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寒梅着花未

章节字数:2570  更新时间:10-08-09 15: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现在进入腊月了,喻静感慨了,这是她第一次作为妻子过年,恩,身为嫡福晋,要操心的事情还真的很多,譬如送礼啊回礼啊,还好有沈鱼这名精英帮忙,不过,九阿哥看沈鱼的眼神越来越火热了,让她心里很没底。

    沈鱼缠着要和她一起进宫过年,她上报胤禟,不出意外的得到了他的同意。

    大年三十这天,喻静起的比平时要早,在立夏秋霜的服侍下,穿好礼服,头戴翠钢,身穿衬衣,外罩红青长褂,宝石挂钮,耳戴坠子和胤禟做在一个马车里缓缓的向皇宫驶去,今天她要向太后、皇上和各宫的娘娘请安。

     走进宫门口,恰巧碰到了苏凌,她向苏凌点了点头,胤禟却和八贝勒开始交谈起来,把她和苏凌甩在了身后。

     “沈鱼被表哥拉进府里了?”苏凌确认道。

     “恩。苏凌,你和沈鱼和好吧。”喻静说得很诚恳。

     “早就和好了。”苏凌望着她笑,“我只是替你不平。”

     “我过得很好啊。”喻静觉得一切都不错,只是宅得让她有些痛苦,在清朝这个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年代,宅女是个很悲催的职业。她以前追的柯南还没完结,海贼王里艾斯生死不明,银婚的吐槽让她很怀念,还有她家可爱的马桶会时不时的出现在梦里刺激她脆弱的神经。

     “沈鱼是你情敌,你这福晋还和她关系那么好,很委屈吧。”

     喻静摇摇头,“我没什么感觉的说,嫁进来那么久了就没怎么出过那院子。不委屈。”

     “你啊。”苏凌只能摇头。她是不怎么赞成沈鱼住进九阿哥府的,你说沈鱼一个女子,还是九阿哥倾慕的对象,这不是狼入虎口吗,即使沈鱼果断的拒绝了,但是也会在无形中给九阿哥一些莫名的鼓励啊,要是九阿哥自恋的认为,沈鱼开始接受他了,这世界就悲催了。

     这天上午,全体齐聚紫禁城苍震门前。只见总管太监,也穿上了蟒袍补褂,迎接在苍震门前。喻静和各府的福晋一样都是一色大红绣花氅衣,粉红衬衣。格格们则个个花枝招展,由李达喑引领等候康熙的升堂入座。

    太后和皇上以及宜妃对喻静还是很满意的,知书达理,不骄不躁,温婉大方,府里妾室有身子了,也是照顾得异常仔细,丝毫没有任何妒忌心,女子的三从四德在喻静的身上体现得很到位,所以给太后请安的时候,太后就拉着喻静的手一直点头,直夸喻静懂事,宜妃的这个儿媳她最满意了。

     “喻静,你和胤禟这婚也结了快半年了,怎么……”看着喻静平坦的小腹,宜妃有些皱眉。

     “额娘……”喻静撒娇,她实在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了。

     ……

     总之这一次进宫她很累,纯属精神上的疲劳,太后和宜妃旁敲侧击着让她赶紧怀孕,她只能拼命装作害羞,支支吾吾的应付过去了。

    胤禟没到二十吧,还未成年啊,这第二性征还没发育成熟,就要做爸爸了,她自然的想起府里某氏那凸起的小腹,觉得很是恶寒。还没成年就要生小孩,这小孩能健康的成长么,她很怀疑。

    胤禟则一直站在喻静的旁边,低着头,听着喻静与宜妃的对话,不帮腔也不反驳,安静得让喻静有些不自然,偏偏胤禟就一直站在她身侧,看不清楚表情。

    因为沈鱼今天没法来,所以他有些心不在焉么?喻静腹语。

    下午的时候,又是一大堆礼行,给太后辞岁,给皇上、各宫娘娘拜年,以至于她和胤禟在这皇宫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她和胤禟并肩行走却并不交谈,她和胤禟虽然是夫妻,但其实没见过几次面,沈鱼偶尔来她的屋子,胤禟也才会偶尔进来,进来后崩着张脸并不怎么说话,所以喻静也只是有事没事的或者例行公事的跟他说些府里的情况。沈鱼倒是想过要帮她和胤禟改变这种尴尬的情况,但却苦于无下手之处。

