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是身如幻,从颠倒起  第7章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章节字数:2175  更新时间:10-05-29 2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家过了几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就越发地不想回去,虽然明知逃不掉,但还是想着能避一时算一时,所以当胤祥提出要回府的时候,我便央着他再让我在家里多住几日。

    “不是说好出了月子就回家的吗?”胤祥哭笑不得地跟不讲理的我讲道理,“住在这儿,岳父大人又要照顾咱们,又要照顾晞儿,再说,过几日就是八月十五了,万寿节那会儿你身子不便免了那些虚礼,这次总要进宫去给皇阿玛、德妃娘娘请个安不是?”

    我跨坐在他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摇头耍赖。

    “你要住到几时?就不会想我吗?”胤祥使出杀手锏。

    “想,但是也害怕……胤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我实话实说。

    他实在拿我没办法,只好答应再缓些时日,中秋节那天再来接我。于是,当晚一家人给晞儿过了满月,胤祥便带着路顺儿先回去了。我坐在廊子上看着月亮的圆脸儿,许久找不到睡意。

    八月中旬早晚的风丝夹了些寒意,晌午的太阳仍像是能把人烤化了似的,我的体质一向偏寒,生了晞儿之后更是怕冷得紧,吃过午饭,我提议去园子里转转,却见琉璃摸着娇嫩的面皮儿一脸的为难,小玉借口和张嬷一起哄小格格睡觉溜之大吉,翠柳突然想起来鸡汤喝完了得赶紧再熬一锅遁去厨房。这些丫头真是不厚道,自从看到我吃得多睡得香之后就不再像对待大熊猫一样不离左右了,没法子,只好自己去遛弯儿消食儿。

    我的闺房建于一处水榭之上,一道曲廊盘旋着通向花园,园中一方清池,盛夏时节莲叶接天碧,荷花映日红,此时虽已凋败,然而风露残荷,也别有一番韵味。池边绿柳低垂,叶子探进水中,撩拨着柔美的倒影,蝉儿振翼,为这宁谧的景致平添几分意趣。逛累了,我便找了个庇荫的亭子,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荒腔走板地哼着黄梅小调:“我也曾赴过琼林宴,我也曾打马御街前,人人夸我潘安貌,谁知纱帽罩啊罩婵娟……”

    “你还是一贯的好兴致,看来这些年过得不错。”一个略带沙哑却极富磁性的声音传来,仿佛一把钥匙,开启了属于这个身体真正主人的那部分记忆。

    这个声音,依稀遥远,而这道身影分明就在眼前——清泓般澄净的眼眸,揉碎了斑驳其中的阳光,化作水漾的温柔,鼻梁线条如刀刻,端悬于薄唇之上,嘴角上扬,右侧笑窝若隐若现,似能将人溺醉一般。宝蓝色长袍衬得面色白皙无暇,更显身形颀长挺拔,哑黄色腰带上佩象骨腰刀一柄、玉环一枚、月绫荷包上绣着一个满字……这些日子我偷学了些满文,常见的字词认得差不多,如果之前只是隐约知道他是谁,那么在看到这个字之后,我再认不出他来,就是装糊涂了。

    站起来福身行礼,一切做得不慌不忙,“臣妾给五贝勒请安,五哥吉祥。”心想着这位爷怎么能熟门熟路地摸到我家后院儿扰了我的清静。

    “嗯。”他淡淡地应了一声,接着解答我的疑问:“我是来找阿哈占大人下棋的,不巧大人不在,我就径自来这园子转转,未曾想竟遇见你,楚兰,你,还好吗?”

    “挺好的,呵呵。”我干笑了两声,就算旧时相识,可现在我是他弟弟的媳妇儿,他这样直呼名字也于礼违和,如是想着,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在方圆不足三平米的凉亭中跟他拉开最大的距离,又福了福,“臣妾不打扰五哥雅兴了,先行告退。”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从我身边逃开?”胤祺的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地传到我的耳朵里,像藤蔓一样迅速牵绊住我的脚步,“四年前就是这样,我的话还没说完,一转身,你已经不见人影了,那日之后我再没见过你……”他边说边转过身来,垂睫掩去一抹神伤,“还好这次你没走。”

    平心而论,胤祺真是生得一副好样貌,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应该是随了他额娘,柔柔的目光让人难不心生疼惜,不知道小楚兰当时为什么会拒绝这样绝色的人儿,但我清清楚楚地知道我是为谁而来,所以对美色欣赏归欣赏,该保持的理智还是要保持的,既然没有什么升值前景,不如放归市场,让那些单身女青年疯抢去吧。掂量来掂量去,找了句我认为伤不着他又能简单明了地表明态度的话回他:“四年前我已经做了选择,时间证明这个选择没有错。”

    他依然微笑,却不复之前的奕奕神采,显得有些落寞,伸手自怀中拿出一枚小巧的玉牌递给我,“不是特意准备的,权当我对侄女儿的一点儿心意。”

    晞儿出生之后,她的皇上爷爷、德妃奶奶、十二位伯伯并五位叔叔都排队送了贺礼,从金银玉器到绫罗绸缎应有尽有,我都让翠柳锁在晞儿住的屋子套间的一个储物室里,准备留着将来给她置到嫁妆里。今日的情形下,我本不该再收胤祺的东西,可这礼物是给孩子的,不收倒好像我真的介意什么似的,于是双手接过,替晞儿谢过她五伯伯。闺女对不起,娘又借你的名儿拜了回金。

    见我收下玉牌,胤祺的神色缓和了些许,还是目光柔柔地看着我。我只觉得这亭子越发闷热起来,便借口晞儿醒了要找我跟他告辞。他没说什么,点点头,将目光移向别处。

    说不清心里空落落的那块到底缺失了什么,似乎我正一点点把自己与外界剥离,同时剥离的还有我的意识和行为。

    业力不济,倾生追寻,也不得见。彻悟需要多久?莲打苞、盛放、凋零、入土,始终陪伴在佛前,从往生至永生。原来一朵花开的时间,就是一生。

    一路不着边际地想着,慢慢踱回水榭,屋子里静悄悄的,只听得见微微的呼吸声,我在榻边坐下,摊开手,汗湿的掌心躺着那枚温润的羊脂白玉,以阳法雕出一只回首衔草的羔羊,右下角阴法刻着一个篆体“晞”字。我苦笑,打开首饰盒的夹层,将这“不是特意准备”的玉牌放在那对红宝石耳坠儿旁边。

    翠柳端着冰镇的西瓜进来,轻声问:“主子,您笑什么呢?”

    我随手将盖子合上,笑答:“癸未年的夏天过去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