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章节字数:3054  更新时间:10-08-09 15: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今天,又是一个阳光睛朗的好天气,万里无云,鸟雀叽叽喳喳的乱叫,第一缕阳光也终于落在窗台。

    喻静睁开眼,美美的睡了一觉,觉得精神持别充足,淡淡勾起嘴角,按照惯例准备翻身起床,然后唤丫鬟进来伺候洗漱。

    吃完早饭后,喻静如往常一样来到书房里,拿起文房四宝练起字来,字帖不知道是胤禟从哪弄来的,当时看到那字帖飘逸俊然,喻静特地跟胤禟讨过来的,她喜欢大气豪迈的笔锋,胤禟听了喻静的询问后,认真仔细的看了看喻静,“夫人确定要临摹这些字?”

    喻静被“夫人”那声称呼吓到了,半响,才回过神来,点头。

    胤禟笑了笑,把字帖递了过去,算是答应了。之后每过4天,都会差人送些字帖过来。

    喻静刚把最后一笔写完,书房的门就在这时被一股强大的力推开了,管家何玉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满脸是汗,他请了安之后,低着头说道,“福晋,郎主子流产了。”

    喻静提着笔一抖,滴在纸上的那一滴墨顿时化开了。

    她记得康熙四十年的时候,胤禟才有他第一个孩子,可是听到郎氏流产了,她还是忍不住有些哑然。本来也是,才十几岁的身体,发育还未完全,很少能健康的生下孩子的。

    “传太医了吗?”

    “回福晋,太医已在来的路上。”

    “爷呢,知道了吗?”

    “回福晋,已派人通知爷了。”

    “郎氏是怎么流产的?”

    “回福晋,”何玉柱仍然低着头,“郎主子里的丫鬟说,今儿早吃完饭后,到院子里赏花,滑了一跤,这才……”

    “好了,你在前面带路,我这就过去。”

    喻静赶过去的时候,郎氏在屋里哭。胤禟还没来。

    喻静推开门,光线有些昏暗,她眼睛有一瞬间如同失了明。

    太医叹着气走到她的面前,“孩子保得住吗?”喻静拿出福晋的样子,担忧的问道。

    “回福晋,这胎怕是保不住了。”

    “郎氏身子无大碍吧。”

    太医微弯身子,“郎主子福大命大,调养些日子便好。”

    “有劳太医了。”示意何玉柱领着太医开药方。

    喻静走到郎氏的床前,压了压郎氏的被子,以防漏风,“妹妹受苦了。”

    郎氏闻言,哭得更大声了,嘴里不停的重复着,“爷,孩子……爷,孩子。”

    “妹妹,孩子没了可以再有,你这身子万不可再出事了,得要好好调养才行,”郎氏的哭声倒是变小了,“爷在回来的路上,听姐姐一句劝,放宽心了,好好养病。”

    “谢姐姐关心。”郎氏抽噎着回答道。

    喻静点点头,环视了一周,皱着眉头问道,“你屋里服侍的人呢?”

    “何管家拿下去领罚了。”郎氏抹着眼泪说道。

    “我派几个丫鬟过来,你这身子弱,屋里又缺人,出了事可不好。”喻静站了起来,再跟郎氏嘱咐了几句要安心的话后,便出了她的屋子。

    何玉柱把那些丫鬟拉下去领罚,不知道又要打多少板子。出了人命就不好了,她有些担心,所以急匆匆的去找何玉柱。

    在半路的时候却碰见胤禟了,喻静福了福身,算作行礼。

    “福晋这是去哪?”胤禟却是诧异的停住脚步,询问道。

    “妹妹屋里服侍的人领罚去了,妾身想着,妹妹身子弱,屋里少了人可不好,”喻静微斜着头,试探性的观察胤禟的表情,“何管家怕是让她们挨板子,这一来就没办法服侍妹妹了。”

    胤禟静静看了喻静一眼,蹙眉道:“府里一向赏罚分明,何玉柱知道分寸。”

    喻静点点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沉默了一会,这才说道,“能不能让何管家少打些板子,毕竟都是妹妹屋子里的,让他们这些天多花些心思照顾妹妹,将功赎过可好?”

    “福晋说得有理,就这么办吧。”胤禟大方的答应了。

    “那妾身这就去吩咐。”喻静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爷见过太医了?”

    “恩。”胤禟回答。

    那就是知道情况了,“妹妹现在情绪还不是很稳定。”

    “恩。”胤禟淡淡的回答,然后从喻静身旁走了过去。

    惦记着还在挨板子的众人,喻静也来不及考虑胤禟诡异的举止,急匆匆的走了。

    郎氏流产之后,胤禟下朝后很多时间都待在郎氏的屋子,喻静听到立夏嘟着嘴跟她回报后,倒是很出乎意料,没想到胤禟还是有些重情义的,她看他的资料时,曾一度以为他那样薄情的人,总是喜新厌旧的,不过想想也是,怎么说那也是胤禟开府以来的第一胎,虽然流产了,但也曾经存在过不是?

