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卷 舞の曲  晓梦迷蝶(一)

章节字数:4955  更新时间:11-02-20 1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沐晓晴篇】

    ‘尊敬的乘客,飞机马上就要到达日本成田机场,请带好随身物品。飞机即将着落,欢迎乘坐本次航班。’

    空姐悦耳的声音回荡在机舱中,我兴奋地趴在窗边看着底下,这里就是日本吗?从空中俯瞰,下面的世界仿佛都在脚下。

    走出机场,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来到日本了!突然想到大哥临行前的交代,我立刻走到公用电话亭旁,投下硬币,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电话的另一端,熟悉的声音传来。

    “大哥,我是晓晴,我到日本了!日本很漂亮啊!不过机场人也挺多的,对了,我刚才在飞机上吃到的点心超级好吃,大哥……”

    “停!”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气,“晓晴,我知道了,你一个人在日本要处处小心,有什么事就马上打电话回来。”

    “嗯,我知道了,大哥!”我抬手看了看手表,“大哥,晚上我再打电话给你,我现在准备出发去东京的公寓了。”

    “记得别迷路!”电话那头又不放心地提醒道,“迷路了就召唤大哥给你的指路式神。”

    “来之前你就让我背了几十遍的地图了,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不说了,拜拜!”挂完电话,我便拖着行李箱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大哥真笨,打的的话怎么可能会迷路。

    看着车水马龙的街道,我四下看了看,唔……这里是哪里啊?东京每个地方怎么都长的一样啊!算了,自己找找看吧!我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这是临走前大哥抄给我的公寓地址,既然那个司机把我载到这里,那么肯定就在这附近了。

    在第N+1次走进一条死胡同后,我得到了一个认知,那就是……我好像迷路了。看着周围越来越荒凉地貌,我皱了皱鼻子,我是不是离东京越来越远了啊……

    最后我终于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被打包到了公寓里。一边感动地对着警察叔叔挥手道别,我忍不住感慨了起来,日本的警察叔叔也是好人呐~~直到警察叔叔走了很久以后,我才想到大哥好像还给了我一个指路式神来着……

    收拾完行李后,我伸了伸懒腰,哟西!终于弄好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明天可就有的忙了,除了要到神堂学院国中部报名外,还要参加晚上白月白戒的等级考试,可不能给沐家丢脸。

    本来我以为我会是这次白戒等级考试中年龄最小的人,没想到居然还有三个年纪比我还小的男孩。

    “你们好,我是来自中国的沐晓晴。”我笑着上前与他们打了声招呼。

    “你好,我是贺茂佑司。”年纪稍长些的金发男孩也笑着和我打了声招呼。

    “安倍琉璃。”深棕色短发的漂亮男孩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不过却恭谦有礼。

    相比这两人,另一个灰蓝色短发的男孩就完全不搭理我了。

    “他是芦屋夜凌。”贺茂佑司发现了我的尴尬,立刻好心地为我解围。

    贺茂、安倍和芦屋家我当然是知道的,并称为日本三大阴阳师家族的三家即使在中国也是很有名的。原来他们是三大家族的人,也难怪小小年纪就能参加白戒考试,不过我也不会输的!

    这次的考试,我们四人都顺利通过了,我也渐渐和他们几人熟络了起来。夜凌依旧不太爱搭理人,不过也已经不会无视我了,佑司每次脸上都挂着笑,不过是只标准的笑面虎,经常喜欢捉弄我。三人中,我与琉璃的关系最好,琉璃虽然表面上冷冷淡淡的,但是却意外的很会照顾人,每次我迷路他都会来找我,而且也总有办法知道我在哪里,不过琉璃这家伙怎么越长大越漂亮了呢,真让我这个女生汗颜啊!

    如果问我一生最难忘的是什么时候,我的脑海中总会忍不住回忆起那个晚上,那是一个难得的星辰漫天的夜晚。

    满天的星光却一点也没有妨碍我……迷路。

    刚做完一个任务,原本想去超市买点东西回家的,没想到再次华丽的迷路了。看着前面的死胡同,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为什么我和死胡同总是如此有缘?

