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章节字数:4204  更新时间:10-08-09 15: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从小我便知,虽然满汉一家但其实却是满汉不通婚的,额娘和我说过,汉人地位低下,要是喜欢带回来做个小妾便可,我当时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不曾想,让自己喜欢的女子做妾只是还没碰到自己喜欢的罢了。

     我是大清朝的九阿哥,额娘出生高贵,而我,相貌上袭得了额娘的美貌,走到哪里都有女子羞涩但也仰慕的眼神。我不讨厌但也不是很喜欢。

     遇到沈鱼是在一个午后吧,表妹被指婚了,对象是八哥。我和老十都替八哥开心,所以在春望楼里庆祝。

     沈鱼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

     她很大方的问道:“是九阿哥吧?”然后没有一丝羞涩的拉出椅子坐下。

    

    

     十当时却惊住了,瞪大着眼睛望着沈鱼。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豪爽的女子。满人虽然不兴汉人的那一套,但是在闺阁里养出的女子还是少了很多爽朗。

     我当时带着玩味的眼神看向沈鱼:“姑娘找爷有事?”还是看见她眼中的惊艳,不过很难得的是,她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并不如其他女子那样看到美男就娇羞不已。

     沈鱼当时回答得很认真:“唔,算是有事,但也不是很紧急的事。”

     这句话有些没有逻辑,我猜想她还是有些紧张了吧,老十却被逗得咧开嘴笑出了声。

     “哦,什么事?”我拿起茶杯,晃了晃,不动声色的问道。

     “其实就是小女子想要开家店,但苦于没有可周转的现银。”沈鱼顿了顿,“忘了介绍了,我叫沈鱼。”顺便把写好的策划案推了过来。

     我随手翻了翻策划案,很意外她竟然会识字,不过可惜的事,写的这些字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押了口茶,我微抬眼,问道,“为何找的是我?”

     而沈鱼的回答倒是更大方了,“因为你有银子,而我缺的只是银子。”

     听到这句很自信的话,我突然有些想笑,开个店哪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女子终归只是女子,头发长见识短。

     面对我的轻笑,沈鱼只是微微得皱了皱眉头,“九阿哥不相信是吗?”

     我把茶杯放下,“既然姑娘这么有自信,爷我就奉陪到底吧。”钱是件好东西,我虽然不缺,但是能赚的为什么不赚?

     老十却有些纳闷,等沈鱼走了之后,他说道:“怪了。”

     我挑眉:“怎么了?”

     “九哥,为什么她不找别人,偏偏找的是你。”

     很多时候我也这样问过自己,是啊,为什么她不找别人,却偏偏来找我?那是因为仰慕我吗?那为何又和楚宁纠缠不清还拒绝了我娶她进府的请求。

     只是按照承诺,给了她一些银子,没想到她却越来越上心了,自己挑房子,自己找人装修。我见过无数的女子,温婉的、妩媚的、娇小的、爽朗的,却从来没有见过像沈鱼这样自信的大方的女子。不过可惜了,听着名字就知道是汉人。

     可是汉人又如何,看着她忙上忙下,而醉仙楼却也在她的努力下开始进入了正轨,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十三和十四每次出宫必然会到她的店里吃上一顿,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那么多食物的做法,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老十开始挪揄我,我想,把这样一个女子娶进倒也是桩美事,沈鱼她美丽大方、言谈高雅,能力出众,是个很特别的女子。

     十四自告奋勇帮我去探她的口风,没想到却只得到这样一句话:“一生一代一双人。”

     我皱眉,虽然还未开府,但额娘已经给了几个侍妾。

     老十提议,“要不把嫡福晋的名分给她?”

