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沧海龙吟 死生契约  第二阙、昆仑之渊

章节字数:2964  更新时间:10-09-10 0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要怎样?我做了什么吗?比起你们伤害自己的妻子,利用自己的母亲,杀害那么多烛阴幽境的生灵,我可是什么都没做……”

    “人界的皇帝就是龙,一山尚且难容二虎,这人世间,又如何容得下两条龙!”初寒的解释真是完美,我不禁为他鼓掌。是啊,龙,人界皇帝的象征,为了这一个虚无的象征就要这烛阴幽境上下都不得安宁,这借口真好,非常好!

    “人都是贪婪且自私的,你又何必为了自己的私欲找借口?不如你坦白一点,你想要什么?皇位不能满足你吗?这万里山河不能满足你吗?你还想要什么?”我看向初寒,突然轻笑出声。

    “干脆让我来替你回答,你不仅仅想要做这人界的王,你还想做魔界的王,妖界的王,仙界的王是不是?你想要称霸六界吗?”

    “不是你说的那样。”

    “那不然是哪样?”我的愤怒一发不可收拾,怒吼出声。

    “你要见我,是想要得到我身上的什么呢?”在怒吼之后我却又笑了。

    “……我要你带我们去三皇殿,去解开掩魄龙渊的封印!”

    我听到了自己的笑声。放肆却难以停止的笑声。

    “好,没问题啊,但是在此之间,请让我和云堂单独聊几句。”我看向初云堂,初寒在一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为什么?”我看着云堂,他却沉默。

    “你是被迫的对不对?当年你才五岁,你不可能懂得那么多,你也不会分辨哪些是应该做,哪些是不应该做的对不对?其实你根本就不知道今天你会和你的母亲弄到这步田地对不对?其实你并不知道初寒从一开始就想要利用我去找掩魄龙渊的对不对?”

    告诉我,告诉我你并不知情,告诉我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你的父亲所以你才不得不听从他的话,告诉我其实你根本就不想那么做,告诉我……

    “不,我其实……一直都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连对我说谎都不愿意?你让我怎么面对?你让我怎么说服自己其实在我还那么小的时候,你就已经计划好了要我去取那把剑?你要我如何说服我自己你一直以来都是在骗我?你说如果我不想面对,你就和我一起在你的家乡住着,再也不出来,如今你却用这一切告诉我,我是一个傻子,一个被你欺骗被你诱/惑的傻子!其实,你早就想要把我引到这里对不对?因为你知道下山后,我不可能和你分开,所以你就干脆把我们所有人都一起带到这里来对不对?”

    有什么东西湿了脸庞,我不想承认我在哭。可是心始终都在痛,比安静让我离开云堂的时候还痛。那个时候我起码还可以告诉自己,即使我们分开,我和他之间的感情也都是不会变,可是现在这样到底算什么?

    我冲到云堂的面前拽住他的衣襟。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说实话!即使你撒谎骗我,我都可以欺骗我自己你没有背叛过我,你好残忍……”

    “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对你说谎,即使你暂时可以麻痹你自己,但当你想清楚以后,你就会比现在更恨我,我不想你再多恨我一些。”云堂伸出手臂将我搂在怀里。

    “安静的事,烛阴幽境的事,我可以让自己不计较,可是玉残夜和掩魄龙渊的事情我不可能不去计较……云堂,每个人都有底线,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我轻轻挣脱他的怀抱。

    “现在,我问你……”我看向他的紫眸。

    “掩魄龙渊和我之间,你如何选择?”

    “落存,其实你们这两者之间可以不冲突的……”

    “不,对我来说冲突!”

    “落存……”

    他没有回答我,但他却又已经回答了我。

    “从今天开始……”我突然伸出手抽出他腰间的长剑。“云堂,我们之间再无任何感情!”

    长剑喑哑,那声音恐怖的如地狱里恶鬼的嘶喊,苍凉的如被敷了双翅,再也不能翱翔天际的苍鹰的啼鸣。

    『嘶』的一声响,我手中的剑,割开了他长袍的一角。

    在他惊诧的眼光中,我还剑入鞘。

    “剑是你的,断的也是你的衣袍。从此以后,我只是我自己,但是我要提醒你,你和初寒选择和玉残夜交易,迟早有一天都要为此付出代价!”我转身。

    “落存,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都忘记了吗?你说过,不会轻易离开我……”

    “我没忘!”我烦躁的打断他的话。

    “我没忘,所以我也很清楚的记得,当时你说的是『不要像爹那样离开我』!初寒不还好好的在那儿吗?所以,我并未食言,不是吗?”微笑得近乎残忍,对自己,也对别人……

    “我们现在就走吧,叫上你那些爪牙。”在初寒的面前站定。

    “这么快?你不去通知其他人一起吗?”

