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章节字数:2371  更新时间:10-08-09 15: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康熙三十八年的木兰围场,她最终没有去成,估计是那天晚上吹风了,又受了惊吓,加上思念母上大人的哀愁和自己的心理作用,她又病倒了,胤禟随行那天,她仍旧躺在床上,康熙到也不为难她,宣了太医让她在府里好好养病,便浩浩荡荡的向木兰围场驶去。

    康熙三十八末的日子过得平淡无奇,她依然是大家眼中端庄温婉大方善解人意的九福晋,九阿哥仍旧风流不羁的到处沾花惹草。好吧,她承认,九阿哥如今真的可以称得上钻石王老五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所以他有这个资本。

    就这样九阿哥府在一片安宁中迎来了三十九年的春天。

    ————————————这是春天来了的分割线——————————————

    天是蔚蓝的,云是绵白的,地上各色的风信子遍地,蒲公英被风吹起飘荡。这是喻静昨晚的梦境。早上和苏凌约好了一起去皇宫请安。她坐在马车上时,把昨晚做得梦和苏凌说了一遍。

    “你整天待在府里,估计是想念自由了。”苏凌帮她分析,“要不请完安之后,我们去街上逛逛?”随后便提议道。

    喻静点了点头,“待在府里,我觉得我快发霉了。”胤禟忙生意的事,许久没见面了,她则按照惯例在屋里练字看书,进步得倒是很快。

    出了皇宫后,她和苏凌把身边的丫鬟都打发回府了。立夏和秋霜临走前无比担心的看着她,“看看,怎么你家丫鬟这么关心主子啊,”苏凌打趣道。

    立夏和秋霜立马红了脸,低下头,面露羞涩。

    “你们家福晋跟着我不会吃亏的,凡事有我替她顶着呢。”

    喻静帮腔,“就是在这附近逛逛而已,不会出事的,你们回去给我准备好吃的,可别偷懒啊。”

    喻静和苏凌挑了家茶馆坐下。

    她们的位置在二楼,靠窗。

    喻静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一碧如洗,伸出手挡去微微刺眼的太阳光。

    “快看。”苏凌突然扯了扯她的袖子,示意她往楼外看。

    透过重叠的人影,喻静目光游离,然后找到了苏凌所指的对象,只见那是名女子,纤细的身影看得较为清楚,此刻她正低着头,标准的腼腆样,而站在她面前的人,喻静目光一转,也看清楚了那人的脸。

    是个女子,但属于中性的绝色极品,侧脸的五官精雕细刻,鼻梁直挺,笑得温文尔雅,尽显君子风范,他身材玉树临风。整整比那名女子高出一个头,正在微微低头,看着腼腆害羞的那名女子,左手拿着万年不变的扇子,右手则是拿着一个荷包递给那名女子。

    不通晓唇语让喻静有些泄气。不过一看就知道那男的是女子扮的,怎么还有人娇羞成那个样子,喻静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呀,她们上来了。”苏凌的语气里有掩饰不掉看戏成分。

    喻静挑眉,还个荷包还能还到一起喝茶?

    那两个人坐到了喻静和苏凌的旁边一桌,距离很近,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他们的谈话。

    男子用正人君子的语气说道:“姑娘日后要多小心些,近来世道不太平。”然后把荷包送到女子面前。

    那名女子很害羞的接过,喃喃回应道:“多谢公子。”

    “方才在下看到这荷包上面的牡丹秀得好生精致,正猜想是哪家的姑娘有这么好的手艺,如今看来,姑娘倒是比这上面的牡丹标致多了。”

    女子把头埋得更低,声音差点就融化成了蜜糖:“公子见笑了。”

    喻静在位置上打个哈欠,表示无聊。

    不就是还个荷包嘛!有必要说这么久!拖拖拉拉,废话连篇。

    不过,她也可以了解那名女子的心情,此时一定特忐忑,长期居住深闺的女子,本来接触男子就不多,更何况这一来就来了个英雄救美、温柔体贴的美男子,难怪一下就中毒了。

    喻静自认的免疫力不错,胤禟不知比这“男子”俊美多少,她都只是微微心跳加快,并不会晕得找不着北,所以她现在有点担心那名女子,这初出闺阁的大姑娘,一下就遇上了这种男人,而且还是女扮男装的假男人。

    “姑娘可否告知在下芳名。”男子温柔开口道。

    “公子……”那名女子抬头望了一眼又低下头去,脸色粉红。

    “在下姓李,单名一个略字。”男子拿起一个杯子,往里面倒了些茶水,晃了晃。

    喻静心跳一突,李略,这个名字好熟悉……不可能吧。她否定了刚才的想法。

    苏凌此时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我前几天在街上碰到过她。”

    “谁?”喻静不明。

    “女扮男装那个。”

    “怎么了?”

    “上次她着女装,”苏凌顿了顿,脸色有些差,像是想起一些不美好的事情来了,“那天我和胤禩逛街,她急匆匆的就撞上来了,我被冰糖葫芦粘了一身。”

    “她道歉了吧。”

    “恩,她跟我说了声‘SORRY’,那发音相当清晰。”

    “清穿女?”

    “绝对是。”苏凌点头,一脸肯定。“我偷偷的查过,这女子落过水,醒来之后自称失忆了。”

    清穿女终于来了,不过那死方丈却云游四海去了。

    “胤禩对他印象很深啊。”苏凌哀叹,难道清穿女真的有吸引阿哥们的特质吗?为什么只是赔礼道歉,外加吃了顿饭后,胤禩就对她赞不绝口。

    “不知道她见过几个阿哥了。”喻静只是好奇。

    “她下楼了,要不我们跟踪跟踪?”

    “好。”喻静赞成,最近实在是太无聊了啊。

    事与愿违,这是喻静回到九阿哥府之后唯一的感受。

    她和喻静好不容易兴致勃勃的要当一回狗仔,结果跟了她三条街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天色一暗,便只好打道回府了。

    喻静习惯性的走到书房,推开门之后却有些怔住了,她忘了,这会胤禟应该回来了。

    而书房内,胤禟正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听到房门响之后,只是淡淡的开口了,“今儿出去逛街了?”

    “回爷的话,和八嫂去茶馆喝了碗茶。”喻静毕恭毕敬的回道,顺势福了福身。

    “可有买什么东西了?”胤禟又问。

    喻静低着头,恭顺的回道,“并不曾买什么。”

    “银子没带够?”

    喻静摇摇头,她可不能说,因为跟踪别人所以不曾留意街道上都卖了些什么东西吧。

    “现在可是要来临摹字帖?”

    喻静摆了摆手,开玩笑,胤禟在书房里待着,她才不要和他待一个屋子呢,“妾身想借几本书回去看。”

    “恩。自个挑吧。”

    喻静温婉的笑了笑,挑了几本诗书之后,跟胤禟退了安,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只是晚寝前,忽然记起来,在那个春光灿烂的下午,她扬起声音对他说:“就这个吧,李是大唐的姓氏,略则为神容略若之意。”她是喜欢纳兰的,纳兰容若,胸若幽兰,神容略若,所以把这略字给了他,李略、李略,只是不曾想……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