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章节字数:2870  更新时间:10-08-09 15: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福晋,爷渴了。”半响,胤禟出声。

    诶诶?喻静抬头,给胤禟来了个温婉的假笑,心不甘情不愿的挪着脚步走到石桌旁,其实她心里有些吃瘪,明明大家都是人类,为什么他却能任意指使她?更可恶的是她被指使了还不能表现出不悦,只能憋屈在心里不敢发作,就像现在。恩,她承认,如今的她是有点表里不一,外加有点邪恶和闷骚。

    说到闷骚,她嘴角抑制不住的抽搐,这个标签可不是她自己主动贴上去的,而是沈鱼和苏凌,两个人在无数次目睹了他和胤禟相处情形后,一致描述的。

    沈鱼和苏凌总结。

    胤禟是一直不动声色、轻佻挑逗、偶尔温柔里面夹杂阴谋的在找喻静的茬,康熙三十八年,新年过后更是变本加厉。

    而她,因身份上的差距、双方诡异的关系以及方丈大师再三的嘱咐,只好佯装温柔体贴的默默抵抗胤禟的挑衅……恩,她只能背地里默默抵抗,表面上还得装得温柔婉约。

    喻静自白玉茶盘中取过倒置的杯子,然后执起红泥火炉上的紫砂壶,微斜壶身,只见盈盈碧水自壶嘴中流淌而出,落入桌上的杯中。她不知道,其实有一种感情正如这碧水,是一点一点积蓄的,就像是胤禟对她的感觉。

    喻静拿捏着分寸的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也近乎准确,声音也是刻意的装作若柔似水,心里却胃疼的想,为何方丈大师一定要让她以如此的态度对待胤禟。

    遇见方丈大师的第二天,她确实得到了他的指点,而他的指点里只有几个字:才子配佳人,何为佳人?

    “爷……”双手奉上。

    “恩。”胤禟接过,很是享受的品起茶来。

    现在,胤禟坐在她的旁边,喻静觉得自己胃更疼了,抬头看了看天色,她作出了一个决定,“爷饿了吧,妾身这就去准备晚膳。”这个借口足够她远离他了吧。

    “不急。”胤禟放下茶杯,轻轻挑眉,笑容却灿烂无比,“福晋可知今天是何日子?”

    原谅她,来这里一年多了农历的算法她还是不太清楚。

    看着皱眉的喻静,胤禟爷微微也皱了皱眉头。

    “十五……”胤禟雍贵的嗓音,划出两个肯定的字眼,接着,扬起一抹淡笑。

    “爷,妾身胃疼。”她眉头皱得更紧了。既然表面上无法拒绝,那就让她默默的抗拒吧。

    胤禟笑容一僵,起身,然后微微弯腰,伸出骨指分明的五指,“为夫送福晋回房。”

    喻静侧身看去,这架势……是在邀请她?

    呆滞半响,抿了抿嘴后,喻静面露不忍的把手放在了胤禟的手上,任由胤禟牵着她的手往她屋里走去。

    如今已进夏末,此时虽是下午,气温却仍然颇高,加上喻静有些紧张,被握着的手心开始出汗。

    立夏和秋霜远远的便看见了手牵手的喻静和胤禟,待到走近便都行了礼,“福晋,可要把晚膳端进屋里。”

    喻静只觉握着的自己的手力道一紧,耳边便响起胤禟的声音:“去吧,爷今晚在福晋这里用膳。”

    说完,便拉着她径直走进屋里。

    一进屋,胤禟便松开了她的手,“胃还疼吗?”声音温柔得想要把她溺毙。

    喻静一愣,“谢爷的关心。”

    “不用在爷面前逞强,”伸手用拇指指腹轻轻摩挲她的脸颊,“额头出汗了,脸色也很苍白。”

    喻静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只是觉得周身突然围绕起一股不知名的清香,接着整个人便进入了胤禟的怀抱。

    胤禟把头窝在她的颈间,温热的呼吸细细痒痒的,“福晋这是骗爷的吧。”

    喻静身子瞬间僵直,她的手现在贴着的……是胤禟的胸膛吧。

    “你到底在怕些什么?”声音里微微有些温怒,每次一进她的房间,总会得到一大堆的借口,这是身为福晋应该做的事么,竟然大方到把他往其它院子里推。

    “爷……”她觉得她应该否认,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胤禟的声音闷闷的,“福晋还在埋怨爷吗?”

