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再度拥有的名字  第六十六阙、触手难及

章节字数:3085  更新时间:10-09-04 04: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但愿吧,希望你这一次的感觉没有错。”男子微笑,霎那间天地都被洒满阳光。

    “那当然,别忘了,这人界的出现可和我有关。”

    “是是是,那现在怎么样?是跟着她,还是回天界?”

    “回天界吧,然后,我就可以去昆仑等着。”

    “看来你这次真的很有信心。”

    “那自然!”

    那一男一女说笑,下一瞬却突然间消失不见,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没人被这一幕惊到。原来除了那个叫丫头的小女孩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形。

    我睁开眼睛,摸了摸额头,很烫。发烧了。龙族里没有日夜交替,我看了看一边的更漏,时间差不多了。

    一阵焦急的脚步声,来了……

    “落存?听说你发热,怎么?很难受吗?”云堂出现在门口,来到我的床边。

    “没关系,你别紧张,可能有些水土不服吧。”我对着云堂微笑。

    “那我留在这里陪你。”云堂的焦急让我的心再度隐隐作痛。

    “没事的……你还要祭天呢,你自己说的,这一次的机会错过了,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拍拍他的手。

    “可是,没有你我一个人去有何意义?我也不去了。”

    “堂儿,怎可如此任性?”安静也出现在门口。

    “是啊,族长说的对,你别那么孩子气,要是错过了就要再等三年,你别为了我而耽误,这样我会不安。对我来说,那只是龙族的一个仪式,但是对你来说却有深刻的意义。”

    “是啊堂儿,落存姑娘的位置,我已经请了素姑娘代替,你祭天完毕之后,就可以再见到落存姑娘了。”安静走过来拉住云堂的手。

    “不,不是落存就没有意义!”

    我看着云堂蹙着眉,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一时愣住。

    “没事云堂,祭天是不是我在你身边根本不会影响我们对不对?”我的手握得死紧,在这一瞬间,我真的很想拉着云堂马上就离开这里,自私任性的只想着抓住自己的幸福就好。

    “对啊云堂,你别这样让落存担心,你如此她都不能安心休息。”伊风若有所思看我一眼,上来帮我劝,我想他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那,好吧……”云堂俯身,在我额上印上一吻。

    “嗯,快去,我很快就会好起来,说不定,我还可以去看祭天仪式的后半段。”我知道自己的笑容没有一丝破绽,但我在袖子里的手却无法抑制的颤抖。

    云堂一步三回头的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真的很想留下他,我突然笑出声。初寒,你为什么要让我们下山,如果我们不踏入这山下的万丈红尘,我就不会学会爱,更加不会懂得痛……

    我听到了乐声,海螺吹响,庄严且隆重。我走向祭坛远远的看着。穿着墨紫色长袍的云堂和素冰遥,在祭坛上接受着所有人的注目。

    “这样做,你开心吗?”第一宣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我偏过头,伊风和溪汋也都在。

    “我用云堂,换了一颗御海珠,听说是龙族的宝物,好像是什么很厉害的长老的元神来的。其实也不算亏,你们说是不是?”我从怀里拿出那颗散发着白色光华的珠子,那珠子在我的手心里光芒环绕,漂亮的惊人。

    “你傻了?”溪汋看着我,这还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和我说话。

    “没有啊。”我很认真的摇头,对着他笑。

    “你一定要这样吗?你以为你的心事可以瞒得过我们三个?如果不是初云堂那小子刚回来见到他/娘太高兴,你也不可能瞒过他!”溪汋冷哼。

    “族长说了,没有办法可以安全到达沧海海底,你们知道吗?今日的一切,是我自己造成的!是寻月,是寻月为了忘星才促成了今日的结果。原来,不是没有报应的,只是那报应的时间现在才来临罢了……”

    “那你就不要去找那个什么掩魄龙渊啊。你可以逃的,当初我希望你下山,根本就不是因为想你去找……”

    “那你希望我下山做什么?”我打断了溪汋的话。

    “说啊,你到底希望我做什么?你是希望我,想起你们都是谁,是吗?”我看着溪汋,他也定定看着我,我们一时都没有说话。

    “溪汋,你以前已经背叛过我一次,这背叛即使过了那么多的轮回那么多的时间都不能使我遗忘!那种痛苦让我即使到了现在都会承受不了!”我向着溪汋步步紧逼,他却不断后退。

    “你,你想起来了?”溪汋的眼神复杂,也有些古怪。

    “我宁愿我一辈子都想不起来!溪汋,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关心,我也相信你不会伤害我,但是你和华方的事,我心里始终都有一根刺,你还是不愿意对我坦白,是不是?”

