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仙四篇) 徊梦青云  第四章 人妖殊途嫌隙生

章节字数:4310  更新时间:10-07-16 10: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边和天青玩闹一边时不时的和玄祉聊上几句,此时夙微也已经回来,看见这一幕忽然没来由的觉得这个气场还真是很不错。然后便上前把衣服递给夙韵,对方拿着衣服看了半晌,忽然很郁闷的撅起嘴,

    “什么嘛,这衣服还真是难看死了,看来要改改。”另外两只于是再次无语,之前可是从来没有人说过琼华的道袍不好看啊,在他们看来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有天青依然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和夙韵研究起到底要怎么改会比较好看,

    “夙韵,广袖可是师傅和师叔师伯们道袍的款式……”

    “谁管那么多,我喜欢就好!”斜睨了天青一眼,夙韵手上依然完全不受影响的奋笔疾书着,天青于是继续不老实的时不时拽走她的纸。夙韵瞪着眼侧头看了看他,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一般狡黠的一笑,把左手的毛笔换到右手就直接对着他白皙的俊脸画过去。天青反应过来正想站起来,直接被她用一个冰咒压住,然后只能乖乖的任对方涂涂画画,撤去冰咒之后,夙韵便对着自己的杰作哈哈大笑。

    玄祉和夙微见状也忍不住笑出了声,天青立刻挂着讨饶的笑意看着夙韵,

    “好了好了,天青哥哥知错了,饶了我吧。”夙韵闻言于是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他,

    “好啊,不过你这个样子出去怕是也会吓到人的,所以人家就好心的帮你洗洗吧。”天青还未及反应,便直接被她降下的水柱冲了个正着。看着他浑身湿哒哒的惨象,夙韵不禁笑的更加开心,然后无良的吐着舌头到,

    “叫你总是给人家捣乱,活该啦!”然后直接无视他,烘干了草地继续写起来,结果写了一会儿又忽然很郁闷的把笔丢掉,

    “啊啊啊,这样要写到什么时候啊!”另外三人相互对视了一下,心道:她终于忍不住要放弃了。不想此时夙韵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然后直接兴奋的拍手到,

    “哈哈,想到了,两只手一起写就好了嘛。”然后便将两张纸浮在空中,两只手都拿起毛笔,继续书写着一模一样的东西,看的三人不禁一阵惊叹。想不到这丫头竟然有这样的本事啊,看来单纯的人果然心性就是纯净呢,他们可是完全做不到左右开弓的。

    写了一会儿夙韵便向后挪了挪直接靠在天青怀里,

    “为了惩罚你之前的行为,现在开始就乖乖的给人家当靠垫,要是再敢捣乱,后~果~自~付~!”天青哪里还敢捣乱,之前那两下子已经够受的了,虽然他还是觉得其实挺好玩的。于是乖乖点头,接着几个人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天青和夙韵在互相调侃。

    不觉间天光已渐暗,夙韵这才想起几个人好像还没吃饭,她是无所谓的,因为妖类本来对食物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不过那几个还是要吃的吧。于是放下笔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

    “你们是不是该去用晚饭了?快去吧,不用管我的,我对食物没什么欲~望。”几个人却是难得默契的一起摇头,最后是玄祉代表发言,

    “我们也早就习惯辟谷了,一顿不吃没关系的。”夙韵于是也不再多言,只是拿着笔继续写起来,然后撅着嘴无奈的感叹,

    “唉,这要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头嘛,琼华的门规果然死板到让人疯狂。”另外几只于是难得颇为认同的点点头,他们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啊,只是,那些陈规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更改的吧。

    之后几个人便继续聊起来,

    “所以说夙微姐姐你就经常犯规去偷酒喝,然后被罚?可是酒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的啊,还不如没事气气师傅来得更有趣。”夙微于是颇为认同的点点头,

    “那是啊,我可是一直很期待能看见师傅变脸呢,不过他老人家的忍耐力似乎超乎常人啊。”夙韵闻言于是狡黠的一笑,

    “再能忍也是有极限的嘛,看我的好了。”夙微听了不禁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我说夙韵啊,你还是稍微控制一点,如果真的气到师傅可不只是被罚那么简单了,说不定要武力解决的。”夙韵却是无所谓的撇撇嘴,

