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章节字数:2595  更新时间:10-08-09 15: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胤禟办事回府的前一天,苏凌神色怪异的来找她了。

    “你猜,我今天去茶馆喝茶时遇到谁了?”苏凌心事重重。

    “谁?”喻静赶紧询问,这不是脑筋急转弯,她能想到谁。

    “上次在茶馆里,拖拖拉拉还荷包的女子。”苏凌倒也不为难她,直接把答案公布。

    “女扮男装的那个?”喻静确认。

    “对。”苏凌咬牙,“我就奇怪,最近胤禩怎么老是在外头吃饭,原来是遇到她了。”

    “苏凌,你这是在吃醋?”喻静有些担心的看向苏凌。

    苏凌闻言红着双眼睛,低下头,“我好像真的陷进去了。”

    “那那名女子对八阿哥的态度呢?”

    “不清楚。”苏凌摇头,神色有些落寞。

    “明天我陪你去坎坷吧。”

    “恩。”留了苏凌在府里吃饭,之后喻静便休息了。

    第二天,她和苏凌去宫里请安回来,本打算去茶馆里蹲监,还未走进,苏凌眼睛尖的看到了春望楼二楼靠窗位置里坐着的人,“是表哥、胤禩还有那名女子。”苏凌拉着她,迅速躲了起来。

    “我们去楼上坐,顺便听听他们在谈论些什么。”喻静建议。

    “好。”苏凌立马同意。

    用眼神示意小二哥不要多嘴,她和苏凌挑了旁边的包厢,伸长耳朵,仔细辨认亭中的声音。

    “八阿哥,小女子出来多时,该是回去的时候了,以后有空了,再继续聊吧。”那名女子声音急切的向八阿哥请求。

    “云娉急着有事,便先走吧。”八阿哥声音里有些不舍,还有些无奈。

    喻静撇了撇嘴,随后便听见那名女子急匆匆的离开的脚步。今天一无所获,明天还得继续啊。

    她回府后,看到胤禟坐在她的屋里,悠闲的喝茶。

    “回来了?”刚一脚踏进门槛,胤禟便出声问道。

    “爷可是有事?”喻静走进去,柔声问道。

    “这是从外面带回来的一些东西,你把喜欢的都挑出来,剩下的再分给各院吧。”

    喻静走进,第一眼瞧中了一套文房四宝,那书砚,颜色墨深,看得出来是有些历史的,而毛笔更是精巧,喻静从里面挑出来,有些爱不释手。

    胤禟在她身旁轻笑,“这本就是为你买的,没想到也甚合你意,为夫开心得紧。”

    喻静斜眼看了看胤禟,顺势和他贫嘴道,“额娘前段时间还来府里了,让你稳重点。不过这文房四宝真的很好,倒是有劳爷费心了。”

    “福晋练字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进步得怎么样了?”胤禟心情大好的问道。

    “哪天爷有空了,妾身写几个字让爷瞧瞧,顺便指点指点?”喻静放松神经和胤禟调侃道。

    “今晚可好?写完字了,咱们再休息?”

    “额娘可是说了,妾身虽然身为嫡福晋,但也不能总霸占爷,爷好久没去郎氏的屋了,郎妹妹可是思念得紧。”

    “今儿可是初一。”胤禟点到为止。

    “妾身这就吩咐下去,做好准备。”喻静也不再废话,使了眼色,让秋霜立夏准备去了。

    “刚回府,还没吃饭吧。”胤禟继续温柔的询问。

    “唔。”喻静闻言,摸了摸肚子,诚实的点点头。

    “刚好爷也没吃。”转过头去吩咐了何玉柱准备晚膳。

    “福晋可还记得几天前贵宝通典当行的事?”

    “恩。”

    “福晋找得可是这条链子?”胤禟把负在身后的手伸出来,他含笑轻声说着,低沉沙哑的声音温柔得让人听得骨头就快酥了。

    喻静看着胤禟犹如慵懒的野兽,徐徐贴近她的耳侧,不动声色地悄悄示意她:“为夫为福晋找回了这珍贵的链子,福晋想好了要如何回报为夫?”