    “落存,给我点时间,现在还不到时机……”

    “时机时机,那你说到底什么时候时机才到?”

    “诶诶,我说……怎么吵起来了……这里是龙族的地方,今天又是他们的大日子,你们不是选这个时候算旧帐吧?再说,不是我也要说你了落存,你是真的笨得要死,你知不知道初云堂的娘一点都不简单啊,御海珠,是,我相信这颗珠子可以让你安全下到海底,但是你知不知道她可以骗你!我不信员峤山的驱水术没效!”伊风走到我和溪汋的中间,隔开了我们。

    “我知道啊……”我苦笑着低头。

    “我当然知道,云堂的母亲根本就不喜欢我,御海珠,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合理漂亮的借口……我明白即使没有它,用驱水术怎么都可以在海底待上一段时间,虽不是百分百安全,可只要小心些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你们不觉得一切都像是注定?注定我们要踏入这烛阴幽境,也注定我要见到这龙族的族长。”

    “那你……”第一宣蹙眉看我。

    “有些事,没有人可以逃避,就像寻月当日所为,今日的我就要为此承担后果,其实他们看上去也很衬对不对?冰遥姐姐本就比我漂亮比我聪慧。况且还是璇枢高徒。”我看着祭坛上的两人。

    虽然明知道云堂的心在我这儿,但是看到他和别人共同主持祭天仪式时,我还是难受的看不下去。

    龙吟声起,天空中突然盘旋一条巨大的墨龙,所有龙族的龙都欢呼雀跃,这是他们的世界,是他的世界,我,已注定走不进去……

    “就是现在,我们走吧。有了御海珠,即使你们不会驱水术也不要紧。只要不要离开我太远就行。”我昨天已经大概了解了祭天的全过程,这也是当时我跟云堂一起去学祭天舞的原因之一。

    祭天是盛事,基本上繁杂的各项礼仪加在一起最后差不多要做足一整天。这样也好,这样我已经有足够的时间。

    “你们陪我一起去吗?”我其实并没有和他们说好。

    “那是自然。”第一宣将腓腓递到我的手里。

    “腓腓其实是一种灵兽,可以帮人解除忧愁,和烛阴幽境外面那些忘忧草一样。”

    “难怪,每一次我心下烦扰的时候,腓腓在我身边我就会缓和很多。”我笑了笑。

    “不过话说回来啊第一宣,你已经是只狐狸了,你干嘛还养只狐狸?这感觉很奇怪诶。”伊风拽了拽腓腓的耳朵,我嫌恶的拍开他的手。

    “麻烦请你搞搞清楚,狐和狸,本身就是两种不同的动物,只不过人界的人喜欢狐狸狐狸这么连着叫而已!我是天狐,不是狸,而腓腓虽然像狸,但其实也并非真正的狸,我到底要说多少次你才懂?”第一宣看着伊风一口气解释一大堆。

    “什么狐啊狸啊的那么大一串,这么拗口谁记得住啊,你再怎么狡辩都难改你全身都是毛的事实。我看,你还是变成狐狸的样子最顺眼,让我抱抱还软乎乎毛茸茸的挺舒服。”

    “你,我都说了我是狐不是狸!而且你说什么?全身毛?我就算变成狐也只给落存一个人抱,你就给我死一边去!”第一宣非常帅的抬起脚,在伊风的屁/股上一踹,啧啧啧,就连踹人的姿势都如此好看如此高贵,果然是天狐啊……

    我笑了笑,在我那么难过的时刻,总有他们在身边,我偏头看了看溪汋,摇了摇头,天意弄人,当年的落存和幽虚焱洄之间的纠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彻底解决。

    “我们这就下去吧。”

    一行人从墨境直接来到烛阴幽境最外沿,云堂的母亲之前已经答应过会有一艘施了法的船等在那里带我们去到人界的沧海,在云堂昨天带着我们飞到烛阴幽境的时候,我就已经基本确定了隐藏在记忆深处那个地方的大概位置。

    “应该是这里没错吧。”我偏头看伊风。

    “嗯,应该是这里没错。”伊风在该严肃的时候从不嬉笑。

    “那好,抓紧时间,时间不多。”我拿出御海珠,率先从船上跳入海里。那颗珠子很神奇,我周围大概方圆二十丈的海水都被驱散。我回头看了看同伴,他们也相继跳了下来。

    在沧海里缓缓落下,最终踩到海底。

    玉措山,如今只是这海底的一部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