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2 我要出墙

章节字数:3578  更新时间:11-11-28 1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坐在洗手间的空便座上休息够了,才决定去学校。

    我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赶上我们班那节目结尾,全场报以雷鸣般的掌声,看着全场女孩眼睛闪着白花花的泪光,我就懂了,我的创作是很成功的。

    而且,看着女生们目光灼灼的看着从地上爬起来谢幕的小梅,我就知道这小子真没辜负我的厚望,我当初真的没看走眼,选他当了那个罗密欧。

    晚会最后颁奖的时候,我们班竟然得了一个语言类第三名,还有奖金八百块。

    这绝对是意料之外滴。

    我们班长那堂堂的七尺男儿竟然拉着我的手激动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在同学的提议下,我们决定下馆子,海吃一顿。

    于是,我们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杀去了夜市的美食街。

    菜过五味,酒过三旬之后,扫眼望去,已是醉倒一片啊。

    啧啧~~~

    一群饭桶,真不经灌,这才喝了多少就趴下了,我还没喝够呢。

    我拍了拍我身边的班长,只见他醉得跟死猪似的;我又推了推身边的眼镜同学,只见他哈喇子顺着桌面流成了条河,所以,我放弃了在此找酒友的决定。摇摇晃晃的起身,我满屋子找小梅准备跟他来个不醉不归,不知道那厮是不是掉厕所里了,刚刚说要出去上洗手间,这都出去好久了也还没见回来,身为他姐妹儿的我,出于‘姐妹情深’,决定去寻一寻他。

    这刚走出几步,我便看到小梅从门口走进来了,说也奇怪,不知道是小梅学了幻影术,还是我的眼出现了幻觉,我竟然看到小梅一会儿是一个人,一会儿又是两个人。

    于是,我就冲着他笑,“小梅,姐妹儿我以为你掉便池里了,正准备去拿棍子捞你呢。”

    那厮一听我叫他‘姐妹儿’立马变了脸,“赵怡梦,你再敢叫我姐妹儿试试看。”

    我这个人吧,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看着别人扭曲的脸,我心里爽啊!

    我逗小梅,“哎哟哟,看这脸都给气绿了。怎么滴?出水撒了泡尿,长能耐了不是?!连姐儿们都不认了。”

    小梅眯着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的就笑了,“赵怡梦,你信不信我叫易景天来收拾你?!”

    这厮真不要脸,我不就叫了他一声姐妹么?!他竟然拿易景天那混蛋来威胁我。

    我怒:“梅丽寒,你要是敢叫易景天来,我就让你不得好死。”(话说不是俺的错,是小梅家人非要帮他那铁骨铮铮的汉子,起了个女人的不能再女人的名字。)我握着拳便朝小梅那张妖孽的脸上挥了过去,不想砸了半道竟然被人给截了,我用我迷离的双眼,看了一下那只手的主人。

    哎哟喂,长得跟易景天真像啊!!!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

    我忽的就想起了今天在他办公室里看到的一幕,心里一阵难受。

    当下便做了个重大的决定,我要给易景天戴绿帽子,我要出墙,让他个挨千刀的笑我笨。

    于是,我就把我那个罪恶的爪子伸向了那个酷似易景天男人的脸蛋,醉眼迷离的笑着勾引他,“帅GG,你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这么好看呢,啊?!”

    没想到那厮装的跟个柳下惠似的,对我的媚眼无动于衷。

    我还就不信了,我连个勾引男人的资本都没有。

    我决定下一剂猛药,邪恶的爪子直接爬起了男人敞开着的衣领里,“帅GG,我累了,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或者带我去饭店也行。”这意思够明显吧。

    如我所料的,我听到一声冷冷的抽气声,但大家不要弄错了,声源不是我身边的帅哥,而是小梅那妖孽。

    我抽出空去瞪小梅,发现那厮的表情堪比便秘了十天人的表情啊!见我瞪他,他只能讪讪的低下头。

    我不得不佩服那假帅GG的定力,那是相当相当的柳下惠啊!竟然对于我的挑逗无动于衷,仍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

    MD,不会是个Gay吧?!

    出于对自己负责的态度,我决定放弃此目标,继续寻找下一目标。

    “算了算了。”我拿开在他衣服里造次的爪子挥了挥,欲要转身,却一下被人拦腰抱起,仔细一看,原来是长得像易景天的那帅GG。

    哎哟喂,我还真以为是柳下惠呢,原来都是装出来的啊!

    不过,话说,被人抱着的滋味还真是舒服啊,结果这一舒服我就睡过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一双唇在我脖子里咬啊咬,啃啊啃的,我觉得痒,就哼哼了一声,推搡了一下,翻过身继续睡,可那双唇又跑到我的后背开始啃,刚结婚的时候,半夜三更的易景天也喜欢这样。

    我头疼的难受,嘟嚷了一句,便听有人在我耳边轻轻吐着热气说:“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第二天,我是在小梅电话的狂轰乱炸下醒来的。

    “小梅,啥事啊?”

    “梦梦,你……没事吧?”小梅的话问得小心翼翼。

    这厮脑子有毛病吧?!我能有啥事啊?!

