤。

    胤禟把玩着玉佩,脸上挂着一个漫不经心的淡笑。

    “见过几次面。”喻静淡定的说道。胤禟的这抹笑容她实在是太熟悉了,前男友每次发现感兴趣的东西,都会露出这样的淡笑。

    “九爷,我能和喻静……不,福晋说些话吗?”比起喻静紧绷的神经,沈鱼倒是轻松自如。

    胤禟点了点头,表情却讳莫如深,他到底发现了些什么?沈鱼这粗神经没准会害了自己啊。

    喻静和沈鱼前脚还没踏出门槛,胤禟却又开口了,“先下还早,沈鱼还没吃早膳,先吃点东西,垫垫胃吧。”勾唇一笑,视线往下一瞟。

    “是,多谢九爷关心。”沈鱼对喻静抱歉的笑了笑。

    “倒是妾身疏忽了。”胤禟现在的乐趣就是喜欢抓她的小辫子。

    “无碍,”胤禟放下玉佩,“沈鱼是爷的上宾,倒是劳烦福晋多用心了。”

    沈鱼咋舌,这就是喻静和九阿哥相处的模式?她感到有一股诡异的气流在他们只间来回逃窜。

    吃饭的时候喻静的旁边是沈鱼,沈鱼的旁边是胤禟。

    胤禟对沈鱼可真的是无微不至,沈鱼喜欢吃什么菜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菜桌上就出现了这样一幕,胤禟不停的给沈鱼夹菜,说这个她喜欢吃那个很补。其她小妾看着沈鱼的眼神却越来越毒辣,要是眼神能杀死人,估计沈鱼已经千刀万剐了吧。

    “喻静,来,这个肯定很合你的胃口。”沈鱼对四面八方扫过来的眼神置若罔闻,反正她是清白的,她对九阿哥本就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所以她很淡定。小妾们嫉妒就嫉妒吧,反正以后总有澄清的机会,倒是喻静,据说很不受宠,看这情况也知道的。不过她和九阿哥刚才那段对话,很是诡异啊。

    胤禟给她夹菜嘴角的那抹微笑也很危险。

    “恩。”喻静接过,顺口夹进嘴里。

    “倒是爷的疏忽了。”胤禟突然停下筷子,叹了口气。

    “爷有何事?”喻静抬头。

    “福晋持家辛苦,爷应该多关心才是。”说完,夹起了一根芹菜,“看福晋最近瘦的。”说罢,佯装怜惜般的面露不忍。

    喻静嘴角抽了抽,看到胤禟勾起的嘴角,哀叹了一把,一定是故意的,胤禟肯定注意到了,她从不夹芹菜啊。

    “福晋怎么不吃,这是对爷有意见?”胤禟挑眉。

    ……

    沈鱼面露不忍,相处那么多年,她可是清楚得很,喻静不怎么挑食,但绝对不碰芹菜。

    这九阿哥,果真阴险啊。

    ——————我是吐槽分割线——————-——————

    饭后,沈鱼提出要让喻静带着她去院子里转转的要求。经过胤禟旁边的时候,她很清楚的听到胤禟的低语,他对喻静说,“福晋可要好好招待爷的贵宾。”

    “妾身明白。”脸上带着最真诚的微笑。

    “喻静,你和他。”退了旁边跟着的人,沈鱼担心的看着喻静,“一直都是这样说话的?”

    “恩,我已经习惯了。”

    “很好很强大。”沈鱼艰难的扯出微笑,“是因为我吗?”

    喻静挑眉。好吧,她得承认,她最近和胤禟对话确实装得很辛苦,但是她得当好这个九福晋啊。

    “苏凌说得对,我既然不是这里的人就不应该太过锋芒毕露。”现在会不会太晚了。

    “我在府里很好的,是嫡福晋,没人会欺负我的,而且九爷对我这样冷冷淡淡的反而很合我的意。倒是你,真的打算当他的小妾了?”喻静瞄向沈鱼,“要不要我退位让贤,把嫡福晋的身份让给你?”

    “喻静,别开玩笑了。”沈鱼疑惑的看着她,“我不喜欢九爷。你不知道吗?”

    “可是你今天不是搬进府里了吗?”所以她很自然的认为……

    “是九爷硬要我进府的。你也知道醉仙楼被火烧的事吧。”沈鱼的声线有些颤抖,“四十七条人命就这样没有了。”她抱着喻静哭泣,“我对不起他们。”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疑点重重啊。

    “我回想过很多遍那天的情景。”沈鱼顿了顿,“我给他们喝的酒里肯定被人下过药了。”沈鱼很肯定的说道。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没逃,”沈鱼不好意思的看着喻静,“那天楚宁来找我了,我就出去了一会,结果回来就……”

    “楚宁?”喻静挑眉,“你们学校那个校草?原来你一直喜欢他啊,”看到沈鱼脸红就不由自主的想逗逗她,“怎么他也穿来了?”

    沈鱼却不说话了,顶着张红脸。

    害羞了,喻静轻笑。

    “对了,你和路易斯……”沈鱼没折,痛苦的开始转移话题。

    “分手了。”喻静云淡风轻,她想通了,不就一个男人嘛,前几天她自己又跑去问方丈大师关于穿越的一些事情,大师跟她说,她的父母一切安好,不是互穿,大师还回答她说,到康熙五十年,穿越女绝种的时候,她要是想回去就可以回去,那语气好像表明了她不会回去一样,她还等着回去好好教训路易斯这小子,此仇不报非女子,虽然她一向自认大方,但是看过《SKIPBAET》,她觉得自己和女主一样,失恋了会想着去复仇,现在据方丈大师说时空很不稳定,MD,佛祖你就开开眼,让路易斯这小子也穿一次,穿到丫鬟身上就更完美了,无论怎么说她都要给他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让他此身不要忘了自己这个初恋情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