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

章节字数:3290  更新时间:10-08-09 15: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月末,喻静收到了圣旨,将要随行这次木兰秋狝。

    喻静接过圣旨,给宣旨的公公封了赏后,胤禟便拉着她进了屋。

    “福晋刚才为何皱眉?”轻饮一口茶后,胤禟问道。

    喻静抬头,“没有,爷看错了吧。”她表现得很明显吗?

    “爷不是说过福晋在爷面前随性便好。”她掩饰得很好,别人是看不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

    “木兰……是去打猎?”权衡了一下,喻静便开口了,虽然语气还是有些迟疑。

    胤禟拿杯子的手一抖,茶水便全倒在了他的身上。

    “爷先去换身衣服吧。”被茶水淋湿的部位实在是……喻静默默的转过头,嘴角无限上扬。

    “福晋来帮爷换身衣服吧。”胤禟皱了皱眉,华丽的说道。不要以为他没看到那上扬的嘴角。

    喻静嘴角抽搐,感情他把她当下人使唤了,看美男脱衣固然是件赏心悦目的事,她不否认,但是一看到胤禟挑起眼角,勾起嘴角,一脸享受的样子,她就胃疼,胤禟他能不能不要每次在她帮他更衣的时候都这样故意挑逗她啊,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容易脸红啊。

    心里其实已经不停诅咒胤禟喝茶都塞牙的喻静,表面上还是得佯装温雅,其实她心里面已经在捂脸痛哭了。

    虽然胤禟和她说,在他面前可以随性些,何为随性?现代女子的随性估计在这个就变成太随便,而她身为阿哥福晋,不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一旦她真的随性起来,抛开所谓的三从四德……很有可能会被拖到午门的……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她要低调,和大多福晋一样,温婉端庄,虽然只是表面工作。

    “木兰围场,福晋听说过吧。”眼角里全是笑意,性感的嘴唇也微微弯起。福晋这会心里一定是在呲牙裂嘴吧。

    “恩。”在河北省,她去过那个地方。喻静沉思,手搭在胤禟胸前的扣子上,没有再动。她记得木兰围场好像在承德避暑山庄北,那里林森青菁密,水草茂盛,景色宜人。她和母上大人一起去过几次,一想起母上大人,喻静神色黯然,她家母上大人很爱美的,也很注重形象,所以她们两个一起出门,形象端庄的母上大人一般都被认作她的姐姐,喻静心里一直很憋屈,母上大人则看着她抽搐的眉梢火上浇油,不过话说回来,她闷骚的性格就是在她家母上大人的这样那样的无限打压下培养出来的吧……

    “不想去?”胤禟看着喻静黯淡的眼神,柔声问道。

    喻静倒是从回忆中惊醒了,接着继续手头的工作,一阵手忙脚乱后,更衣任务完成。

    “妾身并无此意。”喻静低头,她家母上大人虽然也属于毒蛇一派,但是也没胤禟这么阴险啊,她是不太想去,怕勾起浓浓的思念。

    “九爷、福晋,八贝勒、八福晋来了。”响叩门声后,门外响起何玉柱的声音。

    胤禟从鼻子里哼了声,算作回答,接着便负着手推门而出。

    苏凌当然是来找她的,所以见过八贝勒后,喻静按照老规矩的把苏凌拉到了自己的屋里。

    “圣旨,你收到了吧。”立夏和秋霜在端完茶水后自觉的退下了。

    “恩。木兰,是‘哨鹿’的意思吧。”哨鹿也就是补鹿的意思。她偷偷的学过一些满语,嫁进来后,怕露馅就没有继续下去。

    “你满语学得还不错嘛。”苏凌轻饮一口。

    “是不是满族的格格都会满语?”她有些担心这一点,所以不太想去,没想到胤禟却看出来了。

    “别的我不清楚,你的原身满语倒是马马虎虎。”

    长舒一口气,“蒙语她不会吧?”她和母上大人去的时候,导游有跟她们提过,康熙举行木兰秋狝时,会在木兰围场那里定期接见蒙古各部的王公贵族,以便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满蒙关系,从而加强对漠南、漠北、漠西蒙古三大部的管理,对北方边防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母上大人当时听后对康熙升起了莫名的好感,恩,其实,她对康熙也很钦佩的。除了李世民、武则天之外,康熙也是她最喜欢的君王之一。母上估计也和她有着相似的想法,如今她变成康熙的儿媳了,母上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难过呢。

    喻静脑中不觉得浮起母上大人的音容,恩,母上大人可能这样说:“和康熙拉好关系,别给你老妈丢脸。”

    “蒙语好像是略通。”苏凌皱眉,“你怎么这么心不在焉。”

