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

章节字数:2455  更新时间:10-08-09 15: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深了。

    寝室里一片寂静昏暗,一片纱帘垂在床前,隔开空间,也遮蔽去床上的景象,在轻轻随风摇曳。

    房门一反平常并没有上锁,随着外界的晚风吹得摇摇欲坠,发出响声,似乎下一刻就会抵不住风的袭击而被破开。

    突然门被轻轻的推开,接着一阵风刮进来,吹起了满屋子的纱帘和殊帘,一个身影随之闪进,那人伫立在屋内,反手把门重新关上了。

     喻静坐在椅子上,有些烦躁,今天是十五,胤禟去了趟宫里后,回来差何玉柱告诉她,今晚,他要来她屋里睡,胤禟近来对她态度大有改观,而她对他也少了些敌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原谅胤禟了,手腕上的伤疤还在,心里的伤口也不是那么轻易就抚平的。

     喻静闻言,脸色顿白。实在是想不清楚宜妃到底和他说了些什么,怎么结婚了这么久又要来自己的屋里了。

     胤禟看到在房间里静坐的喻静,有些尴尬,他蹙眉道:“先下时间还早,去亭子里坐坐吧。”

     “是。”喻静松了口气,走到门口:“那我们走吧。”

     “嗯。”胤禟自然而然的伸出手,喻静愣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胤禟眼眉一挑,伸出的手没有收回,反而主动的握住喻静冰肌玉骨的五指。

     两人几乎是并着肩,缓慢的朝后花园走去,一路上桃花开得妖娆,满地的花瓣更是瑰丽,偶尔有几丛翠绿的竹子,与红透的桃花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

     “福晋的琴艺高超,为夫吹箫与福晋合奏一曲可好?”

     喻静摇摇头,“妾身听过爷的箫声,果真深藏不露。”

     喻静踏过花瓣,一片的粉红衬着她绝世的风华。

     胤禟倒是好脾气的回答道,“心情好时才吹,以前都是懒得碰这些东西的。”胤禟负着双手,紧紧跟在喻静旁边,绣着银丝的白色衣袂也在红枫叶上扫过。

     光是听语气,就不难分辨出他心情的好坏。

     “哦,那什么时候独奏给妾身听?”喻静赫然转过头去,莞尔一笑,洗尽铅华,是令人致命的绝美。

     “福晋喜欢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喻静诧异,停住脚步,有些不解的望着胤禟。

     胤禟却继续说道,“只是……要是只有爷一个人吹箫,未免单调,若是福晋肯纡尊降贵替在下伴奏,那倒才真是有情趣。”胤禟眯着凤眼,笑着看向喻静。

     “这个还是算了吧,乐器,妾身只会一点,还是最不上手的古筝……就是怕破坏了爷的情调。”喻静伸手拨开眼前的藤蔓,风姿绰约,微笑着说道。

     “不要紧,爷可以教你。”胤禟随后跟上去。

     太诡异了,喻静有些忐忑不安,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总感觉她和胤禟在月下谈情?更恐怖的是,胤禟要她弹琴。

     沈鱼待在府里的时候是教过她弹几首,可是,要是真的和胤禟琴箫合奏,八成会露馅。

    喻静绞尽脑汁,想着应该找什么样的理由好。在她呆住的片刻,胤禟却吩咐了立夏去取琴。

    。立夏取了琴来,深色的古木,剔透的琴弦,还有镶嵌着的月牙白玉,虽然不是很华丽,却也算得上是精致。

     “爷,今晚妾身有点累了,改天再谈吧。”喻静婉拒,“近日额娘还吩咐妾身早些过去请安呢。”这个理由可以接受吧。喻静面露平静,决不能把自己的害怕表现出来。

     “那就回屋歇息吧。”胤禟再一次顺从了喻静的话。

     回屋……喻静叹气,难道,今晚真的要和胤禟同一个房间么?