    “没事啊,怎么了?”我问

    “没有没有。”他的语气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而且还相当的激动:“梦梦,咱们系下午五点有个讲座,你知道是谁么?哈哈哈……你想都想不到。”

    “谁啊?”我眼睛困得直打架,模模糊糊的听到,那人是帅哥,还是什么服装界新秀之类的。

    最后,也许是因为我太过安静,小梅低低的唤了我好几声,我才从跟周公激烈抗战中迷糊过来。

    “哦,我知道了!没别的事,我挂了。”没等他回答,我便挂了电话,又去梦周公,把昨晚的事忘得个一干二净。

    我再次醒来,是午后的两点,我在被窝里缩了半个小时才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了床。

    刚下了床,我手机便又响了,我本来以为是小梅,就没理,可那手机真是锲而不舍的响啊。我忍无可忍的拿起手机,愣了,竟然是易景天,那混蛋找我啥事?记恨着昨天办公室的事,我决定让手他多等一会儿再接,可老天始终没给我那样的机会。

    那电话只响了一次就不响了。

    切!!!不打拉倒!!!

    刷牙,洗脸,我在洗手间里慢吞吞的磨矶着,正磨矶着,门响了,我从洗手间里探出头,发现易景天正在玄观那里换拖鞋。

    “醒了?”他走过来问我

    “哦。”我缩回头,随口问了句:“你怎么现在回来了?”他不是应该在公司里‘见客’么?

    “我现在不能回来?”他皱着眉问

    我翻了翻眼睛,“没有,您请自便。”跟这厮讲话真纯属浪费口舌。

    等我梳洗完,发现他还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我,“你干吗?”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直接说:“收拾好了。”

    我点头,越过他,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小梅不是说,今天去我们学校开讲座的是什么服装界的新起之秀;不是还说,那新起之秀长得还是很帅的,小梅还说叫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既然是新起之秀开讲座,既然是帅哥,咱这个服装系的学生也不能太不像样子不是;可我在柜子里扒拉了半天,也没找到看对眼的衣服。

    “穿这件。”易景天的手臂从我身后绕出,在我衣柜里拿出一件天蓝色的双肩及膝长裙,那长裙里的内搭是一件修身的白色泡泡长袖,穿起来很是秀气,我记得这件衣服是我们去法国渡蜜月的时候买的。

    也就是易景天同学聚会的时候穿过一次,回来之后易景天把我狠狠的损了一顿,说我跟这衣服怎么怎么的不搭之类的,我一恼,也就不穿了。

    没想到啊!两年了耶,我竟然还放着,不得不佩服我其实也算是个节俭的女人啊。

    但,说话回来,这厮不是不喜欢我穿这件裙子么?再话说,这三月天里穿这个会不会太那个啥啥啥了啊?!

    易景天似是看出了我的犹豫,伸手将衣服塞到我手里,直接命令:“换上。”

    我这人就爱唱反调,特别是对他,“不要。”我把衣服扔回床上,凭什么他说什么我就得听什么啊。

    他看了我一会儿,微微笑着说:“难道你想让为夫帮你换不成?”

    我吐血,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我侧过头,对他视而不见。

    “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他扳过我的身体,温柔的看着我,似是深情款款;可我要信他是深情款款,我TMD的就真是白痴。

    我们俩打小就认识,他骗女生的本事是一流一流的。

    他低着头,长长的睫毛像蜻蜒那微薄的羽翼轻轻的颤动着,修长的手指抚上我那可爱的HelloKitty睡衣,我愣住,这厮想干吗?

    我是在上身突感微凉的情况下回过神的,他他他他……他竟然把我的睡衣给脱了。

    我靠!

    竟然吃我豆腐。

    我一巴掌便朝他甩了过去,他只是微微侧头便躲过了,我怒:“易景天,你他妈在外面还没看够,回来还敢看本小姐我。”

    他倒也不怒,只是拿起被我扔在床上的裙子,“穿上。”

    我心中怒火嗖嗖狂飙,“不穿。”

    他无奈的摇头,“梦梦,你什么时候才能聪明些呢。”

    丫丫个呸的,又说我笨。

    我愤怒的冲上前去扯他的领带,他闪身不及,被我压在了我爱死了的大床上,他挣扎着想要起身,鉴于‘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秧’的实践理论,我一骨碌爬起来,骑到他身上,两只手恨恨的抓住他的衣领警告:“易景天,再说我笨蛋,我活剥了你。”

    我明明有这么一颗聪明的小脑袋,他竟然老是说我笨。

    他笑着点头,“怎么个剥法?”

    “抽你的筋,扒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用他那双唇堵上了我喋喋不休的小嘴。

    我脑子瞬间当机,忘了反抗。

    不得不承认,这混蛋的吻技真的很高,让我有些迷醉其中,可正当我迷醉的时候,我突然就想起了在他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一幕,我脑子瞬间清醒,使出蛮力推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他皱着眉头问我

    “少拿你亲过别人的嘴来碰我,我嫌脏。”我恶心的呸了几下嘴,又拿纸巾狠狠的擦了擦嘴才算完事。

    “那就离婚,离婚了我就不碰你。”他看着我,笑意盈满双目啊!

    咩咩的,想离婚,门都没有,我誓死都要保护我老爹的股份,虽然我老爹不介意。

    “跟我谈离婚,下辈子吧。”

    他挑眉,脸上笑意更深,“那就尽尽夫妻义务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