    她对胤禟,是感到尴尬的,但是胤禟对她可能仍旧是厌恶吧。

    “我说九阿哥就像是《傲慢与偏见》的伊丽莎白,就是听了街坊里胡言乱语就对你有偏见。”沈鱼不止一次向她抱怨。

    “以前的董鄂真的很刁蛮霸道啊,不是一下子就改过来的,他既然那样认为,就随他吧,我也不是很冤。”果然舆论的压力是强大的,她屈服了。

    皇宫仍旧保持它的肃穆,这次下得这场雪持续了三天,喻静拉了拉衣领,搓了搓鼻,雪花飘舞,似纷纷蝶翅飞,如漫漫柳絮狂。她突然想起去年,也是这样的大雪,她和老妈在院子里堆雪人、赏雪的事了,老妈,那边是不是也在下雪,女儿明明说好了这次一定陪着你去滑雪,没想到又食言了。喻静怔怔站着,看着满庭银装素裹,只觉自己心里也堆满寒冰冷雪,半点生气都无。老妈,女儿答应过你要坚强,可是,喻静吸了吸鼻,女儿现在好想回家啊,可是回家的路在哪?

    “冷了吗?”胤禟第一次停住脚步,诧异的问着身边的喻静。

    “我有些累了,能去那亭子里坐坐么?”喻静压抑住自己的情绪,仍摆出盈盈的笑意对着胤禟说道。

    胤禟点点头,“好。”并没有任何刁难。

    缓缓的来到最近的亭子,喻静没有立马找位置坐下,她望着亭前那两株红梅,开得是那样的鲜艳,花吐胭脂香欺兰蕙,浓淡冰雪中,分外精神有趣儿。不由地心中一动。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却在此时闯入了她的视线,十指修长,优雅的把一支红梅折了下来。

    “谢九爷。”诧异的接过胤禟递过来的梅花,喻静福身,低头,她想回家,她想爸爸妈妈了。

    “恩。”九阿哥叹了口气。突然不明白自己此刻的感情,他看到董鄂喻静皱着眉头,竟然有丝心疼。

    因为她把沈鱼照顾得很好,沈鱼和她关系也不错,所以才会爱屋及乌的关心起她来了吧,胤禟为自己一时的温柔找借口。

    他何尝不明白沈鱼对他的感觉,只是不想就那么放弃罢了。

    沈鱼那样的女子太特别,所以他放不下。醉仙楼能被她经营得如此出色,就说明沈鱼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有能力,而他欣赏她的这种能力。

    可是这样的女子并不倾心于他,胤禟把玩腰间玉佩,眼色一紧,他看见过沈鱼和七哥一起练字,也曾目睹过她和四哥一起踏春,最近的那次受寒生病,则是因为看见了她和楚家公子在一起的背影。她对谁都很好,而最近对他态度却很平淡。八哥跟他说,让他早些放弃。这么多年了,或许是时候了吧。

    额娘不止一次在他进宫的时候跟他说,董鄂氏并不如街坊里说的如此不堪,而言语间,全是对董鄂氏的赞扬,况且董鄂家背后的实力也是不容忽视的,所以额娘希望他能对她好一点。他则是一直点头。

    其实他知道,额娘只是因为她没有子嗣才老是找他谈话。难得每次请安的时候,她都没有任何关于他态度冷淡的抱怨。

    等到晚上年宴的时候,胤禟却破天荒的又给她夹了菜。还好,不是芹菜,喻静平复自己震惊的情绪,给了胤禟一个温婉的笑脸。

    “最近你瘦了不少,得多补补。”

    “谢爷的关心。”夹起菜,很淑女的开始嚼起来。

    所谓家宴就是皇室家族齐聚一堂,她在的这一桌全是胤禟的侍妾,好吧,还有她,嫡福晋,队伍之庞大不容忽视,倒是八贝勒那一桌,就两个人,冷冷清清,形成鲜明对比。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