     娶一个汉人做嫡福晋,皇阿玛应该不会同意吧。哪知道表妹却在这时来闹了,我听到消息后,和八哥急匆匆的赶紧从宫里出来。

     到醉仙楼的时候,门外站满了人,八哥对身边的人嘱咐了几句,让他们把围观的人都散了,我踏进店里,看到沈鱼在哭,她的肩膀一直在抖,咬着嘴唇,脸色苍白,而表妹也在哭,八哥走向前扶着表妹,我想也就是因为这件事,所以八哥才那么不待见沈鱼吧。

     我走向沈鱼,揽过她的肩,把她的头埋在我的胸膛的那一刹那,突然有些心疼,以往的坚强只是她的一种伪装吧,而那一刻,我是多么的希望,她永远待在我的身边。

     表妹平复心情后,走到沈鱼身边,她顿了顿,说道,“我希望你能想清楚。”无头无尾的一句话,八哥只是皱眉,拉着表妹上了马车。

     之后我一有空就往醉仙楼里跑,只是看着她,倒也觉得岁月静好,八哥却开始警告我,让我不要和沈鱼走得太近,我说我想娶她做嫡福晋,八哥却是一甩手:“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十在我旁边说,“八哥怕是生气了。”

     八哥是生气了,我去他的府里,表妹也是冷着张脸对我。

     可是我却不想就这么放弃。而额娘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你娶那个女子,额娘倒是不反对,哪个府里不是三妻四妾的。”

     “额娘,孩儿只想娶她为嫡福晋。”我站在额娘的面前,坚定的说道。

     “胡闹。”这下连额娘也生气了。我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

     “你这孩子,胡说些什么,那姑娘是汉人,这身份上就过不去。”

     “可是孩儿只想娶她。”这次我也是铁了心的。

     额娘看了我半响,叹了口气,挥了挥手让我下去。

     只是没想到,过了几天后,皇阿玛却给我了指婚了,对象是董鄂家的女儿,董鄂喻静,我皱着眉头接过圣旨,等宣旨的公公离开后,老十跟我说道,“这董鄂家的女儿,我没见过,倒是听人提起过。”

     “哦。”我淡淡回应。

     “这传言啊,董鄂家的女儿长得倒是美若天仙。”老十咂嘴,“跟九哥倒是蛮配的。”

     我沉脸,女子再美也只是外表,不是有句话说金絮其外败絮其中吗?

     我派人去打听董鄂喻静的事,没想到却打听到这女子还暗恋过我,我嗤笑,真是没教养,女儿家的,这喜欢的事还能到处乱说。沈鱼知道指婚的事后,只是笑了笑。

     下人们继续回报,我渐渐的知道了,董鄂喻静刁蛮霸道,古琴和马术稍显出色外,其他的无一精通。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竟然要霸占我嫡福晋的位置。总觉得就是因为她,沈鱼才会拒绝进府,所以我装病把婚事推到了八月,娶进来的那一天故意冷淡她,倒是很出乎意料的看不到她生气。

     结婚第三天从外面带进一个侍妾,她倒是很能忍,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继续待在房间里。

     老十也是知道实情的,“莫非,这街坊的话有误?”

     有没有误我并不在意,她再怎么贤惠我都不会喜欢她。

     郎氏仗着我的宠,瞧准了机会教训她屋里的丫头,却没想到,她竟然毫不吭声的替丫头们当下了杖责。这会我到有些佩服她了。难道真的如老十四说的,作为人妻,性子倒是真的变了不少?

     她说要出府养伤,我并不拦她,本来我就是要冷淡她,让她明白即使嫁了进来我也不会宠她。

     只是八哥有些看不下去了,表妹也在帮着她,在外院生病,表妹竟然主动提出要照顾她,我和八哥都很惊讶,要知道,表妹那冷性子一般很少会主动亲近别人。所以在她回府的那天晚上特意留在她的屋里,不过她倒是有些紧张,难道是有些羞涩了?

     我轻笑,尽量温柔的和她说话,她的防备渐渐的松懈,病刚好,身子还有些弱吧,竟然这么容易就睡着了。

     躺在她身边,我以前是从来不会想过的一个画面,没想到今晚却出现了,看着她脱去繁华的装束,倒是有几分灵动,整个人显得清爽了不少,惊艳之中尚有几分的端庄存在。

     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她开始皱眉,我抬手抚了抚她的眉头,却意外的听见她的梦呓,:“路易斯……你混蛋……”

