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幽宫院内诉情长  第五十二章 封尘吃醋?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10-09-01 1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静小阁,婷立的院落,楼台小榭旁,长长走廊的另一端,一位身穿锦衣裘服的倨傲男人静静靠着雕木红粱,修长且干燥着手指轻握着一支画笔,身前浮躺一张雪白的纸张,纸的一端用砚台压着。笔尖轻点,封尘目光柔和,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手掌挥舞,落下雪白宣纸上的第一点红。­

    灿烂的鲜红,同远处的枫山奇景遥相呼应,一笔一落得极为缓慢,却又极为细腻的感觉,然后渐渐的,画笔舞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瞬时,一副晚秋枫景图出现在众人眼前。­

    南安奇景之一,枫城。远远望去,虽然不能看到全貌,但是依然让人觉得美不胜收,只是可惜现在已经是晚秋,叶即将飘零怠尽,枫,也不例外。­

    封尘忽然敛眉,眉峰稍稍叠起,比黑玉还要墨上几分的瞳孔深处染上一抹深色,这图,似乎少了什么,深思片刻,他想到什么,勾了勾唇,嘴角荡起一个完美的弧度,再度拾笔,挥洒般的在画上题了几字。­

    上句:枫林芬芬,遗憾,倚楼独自羁半。­

    下句:锦刻弦瑟,定格,重塑一世闪烁。­

    (大家还记得吧!上句是在逐风堡时候,女主唱的歌)写完,落笔,封尘眼中染上几抹笑意,小魅儿,这样的话,你不会在埋怨本宫把你一人丢在这里了吧。本宫为你定格这一切奇景,给你再一次的闪烁,然后陪你一起观赏这一切,你是不是会很高兴呢?是不是就不会埋怨­倚楼独自羁半呢。

    “幽四,来,把这画匡起来。”封尘眯起眼,笑脸如花的唤来幽四,把画小心的交在他手上,并嘱咐道:“一定要镶上蚕丝金边玉的匡,多镶几两,亮眼一点,这才好看。”­

    “这镶几两蚕丝金边玉上去的话,会很刺眼的宫主。”见宫主那么开心,幽四大胆的说出自己的看法,一般镶个一两就已经很闪亮了,宫主说要多镶几两,那可是金光闪闪了,眼睛看多了会让人受不了的。

    封尘挑了挑眉,用着不容置疑的语气,却说着有些滑稽的话:“本宫就要亮眼一点,越亮越好。你有意见?”不亮点怎么显眼呢,他要的是让人看一眼就不会忘记的效果。这样才与众不同。

    “幽四不敢。”幽四吐了吐舌,收回了还想继续说的话,既然宫主都这么说了,他哪敢还有意见?他要是再有意见,不是自找罪受吗?

    “那还不快去办?”封尘撇了他一眼。

    “是,宫主,幽四这就去办。”幽四见宫主那么小心这画,自然是不敢怠慢。­

    “嗯,快去吧。”等小魅儿一回来就给她,看她会乐得什么样子,呵呵。封尘似乎很开心,嘴里,眼里全是笑,见幽四走後,他又抽出一张雪白的画纸继续画。­

    不过这时,手停在了半空,却迟迟没有再落下一笔,封尘原本含笑的眼眸渐渐冷了下来,周身的寒意却莫名的在一点一滴的加重。封尘盯着手中的笔,久久都不曾移开视线。­

    化功散……心下咛喃的莫念着这名,小魅儿她受得了么?那么脆弱的身子。­

    “宫主,蓝若晨回来了。”幽九走了过来,突然出声,拉回了他开始出现序乱的思绪。­

    “回来了吗?”封尘抬眼看了看他,然后手动了动,随意的挥动起画笔,描绘了起来,“古魅呢?”­

    “魅姐不清楚,不过蓝若晨就在外面,宫主要传她进来吗?”­幽九道。

    “嗯。让她进来。”­目光闪了闪,封尘沉声道。

    幽九会意,直接转身离开,不一会儿,蓝若晨走了进来。­

    “见过宫主。”蓝若晨尊敬的行了个礼,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虽然这礼节已经陌生了好几年了,然而做起来却一点都不觉得生疏,因为每次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的心里都会涌上那一种感觉,牵制着她,不敢懈读,不敢不尊,不敢不从。­

