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 我要离婚

章节字数:2991  更新时间:11-11-30 1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梦梦……”易景天把头埋进我的脖子里,双唇在我耳边摩裟着,声音里充满了盅惑。

    身上一阵电流窜过,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他抱紧我,像要把我揉进身体里去似的,一双唇在我的肩胛上游来游去,弄得我痒痒的。我怕痒的推他,他的唇依然在我身上游走着,嘴里一直喃喃的,如痴如缠的叫着我的名字:“梦梦,梦梦……”

    自从裙子事件之后,他似乎在家里的时间多了起来,每天都要在我面前晃上几晃,只有一次,白天他没在我眼前晃,我谢天谢地,可睡到半夜醒来,我竟然看见他坐在我床前看着我发呆,害怕我以为幽灵哭得死去活来。

    他抱着我,就是这样叫着我的名字。

    “梦梦,梦梦……”易景天一边叫我,一边咬开了我胸前的扣子,然后,埋头……

    我的脑子瞬间清醒,靠!他把我当成他招的那些烂花朵了么?!

    我使出全力推开他,他倒在沙发的另一头有些烦躁的问:“你干什么?”

    我拉了拉自己的衣服,“易景天,你给我去死,想发泄兽欲找别人去,老娘没心情陪你玩。”

    他沉默的看了我一会儿,冷笑道:“你是我老婆。”

    “我们有名有无实。”我站起身就走。他一把拉住我,“那就做实。”

    不等我反应,他的唇便吻了下来,我推他,他不放,我踢他,他一把掐住我的腰猛的向上一提,一个转身,便将我抵在冰冷的墙面上,我双手被他摁在他身后,身子被他腾空架着,脚不着地,只能攀住他的身体做依附,这下,我是想踢都踢不到了。

    他满意的看着我动弹不得的样子,嘴里邪佞的扬起。

    “易景天,你这个伪君子,放我下来。”我在墙壁和他的身子间蠕动着。

    他冷冷的倒吸了口气,像是隐忍着什么,咬着牙警告我,“赵怡梦,不许动。”

    他不让动,我偏要动。

    丫丫的,我气不死你。

    让你欺负我,你这伪君子,真小人。

    他的眼睛直直的盯着我,一只手掐住我的下巴,狠狠的说:“赵怡梦,让你别动。”

    我轻笑,“易景天,你算老几,我凭什么听……”

    一记更深的吻把我的声音吞没,我推拒,他一只手握住我的两只胳膊,一只手扯开我的衣服,手便探了进来。

    “易景天,你……你混蛋,给我……住手。”我觉得我很可耻,因为我的身体背叛了我的心,主动的迎上了易景天,所以,我只能用语言来抗拒。

    他满意的看着我的举动,不要脸的说:“明明舒服的要死,还装什么清高。”然后,他就朝死的让我尽夫妻义务。

    我恨他,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的恨过他。

    他虽然以前不待见我,顶多也就是说我两句笨而已。但从来没像今天这样侮辱过我。

    他竟然说我装清高!!!!

    我怎么装清高了,我这样还不都是他让做夫妻义务给逼的。

    MD!他吃干抹净,倒成了我贱了。

    我心里憋屈:老娘不干了,老娘离婚总可以了吧。

    我不要受这气了,股份给他就给他吧,反正我老爹都不心疼,我何必心疼。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想了一个晚上,终于下了决定。

    当我告诉小梅我要离婚时,不出所料,他急得像火烧了屁股一样,冲着我大叫:“赵怡梦,你被驴给踢了吧,离了婚,你上哪儿再去找易景天这么好一老公啊!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就知道所有人都被易景天那幅空皮囊给迷惑了。

    刚结婚那会儿,我们俩过得是人前人后两种生活。

    那时,因为怕我老爹起疑,我们俩在人前腻得跟什么似的。认识我爸的人都说,我找了个好老公,认识我的人,都说我爸找了个好女婿。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还真想着以后就将就着跟他过算了。

    可我也不知道我们俩什么时候开始吵架的,具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天我下课回来,他就坐在家里生闷气,然后,我看了我好久,最后摔门而去。

    这次我冲进易景天办公室的时候,那大美人竟然没拦我,而且还恭恭敬敬的叫了我一声,“太太……”

    我鸟也不鸟她,直接踹开了门,奔了主题,“我要离婚。”

    办公桌前的男人微微抬首,眼睛上的金边眼镜把他衬的文质彬彬,什么叫衣冠禽兽?眼前这位是也!!!

