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是身如幻,从颠倒起  番外 曾记青梅如烟霞(上)

章节字数:2701  更新时间:10-06-01 17: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格楞楞楞”地从东直门冲出来,小马的臀部又被削尖的箭头狠狠地扎了下,一吃痛,玩命似的朝郊区的方向撒蹄奔去。跑出七八里地,未见侍卫追来,车里的女孩儿才抚着胸口娇声嗔道:“可吓死我了!这么冒冒失失地出来,阿玛知道了,非撕了我的皮不可!”

    歪在另一角的男孩儿懒洋洋地摆弄着手中的竹箭,不屑地瞥了女孩儿一眼,说:“害怕可以不来啊,谁也没逼着你来。”

    “你!”女孩儿被将得杏核大眼一瞪,旋即又笑开,俏皮地说:“我偏要跟着来!打猎摸鱼多好玩啊,我才不要在宫里和娘娘们一起听戏呢。哎?你是怎么知道这半晌东直门儿没侍卫把着的?这个门儿可是……”说到这,突然想起再说下去就是犯忌讳的话了,忙住了口,冲着车外喊:“禛哥哥,还有多远才到啊?”

    驾车的少年穿着布库房谙达的短衣、长裤,眉目清隽,肩膀宽阔结实,握在缰绳上的手骨节分明,左手拇指上价格不菲的翠玉扳指与他朴素的衣着很不相称,却和他卓然的气质相映成辉。少年轻笑,朗声回道:“还早呢,你要是累了,就先眯会儿,到了再叫你。”

    “嗯!”女孩儿应了一声,未几,便听车里的男孩儿大叫着:“你起来!要睡觉一边睡去,别躺在我腿上!”女孩儿也不示弱,喊声更高:“别的地方不如你的腿软乎嘛!这么小气干什么,让我枕一下腿会折吗?”男孩儿气结,“你怎么这么霸道啊!你枕在我腿上我很不舒服知不知道?麻利儿起来,不然我……”

    “胤祥,就让浅如靠一会儿吧,你可是哥哥。”驾车的少年适时制止了车内的争吵,笑容温和,声音带着十八九岁男孩子特有的微微沙哑,便如这三月的春风,熏人欲醉。

    浅如有了人撑腰,便有恃无恐起来,嬉笑着压在胤祥身上,假装熟睡,甚至打起呼噜来。胤祥愤愤不平,却十分听四哥的话,再没去推浅如,只是嘴上还不肯认输:“她哪里拿我当哥哥了?四哥,你就是偏袒她,当心把她惯纵得越发蛮横,将来找不着婆家。”话音未落,胳膊就遭粉指一掐,疼得“咝”地抽了一口气,浅如没睁眼,拧了胤祥一把,偷偷咬唇忍住笑。

    少年没再言语,脸上笑意愈发浓郁,不动声色地放松了缰绳,让马儿尽量跑得平稳些。

    他是他的四哥啊,怎能不晓得他的心思?依着胤祥的性子,若不是喜欢,怎能如此任浅如骑在头上?若不是喜欢,又缘何每次听说浅如进宫,下学之后便跟着他回永和宫来?浅如比胤祥还小两岁,从来都是叫他禛哥哥,却从未唤过胤祥一声“哥哥”,他知道,这不是浅如不懂规矩,马尔汉调教的女儿,皇父和母妃都喜爱得紧,怎会是不懂事的女孩儿?而是因为,她对胤祥有着不同的看待,他是她的一个梦,梦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胤祥乃是有福之人。少年在心里默默叹道。这个弟弟,不似同母的十四弟那般让他不安,间或小感厌恶,却是莫名地让他想去疼爱和保护。浅如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她的父亲也有着让人不可小觑的势力,或许日后更甚,他不是没有动过念头,可是……她是十三弟喜欢的人,十三弟喜欢的,便是他要维护、要成全的,既已让出那许多,便没必要为了一个女子与十三弟作梗。抢来一个福晋,远不如拢住一个心腹重要,他太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也太清楚“舍得”二字如何写就。

    胤禛,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少年吁了口气,把凌乱的思绪理顺。回过神的时候手上不经意地紧了一下,马儿突然嘶鸣了一声,几乎是同时,他猛地勒紧右边的缰绳,强迫马儿往右打弯,心里大叫“不好”,想大喊一声提醒前面的人躲开,却已经来不及,电光火石间,只听得两个女孩儿的尖叫相叠而起,伴随马儿冲天一吼,车轮戛然而止。胤禛纵身从车辕上跳下来,三步并两步跑到被撞倒在地的女孩儿跟前,也不敢轻易碰她,见她还有知觉,便赶紧询问:“姑娘,试着动一动,看有没有伤着骨头?”

