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章节字数:2216  更新时间:10-08-09 15: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你怎么在这?”胤禟瞳孔一缩。

    这就是所谓的一失足成千古恨?沈鱼想起昨晚喻静的忧虑,她该怎样和大家解释,因为昨晚做噩梦了,所以不得已跑去九福晋的房间一直待到现在?

    如果是在现代,这种情况很正常,喻静没有当交换生去英国留学之前,和她同租一间屋子,可是现在,情况很复杂,沈鱼心里分析着,她,沈鱼,是九阿哥喜欢的人,而喻静呢,身为九福晋,是九阿哥的妻子,她这样冒然的待在九福晋的屋里一整晚会不会让人觉得有阴谋?

    “没想到沈姑娘和弟妹关系那么好。”十阿哥打破诡异的沉默。

    “弟妹病还没好么?沈姑娘这是在照顾弟妹?”八贝勒眼眸淡淡地一眯。

    耶?这是给她一个待在福晋屋里的理由?八贝勒虽然总是笑里藏刀,前面给你笑容,背地里却给你挖陷阱,没想到偶尔也会当下好人的。

    “爷,妾身看昨晚还看到福晋去院子里散步,身体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吧。”刘氏突然插嘴。

    胤禟也眯了眯眼。

    沈鱼理了理衣袖,要不实话实说?后果应该没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吧。

    “额,其实,”沈鱼抿了抿嘴唇,想着该怎样恰当的表达,“昨晚……我……一个人,恩,做噩梦了,福晋的屋子离得最近……所以……在福晋那里……恩。”求救帮的看向九阿哥,好吧,她承认她有些卑鄙,但是这种尴尬的情况只要九阿哥一句“没事”不就消除了么,所以她利用九阿哥对她的仰慕之心,不是那么天理不容吧。

    “沈姑娘这就不对了,因为离得近就大胆的在大半夜跑到福晋的屋里,要是爷在的话,那可就……”刘氏用帕子捂嘴轻笑。

    “呀,妾身倒是忘了,沈姑娘应该比咱们更清楚这福晋和爷……”刘氏做恍悟状。

    假,这女人在落井下石!沈鱼有些出离愤怒了。

    福晋的屋门再一次被打开,这一次出来的是喻静。她环视了一周,这才开口道:“出什么事了,怎么都在这里?”

    “爷爷很好奇啊,”九阿哥挑眉,“沈姑娘怎么跑到你屋里去了?”

    看着胤禟眼睛里的玩味,喻静不怀好意的笑了,“这件事还是问沈姑娘吧。”

    “福晋这是在推脱吗?”

    喻静耸了耸肩,“也不是什么大事,”垂下眼帘,这就是差距啊,“沈姑娘昨晚做噩梦了,妾身想着,沈姑娘是爷的上宾,怠慢了总不好,就邀她来屋里谈谈心。”

    这事情是她的错吧,沈鱼纳闷了,怎么九阿哥却质问起喻静来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清穿女的好处,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阿哥们相信首先是她们?那喻静作为炮灰岂不是太悲催了?

    “老九,是时辰了。”八贝勒整以暇地摩挲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继而望着喻静,温和的问道:“弟妹的病可是好了?”

    喻静点点头,八贝勒这出牌有些不合常理啊。

    “你八嫂整天惦记着你,弟妹要是病好了,可要多往八哥的府里看看你八嫂。”

    喻静再点点头,“有劳八哥、八嫂费心了。”

    “看到弟妹的病好了,我们也就放心了。”八贝勒转过头,对十阿哥说,“咱们走吧。”

    沈鱼很明显的感觉到八贝勒的不悦,恩,其实一开始,她就知道八贝勒不是很喜欢她。可是她应该没什么错吧,九阿哥喜欢她又不是她愿意的。

    “这事我回来再说。”九阿哥一甩手,送八贝勒、十阿哥出去了。

    “喻静。”被喻静拉回屋里,沈鱼担心的看着她,事情大条了,九阿哥这么不待见喻静,她是不是得把责任揽下来?

    “啧,死方丈还说我和清朝有缘。”喻静咬牙,“整一个就孽缘。”

    她就说她和清朝八字不合啊,方丈大师哪看出来八字相配了,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其实我和你睡没那么严重吧,”沈鱼思忖,“我刚来那天不是说了我们认识过么,那作为姐妹,半夜说说知心话也是合情理的吧。”

    喻静不语,谁知道胤禟怎么想,那些个小妾会不会背地里耍阴。

    “我是怕,有人乱说,到后面你会被迫当胤禟的妾。”好久,喻静才担心的说道。

    “不是吧,就在你屋里待一晚上就要当九阿哥的妾?”

    “其实,清朝的一些规定我不是很清楚,只是有这种预感。所以才担心……”

    “唉,船到桥头自然直,白担心没用。”

    ———————————————我是卡文分割线——————-—————————

    喻静和沈鱼到前厅,恩,很好,只有胤禟在。

    “九阿哥,我和福晋之前就见过面了。”沈鱼开口。

    “恩。”胤禟沉着张脸。

    “爷,妾身想着,沈姑娘一个姑娘家的,这店也没有了,孤苦伶仃的,也怪可怜的,要不以后就和妾身一个屋子吧,让妾身照顾她。”

    “哦。”胤禟说完,绽放唇边的笑意,“爷只想知道原因。”

    “沈姑娘一个人,昨晚做噩梦了,才跑来妾身的屋子里,你说这失火是天灾人祸……沈姑娘又是这样一个弱女子,妾身看了也于心不忍啊”喻静抽抽嘴角。

    “福晋有何提议。”胤禟脸色又是一沉。

    诶诶,九阿哥今天怎么如此阴晴不定,沈鱼腹诽。

    “不如以后让妾身来照顾沈姑娘吧。沈姑娘要是不介意可以与妾身同屋。”

    “沈姑娘和你同屋?”略略一愣,原本含笑的俊逸的脸庞顿时又变得面无表情,狭长的凤眸微眯,眼神中多了一缕从未见过的严肃,深沉难测。她不会认为只要把沈鱼留住了,自己就会多往她屋里跑吧?

    “爷,您那是……”答应了?不追究了?

    胤禟冷冷的看着喻静,这就是她接近沈鱼的阴谋?望着张开的五指,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以为这样爷我就会进你的屋子么?”

    这……哪个环节出问题了,喻静额头有三条斜线。

    不是吧,九阿哥竟然认为喻静把她留在自己的院子是为了讨好她,顺便增加九阿哥进出的次数。沈鱼脸上黑线不断。

    “那爷的意思是……”

    “自是由沈鱼姑娘自己决定。”

    “九阿哥,那我继续住原来的院子,”沈鱼小心翼翼的说道,“不过偶尔去找找福晋,可以吗?您也知道,沈鱼和福晋认识很久了,有很多体己的话……”

    “爷同意了。”

    终于松一口气了,沈鱼望着喻静笑。呐,喻静,既然你们要反清穿,首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看看清穿文啊,所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