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幽宫院内诉情长  第六十三章 心微倾。

章节字数:2911  更新时间:10-09-08 16: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秋的残阳,红得似枫,艳得似血,余挥把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这条街上的行色急步匆匆,眉宇间挥之不去的忧虑,刚刚在这街上还传出了闹鬼的消息呢,据说是一股紫气冲天,把整个南安都照成了紫色,还有一阵奇怪的味道传了出来,凡是闻到这味的人都呕心想吐,实在诡异的紧。

    街末的一个小巷子里更是安静的奇异,众人都不感靠近这里,据说刚那奇怪的紫光就是从那传出来的,大家都不感接近呢。然而这大家都不敢靠近的地方,却静静站着一个全身火红衣服的绝美女子,她静静的望这这偌大的府邸,内心起伏波澜不惊,眼角之后有着浓浓的担心,宫主到底怎么了呢?为什么不肯见她?

    门外还站着一个人,幽一,尽职守在大门之外,这是宫主吩咐的,谁都不可以去见她,特别是古魅,也因此古魅儿一来便被挡在了门外,不然幽宫还有谁能拦得住她?幽一是唯一一个和宫主一般深不可测的人,古魅儿闯不进去,因为她过不了幽一那一关,所以一直被挡在门外,宫主不见她,她便一直等着,等到他见为止,至少她要弄清楚一件事,她做错了什么。

    幽一天性淡漠,古魅儿不说话他更不可能主动说话,因此两人只是就这么静静的对立着,谁也不后退,谁也不认输,两人之间都有些微妙,目光都不在对方身上,然而心思去却全放在对方那,一举一动都了无指掌。只要对方有个人动了,那么另一个绝对不可能会落下。

    其实古魅儿也知道,如果真要闯,她是绝对闯不过去的,幽一的身手她虽然没有同他交过手,但她却是可以肯定的是,幽一绝对高出了她好几个层次,所以就算她真的去闯了,她也只能落败,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等宫主的命令,不然,她的绝对进不去的。

    指尖藏在衣袖中,不挺的缠绕着,就这么摸索着数着手指之上的纹路,深秋的风已经有些冷,吹在脸上有些刺骨,就这么一站就是好一天,脸上被风吹的有些红了,这风其实和冬天的差不多,因为再过没几天的时间,就真正进入冬天了。封尘的确是够狠心,并没有传来任何支言片语,就这般让她等下去,说不见便不见,幽一不曾离开半步,古魅儿也不曾离开一寸距离,就这般一动不动的,两人似乎是在相互监视,又似乎是两尊雕像般,不吃不喝,文风不动。

    府内,一处宽敞的房间内,封尘赤露着上身,淡淡的紫光绵卷缠绕着他的周身,健壮的身躯缠上朦朦细汗,紧咬着牙,他紧盯着肩膀上一圈圈扩大的紫色火焰妖莲,扩大的妖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他的全身,然后冒出一朵一朵的更加妖艳的妖莲,当全身都充满这种奇怪的图腾时候,紫色妖莲又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回收,回到其肩上,变成一如开始的的小小一朵,封尘重重的喘息了一声,每次这个时候就是他能稍微放松的时候,因为很快,又会开始另一轮的折磨,他已经摸出了它爆发的规律,所以有了准备。

    果然,想法刚落,紫色妖莲又再次在他全身扩散开来,狂暴的力量不停的在他身体里面肆虐,他感觉自己的筋脉被不停的拉扯,这种能折磨人神经的剧痛让他忍不住闷哼出声。就算有了心理准备也没用,那力量实在太过狂,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带起被粉身碎骨般的痛!

    “该死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忍不住咆哮出声。声音有些沙哑,更显得低沉。

    似乎不满封尘对它的怒吼,那力量更是狂暴的席卷他的身体,封尘紧紧攀住墙,使自己不会站不稳,墙上被他抓出了深深陷入的痕迹,几丝鲜血顺着他攀附的痕迹溢了出来。封尘却毫无知觉般。

    “该死的东西!”封尘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他何曾让人这般对待过,

    这狂暴的气息足足折磨了他将近两天才停止下来,待感觉不到那种疼痛的时候,他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虚弱的倒在了床上,之前,他也经历过几次这样的情况,不过那几次被他强制性的压了下去,这一次或许是受到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所以才彻底激发了出来,不比以往的轻微状态,这一次足足爆发了两天,让他有苦难言。

    “可恶!”明知道那东西还是继续留在了自己的身体里面,那么以后就还会有无数次的这种折磨,可是他却毫无办法,一直以来骄傲的他如何受得了这种受人操控的局面?封尘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此时那紫色妖莲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东西来的快,去得更快,到底是什么呢?他越想脸色越是阴沉的难看!