    “回来啦,”封尘勾唇轻声笑了笑,目光专注,仍柔和的汇聚在作画上,似十分随意的问:“小魅儿呢?”­

    “回宫主,古魅在後院,应该马上就过来了。”因为那让她觉得甚是诡异的叫莫言的男人似乎很讨厌宫主,古魅为了怕他出言不逊,冒犯了宫主就惨了,所以先领他去其他地方安顿。­不过,蓝若晨有些无语,先不说莫言到底是什么人,但能这般和宫主叫嚣的,着实让她汗颜。因为,就她自己而已,就算宫主命令手下追杀了他几年,她对宫主仍然生不出丝毫不敬,仿佛那男人天生就是呆在上位者的姿态,有着俯视众生的磅礴气质般。

    “嗯。”封尘应了一声,漫不经心的道:“她伤得如何?”­

    “回宫主,古魅伤与痊愈,无大碍。”­蓝若晨据实禀告。

    “痊愈?”执着画笔的手顿了顿,封尘回头看她,眼中深处有着微不可见的疑惑:“此话怎讲?”难道小魅儿并没有中化功散?封尘想想也对,他一开始也只是自己模糊的猜测,并未亲眼所见就是了。­

    “是这样的,属下到的时候,古魅伤的很严重,身上不仅筋脉全断,还频临走火入魔的边缘,在属下束手无策的时候,古魅的一个叫明逸的朋友也来救他,多亏了他,古魅才保住了性命。”蓝若晨一一道来。­说到明逸的时候目光闪了闪,那个淡然的人太过神秘了。她有着浓浓的好奇。

    “明逸呀。”又是这个叫明逸的,那个曾经寸步不离照顾小魅儿的明逸。封尘的声音缓慢,不平不淡,蓝若晨听不出其中的深意,“说到这本宫倒很好奇,这明逸医术当真如此之高,能帮人续筋生骨做肉么?”­

    说道这里,蓝若晨脑中不经又想起之前那诡异的画面,她正了正色,“宫主,是这样的…………”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想法全都说了出来,说到最后,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宫主,世上真有妖,或神么?”­

    封尘冷冷的一声嗤鼻,语气突然变得森然起来,“若信者,便有,若不信者,他便不存在。”把画笔丢在了桌上,水墨溅了几点出来,落到了画到一半的风景画上,美丽的风景图如染上了几缕瑕瓷,顿时破了几分美感。­

    森然的语气让蓝若晨连忙低下了头,心中却涌上了恐惧和淡淡的疑惑,是她的错觉么?怎么觉得她一提到明逸,宫主就好像变得很生气?­

    这时,幽九又折了回来,清冷的声音漠然的传了过来,“宫主,魅姐来了。要传她进来吗?”­

    封尘望了蓝若晨一眼,突然猛的站起身,“不见!让她自己回暗房。”他可还记得被抓去的时候,她是关在暗房囚禁的,­现在她回来了,不回暗房找自己做什么!

    “这……是,宫主。”幽九不敢抗命,只得出去代传命令。­

    “宫主,古魅急这回来找您,是有急事的。”蓝若晨不明白,宫主明明一开始就想着要见古魅的,这会古魅人来了,他又说不见了。唉,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宫主这反复无常的性格行为还是完全没有改变。­

    “那又如何?”封尘双手背靠于後,身躯站得挺直,“本宫说不见就不见。”­

    “是,属下明白。”蓝若晨无奈,只是……“只是宫主,古魅伤势刚痊愈,还未多做调理,这暗房……”一回来就关暗房,她不明白古魅到底是怎么惹到宫主生气了。­这刚痊愈的身子……

    “死不了。”哼了一声,封尘背过身,目光有着浓浓的怒意思,“她有明逸护着,想死也死不了。”连续筋生骨做肉这等医术都会,还怕明逸救不了吗?话尽,封尘一挥袖,跨开大步离去。­

    这……这……蓝若晨拍了拍头,这会是真的傻了,她再一次怀疑起自己今天的耳朵,是不是真的出毛病了,不然她怎么会接连听到这奇怪的事,先是那个叫莫言的男人是什么漂亮的一只蝴蝶,搞得她一直在想自己今天是不是撞鬼了,但她更不敢相信的还是现在这情况,不然她怎么会听到宫主满嘴酸味的醋意呢?

    这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的,蓝若晨,你想太多了,宫主那么冷心冷情的人,怎么会吃。。。吃醋。。呃,她越想越觉得诡异和恐怖,看来自己的功力真的退步了,不仅耳朵有问题,连脑子都有问题了,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蓝若晨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勉励自己。看来你得加紧练功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