    那女孩儿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小脸煞白,豆大的汗珠瞬间从额角鬓边渗出来,闭目锁眉,血色尽失的嘴唇一下下地抽搐着,看上去像是痛得厉害,听见胤禛的话,强忍着痛极其费力地伸了伸腿,又试着抬了抬胳膊,细米白牙将下唇碾得几近透明,她轻轻摇摇头,汗珠儿涔涔滚落。

    见她手脚都能活动,仍是紧紧捂住肚子,胤禛那因为见她骨头没事而稍稍松下的心蓦地又揪了起来,痛楚至此,该不会是被马蹄踢坏了内脏吧?思忖间,已将女孩儿抱起,跑回车上,将她交给车里还不明状况的两个小人儿。“十三弟,你抱紧她,我要快驾送她去医馆!”胤祥旋即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用力地点点头。“浅如,别愣着了,用帕子给她擦擦汗!”说完便闪身出去,“嗬——”马车应声飞也似的向城内奔去。浅如一个没留神,后脑勺磕在车壁上,这才反应过来,方才禛哥哥对她说话的语气是她从来不曾听过的,那样冰冷,隐隐地透着些让她陌生的东西,那是什么?不知为何,她觉得那是害怕,是她没有完成课业又恰好被阿玛抽查时的感受,是失手打了德妃娘娘宫里物件时的感受,是……是胤祥莫名其妙不理她时的感受……可是,她从未见过这种情绪出现在禛哥哥脸上,即便是前年他们也像这样偷偷溜出来玩,碰上没猫冬的熊瞎子的时候,禛哥哥的脸上也未现一丝恐惧和慌乱。她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是她看得出来,禛哥哥和胤祥不一样,胤祥高兴的时候捉蛐蛐儿、用柳条编帽子,想着法儿的逗她开心,不高兴的时候她再哭再撒娇都不会看她一眼,但是禛哥哥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副泰山崩于前亦面色不改的模样,对她总如兄长般呵护备至,绝无冷眼相向之时,可今日……浅如低头看向胤祥怀里的女孩子,和她相仿的年纪,身量也相似,只是看起来骨骼纤弱些,柳眉樱口,此时闭着眼睛,卷翘的睫毛如被露水打湿的蝶翼,泠然轻舞,她若睁开眼睛,又会是怎样的神采?

    浅如第一次在同龄的女孩儿面前感到小小的自卑,她想,一定就是这个姑娘,让禛哥哥如此失态!想到这里,不觉有些生气,尤其见到胤祥表情严肃地抱着她,不时用袖子替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嘭”的一脚踢翻箭筒,无奈马车摇晃得厉害,胤祥回头瞅了她一眼,只当那箭筒子是自己倒的,便没在意,浅如正想再弄出点动静引起胤祥的注意,疾驰的马车突然停下,胤禛撩开帘子抻头进来,“浅如,拐过前面那个石墩子就是咱们出来的门了,你先回去,侍卫问起来,你就说在门外等你阿玛的时候逛着逛着就走到那儿去了,想来他们也不会为难你,如果……”

    “如果皇阿玛或者德妃娘娘问起,你就说压根没跟我俩在一起,剩下的谎我和四哥回去再圆。”胤祥接下话来,朝浅如眨了眨眼,“你太笨了,太复杂的话怕你记不住。”

    先是被独自撂下,后是被调侃,本来委屈得鼻子眼睛都是涩的,可看到胤祥的笑脸,就快关不住的眼泪硬是退了回去,浅如乖顺地点点头,“你们也要早点儿回来。”说完,一步一回头地往东直门蹭过去。

    胤禛看着走得极不情愿的浅如,又看了看正从车窗向后探望的胤祥,忽然会心一笑,跃上车,一扥缰绳,分毫不敢耽搁地往城里最大的仁圣医馆驶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