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章节字数:2251  更新时间:10-08-09 15: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清晨。

    天空一片晴朗,白云朵朵,微微的阳光从云间射下,给人带来一丝暖意。

    早朝刚刚结束,大大小小无数的官员身着品级不一的朝服缓缓从朝殿富丽堂皇的大门走出,沿着白玉石阶一路而下,朱红色的宫墙,金色的琉璃瓦在他们身后退去。

    喻静请完安后,站在暗处,看了看已经远走的官员,一个转身,朝宫门走去。胤禟这会应该会去给宜妃请安吧,她不想再尴尬的和他一同回府,所以能避开就尽量避开。

    喻静一个人无聊的走在街上,她特意走了弯路,争取在府外多待些时间,转过弯来看见一块硕大的金子招牌,上面写的是“贵宝通”典当行。

    喻静这才顿时想起一件事情,走进去问:“你们掌柜的在不在?”伙计见来人衣着不差,又气势汹汹的样子,连忙说:“在,在。我给您叫去。”

    不久,掌柜的便一脸谄笑的来了,“不知姑娘找在下有何事?”

    喻静眯着眼睛说道:“掌柜的,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有一个和我长的很相像的书生模样的年轻人来你这儿当了一条很罕见的链子?”

    那掌柜听完,眯着眼睛,圆滑的说:“哦,这位姑娘,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在下记性不好,哪里还能记的住?”

    喻静勾起嘴角:“哦,这么说掌柜的是忘记了?可是当时你可是说,那是条罕见的链子,如此稀世罕见的东西你会记不住?”

    掌柜的见喻静语气颇有微怒,连忙说:“不知姑娘这么辛苦的想找回那条链子做什么用?”

    喻静挑了挑眉说:“这么说,掌柜的是记起来了?”

    掌柜的回过神来,只好点头,“经姑娘你这么一提点,倒是想起来了。”

    “当日我是迫不得已才当了那条链子,当时也是和掌柜的说好的,日后一定会来赎,如今我人来了,麻烦掌柜的归还。”

    掌柜的当然记得那条链子,当日十两银子当下来,窃喜了很久,不过他早就留了一手,也不怕喻静找上门来。

    所以这时掌柜一俯身,笑着说道:“只要姑娘把当票带来了,自然就可以赎回去了。”

    喻静愕然的看着他问:“什么当票?”

    掌柜嘴角带笑,耐心的解释说:“当票上面注明所当何物,何时所当,价钱多少等。只要姑娘把当票拿来,在下自然就会把当物物归原主还给姑娘。”

    喻静一听,气得浑身发抖,当日走得匆忙,忘记当时是在哪条街上所当,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无赖掌柜竟然不还,“掌柜的,你当时是故意的吧。”她眯起眼睛,冷声道。

    “故意什么?”掌柜的佯装一脸无辜。

    “当日你见我来得匆忙,便故意不给当票。”没想到来到清朝的那一次逃婚,就这样被人给骗了。

    “在下是见姑娘走得匆忙,来不及拿当票。”掌柜的一脸谦虚。

    “那掌柜的可是承认了,我没拿当票的事实?”喻静悠悠的说道,“如今补办便可。”

    “这……”他怎么就上了当了。

    “掌柜的,你替我保存那手链有两年,在下给你十两如何?”当时她可是以五两低价卖出,“如今我是九阿哥的嫡福晋,这银两定不会拖欠。”把她身份抬出来,这掌柜的应该就会乖乖交出来吧。

    “实……实不相瞒,那链子……早已……早已被人买……买走了。”掌柜闻言一抖,才吞吞吐吐的说道。

    “掌柜的,我记得当时可是万番嘱咐,这手链只当不卖啊。”喻静语气加重。

    “福晋,小民……小民当时……”掌柜的额头开始冒汗。

    “恩?”这是她从胤禟那里学来的华丽威胁声。

    “小民绝对没有说谎,链子已被刺史大人买走了。小民绝对没有说谎啊。”掌柜的满脸是汗。”

    喻静自顾自的恼怒了一通,对于早就不知道转到哪个达官贵人手里的链子也是丝毫没有办法,垂头丧气的走出“贵宝通”典当行的大门。刚无力的抬起头,就看见胤禟潇洒的站在阳光下面对着自己笑。喻静刚开始还觉得是朦胧里的一阵幻影,似真似幻时,耳边传来胤禟带笑的声音调侃说:“爷没有想到福晋骂起奸商来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啊!今天算是见识了。”

    喻静才猛然惊醒过来,惊疑不定的看着他。半晌才苦笑说:“这链子是额娘给我的最后一样信物。”这是一句半真半假的话。真正的董鄂喻静的额娘早就逝世,而那条链子是老妈在她去英国留学前送给她的,当时她试着逃过婚,半路才发现路费没带够,才毅然的把身上唯一值钱的那条链子当了出去。

    胤禟依旧是以前那个样子,看起来气质潇洒,风流高雅;依旧是深藏不露,心狠手辣。他微笑着说:“福晋难道不知道,这家贵宝通是爷开的么?”

    喻静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交了什么样的好运,仿佛一辈子的运气都要在今天用尽似的。胤禟居然告诉她,这家是他开的,那是不是意味着那条链子有失而复得的可能?暂且不管是不是真的,不管胤禟为什么突然对她的事那么上心,喻静连忙点头迫不及待的再次确认:“这家贵宝通是爷开的?”

    胤禟笑了,似乎带一点懒洋洋的口气说:“为夫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欺骗一个当众破口大骂的女流之辈的事情,亦不屑为之。”喻静没有丝毫羞愧的感觉,她不认为以身份威胁掌柜有什么不对。她心头的火到现在还没有消,实在只能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爷的意思是?”好吧,她想从胤禟口中确切的听到她想要的希望。

    “去年,爷过生,十四倒是送了条别致的链子给爷,不知是不是福晋要找的那一条。”胤禟嘴角的笑意更深几分,五指轻轻搭在宝蓝色的衣摆上,更为苍白和纤细。

    “那我们这就回府?”喻静高兴的说道。

    “不急,爷看着今儿天气不错,时候尚早,不如福晋与为夫在街上逛上一逛吧。”

    喻静无奈,只好点头。

    她本意要错开与胤禟回府的时间,没想到最后还是碰上了,孽缘啊孽缘。

    这次逛街倒没有喻静想象中的那么尴尬,胤禟时不时的跟她说话,很是随和,喻静也就渐渐的放松了警惕。而且胤禟真的很体贴,总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喻静,更令喻静惊讶的是,只需要她的一个眼神,胤禟立马知道什么是她想要的,难怪他虽然风流多金,但还是有很多女子飞蛾扑火,陷在他的温柔乡里爬不出来,风流果然也是要有资本的啊。喻静感叹。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