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男剩女的爱情派对

热门小说

正文  第六十三章:纠结的夜晚

章节字数:3004  更新时间:10-12-11 2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缘尽、缘散、缘无期;伤心、痛心、永无息;思念、成疾、永分离;睁眼、闭眼、泪已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我,可以吗?”安可凡小声地问道。她告诉自己冷静下心来,不可太冲动。她不想看到莫然伤心的样子。

    “你问吧!我一定老实地回答你。”李玉清轻叹一声,致使自己平静下来。

    “你的心里还爱着莫然吗?从始至终,你还喜欢她吗?”说完之后,安可凡屏住呼吸,似乎想从中让自己冷静。是的,她害怕自己听到一个不愿接受的结果。

    “爱,从头至尾我都是爱莫然的,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李玉清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你为何还要……”安可凡手指着李玉清身后的那个女人说道。她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心中有爱,却还要选择背叛自己最爱的人?为何还要让自己最爱的人伤心难过?

    “有些事情你们女人未必懂得。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当看到那些感性的女人时,我的心就会跟随着她们走,不由自主地就想外遇。或许你会觉得我心里变态,但这是每个男人的正常‘性’要求。”李玉清感到有些无奈地说道。

    “莫然生病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你去看看她吧!”安可凡转移着话题。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说这样一个话题。她只要知道,他的心里还是爱着莫然的就足够啦!

    “她怎么啦?严重吗?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李玉清紧张地问道。

    安可凡看到李玉清紧张的表情时,她也觉得有些满足了,至少他在听到莫然生病时还是有着紧张的心理,而并非一副无所于事的样子。这样说明,他的心里是真的还爱着她的。

    “医生说她没事,多注重休息就行了。以后别叫莫然去工作啦!虽然她的工作是整日面对着电脑,坐在办公室里核算着那些数据上班,但是,那也会很累,很费神,而且又没有多加休息,电脑又有辐射会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影响。”话音刚落,安可凡就转身离去。

    爱情就像是叹息时吹起的一阵烟;恋人的眼中有它净化了的火星;恋人的眼泪是它激起的波涛。它又是最智慧的疯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

    走在路上,安可凡踌躇着。她只要想到莫然躺在家里时那痛苦的神情,她的心就很痛。为什么受伤的都是女人,而男人就可以在外面风花雪月的呢?

    感情的事情并不是谁能把握得了,为什么要被一个男人而让自己陷入不愉快的心情中呢?一个不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没有资格让心爱的人为他难过悲伤,离开那个不懂欣赏女人的男人,这就是最华丽的转身,虽然心有不甘,但是痛苦的折磨反而让自己没有精力去经营自己的工作。再怎么说,一个疼爱自己心爱的女人的男人是不会让对方受伤害的。

    “纯一,你在哪里?能陪我出来走走吗?”安可凡拔打着江纯一的电话。不知为何?此时她想起了江纯一,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爱她的男人。不知他是否也像那种风花雪月的男人一样呢?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放在家里于不顾,而跑到外面喝花酒呢?

    她曾记得之前看过一部电视,里面的一个男主人公说过这样一句话:家里的老婆就像红酒,外面的女人就像白酒。红酒喝腻了,偶尔尝试一下白酒的味道。他还说过,白酒的味道刺激,喝起来过瘾,红酒偶尔拿来陪同客人,而且是免费拿出来招待。足以可见,男人的外遇都是普遍存在。他们的宗旨是:家里的红旗不倒,外面的彩旗飘飘。只是……自己以后也会成为这不幸的婚姻其中的一员吗?他会用真心待我吗?

