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是身如幻,从颠倒起  第14章 春风又绿江南岸(上)

章节字数:3262  更新时间:10-06-07 17: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兰儿,怎么这会子就下地了?十三弟,不是我说你,兰儿没轻没重的,你可不能由着她性子来,哪有没出月子就出来呛冷风的?”月芙快人快语,说得胤祥一愣,我倒是习惯了,也很喜欢她这种个性,难得做了这么久皇家媳妇,还能保有这份坦率和直爽。

    “是我自个儿要看孩子的,不怪他。”我笑着走到她跟前,伸手要把弘昌接过来。

    “知道你们感情好,我才说一句你就护着他!”月芙笑嗔,下巴一挑,“你先坐好,我把昌儿放悠车里给你瞧,看你,脸都没个血色儿了。”

    四福晋颔首道:“月芙这话儿说着了,弟妹这回可得好好将养些时日,额娘赏的老参我给你带过来了,一定别忘了吃。”

    我才坐下,忙又站起来福了福,“劳烦额娘和四嫂记挂了,我这身子有些虚,别的不碍的,劳四嫂代我谢过额娘。”

    “嗯,这些话我会跟额娘回的,只是你得快些好起来,自个儿进宫去谢赏,额娘才能真正放下心来呢。”话说到这里本就圆满了,可她话锋一转,又说:“所以啊,你只管把身子养好,把晞儿和弘昌照顾好就行了,这府里的大小琐事撒手给浅如去管吧,也省得你操这份心。”

    我摇悠车的手一顿,这算不算一语点醒梦中人?真是应了浅如那句话:鱼没捞着,倒沾了一身腥。抬头看看月芙,她背对着四福晋,已是一脸的厌烦之色,我浅笑着对她摇摇头,又转向旁边——好家伙,胤祥仍是一副温文有礼的表情,眼底的寒意却让我打了个哆嗦,难为他拳头攥得青筋暴起,还没法插手这女人间的琐碎。真想仰天大笑出门去,反正这个时代还没有精神病院,就算有,进去了正好给大夫和病友们讲讲我的穿越奇遇,说不定也能把大夫逼疯了,然后来个飞跃疯人院什么的。

    甭管心里怎么不乐意,脸上还得挤出尽量真诚的笑容,“四嫂见笑了,府里的事儿我一向管不来,都是福晋操持着,我不过偶尔兴起给身边儿的人瞎张罗瞎打算罢了,也未必就想的周全,难保不给我们爷和福晋添麻烦,好在他们都大人大量,不跟我计较这些,说来这可真是我的福分。”

    听完这话,四福晋也随着笑了两声,听起来有些勉强,不过,这正合了我的意,我最不擅话里有话地跟这些女人斗心思,还怕说得不到火候人家听不懂,但是显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四福晋是这个领域的“老姜”,我怀疑自己的本事也不该怀疑她的功力。想起方才没进门时听见月芙说的那句话,往日情分……过去那点事儿就像已经登上报的明星绯闻,除了保持沉默,其他一切动作都是欲盖弥彰。

    再多的疙瘩也是在心里结的,表面还是一团和气地说说笑笑,不大一会儿,浅如和凝雪也过来了,一番嘘寒问暖之后,李管家来报,说午膳备得了,请各位主子去用膳,后脚路顺儿又来说三爷和四爷来了,胤祥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点点头,他便辞了这边,先去前头应酬了。我心道这是奇了,昨儿弘昌洗三也不见这些舒伯婶娘来凑喜,怎么今儿倒一股脑儿地跑过来了?正纳闷儿着,弘昌突然吭唧了两声,接着蹬着腿儿哭了起来,我扒开襁褓一看,小家伙果然尿了,我窃喜,宝贝儿尿得真是时候!如此一来,我就有借口暂不陪席了,待会儿再推脱身子不爽,就能彻底躲过这顿饭。我说过我是鸵鸟,现在看来更像是故事里的土拨鼠,秋天不为冬天储粮,得过且过。

    康熙四十六年正月,皇帝下旨,命大贝勒、太子、十三、十五及十六皇子随扈南巡。从接到旨意之后,我就开始坐卧不安,临走前一天,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烦躁,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和日常用品,安顿好两个孩子,等晚上胤祥回来,就死乞白赖地求他带我一起走。胤祥自然是欢喜的,这么多年我也没跟他出过一次门,这回居然主动请缨,他问都没问就一口应下。看着他开心的模样,眉宇间英气勃勃,多年未曾驿动的心又是一阵狂跳,连忙转身去铺床,掩饰滚烫的脸。

    出发当天是个大晴天,微风,地上的积雪将阳光反射得异常耀眼,明黄色的大旗飒飒飞扬,我和另外几位随行的妃嫔、福晋、夫人一样跪在各自的马车旁候驾,悄悄抬眼,远远地看见精神矍铄的康熙皇帝,穿着一身棕色长袍、哑金色短褂,看不清秀的什么图纹,老爷子兴致很好,跟几个阿哥一路说笑着走来,竟没坐车,直接翻身上了马。我暗暗啧叹:五十好几的人了,身材保持得这么好,身手还这么敏捷!如果不是生养这么多儿子透支了体力和心力,估计得是个长寿的老头儿。

