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尸音绕梁 第三、四章

章节字数:2501  更新时间:10-05-22 2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三)

    “刘法官,喝杯水。”李子把杯子递给刘绿,同情地看着她,“如果你觉得情绪平静了,我们再开始做笔录没关系。”

    刘绿将水杯放在桌上,双手紧紧交握着说:“不要紧,我没事。现在就开始吧。”

    “你的姓名,性别,年龄,职业?”看到刘绿严肃的表情,李子也正色起来。

    “刘绿,女,26岁,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庭法官。”

    “请你把今晚发现死者的经过详细地谈一下,尽量不要遗漏细节。”

    “今天晚上8点,我和朋友到黄金大剧院观看音乐剧,因为出演女主角的演员朱礼媛是我朋友的妻子,所以11点钟,演出结束后,我带着一束玫瑰花去后台化妆间,想对朱礼媛表示祝贺。散场的时候观众很多,我大概是11点过10分左右来到了朱礼媛的化妆间,因为是女化妆间,所以我朋友在门外等候……”

    这样的时候,回忆是痛苦的。刘绿努力冷静地思考,搜寻着记忆的每一个角落,尽量不放过任何一个自己记得的细节。笔录做完已经过了午夜。

    寇德面无表情从另外一个笔录室出来,给他做笔录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警察,女孩的脸上泛着明显的红晕。直到寇德和刘绿走出大门口,她还愣愣地望着他高大的背影。

    “冷吗?”轻轻抚了抚刘绿的胳膊,寇德轻声问。

    “不,这样不错。”午夜的凉风吹醒了混沌的大脑,也吹去了神经紧绷带来的高温,刘绿信步走着,黑色的长发在夜风中猎猎飘舞。

    她并不害怕看见死人,但她害怕看见死人带来的悲伤。现在丰侨平一定收到消息了,她不能想象那个儒雅的男人会怎样面对失去妻子的痛苦。想到这里,刘绿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嘘——”寇德停下脚步,握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不要悲伤。她的亲人总要接受这个现实。人人都会有死亡的一天,对于那些痛苦活着的人来说,死亡说不定是更好的世界。”

    说出这句话的寇德,脸上没有平日的戏谑。路灯下他美丽的面孔,此刻看起来线条刚毅,平时雌雄莫辨的气质已悄悄隐入他冷静的表情后。

    刘绿看着他深邃的眼睛,苦笑着说:“听起来你好像笃定朱礼媛活得很痛苦。”

    “NONO,我不关心除了Green外任何一个女人的感受,我只在意可爱的Green是否痛苦!”夸张的温柔语调再次降临耳边,刘绿毫不意外地看着寇德上扬的嘴角,一张脸笑得极其邪恶。轻轻推开他双手的桎梏,她无奈地微笑着往前走去。

    --------------------------------------------------------

    (四)

    第二天一早,刘绿没有去办公室,她直接坐计程车来到丰侨平位于近郊的房子。丰侨平是市检察院的检察官,平时业绩突出,级别也高,薪水比一般的公务员要高一些,加上他妻子朱礼媛是正当红的“赞歌”台柱之一,夫妻俩的收入在市郊买一栋两层的小楼房绰绰有余。

    小楼离国道不远,依山傍水,环境很是清幽。此刻路边正停着两台警车,楼房前站着一个警察。

    刘绿边从国道旁的小岔路口往里走,边给杨宏打电话,得知他正在丰侨平家,开了个后门进去见见丰侨平,条件是呆在允许的区域内,不能碰触任何东西。

    顺利通过了站岗的警察,刘绿小心翼翼穿过玄关,愣在玄关后的茶室门口。

    ——丰检?!

    她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看着呆坐在椅子上那个满脸胡渣,头发干枯的男人,男人抬头看看她,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睛,他微微扯出一个苦笑,发出沙哑低沉的声音:“你来了。”

    他保持着呆滞的姿势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让座。刘绿看着往日风度翩翩的绅士变得如此颓废不堪,整个心像被揪起来一样难受。

    “丰检。”话在喉咙里卡了几秒后,刘绿放低声音,温和地说,“你太太的演出很完美,我想她一定很开心。”

    丰侨平愣了一下,抬眼看着刘绿,沙哑地说:“演出之前她跟我说,她的名字跟朱丽叶的名字如此相像,这是缘分,命中注定她要演朱丽叶。为了演好朱丽叶,她辛苦地排练,对着镜子练习……”男人的话硬生生地停下,喉结不停滚动。

    刘绿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丰检,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

    “是的。我同意小绿的观点。”一个声音加入了谈话,刘绿回头看见一身笔挺警服的杨宏。杨宏对她点点头示意,举着手中的透明证物袋对丰侨平说:“丰检,这是你太太的手机吧?在你们床头柜找到的。为了进一步摸清你太太的人际关系和通讯网络,我们要调取这部手机回去调查。冰冰。”

    在冰冰递上的文件签上名,丰侨平疲惫地捂住了脸,良久才抬起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会振作的。”

    杨宏把塑料袋递给一边的警员,递给丰侨平一根烟,“小绿,我们要收队了,你搭我们车回市里吧,这边难有计程车。”刘绿点头。

    “杨子,我总觉得对不起丰检。要是我不进去,就不会发现朱礼媛的尸体了。唉。”刘绿神情有点沮丧,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杨宏握着方向盘,瞪了她一眼:“你说什么疯话呢,理智去哪啦?我可告诉你啊,丰检昨天晚上的行程没有人能够证明,严格来说他也是嫌疑人,这案子以后说不准就在你手里办,你可避着点。”

    听了这话,心里本来就难受的刘绿炸毛了:“哎你有病吧?有时间多找线索去,别拿自己人开涮。”

    杨宏冷着脸,沉声说:“刘绿同志,我这就是在找线索。朱礼媛死的时候,没有卸妆,穿着贴身吊带裙,她是被人瞬间扭断脖子死亡的,她脸上的笑容就是死前的表情。你,好好想想。”

    刑警职业化的语气让刘绿冷静下来,杨宏英俊的侧脸,此刻写满了严肃和认真,她不由得开始思考他的话。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公众人物,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会穿着贴身衣物见人呢,演出得到了观众认可,她会在第一时间对谁露出那么甜蜜的笑容呢?——如果丰侨平没有不在现场的证明,警察将他列入嫌疑人的范围,当然是正确的。想到这里,刘绿的眉毛紧紧锁起来。

    “他怎么说?”刘绿平静的问。

    “他说大约11点过5分他陪同朱礼媛回到后台后,朱礼媛要他返回前台去取她遗落的耳环。他找到耳环再次回到化妆间时已经是11点20,当时你已经发现尸体,并且回了局里录口供。”

    “朱礼媛的助手呢?还有别的演员。”

    “别的演员都在另外一个化妆间,那个化妆间是朱礼媛专用的。助手说当时看到丰侨平在,为了不打扰他们两夫妻,也跟着到另外那个化妆间去了。”

    “他去找耳环难道没有人看到吗?”

    “当时人太多,大家都说没有注意。不过,就算是去找了耳环,也可以在找耳环之前行凶,这你是知道的。”杨宏看了刘绿一眼。

    刘绿不再说话,陷入了沉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