    “这链子不是十四送给你的么?”喻静用奇怪的眼神看向胤禟,她可不是那么容易就会上当的。

    “那这条链子送给了为夫的,为夫也是喜欢得紧,如今为夫忍痛割爱给福晋,福晋如何也是要表示表示吧。”

    “这本来就是我的链子,你不能横刀夺爱。”喻静急了。

    “为夫要求也不高,只是希望福晋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譬如……”胤禟凑到喻静耳边低语。

    何玉柱就在这时如救星般降临了,胤禟阴着张脸,坐回位置上,喻静则是松了口气,和善的对何玉柱笑,何玉柱只觉一股冷气凉飕飕的爬上他的脊梁,摆好饭菜后,他便迅速离开。

    而屋里,静悄悄的,只剩下胤禟和喻静两个人。随后侍奉的丫鬟们整齐的站在了他们身旁。

    菜还没上齐,只是闻到气味时,喻静就顿时觉得饥肠辘辘,竟然很难得地有了食欲。她仔细看了看那些菜,有清淡的鲜蘑翡翠菜心和菟丝银耳羹,也有鲜香的金蟾玉鲍和虾籽冬笋煲,其他还有什么凤尾鱼翅、香菜粉皮鹅掌、绣球乾贝之类,也皆是色香味俱全,只是看着就已经令人忍不住胃口大开了。

    她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胤禟,见胤禟垂着眼,脸色温和地率先夹起一根碧绿的翡翠芹菜。这时,她方才敢拿起筷子,往那鲜味扑鼻的烤鸡肉戳去。

    她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刚才胤禟还未说完的话,一边将筷子戳向烤全鸡,谁知,即将捕获目标之时,冷不防却突然杀出个程咬金,一手就按下了她拿筷子的那只爪子。

    喻静抬头一看,发现那只讨厌的手是坐在她对面那位胤禟大妖孽的。

    她肚子饿得咕咕叫,正本能地想开口发作,却见胤禟故意以饱含深情的模样地看了她一眼,接着,他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夹了一大片鸡肉,亲昵地凑到她的嘴边。

    “福晋,你应该多吃点,瞧你瘦得——”他笑得十足像一只奸诈狡猾却也魅惑迷人的狐狸,刻意压低的嗓音带着诱人的磁性,旁若无人叫得亲亲热热。见她猝不及防地错愕当场,他更是笑得迷人:“那一日我抱你回来时,可真觉得你比羽毛更轻。”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却足以让整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那个咬得极重的“抱”字。

    那一刻,喻静本能地瞪了胤禟一眼,只见胤禟那双狭长的丹凤眼笑意更深了。

    他抱她?不就是提议要和她琴箫合奏的那个晚上么?

    喻静闻言,抽搐着唇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婉拒胤禟的“好意”:“多谢爷关心,妾身自己来就行了。”

    “怎么,爷夹的这菜不合你的胃口么?”胤禟那执着筷子的手纹丝不动,一点也没有要缩回去的意思。甚而至于,他越靠越近,低沉的男性嗓音,就靠在她耳边低语,伴随着热烫的呼吸,往她的耳朵颈间灌来。

    就在此时,珠帘外突然传来了喧哗声,喻静反应够快,灵机一动,指着外头问:“外头出了什么事?”

    话刚说完,就听见李氏娇滴滴的声音,“爷。”

    喻静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歪着头观察起胤禟来。

    只见胤禟脸色瞬间黯沉如锅底一般,眼波深处划过一道暗青的阴影。

    他站起了身,把李氏拉出了屋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甜言蜜语,李氏乖乖的走了。

    胤禟又回来了,那狭长的鹰眸微微眯着,显得深不见底。他慢慢踱至她的面前,突然将那魅惑人心的俊容凑到她的脸前,一副幸灾乐祸的口气,“吃完饭了,福晋可是要写字给为夫检查检查的。”

    喻静点点头。

    吃完饭后,信守承诺的写了一首诗给胤禟检查,胤禟看了看喻静的字,指出了其中的不足,随后他从书桌里抽出几张纸,把笔递给喻静,示意喻静把写得差的字,多练几遍。

    喻静没有埋怨,照着做了。

    晚寝,胤禟躺在喻静的旁边,看不清楚表情,他问道:“福晋可认识瓜尔佳云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