    想家了啊,“要是去的话,都要注意些什么?”恩,不能丢老妈的面子。

    “你会骑马吗?”苏凌凉凉的飘来这么一句。

    喻静梗塞,她竟然忘了,自己不会骑马啊。母上大人,当初为什么不让我学骑马。喻静心里不禁泪流。

    “路易斯马术不是挺好的吗?”苏凌眉眼一挑。

    喻静捂脸,“他就教过我如何上马。”路易斯,你混蛋,为了要和我共骑一匹马,竟然阴险的只教我如何上马……

    ……

    苏凌沉默时候气场也是很强大的,喻静别过脸,默默泪流,她知道,苏凌因为有个开马场的叔叔,而她的假期基本上都是在那里度过的,马术自然不在话下。

    “我找个时间教你。”苏凌放下茶杯,正色道。

    ……

    “你最近多把心思放在满语的学习上,骑马其实很简单,而且你上下马都会了,应该也不是很难。”苏凌宽慰道。

    喻静默然。

    反正这次谈话让她心情无比沉重。

    送走八贝勒和苏凌后,胤禟跟着他走进了她的院子,她院子的名字叫听风居,很有含义很形象,因为她的院子附近有片竹林,当然这只是喻静自己文艺的猜想。

    那片竹林喻静也是常去的,很适合调节心情,想到这里,不自觉的把目光投射过去。

    “吩咐下去,爷和福晋去竹林里坐会。”身边的胤禟一扬手,何玉柱恭敬的退下安排去了。

    压抑住满心的愣然,喻静顺从的跟在胤禟的身后。

    何玉柱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他们走到时,竹林里的石桌上早已架起了红泥小火炉,上面煮着茶。

    “听闻福晋在茶艺上也颇有造诣,不知道爷可有幸体会?”胤禟眉尾斜斜地往上一挑,薄唇微扬,露出看似和善的笑。

    “几日前妾身不是刚给爷泡过一杯么?”就是十四阿哥来的那天下午。

    苏凌今晚跟她说,让她最近小心点,因为十四阿哥和十阿哥不知道在策划些什么,去八贝勒府上拐弯抹角的询问喻静的一些情况。难怪十四那天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才离开。不过不知道他到底发现了些什么。

    “倒是做爷的不是了,忘了这茬,反倒埋怨起福晋来。”胤禟悠哉悠哉的微笑,满脸的笑容如夏夜月光般慵懒。

    “爷想喝,妾身遵命便是。”喻静佯装惶恐,最近一切都得小心。

    胤禟看着她那低眉顺目的恭顺模样,黑眸愈显幽黯,“先坐吧。”沉默片刻之后,他开口,随后便慵懒地落座在一旁的石凳上,紫砂壶徐徐的冒着热气。

    喻静坐在了他的对面,此时,月光皎洁,清辉洒满了静谧的夜,凉风徐徐吹来,也带来了满院的茉莉残香,夹杂着竹林清幽的香味,显得清凉如梦。

    对面的胤禟被氤氲的烟雾遮掩,若幻似真。

    胤禟脸上浮起一抹狡黠的笑,随即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这算不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喻静嘴角抽搐起来,表面上仍旧谦卑:“爷,这里没有柳树,全是竹林。”

    胤禟倒是不甚在意,他微微挑起剑眉,薄唇弯成了微笑的弧度,“佳人在侧倒也是一桩美事。”

    喻静望过去,一阵风吹,恰巧清楚的看见胤禟的表情,此刻他双眸深邃闪亮,锐利的神色自期间一闪而逝,残余的明亮令人深感不安。

    “爷……”喻静开口。

    “福晋坐在爷对面并不是佳人在侧是么?”说罢,胤禟眸中的笑意顿时又深了几分。

    ……深呼吸,“妾身并非什么佳人,是爷抬举妾身了。”喻静微微皱眉,有压力了,胤禟竟然能猜测出自己的心思。

    “福晋是爷的嫡福晋,福晋这句话难道是说皇阿玛……”月华之上,胤禟他的眸子如同被渡上了一层琥珀,他的神色玩味颇深。

    ……喻静嘴角又抽搐起来了,皇阿玛啊,康熙大帝啊,她这是搬石头在砸自己的脚么?

    “妾身泡茶。”说完开始熟练的烫杯,洒茶。

    胤禟也不再说话,等到喻静奉上泡好的茶后,他才慢条斯理的保持闲适悠然的神色说道:“这次去木兰围场,凡事小心些。”胤禟轻押一口。

    喻静泡茶的手顿时停住,小心?难道有人要害她吗?喻静正在思索着胤禟这句有些柔情但又诡谲的话中蕴藏了什么玄机,倏然见胤禟递了个杯子过来,便后知后觉的觉得有点渴,一时不察,接过茶杯便喝了一口,看了眼对面的胤禟,喻静再喝了一口,直到最后一口茶水即将过喉时,迟钝的她才兀然发现,这杯子……是胤禟刚刚才用过的。

    这,这,这,如此亲昵地举动,如同间接接吻,不是只有情侣之间才能有么?

    她和胤禟,什么时候亲密到这种程度了?

    想到这里,喻静脸色一黑,正打算将那饱含暧昧的茶水给吐出来。

    “福晋怎么了?”胤禟意味深长地瞥了她一眼,仿佛早就料到喻静会有如斯反应,虽然语气甚为从容但表情像是暗含着某种告诫。就这样,喻静那已经入了口的茶水吞咽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硬生生憋在喉间,令她尴尬的笑容僵硬如同石头,脸色一块块的龟裂。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