    三声清道长鞭策得山响,众皇子、贴身侍卫上马扥僵,女眷纷纷上车,来送行的大臣们整齐地跪下,又整齐地高呼万岁,“跸——”李德全扬声一喝,南巡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没记错的话,这是清圣祖最后一次南巡,此后,这位一辈子戎马天下的千古一帝,在勤勉治国的同时,更要疲于应付他那些出色的儿子之间的斗争和较量,如此,耗尽他余下的十五年的生命。

    十五年……离尘埃落定还有十五年,可是恐惧却已一步步向我逼近。我一直自恃于那些“先知”,平静地对待身边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沉浸在胤祥给我的甜蜜和幸福之中,无为,亦无怖。然而接下来的十五年里,将有十年属于胤祥的空白,这段空白充斥着各种猜测和推断,却无一坐实,甚至没有人舍得浪费一点笔墨来记录关于失宠皇子的只言片语!

    一夕城倾,繁华散尽。

    在现代,我是个坐飞机晕蓝天、坐汽车晕马路、坐船晕大海的人,到了古代,这个体质倒是一点儿也没变,皇家马车已经算是最快捷、最稳当的交通工具了,可是坐到第二天,我还是有种五脏六腑错位的感觉。

    小玉倒了碗参汤递给我,“主子,您就是身子太虚了,喝点热的许能好些。”

    我眼睛都没睁,摇摇头,继续躺着,强迫自己想点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我不在家,不知道晞儿肯不肯按时吃饭睡觉?翠柳和金嬷嬷应该不会由着她性子来……临走时叮嘱乔姑看着昌儿不能让他吮手指,不知道她一个人能不能顾得过来……东一件西一件地想着,不知不觉回想起那一天,晚饭自然是躲过去了,四福晋和浅如说了些什么我不得而知,月芙倒是寻了个空儿又来找我,皱着眉头看了我好半天,然后说了一句:“楚兰,苦了你了。”

    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或是看到了什么,可能我的处境在外人看来是有点凄凉,但鞋子穿在自己脚上,舒不舒服只有我清楚。我拍了拍她的手,说:“姐姐,我过得挺好的,真的。胤祥不争什么,我也不争什么,他和孩子都平平安安的,我就知足了。”

    月芙叹了口气,“唉,妹妹倒是跟我的心思一样,可是……说句不该说的,老十三真的什么都不争吗?”

    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难道不止是我,别人也看出了什么吗?胤祥到底有没有那个心思,我答不上来,就算有也改变不了什么,结果还不是那样……

    月芙又坐了一会儿,说了些姐妹间的闲话就起身告辞了,末了拉着我的手几番欲言又止,最后没头没尾地说:“要说不争,怕也只有他五哥了。”

    她说得没错,不争便不会受伤,胤祺是聪明人,也是有福之人,可是胤祥没有这个福气,树欲静,风不止。

    送月芙回来,路过书房,见灯亮着,便想着去看看胤祥有没有喝多了,走得近了,听见里面有人说话,才知道三贝勒和四贝勒还没走,正想回去,忽听得三贝勒说:“十三弟,马尔汉是个得力的人才,能不能把他抓牢,就看你了。”胤祥没答话,又听四贝勒说:“你的难处哥哥们知道,你也做得够不错的了,可是对浅如……唉,这也不只是你的家事了,恕四哥多句嘴,你对浅如应该再好一些,如今她有了身孕,你更要多体贴点儿,如果这一胎是男孩儿,那可是嫡长……”

    后面的话我没再听下去,何苦给自己找不自在?难怪月芙方才看向我的目光满是惋惜,或许当初如果跟了“不争”的那个……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打断我的思绪,我坐起来问小玉:“怎么停下了?”小玉掀开帘子往外看了看,回说:“主子,车队都停了,天色不早了,许是要找地儿歇脚吧。”

    话音未落,便听有人请敲车板,我探出头去,一个小太监朝我打了个千儿,“奴才跟侧福晋回话儿,到承德了,万岁爷吩咐今晚住在行宫。”我点点头,示意小玉给赏,小太监谢着接过银子,又往后头的马车去了。

    行宫是个比较大型的别墅群,康熙和几个妃子住在中间的主体建筑里,周围的一圈分给了几个阿哥。可算是下了车,我一头歪在湘妃榻上,脑袋一阵阵的犯晕,扯过被子裹在身上,懒懒地说:“小玉,我先睡会儿,爷回来记得叫醒我。”

    “可不巧,我这就回来了。”胤祥走过坐在床边,问:“不舒服了,嗯?”

    “头晕,想睡觉。”

    胤祥笑着摸摸我的额头,“怎么办呢?这会儿怕是睡不成了,皇父叫咱们过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