    “无所谓啦,到时候人家就一边躲一边故意被打到一点点,然后对重光哥哥撒娇说人家不是故意的,他一定就不会再生气的啦。你也知道,他其实是嘴硬心软的嘛。”几个人于是再次言语不能,唉,众位师叔师伯啊,我们同情你们……

    天色更加暗淡的时候夙韵就直接打了个响指,周围立刻泛起了明亮的荧光,无数光晕浮在夜空之中,衬的思返谷的夜空异常漂亮。夙微见状不禁提着酒瓶兴奋的触碰着那些荧光,

    “夙韵啊,你果然是个仙术天才呢,羡慕啊羡慕。”天青和玄祉闻言立刻认同的点点头,由其是玄祉,夙韵之前在须臾幻境的表现可完全不像是个初学者啊。

    之后夙韵便继续奋笔疾书,夙微继续喝着她的小酒,玄祉静静的坐在那里,天青则是神色莫辨的盯着怀里的夙韵。玄震和夙瑶来到这里的时候看见便是如此和谐的画面,加上夜色中绚丽的荧光,还真是不错的风景呢。

    感觉到有人来的时候夙韵就停下了笔,抬头便看见玄震和夙瑶正神色莫辨的看着她,玄祉已经起身打招呼;夙微依然是那副懒散的样子,淡淡的对他们摆摆手便当作招呼了;天青直接连搂带抱的把夙韵拉起来,然后笑着对自家的师兄师姐打招呼。夙韵则是对着玄震和夙瑶露出一个纯净的微笑,然后目光里带着探询的侧头看着玄祉。

    玄祉见状于是再次无奈的充当起中介的角色,

    “玄震师兄,夙瑶师姐,这位是今日刚刚拜入重光师叔门下的夙韵师妹。”夙瑶听了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玄震则是微笑着到,

    “我们便是有些好奇所以才过来看看,会在思返谷抄写门规的,夙韵师妹可是第一人呢。”夙韵闻言于是无奈的撇撇嘴,心里暗道:这玄震给人的感觉和赢幽哥哥蛮像的嘛,只是气质就差多了。于是一边动手改着手里的琼华道袍,一边对着玄震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人家只是不喜欢墨守成规啦,而且这里稍微改造一下也是不错的地方呢。”玄震闻言于是颇为认同的点点头,现在的感觉就很不错呢。知道夙瑶的性格必是很少开口的,玄震于是继续到,

    “我们只是见几位师弟和师妹晚饭和晚课的时候都缺席,所以才打探了一下过来看看。”夙韵闻言立刻神色自责的看着身边的几位,

    “你们怎么都不说啦,这样会被罚的吧。”玄祉第一个无所谓的摇着头,

    “一直都坚守着那些门规,偶尔被罚一次其实也不错。”天青闻言立刻皮笑着接口,

    “是啊,玄祉师兄可是从入门到现在一次都没有被罚过。”夙韵闻言不禁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天啊,玄祉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那人家是不是要创造一个入门之后每天都要被罚的记录呢,这样也好被后来的弟弟妹妹们记住嘛。”众人于是直接无语,此时夙韵手上的道袍已经修改完毕,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衣服,夙韵直接抬手扬起一道紫光,光芒散尽后,身上的衣服就已经变成了改好的琼华道袍。

    抬头看去,几位师兄师姐的表情还真是精彩,夙韵于是无奈的拉了拉身上的衣服,

    “就说这衣服不好看嘛,怎么?改了之后还是很糟糕?”几个人却都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天青带着满眼欣赏的笑意开口,

    “只是从来没见过有人可以把一件普通的琼华道袍穿出如此风韵。”夙韵闻言不禁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哈?一件衣服而已,还什么风韵,这样说很奇怪啦。”此时夙瑶却忽然声音冷淡的开口,

    “琼华道袍岂容你这样胡乱修改,明日师傅和各位师叔师伯见了必是要惩罚的!”夙韵却是无所谓的摇摇头,

    “不会的吧,门规又没规定不可以改衣服。”玄震闻言不禁有些惊讶的问到,

    “夙韵师妹现在抄完了多少遍门规?已经都记住了?”夙韵于是微笑着点点头,

    “现在已经完成了八十三份,抄到第二份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记住了啊,不然你们考考我?”玄震立刻摆出一副完全不相信的神色开始提问,不想夙韵竟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