    “又发什么疯?”易景天问

    臭男人!!

    我懒得跟他那么多废话,“我要离婚,你要什么就都就拿走吧。”

    “拿什么?”我听见有人问。

    明知故问,“不就是那几个破钱嘛,我老爹都不心疼,我心疼个屁啊!”

    “你准备离婚?”很不相信的语气。

    “废话,这还用说。”我回头瞪向声源。

    靠!!!

    看到来人,我脸上立马笑开了朵花,“爸,你怎么进来了?”

    我爸说:“走进来的。”

    我翻个个白眼,没接话。

    我爸走到我跟前说:“你又来瞎闹腾了?”

    我吐血,什么叫又?!

    胳膊肘往外拐!

    “我才是你亲闺女!!”我咬牙提醒我爸。

    我爸瞪了我一眼,“臭丫头,你老子我没糊涂呢,还用得着你提醒。”转过头又问易景天,“景天,这丫头没伤着你吧?”

    我吐血再吐血!!他是不是我亲爹啊?!

    易景天走过来搂住我的肩膀说:“爸,她就闹小孩子脾气呢,您又不是不知道;没事,我哄哄她就好了,您回去歇着吧。”

    我爸甚是欣慰的点头,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梦梦,别不懂事啊。”

    我爸走后,我甩开易景天的胳膊,刚才碍于在我爸面前不好发作,我只能忍气吞声。

    我一把揪住易景天的领子把他摁在办公桌上,身体压在他身上,害怕他在我一个不留神下给闪人了(liao),“易景天,你个龟孙子,我爸怎么会下来?”要知道我爸的办公室跟他办公室隔着三十层楼呢。

    “我哪知道。”他推我,“快起来,这是办公室。”

    他一说这个,我就想起那天他在办公室里的艳事来,讥刺他:“现在知道是办公室了,搞女人的时候怎么不这样想。”

    他优雅的取掉眼镜,捏了捏鼻梁,心情似乎很好,“梦梦,你吃醋了。”

    我呸!吃他的醋,我这辈子得还不得在醋缸里泡死。

    我正要开口,便听门外的那大美人秘书敲门说道:“易总,浩天的莫总过来了,在贵宾室等您呢。”

    “请他稍等一下。”易景天推了推压在他身上的我,“梦梦,听话,快起来。”

    “你什么时候跟他勾搭上的?”我忍着心中的怒火,浩天的莫浩然,就是那个让我们家小路姐姐避之不及的男人。

    易景天看了我一眼,像是懒得理我,一根一根的掰开我揪着他的手指,起身。

    “不许跟他讲小路的事。”我重新把他压回桌案上,再度揪住他的衣服,警告他。

    他皱着眉头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理由?”

    记得在哪儿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幸好我还没离婚,于是,我洋洋得意,“凭我是你老婆。”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摩挲着我的唇,凑到我敏感的耳垂低语,“既然这样,表达一下你的诚意,来,叫声老公给我听听……”

    龌龊!!不要脸!!

    我心里虽然这么认为,但是像被他盅惑了一样,不由自主的叫了他一声:“老……老公……”

    等我有一点意识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被他压在桌案上,双手勾在他的脖子上,主动的跟他嬉戏。

    话说为朋友两肋插刀,我这何止是插刀啊!!就差没把自己给送出去了!!!

    小路啊!!你要用什么补偿我啊!!!

    反正亏都已经吃了,该索要的咱还是要索要滴。

    我趁着易景天换气的间隙,提醒,“记得……你……”

    不管怎么样,他就是不给我说完一句话的机会,我心生一计,趁着他舌头伸进来,我重重的咬了他一下,我还没开口,却听见他说:“梦梦,你会付出代价的。”

    这代价是什么呢?!

    如果我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他亲就让他亲吧,总比……总比……

    他在我嘴上来来回回的啃了N遍,我觉着我的嘴都被他啃的肿了,“易景天……那个……莫浩……然……”

    “让他等着。”他低吼一声,继续吞没我的声音。

    我心里默默的泪,推不开他,我只能自救。

    我的手就在他身上乱摸,忽的就摸到了他腰间的皮带。

    哼哼~~~

    在办公室里掉裤子,看你丢不丢人。

    然而,我的计谋虽然是得逞了,结果却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他扶着裤子看着我说,“原来……你已经这么迫不及待了。”

    我欲哭无泪!!

    什么叫弄巧成拙?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算是彻底的领悟到了,而且领悟颇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