     “妾身突然觉得有点饿了。”一踏入房间,喻静终于找到了一个蹩脚的理由。

     胤禟在她身后停住了,拍了拍手,叫来何玉柱,让他去准备些点心。

     今晚什么情况,胤禟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喻静百思不得其解。

     何玉柱高效率的送来了一盘点心,喻静刚想找个位置坐下来,胤禟却突然利用近距离的优势一把勾住喻静的腰,轻轻带到自己怀里,示意何玉柱退下后,若无其事的看着她,借口冠冕堂皇:“一定很饿了吧,想吃什么,我帮你夹。”

     喻静伸出手想要保持两人的距离,费力的扭过头去:“妾身……”还没等她“妾身”完,胤禟飞快的把一块糕点塞进她的嘴巴,堵住她的话,还一脸关心的笑容:“先吃一点吧,不然呆会肚子会痛。”

     喻静被突如其来的糕点给噎到,艰难的咽下去之后开始咳嗽,用手背擦擦嘴角的残屑,莫名其妙的看着胤禟,再也压抑不住:“你干什么,想把我害死!”说完才反应过来,她这么说,大家闺秀的样子是不是没有了,胤禟是不是生气了,那会不会就离开她屋子了?

     短短一个月,喻静第二次感受了事与愿违的无奈。

     胤禟还是一脸笑容,带着很浓重的关心,空出右手倒了一杯茶水,然后递到喻静面前:“福晋也太不小心了,如今被噎到了吧?先喝点水可好?”语气里全是宠溺.

     “妾身自己来,爷要是有话就直说吧!”不要老是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举动啊,喻静作受宠若惊样,羞涩的推开胤禟握着茶杯的手,哪知茶杯受到外力,突然一斜,里面的液体俨然全倒到了喻静的身上。

     喻静一愣,用手掌飞快拂去水痕,再堆起笑脸:“爷,到底发生了何事?”

     “福晋的衣服湿了,先去换件吧。”胤禟仍旧一脸关心,但喻静却敏锐的觉得他这笑脸只是为了掩饰他那不为人知的阴谋.

    而胤禟说完便顺势就把喻静给横抱起来

     喻静立马感到危险了,“只是湿了一点,妾身不碍事的……”喻静话语的余音仍在原地盘旋,可是胤禟却不想再多留一刻,快步走人。

     他把喻静抱至床上,然后反手将门关上。

     “其实爷不用在初一、十五的晚上来妾身的房间的。”喻静警铃大响。

     胤禟闻言身体僵硬,眼色更为深沉。

     “你明儿早起,就早点睡吧。”胤禟坐到床边,吐了口气说道。

     喻静找不到话回答,倒是很听话的脱了衣服,躺在了床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喻静原本一直被紧张所支配的神智也渐渐招架不住困意了,朦朦胧胧之间,她似乎觉得自己已经在梦境里,但是,身下的床微微一沉,立刻又把她给惊醒。

     喻静是清醒了,但是没有睁开眼睛,随后,她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一个人躺在她的身边,淡淡的清香味随即飘来。

     不用想,一定是胤禟。

     她下意识的把身体往里面挪了挪,动作很小,争取不要惊动到他,可是不久,就感觉到有人拉了拉她身上的被子,把她暴露在外面吹冷风的胸口胳膊全部盖上,然后那人也转过身去,不再有任何动静。

     如果,不是之前他对她做的那些太过分,那她对他是芥蒂也不会这么深。

     可是,事情都已经发生,现在想要补救,却也弥补不了已经化成疤痕的伤口,那伤口触目惊心,已经不能治愈,也永远是她和胤禟的隔阂。

     喻静半睁着眼睛,然后又闭上,很快便坠入梦境。

     第二天,胤禟把她叫了起来,但是奇怪的是她却睡得很充足,心情也畅快了不少。很有精神的和苏凌坐在马车上往皇宫走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