    “妾身并不觉得爷做错了什么,又何来埋怨。”还好她脑子里的瞬间空白时期过去了。

    “那今晚爷在福晋这里晚寝可好?”胤禟终于又恢复了平常的奸诈与邪魅,喻静不知为何,觉得很松了一口气。

    晚饭是何玉柱准备的,当立夏和秋霜一盘盘的端进来时,喻静倒吸一口冷气,很好,荤菜里面她看到了芹菜的身影了,而且还不只一盘。

    抬头哀怨的望着摆菜的立夏。立夏局促的回望,她也没办法啊,谁叫以前福晋和爷一起用膳的时候,爷夹给福晋什么,福晋就吃什么。爷当时夹给福晋最多的菜是芹菜吧,所以何玉柱很自然的认为,福晋最爱吃的就是芹菜……所以今晚的膳食便是芹菜家族大聚堂。

    喻静拿着筷子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胤禟皱了皱眉,沉声说道:“去做几个福晋喜欢的菜。”说完,伸手把有芹菜的盘子全端到自己的面前。

    “爷,不用这么麻烦。”还是有的菜里没有芹菜啊。

    “不是说了,在爷的面前不用这么掩饰吗?”胤禟哼声道。

    喻静拿起筷子讪笑:“真的不用了。”说完夹起一根芹菜就要放到嘴里。

    胤禟叹了口气,“看你这呲牙裂嘴的样子还说没事。”伸手劫走喻静夹起的第二根芹菜,再从盘子里挑出肉,放到喻静的碗里,闷声说道:“爷喜欢吃芹菜。”

    哦,难怪何玉柱今晚准备了这么多芹菜,原来是以为他们俩都喜欢啊……

    “那妾身吃肉爷吃菜?”喻静只是想把气氛调得正常点。只是没想到却越来越暧昧。胤禟竟然出乎意料的点头了,怕她不相信,别扭的把芹菜都挑到自己碗里后便把盘子搬到喻静面前。

    这一顿饭吃得喻静真的有些胃疼了,胤禟那句慢语,犹如鹅毛轻轻掠过水面,似有涟漪在她心头渐渐划开来。

    吃完饭后,天色越暗,胤禟照例去沐浴,她也吩咐了秋霜去准备。

    今天十五,胤禟要来她的屋里晚寝,喻静算了算,胤禟有多久没来她屋里了?沈鱼走的那会是四月,足足有三个多月了吧,沈鱼走后,她也不大常去胤禟的书房了,其实算起来,她已有一个多月没见胤禟了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她和胤禟这么久没见了,胤禟变了倒是情有可原的,不过胤禟这次怎么就那么温柔了,喻静趴在书案上沉思,回过神来的时候,胤禟正坐在床边,不知道进来有多久了,喻静看过去,胤禟那双含笑的眼睛勾魂摄魄,像是要午夜开放的蔷薇,她红着脸偏过头去。

    “福晋可是累了?”胤禟声音轻柔,想要让人陷进去一样。

    喻静转回头,直视胤禟,片刻后又低下头,胤禟顿时眼色一紧,在喻静还没开口前黯然开口:“福晋,要是不愿意,爷便不再为难。”说着走过来牵起喻静的手,只是走到床边后,便松开了。

    喻静微怔,叹了口气,今晚真的躲不了了?

    胤禟又开口了,“为夫可有幸让福晋宽衣?”轻佻的语气倒也并不让人觉得懊恼。

    喻静抬起头,胤禟静静的笑着,眼睛里有什么光亮在闪,沉默半会了后,她抬起手,一颗纽扣一颗纽扣的解着。

    火烛的光还是有些微弱的,阴影下,掩盖了喻静的满脸羞赧,这是美男脱衣啊,她有些想入非非了。

    脱到只剩最后一件里衣,喻静便停手了。心里明明是讨厌胤禟的为何今晚只是他稍微的温柔,自己便不由自主的陷了进去。不过胤禟今晚真的太不正常了,只见这时他低下头,斜着脸对喻静温柔的耳语:“轮到为夫帮福晋宽衣了。”

    喻静闻言一抬头,猛的撞上了胤禟的下巴,原来满屋的粉色泡泡一个接一个打破,喻静看着脸色稍微扭曲的胤禟,松了口气,笑着说:“还是妾身自己来吧。”要是再下去她可就清白不保了。

    深夜,床上,喻静是睡里头的,她背对着胤禟,今天发生了太多意外的事,她心里头乱糟糟的,先下平静下来,所有的事都涌上心头,让她怎么也睡不着。

    胤禟的呼吸声平缓,她翻过身,胤禟应该是睡着了吧,她猜测。

    “福晋这是害怕为夫吗?”为什么她这样一直拒绝和他单独相处。

    “没有。”喻静闷闷的回答。

    “福晋不愿意,爷便不强求。”胤禟意有所指。

    喻静下意识的歪过头,“爷……”

    “睡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