    “好啊!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江纯一喜笑颜开地说道。这样的机会,他很是珍惜。

    “万业步行街。”说完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江纯一就来到了万业步行街,远远地就看到安可凡坐在石板凳上傻傻地发呆。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冷不冷啊?来,我们进去吧!坐在外面很冷的。”江纯一跑到安可凡眼前,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安可凡的身上,温柔地说道。

    “我没事的。”安可凡回过神,看着江纯一那双真诚的眼神说道。

    “发生什么事情啦?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吹冷风呢?”江纯一问道,眼底尽是无限的温柔体贴。

    “没发生什么事情啊!只是一个人有些寂寞了,所以出来走走。”安可凡淡淡地回答着。

    “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会吧!坐在这里会冷的,我可不希望你感冒啦!”江纯一说道。

    安可凡起身,江纯一把安可凡拥入自己的怀抱。他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即使再冷的风,他也觉得很温暖。

    “你真的爱我吗?”安可凡问道。

    “当然。那你呢?”江纯一反问着。

    “嗯。”安可凡娇羞地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你还爱他吗?”江纯一心存醋意地问道。

    “谁?”安可凡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前男友?你心里还爱着他吗?”说到‘前男友’三个字的时候,他的心疼痛了一会。他觉得他的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锉刀残忍地割开,悲痛从伤口流出,撒落一地忧伤。他心里好像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好像全世界的蛇胆都在自己肚子中翻腾,他受不了,想把这种苦吐掉,但是这东西刚倒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空留他一口苦涩。他以为做为一个男人在深爱的女人面前可以做到撒脱些,大度些。没想到自己也会那样的小心眼,也对,爱情都是自私的东西。谁愿意把自己最深爱的人拿来与其他男人分享呢?

    “曾经我以为我很爱他。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原来我早已把那份感情遗忘在某个角落里啦!”安可凡望着前方的路,轻轻地说道。

    心已死,泪也干,不堪回首魂亦牵。梦惊醒,不了情,往事如烟挥不去。亦虚亦实,亦爱亦恨,叶落无声花自残。只道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却无奈,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你说,爱情是什么?”安可凡问道。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真正的爱情到底是什么?

    “在我看来,真正的爱情是表现在恋人对他的偶像采取含蓄、谦薛甚至羞涩的态度,而决不是表现在随意流露热情和过早的亲昵。”江纯一轻轻地说道。

    “火,还是不应该重燃的,重燃了,从前那些美丽的回忆也会化为乌有。如果我们没有重聚,也许我僭带着他深深的思念着,直到肉体衰朽;可是,这一刻,我却恨他。所有的美好日子,已经远远一去不回了。或许是我真的看淡了那份感情,也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啦!”安可凡淡淡地说道。的确,在他没有回来之前,她五年的梦中都有着他的出现,但是,现在,她却开始对他淡忘了,不再想他。

    “可凡,我希望你能真正的忘记过去。重新开始好吗?重新着我们的生活,那里只有我和你,没有其他人。”江纯一心疼的把安可凡拥抱在怀里安慰地说道。

    “嗯。只是,我真的还能相信爱情吗?你知道吗?在你没来之前,我去看过莫然,她一个人病倒在家里,而她的老公却在外面风花雪月,泡美女。你告诉我,我还能相信男人的话吗?”安可凡低沉着声音问道。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又该如何面对着自己的好友莫然呢?

    “是吗?上次看到她老公也不像那样的人啊?而且他对他老婆也挺好的,怎么会是这样呢?”江纯一听到这消息略微有些惊讶,甚至感到有些意外地说道。

    “呵呵……”安可凡苦笑着,没有做任何的回答。

    “你知道吗?我愿意相信点亮夜空的每一抹小小的烟花都未曾熄灭,它们最终升上天空,化做今夜的星辰。只是那些放烟花的人,早已散落于茫茫人海,不知去向何方。”安可凡望着漆黑的夜空说道。烟花未损落,放烟花的人早已散去。感情不也是这样的吗?如果可以,你就当我是个风筝,要不把我放了,要不然收好带回家,别用一条看不见的情思拴着我们,让我心伤,难过。也许没有最初的那一眼,就没有今天的相随;也许没有那一刹那的感动,就没有此时的笑容;在人海中,在红尘中,你是我最无悔的追寻。为什么却又让我感到心伤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