    “为什么要扯上其他人?只有我一个就够了不是吗?我很奇怪,既然你早就想过要夺取掩魄龙渊,那为什么当年要把这月华魄给我?有了这月华魄,你自己都可以去解开那封印不是吗?”

    “因为那把剑只会听你的,如果要释放那剑中的沉睡的力量,只有你亲自去唤醒。”

    “是吗……”我笑了笑。

    “为什么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得到那把剑?”

    “有分别吗?夺取那把剑的人都是想要得到那巨大的力量,你是想用那力量称霸天下也好,还是想要一统六界都好,不都是窃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很爱安静对不对?”我看向初寒转了话题。他缓缓点头。

    “她比我的生命都还重要。”

    “那为什么?”

    “人活在世上,并不是只有爱情,有时候为了所爱的人,你可以做千万件错事。”

    “那我可以认为,你如今的行为,是出于爱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初寒顿了顿。

    “落存,我只希望你不要怪堂儿,他是无辜的,他有苦衷,他比我承受的要多得多!”

    “我当然知道他有苦衷,我只是不能再忍受被人利用的痛苦而已,你不会不明白吧?”

    初寒看着我想要再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再开口,云堂,其实我很自私,自私的连我自己都不能面对我自己。我只是累了,我再也承受不了,也不能原谅任何一次的背叛,也许比起无法面对你的这件事情,我最不能面对的,其实是我自己……

    和你的距离骤近骤远,过去的十七年,就如被一场烈火焚烧殆尽之后的飞灰。越是爱的深,就越是不能面对被叛离时候的痛。越是爱,就越是深刻的不断想起,那些幸福都只是假象的这个事实。

    一遍又一遍深刻的提醒,我的心碎了,思想碎了,灵魂碎了,尽管我此刻就站在你的身边,尽管我依旧看得到你的紫眸,尽管我依旧可以感受到你对我的情……但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

    云堂,其实我始终都想不起那千年前我们立下的那契约内容,直觉告诉我,如果我想起了那契约的内容,也许就会明白你的苦衷。可是痛苦已经种下,枯竭的沙土里,如何再开出娇艳的花?

    当我们来到昆仑脚下的时候,我已经不知究竟过去了多少天。

    那个烛阴幽境的至宝凤凰乾坤,我终于看到了它的模样,那是一块外表再普通不过的红布。据说当它里面飞出凤凰,就可以让死去的人复生,不管那个人的灵魂是飞上九天之外,还是永坠阎罗地狱,只要他的魂魄未散,都可以让他涅磐重生。

    但是千万年来,没有人可以让这块红布里飞出凤凰,所以凤凰乾坤,一直都只是一块红布而已。

    但就是这块红布,却让玉残夜的伤恢复得飞快,她终究还是要靠这龙族的至宝才可以恢复伤势。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是讽刺。

    “昆仑就在眼前。”玉残夜的声音嘶哑,听不出男女,我知道那是那一场天火造成的。

    “很好,你可以走了。”初寒看向玉残夜。

    “皇上,您不是和小女子开玩笑吧?”玉残夜狠毒的目光看向初寒。

    “皇上,您莫不是忘记了一些东西?还是要小女子再提醒您一次?”

    “朕没忘记,朕也没开玩笑,朕更加不认为你是一个小女子。”初寒的唇角扯出一抹笑容。

    “朕也依旧记得和你之前所说的,朕是一届凡人,要对抗烛阴幽境里的龙,只能借助你的力量,朕说过,只要你帮我取得安静的元神,朕就将凤凰乾坤借给你,如今朕已经实践了朕的诺言,所以现在让你离开,又有何不妥?”

    “哼哼,皇上,你可知道世间上的事情是没有所谓的规矩可言的,掩魄龙渊就在眼前,我怎可能离开?”玉残夜原形毕露,她可是从数千载前就一直觊觎那把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