    现在已是深夜,街道上较之白天冷清了许多。初春的晚上有些凉,我忍不住拉高了领子,开始想念起温暖的被窝。

    就在这时,突然有几股灵压的涌动从前面传来,从灵压的感觉来看,不像是妖魔。出于职责,我没有犹豫,立刻朝灵压的来源处赶去。

    当我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一头柔顺的褐色短发被晚风带动发梢,他的肩膀不是很宽,却也不纤细。最醒目的,应该是他背后白色羽织上的‘五’字。黑色的死霸装,腰间的斩魄刀,白色的羽织,这样的打扮我见过,他是死神,而且还是护庭十三番队中五番队的队长。

    “你好像看得见我。”

    温和如暖风,却又清冷如水的声音,让我一瞬间忍不住打了个激灵,也忘记了回答他的话。

    “你是咒术师吧。”转身的刹那,我看到了一张棱角分明的俊颜,白皙的肤色在星光下显得有些虚幻,黑框眼镜的背后是一双深沉的灰眸,虽然他的眼中含笑,但是我却感觉不到他的笑意,那双眼睛藏得太深,仿佛揉不进一丝光芒,术者的直觉告诉我,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要快点离开,但是我的脚却无法移动分毫。

    “嗯,我叫沐晓晴,是来自中国的咒术师,多多指教。”面对这个男人,我像小学生一样做着生硬到令人发笑的自我介绍。

    或许是我蹩脚的自我介绍让他收起了戒备,我感觉他虽然依旧挂着笑,不过这笑比刚才的真了几分。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他的声音带着蛊惑,让人不知不觉就陷进去了。

    “没有,我只看到了你。”其实刚才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是我看到他放出了几只虚,我不知道身为死神队长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我不想去深究死神的事情,而且我想他并不希望我发现什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不知道是不是相信了我的话,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我迷路了,你能送我回家吗?”原来我之前一直忽略了自己脸皮的厚度,或许也可是解释成人类的无限可能性。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想来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吧。我就继续这么单蠢地看着他,继续看,我看,我看,我看看看,不光要看,还要很纯洁无邪地看……

    “……可以。”不知道他是不是被我单蠢的眼神感染了,或者是被我单蠢的精神打败了,居然真的将我送回了家。

    看着准备转身离开的他,我忍不住开口问道,“死神,你叫什么名字?”

    “蓝染惣右介。”

    “惣右介!下次再见!”我高兴地朝他挥着手。

    蓝染回头看了我一眼,大抵是惊讶于我直接唤了他的名吧。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这么消失在了夜色中。

    当房门关上的刹那,我忍不住脚一软,沿着门板滑坐了下来,心忍不住扑通扑通地跳着。直觉告诉我,我刚才躲过了人生中最大的危机,但是……我摸了摸心脏的位置,好像又不是这么单纯,还有点别的在里面,但是我却道不清,也说不明白。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回想起刚才的情景,“蓝染……惣右介……”

    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我迷路的次数越来越多了,而且总喜欢晚上一个人出来闲晃,然后再迷路。

    抬头看着夜空中的一轮新月,我微微叹了口气,难道真的像琉璃说的那样,我变得有些不正常了吗?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你好像又迷路了。”

    温和却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急忙回头,在看到那个陌生却同样熟悉的身影的瞬间,我突然觉得这段时间遮在心头上的阴霾一下子全部不见了。

    “惣右介!”我高兴地跑到他的面前,一如早已熟悉多年的朋友。

    蓝染笑了笑,很绅士地问道,“要我送你回家吗?”

    “好啊!”我忙不迭地点头,深怕他下一秒就反悔。

    回去的路上,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大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在说着琐事,蓝染则是安静地听着我的唠叨,偶尔回一两句。我没有问他为什么会来现世,也没有问他在做什么事情,因为我明白,有些事情我还是不知道比较好。或许一旦等到我知道太多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敌人,亦或者他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惣右介,你喜欢吃什么?下次我做给你吃。”我自告奋勇地说道,说实话,我对自己的料理很有自信。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想与他有多一些的联系。

    蓝染看了我一眼,想了想,说道,“豆腐。”

    “惣右介,你好讨厌哦~~”我立刻联想到了中国话中的那层意思。

    蓝染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并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麻婆豆腐、家常豆腐、脆皮豆腐、鱼香豆腐……于是我终于成长为了好友们眼中的豆腐狂,再于是,琉璃他们终于再也无法容忍豆腐这种东西的存在了,难道天天夜夜吃豆腐也会腻吗?可惣右介就不会腻。

    强者也是有弱点的,我发现了惣右介的弱点,原来他最讨厌……煮熟的鸡蛋!