     这是人名还是诅咒?想起她近日对自己仍是那副冷淡的表情,心里一紧。

     第二天早上便冷着张脸出了府。

     心情本来就不好,碰到沈鱼在店门前和楚家公子谈话,就更加阴郁了,回到府里病倒了,忧思郁结么,不知道是因为她的那句话还是因为沈鱼。

     她倒是很尽心尽责的照顾我,八哥、老十和老十四对她也越发喜欢,可是要对沈鱼放手,对我来说是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这时候沈鱼出事了,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双手抱着肩膀,把头埋在膝盖上,心里的那份柔软又出现了,我把沈鱼带回了府里,额娘说她懂事大方、温婉、善解人意,这回我倒要看看她会怎么做,不过要是背地里耍手段我也是有办法把她赶出府的。

     没想到她竟然和沈鱼认识,沈鱼那样一个特别的女子怎么会认识她呢?更意外的是,沈鱼竟然因为晚上睡不着,还跑到她屋里蹭了一晚上,难道街坊的那些评价全是假的?

     沈鱼说在府里无聊,贼兮兮的说要进我书房看书,我答应了,没想到,沈鱼还顺带把她拉进了书房里,硬逼着她识字练字,看着她皱着眉头,拿着毛笔,可怜兮兮练字的样子,我倒是觉得有些可爱,不过她进步很快,一手楷书写得工整秀丽,字也识得越来越多,偶尔作画也是像模像样。

     从宫里回来,我最常去的就是书房,有时候并不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听着她和沈鱼的对话,她行事沉稳,行为端庄,没想到说话却带着些调皮,八哥有时候也和我站在门外,“弟妹其实也是个特别的女子。”

     我只是笑笑,心里对于这次指婚也没有太多的懊恼了,只是一想起沈鱼,对她还是有些芥蒂。

     新年临近了,她身为嫡福晋,忙得倒是瘦了一圈,沈鱼却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了,楚家公子来找过我,所以八成也是猜到了沈鱼会说什么。

     “九阿哥,福晋是个好女子,希望你能善待她。”没想到,沉默了那么久,说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为了她。

     “嗯。”我淡淡回应。相处了这么久,对她也不是那么懊恼了。

     沈鱼说过完年之后就会离府,这是间接的拒绝我罢。心里没有想象中的难过,难道真的如沈鱼说的那样,我并不是很喜欢她,只是觉得她比较特别,所以感兴趣罢了。

     或许吧,虽然说喜欢沈鱼,但是仍是在建府后,带进了几个妾室,有些是额娘赠的,有些是为了冷落她。

     午后,她仍是会来到书房练字,不过,倒是换成练行书了,那些字帖是我写的,没想到,她到喜欢得紧,我在书房看书,偶尔翻页的时候,抬头看着她认真练字的表情,竟觉得有些安心。所以待在书房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也特意派人去她屋里打探消息,一致的得到她善待下人,和颜悦色的评价,我发现我开始对她感兴趣了。

     老十说,或许是因为她相貌出众所以才会有人在背后恶意重伤她吧。

    今天进宫额娘又唠叨了,说着她嫁进来那么久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我哑然,心里却想着,要不今晚在她屋里睡吧,刚好也是十五了不是?

    听何玉柱回报,她对于我晚上进她屋里倒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高兴,反而觉得有些不安,晚上在她屋里待得时候,觉得有些尴尬的,我想了个理由,拉着她去院子里转转,月下,琴箫合奏是十四提议的,我没想到她紧张的拒绝了,她说听过我吹箫,难道是和李氏在花园里的那次?她这是吃醋了么?

    耐着性子对她,不过倒是有些奇怪,不是说,她暗恋我么,怎么这会倒是有点像在逃避我,先哄着她睡觉,我在她屋里翻了本书来看,有些想笑,她屋里的书籍倒是简单得紧,都是些诗词,记得沈鱼还在时,她们的对话,那时她是说,看其他书籍断句很困难吧,所以每次借书都是借些简单的来看。

    书里夹着书签,我知道这是她的习惯,看到哪里便把书签夹到哪里,方便下次翻阅,书签是她自己做的,何玉柱拿过来看过,倒是新奇得紧。

    把书放回去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荷包,心里一沉,这是她进府不久后做的,当时对于她霸占嫡福晋这个身份气得很,所以收到后也不曾在意,怎么又回到她手里了?

    把荷包收了起来,从明天开始带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