    “总有一天,本宫会弄清楚,你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封尘阴沉的想着,放松下来后,觉得身体无比的舒服,他看了看自己全身的汗,模样很狼狈,稍微有点洁癖的他不满的皱起了眉头,然后扬声唤了唤,道,“幽四。”

    门咯吱一声被从外往进推了开来,进来的却不是幽四,而是幽九,他低垂着头,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恭身回应道,:“宫主有何吩咐。”

    封尘眯了眯眼,看着幽九,本想问他幽四去哪里,却突然想起幽四似乎受伤了,这才闭上了眼睛,淡淡的问,“幽四如何?”他问的是他伤得如何。

    看到宫主问起幽四的状况,幽九身体动了动,低垂的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回宫主,暂时下不了床。”宫主从未关心过除了辰哥与魅姐之外的人,现在竟然关心幽四,他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罢了,你下去照顾他吧,”封尘挥了挥走,语气有些疲惫,幽九和幽四的事情他再清楚不过,幽四如今身受重伤,幽九更不可能还有其他心思做事了,为了不让自己看得碍眼,他直接唤道:“让幽一进来伺候。”

    幽九心中的诧异更深了几分,一向不管任何人死活的宫主,现在却如此关心他和楠儿,这……他心里有些激动,努力的克制着澎湃的心潮,他微颤着声,道:“谢宫主!只是,宫主,您不是让幽一守住院子,不额让任何人靠近一步吗?幽一正守在院子外头。”他记得,魅姐也一直站在那里,而且等了两天两夜了。

    闻言,封尘张开了眼睛,眼神微沉,似乎这才想起这件事般,“古魅来过吗?”要守,也只有守她,所以他直接开口询问。

    “魅姐两天前就来了,一直在门外等着。”幽九没什么隐瞒,如实禀告。

    冷唳的汗眸颤了颤,封尘抓起被子,丢到身下压着,淡淡的道,“让她进来伺候。”小魅儿……怎么总是不听话他的话呢,他明明叫她离开的,还跑来做什么,就不怕他生气?可是,封尘突然抓着身下的被子,模样有些好笑,他郁闷的问着自己,为什么,在听到她没有离开的时候,他会是那么的高兴……

    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一朵朵笑容,封尘笑得小花朵朵的闭上眼,整个眉眼弯成了一道弯儿,门开了又关了上,他知道幽九出去了,没过多久,门开了,又关上了,他知道小魅儿进来了。

    小心的合上门,古魅儿看了一眼床上的人,正想恭身行礼的时候,却发现封尘似乎已经呼吸平稳,沉睡了一般,幽九说宫主很累,难道真的睡着了啊吗?

    “宫主……”她试探性的小声的唤了句,床上的人毫无反应。。看来是真的睡着了,古魅儿有些心疼他的疲惫,小声的靠近床边,她来到床头凝视着封尘的睡颜。

    不复平日的冷唳,刚毅的俊脸柔和了下来,沉睡的容颜如婴般无害,高挺的鼻,斜飞的眉,削薄的唇。一切一切都是深深刻入自己心底的,古魅儿情不自禁的伸出了手往封尘的脸上探去,纤细的手指在碰到他的脸上,有些害怕的缩了回来,床上的人毫无反映,顿时又大胆了一些,把整个手掌都触上了让她难忘的容颜。

    宫主……希望你没事。古魅儿心理咛喃的念着,看着他无害的睡颜,她的心思微微动了动,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她的脸猛的红了红,就……吻一下,一下就好,她鼓励着自己,然后慢慢低下头,往封尘的唇贴了上去。

    冰冷的触感却带着滚烫的心,古魅儿心虚的急忙离开他的唇,抬起头来,却不经意撞进了一潭深不见底的黑眸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