    蓝染想来找我的时候便会出现,我从未主动去找过他,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找他,而我也知道,如果他不想让我找到的话,那么我永远也无法找到他。

    我们就保持了四年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直到有一天蓝染来找我时,再也不是原来那般的打扮,一袭白衣,摘掉了眼镜,不再是原来的温和风貌。我了然了一些事情,却又什么都不知道,只是那隐隐的预感让我知道很多东西都变了。不过只要他还是那个愿意听我发牢骚,愿意吃我做的豆腐的惣右介就够了,其他的,我不想,也不会去过问。

    大家说我是一个没有烦恼,整天乐呵呵也没有什么城府的人,但是我觉得自己也是个自私的,自欺欺人的人,也许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单纯的人吧,尤其像我们这种整天面对妖魔鬼怪的人,整天进行杀戮的人,又哪里会一如一张白纸。

    我的预感兑现了,天知道我是多么不想这一天的到来,当那场旷世大战结束,当看到倒在废墟中的惣右介,我的心瞬间如坠冰窖,四年,我能自欺欺人,但是终究在这一刻,我无法躲开自己的心。

    惣右介,我是多么爱你啊……

    “是晓晴吗?”

    听到惣右介微弱的声音,我急忙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替他医治身上不停流血的伤口,“惣右介,别说话,你会没事的。”我的声音在颤抖,我是在安慰惣右介,但更是在安慰我自己。

    蓝染虚弱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仰望着天空中的星辰,“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天,也是这样的星空……”蓝染似乎陷入了回忆中,整个人更加虚渺了。

    “惣右介……”我只能更加握紧他的手,除了这样喃喃唤着他的名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晓晴,对不起……”蓝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却又没说,只留下了一句道歉和叹息。

    惣右介,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你的道歉,而你也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能与你在星空下相逢,已经是我今生最美的邂逅了。你没有说出口的话,我懂,因为我最后也什么都没说,因为我知道你也懂。

    “差点漏掉一条大鱼,晓晴,把他交给我吧。”

    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急忙转头看去,只见二阶堂苍一正笑着一步步走向我。我急忙护住了蓝染,“苍一,这里交给我就可以了,你去查查别的地方有没有虚的残余势力。”我没有忘记今晚的任务,帮助藤原家清理这次大战的残余。

    “我看这有点困难,”二阶堂苍一的眼神沉的可怕,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面,“因为他身上的灵压比那些虚强多了。”

    我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立刻警惕地看着他,“我不会把惣右介交给你的!”

    “哦?看来你们的关系不普通,不过……”二阶堂苍一的眼神变得贪婪起来,“晓晴,你再不让开,你的那点灵力我可也要接收了。”

    我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二阶堂苍一居然在四周都设上了结界,将我们完全与外界阻隔了,看来他是早有预谋的!微微握紧双拳,刚才为了救惣右介,我已经耗损了大半的灵力,现在的我根本无法与二阶堂苍一抗衡。

    我低头看了看安静地躺在地上,就像睡着一般的蓝染,深吸了一口气,与其让二阶堂苍一得逞,还不如……

    “苍一,看在认识一场,能让我最后和他告别吗?”

    二阶堂苍一摊了摊手,“随便。”

    我握住了蓝染的手,趁二阶堂苍一没注意的时候,慢慢凝聚起剩下的所有灵力,世界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而我此刻的眼中只有他一人。

    呐,惣右介,我用我今生全部的灵力和生命力下注,用我们的今生赌我们的来世,你愿意陪我赌这一次吗?

    但愿来世,我们能够再次相逢在星空之下;但愿来世,我们只是普通人,你不是死神,我也不是术者;但愿来世,我们能牵手走过人生……

    最后一刻,我用尽全身的气力无限温柔地吻上了蓝染已然冰冷的唇,这一刻我不觉得悲伤,不觉得难过,因为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切,也拥有了明天。

    惣右介,我困了,想好好睡一觉,等我醒来,是否能看见你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沫沫有话说:这是送给咱家大师兄的贺文,看着这字数,沫沫我哭了,看到这字数,大师兄笑了……这样的结局与《紫藤花开》中番外里的小结局也衔接上了,一切的答案也不言而喻了,大家可以将「晓梦迷蝶」看成单章故事来看,也是不错的,等这个完了,下面就是琉璃和杀生丸的故事了。大师兄是我见过最痴迷于蓝染的人,仅以此文献给我家大师兄,悲剧的沫沫估计是写不出死神文来满足大师兄了,就以寥寥数笔来慰藉吧。如果同样喜欢蓝染的亲,可以去看看我家大师兄蓝染晓晴的死神文,很多蓝叔哦,保证都充满了爱意,哈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