    “所以说啦,仪表卷里只说了要衣装整齐,并没有说不得随意修改道袍嘛。”夙瑶闻言不禁微微皱眉,

    “即便如此,你的头发为何未束发冠?这个可是有规定的。”夙韵于是依然是那副无所谓的表情指了指天青和夙微,

    “天青哥哥和夙微姐姐也没有束发啊,好好的头发干嘛要束起来,要罚就罚吧,人家无所谓啦。”夙瑶于是面色不善的冷哼了一声,然后便不再说话,夙韵见状于是无奈的吐了吐舌头,真是的,感觉好像看见了女版的玄霄哥哥一样,无趣的紧呢。所以师姐你其实是在嫉妒夙韵的美貌和天资吧……这是此时天青、玄祉和夙微的心声。不想此时玄震却忽然开口,

    “夙韵师妹既已入门,为何不称师兄师姐呢?”夙韵闻言于是摇着手指神色颇不认同的到,

    “那样叫多生硬啊,还是叫哥哥姐姐比较亲切呢,而且人家都直接叫太清爷爷和几位长老爷爷的,当然,师傅是叫哥哥的。”夙韵再次强调着自家师傅的‘特殊’地位,玄震和夙瑶于是直接被打击的言语不能。

    玄震于是抽着嘴角继续问到,

    “师傅和师叔师伯们未曾反对?”夙韵听了不禁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那是当然的啦,所以你们以后也直接叫我夙韵啦,我就叫你们玄震哥哥和夙瑶姐姐。”看着对面背着手俏皮的笑着的女孩,玄震的微笑里不觉间含了丝淡淡的宠溺和无奈。

    后来在卷云台上,他的脑海里便不其然的浮现着她此刻的笑意,刺的他的心里一阵阵的疼痛,而那个时候,这个巧笑倩兮的女孩已经再也不可能对他露出这样的微笑。

    之后玄震和夙瑶便离开了思返谷,夙韵于是继续靠在天青身上抄门规,夙微继续喝酒,玄祉继续坐在那里装背景。

    夜色渐浓,夙微已经枕着酒瓶睡着,玄祉也坐在那里潜眠,夙韵于是抬手揉了揉有些发胀的眼睑,然后笔尖在纸上微微停滞了片刻,而她抄到的这条门规正是慎行卷中的“上古云:人妖殊途。琼华弟子乃以修仙为业,维护人间正道!妖魔者,生性凶残,为祸世间,遂见之必决断斩杀,无须留情!”

    每每抄到这里,她的心就在微微刺痛,呵,人妖殊途,便要毫不犹豫的斩杀吗?这就是琼华的理念?真是太可笑了!

    离她最近的天青当然早就感觉到了她心里的纠结,也看见了让她的笔尖数次停滞的这一条门规,正待开口,就看见夙韵已经抬头看着他,神色迷离的让他有些心疼,

    “天青哥哥,你是如何看待妖魔的呢?”天青闻言微微叹了口气,

    “在我看来,万物皆是生灵,又哪里有天生注定的贵贱善恶之分?说不定今世是人,来世便要做妖。妖魔亦分善恶,又岂能不问缘由的尽数斩杀!”夙韵闻言神色不免有些惊讶,然后直接伸臂抱住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胸口,

    “想不到天青哥哥竟是如此通透的人呢,是你的话,其实也不错啊。不过,还是很麻烦……所以,我决定帮你去追夙玉姐姐!”天青听的是一头雾水,什么叫是他也不错,这又和夙玉有什么关系?

    不过知道是天机,便也没有多问,只是无奈的抬手拍了拍她的背,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还是快点继续吧,不然早课之前就完不成了。”夙韵闻言不禁神色不满的瞪着他,

    “切,不知道是谁一直在给人家捣乱啦!”天青闻言于是讪讪一笑,

    “好了好了,是天青哥哥的错,现在你继续写吧,我先睡一会儿,这次不会再捣乱了。”夙韵于是无奈的撇撇嘴,然后直接无视他,顾自的继续着抄写门规的大业。

    重光悄然过来查探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一个安静的画面,然后神色不明的盯着左右开弓的夙韵看了半晌,之后才叹息着转身离开。刚刚看到夙韵的那一刻,他竟会产生了一种仿若仙子下凡的错觉,该说这丫头果然不愧是修仙的料吗?

    重光啊,若他日你知道眼前的女子竟是妖狐之身,依然还会这般认为吗?呵,人妖殊途,还真是无比讽刺的四个字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