    晚上的时候,胤禟是除了书房就是李氏的屋子,府里倒是相安无事,她也乐得个清闲。

    今天午后,喻静伸了伸懒腰,打算去院子里赏花,春光明媚,她的心情也很好。

    还未走到亭子,却突然闻到箫声,喻静眯起眼睛,往亭子里望去,看到里面正相依着一对男女,男子举萧而吹,女子则闭目小憩,嘴角含笑,才子佳人,郎情妾意。

    那男子,喻静远看着有些眼熟,随后立刻想起来,是胤禟。

    胤禟停下吹箫,慢慢揽住身旁女子的肩头,慢慢偏下头去,细细的吻上她的额。

    真是浪漫而唯美的一幅画,两人这么情深意重,完全不顾旁人,就连喻静这么堂而皇之的在亭子外看了那么久,也没有发觉。

    喻静对他们不感兴趣,瞄了最后一眼后转过身慢慢的游玩后花园。

    再次见到李氏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正午。

    前两天的时间里,喻静一直呆在房间里休息,连书房都没去。

    可是,天生的好动基因让她忍不了多久,第三天的正午还是忍不住走出了房门。

    她不想再见到胤禟和他的妾室,所以只在离她屋子最近的后花园逛逛。

    后花园的装扮很简朴,绿柳成荫,其中交杂着不少的桃花树和梅花树,池塘里栽满红莲,两岸上是大片大片的菊花,俨然是回归自然的清纯和简朴,就连凉亭都是用上了一定年龄的古木建成,没有其它半点装扮,自然而然的古色古香。

    真看不出来,就胤禟那种人,也喜欢简朴的东西,喻静一直认为他也和那些花花公子无异,喜欢镶金砌玉的奢侈。

    可是,就算胤禟的喜好再怎么好,经过那几件事情后,喻静再也不敢奢望自己和他还有什么未来。

    于是,就是在喻静漫无目的的乱逛时,对面缓缓的,走过来两道娉婷的身影。

    走在前头的女子淡黄色的衣衫典雅,长发挽起,五官并不是如同喻静那般的惊艳,只是柔柔的美,就像春天的细雨一样,慢慢美到骨髓,相比之下,喻静的美太过致命。

    就像毒一样,前者是慢性的,后者,是即刻致命的。

    在黄衣女子的身后,跟着的是名小丫鬟。

    两人一前一后的沿着池塘的边沿,慢慢朝喻静的方向走来。

    喻静看着她的身影有点眼熟,后来才恍然大悟,她就是胤禟另一个妾室,李氏,也就是那天在后花园里看到的女子。

    李氏走到喻静面前,没有半分的不自在,反而笑得温和,然后翩翩欠下身来,声音就像泉水一样:“福晋。”

    喻静慢慢勾起嘴角:“毒虽然是慢性的,可是也会致命。”她可是听说了,胤禟这几天都在李氏的屋里待着。

    “福晋言重了,颜儿没有您说的那么传神。”

    “不然呢?不然胤禟怎么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我以前从未好好看过你,今天一见,这才彻悟,你的确有让男人失心的资本。”

    李氏暗暗窃笑,唇角的弧度越发上扬:“其实福晋比妾身更为惊艳,只是,爷的喜好,谁也无法左右。”

    “恩,的确,不过无所谓,我对他,亦无感情可言。”喻静也是笑,扯扯袖子,走过李氏的身边:“嫡福晋,也不过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称谓而已,说出来,反倒成了笑柄。”

    “其实,爷对您也并不是没有感情,若是没有感情,前些日子,又怎会临幸至您的屋子?并且,”李氏在喻静的身后,缓缓举起袖子,掩盖住唇边的笑意。

    “哦,”喻静慢慢垂眼帘来,睫毛的阴影遮去了眼瞳里的光彩,只看到嘴唇机械的动了动:“这样啊……”

    “现在爷不在,妾身想陪姐姐好好在庭院里游玩,不知姐姐意下如何?”李氏热情的邀请,直接走到喻静的面前。

    “不用,我身体不舒服。”喻静拒绝道。

    “难道福晋是不给妾身面子吗?也是,嫡福晋这样金枝玉叶的身躯,又怎么会委屈到和妾同居一堂呢……”李氏满脸哀怨的呢喃道。

    喻静抬起眼,看着她眼里藏不住的得意光芒,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那好吧,反正我也没事做。”

    于是,李氏笑得花枝乱颤,拉着喻静的手一路指指点点,顺着一条小小的幽径,逛了整个下午。

    而郎氏则在床上待了半个多月后,身体总算恢复过来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