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爱美之心  第011章 掳人非勒索2

章节字数:2116  更新时间:10-08-31 17: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第N次从台阶上滚下去,我终于决定放弃睡眠,穷极无聊之下,坐在窗子下边大声吟诵夏未至教给我的诗,有些记不住了,只好瞎念——

    “不论盐铁不筹河,独倚东南鼻涕多。你拿三升我一斗,什么什么什么啊!(1)”

    当年夏未至念给我听时很是感慨了一番,我对此没有兴趣,现在想起来也是面目全非,于是决定换一首:“凌晨皖城去,薄暮上林栖。辞枝枝不起,停树树还低。对日终难托,迎风……什么迷。只待纤纤手,曲里作宵啼。(2)”不错不错,虽然也没记全,不过已经很好了。

    当下诗性大发,从情到景、从人到物,当年夏未至给我念的诗,不管记得全、记不全的,通通吟了一遍,念完自我感觉甚好!正欲从头再来一遍,窗子蓦地打开,一颗人头伸出来,面色很是不好看:“你再胡叫唤,我就撕了你的嘴!”

    胡叫唤?我的小暴脾气当下就爆发了,当然了,是在心里……我背的多好,夏未至当年拿勺子敲,我也没肯背一句!如今我背了这许多,居然落了个“胡叫唤”的评价,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呐!!!

    “等等——”一把截住欲关上的窗子,某张明显睡眠不足的脸再次伸出来,声音比这清晨的温度还要冷:“你想死?”

    “不想!但是我要为我的背诵功力正名!”

    他仿佛看见了非人类,当然,我是非人类……总之,那是一种惊奇的眼神……

    “正名?”他嗤笑道。

    这种不屑的态度惹恼了我,当下清咳一声,扯着嗓子又念了一边当年夏未至很是感慨的某首诗。那张英俊不凡地脸有点扭曲,见了鬼一样的看我复述了一遍夹杂了数个“什么什么”之类的含混字眼的诗,最后咬牙切齿的道:“你行!”

    窗子砰的关上,我琢磨着这诗念的有效果,那边门又砰的一声开了,某位长相不俗的仁兄未着外衣,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一把拎起我的后领,扔给了一个护卫:“把她看好,让她闭嘴!再听见她出声,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那护卫吓的不轻,唯唯诺诺地低头应声,他复又气势汹汹地走了。那护卫则死死盯着我的嘴,我动动嘴唇都吓得他一哆嗦。可怜的,跟个这样的主子是你的不幸……

    东边的天未白,我郁闷的瞥了眼身边的护卫:不知道天亮以后夏府发现我不见了会怎么样,夏未至一定很着急……他爹娘一定很高兴……

    唉……

    ======连城书盟======

    没多久天大亮了,我才细细看了遍这小院,只是很平常的民宅,院子不大,一扇木门供进出。这大概是这帮人临时藏身地,看得出来他们来历不简单,绝不会住这么简陋的地方。日上三竿,那个人才睡起,一走出门看见我,慵懒地表情立刻换成不耐烦,连眼皮都懒得再掀一下,绕过我走了。

    昨晚那个怪异的高人这时走进院子,我一直在院子里,居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一进来,守在门口的护卫立刻掩上门。

    “二殿下,城中戒严了,官兵到处搜查,好像在找……”他目光缓缓地移到我脸上来。

    哈,一定是夏未至,他在找我!等等……二殿下?我那么聪明,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称呼都是在叫什么人。

    他是皇子?晋国的?当今圣上有这么大的儿子啦?忽然想起昨晚他提到绿袖,这么说来,难道绿袖是他们的人?他们在安乐王身边安插了奸细,那晋平律……莫非就是王爷的名讳?!他想干嘛?谋反?篡位?

    问题太多,一时转不过弯来。这个发现可大可小,我必须得离开这里,当下心里飞快地盘算起脱身之计。

    那二殿下眉心一蹙:“她是右相夫人的侄女,也不奇怪。”

    谁知那个高人却道:“不对,官兵说是王爷找人!”

    “晋平律?”二殿下也是差异,顿时沉下脸来。

    别说他,我自己都奇怪,安乐王干嘛找我。啊,对了,可能是夏未至求他的呢?

    对,一定是这样!

    二殿下脸色不那么轻松:“晋平律为什么找她?”话是对这个那个怪异的高人说的,口气不善。半晌,他重重出了口气,冷道:“先回去再说,把这个小妖也带走!”

    带我?安乐王的兵马满城的找我,他们居然在这节骨眼带着我想出去???莫非真应了那句“艺高人胆大”?这个打扮奇怪的高人手段绝高,他连空间都能封闭,不动声色的带我们离开恐怕也不需费什么神。

    这么一分析,顿时心凉了半截,恐怕那些兵马再多也不够看。不过我还是抱着点侥幸,出了这个被施了奇怪术法的小院,我兴许有机会脱身。

    事实证明,我想的太美了,一出院子,他们都换了个样子。而我一点也不陌生,正是在茶楼上见到的那桌低调的客人,那个眼神可怕的人,正是二殿下。看来他们盯上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安乐王对他们很有威胁,否则不会这么费尽心机和周章逮我。

    我还是很有用的……嗯?不对,现在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

    我们出了院子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不知道怎么了,有些官兵就与我们擦肩而过,却好像没看见一样,视我们如空气,一路出了城,丝毫没遇到阻拦。

    我心凉了,彻底凉了,活了三百六十七年都白活了,连一个凡人都不如!

    这副沮丧的样子落在那二殿下眼里,他冷眼的看过来,脸上淡淡的嘲讽,好似我那点小心思都没逃过他的眼。现在打算落空,正好笑话我的异想天开。

    笑吧,笑吧,笑得你嘴巴抽筋,乐极生悲才好!

    ------------------------------------------------------

    注1:清,龚自珍《杂诗》。原句:不论盐铁不筹河,独倚东南涕泪多。国赋三升民一斗,屠牛那不胜栽禾。

    注2:唐,李世民《咏乌代陈师道》。原句:凌晨丽城去,薄暮上林栖。辞枝枝暂起,停树树还低。向日终难托,迎风讵肯迷。只待纤纤手,曲里作宵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