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仙四篇) 徊梦青云  第六章 剑舞坪上会玄霄

章节字数:4199  更新时间:10-07-20 12: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之后夙韵便在思返谷悠哉的呆了三天,期间之前经常被罚的夙微竟然没怎么来,这让夙韵不禁在心里暗念:重光哥哥真是过分,肯定是担心我们两个一起算计着怎么气他啦。玄祉和天青倒是没事就过来陪她,甚至连玄震也来了几次,这让夙韵颇为感叹,果然不愧是大师兄啊,对大家都很关心嘛。

    天青每次来的时候夙韵的第一句话必然是:天青哥哥你怎么又来了?夙玉姐姐呢?而天青的回答必然是:大概和玄霄师兄在一起吧,腿长在她身上,我又管不了。夙韵于是必然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玄霄哥哥那么死板,你哪里就会输给他了,稍微争点气啦!最后天青必然是嬉皮笑脸的哈哈过去,夙韵于是也不再说什么了。

    只是天青一直很好奇那所谓的天机到底是什么,肯定和他有关,只是这丫头一开始口口声声说让他负责,之后却又开始撮合他跟夙玉,莫不是因为什么情劫之类的?于是天青你已经接近真相了……不过这也只是猜测而已,顺其自然便好,天青于是也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

    三天之后夙韵终于懒懒散散的从思返谷出来,重光便安排玄祉先指导指导她的剑法,这一指导,玄祉和众位长老才终于证实一件事,那就是果然人无完人啊。夙韵的仙术是好的没话说,但是剑法就真的可以说是令人发指了,甚至好脾气如玄祉都已经完全无奈了。

    在第N方次打飞夙韵手上的剑之后,玄祉的表情已经可以用纠结来形容,而站在一边看着的夙微和天青已经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夙韵你真是太可爱了!”夙韵见状直接不客气的赏了他一个白眼,

    “天青哥~哥~,你要是笑够了就给我有多远闪多远啦!”天青于是强忍着笑意拍着她的肩到,

    “夙韵啊,你的手是怎么回事,握不稳剑柄?玄祉师兄已经很控制力道了吧?”夙韵于是无奈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撅着嘴哀怨的到,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嘛。”这时玄祉却忽然开口到,

    “夙韵啊,师傅有事酌我下山去办,明天开始就由玄霄师弟负责训练你了,他也是琼华里的剑法翘楚,想必你也能有所收获。”心里却是暗自笑道:唉,终于解脱了,玄霄师弟,你且自求多福吧。

    夙韵闻言立刻鼓起了包子脸,

    “天啊,玄霄哥哥?让人家成天对着那张死板的脸,绝对会疯掉的啦!”然后便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夙微和天青,

    “夙微姐姐,天青哥哥,你们两个也可以教人家的嘛。”

    夙微闻言只是懒散的摇摇头,

    “我的剑法也好不到哪里去,而且素来懒散,哪有耐心教你啊。”

    天青依然是那副痞痞的笑容,

    “我的剑法倒是过得去,不过绝对比不上玄霄师兄,而且重光师叔也发话了,所以还是让玄霄师兄来教吧。”

    夙韵闻言却是忽然狡黠的一笑,

    “啊,我明白了,也好为你和夙玉姐姐制造机会嘛,那人家只好委屈一下了。”

    听了夙韵的话,天青不禁一阵黑线,然后无奈的抬手敲上她的头,

    “你这小脑袋瓜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啊,真是败给你了。”

    夙韵却只是呵呵一笑,然后拿着剑继续和玄祉玩着‘飞剑’游戏,

    “夙韵啊,仙风云体也不是这么用的吧。”看着身形灵巧的及时接住剑的夙韵,玄祉不禁抚额长叹。对方却只是一如往昔般调皮的笑着,

    “可是人家觉得很好用啊。”玄祉于是非常想仰天长叹一下,神啊,拜托让今天快点过去吧……

    第二天玄祉简直是飞一般御剑就下山去了,看的众弟子不禁一阵迷茫。早课过后玄霄就很敬业的站在那里等着夙韵,天青和夙微早就无良的闪人了,只留下夙韵一个人磨磨蹭蹭的走到玄霄面前。

    “那个,玄霄哥哥,人家的水平实在很糟糕,你看了可不要生气啊。”

    玄霄闻言依然是那般冷淡的看着她,

    “我们先过招看看。”夙韵于是无奈的点点头,然后继续重复着‘飞剑’的游戏,玄霄见状不禁微微皱起眉,若有所思的看着那被仙风云体环绕的身影,然后忽然恍然大悟般的对着夙韵到,

    “你的属性是风?”见对方点头,玄霄于是继续到,

    “试着控制周围的风,让它环绕在你的手和剑柄周围,如此手上的剑应该就不会再轻易被打飞了。”

    夙韵闻言便乖乖的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结果手上的剑果然没有再飞出去,于是立刻眨着星星眼凑到玄霄面前摇着他的手到,

    “天啊,玄霄哥哥你真是太聪明了,玄祉哥哥怎么就没想到嘛,难道他其实是故意的?”无视夙韵的纠结,玄祉的腹黑他当然是深有体会的,却也不愿多言。只是暗自思索着:这夙韵师妹对仙法的控制果然非常有天赋,甚至已经能够达到不自觉的就让周围的风围着她运动的境界,未来必是无可限量。

    “不要再理会玄祉师兄的问题了,你现在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琼华剑法了,身为修仙之人不能熟练的操纵佩剑岂不可笑?”夙韵于是无奈的撇撇嘴,

    “好吧,那玄霄哥哥先给人家示范一下嘛。”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玄霄便握着剑稍微走远了一点,之后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舞了起来,看的夙韵是超级崇拜啊。

    “玄霄哥哥,你的剑法简直已经出神入化了!”看着自家师妹崇拜的表情,玄霄的自尊心一时间无比满足,神色便也柔和了一些,

    “刚才的剑招师妹可曾记下?”见夙韵毫不犹豫的点头,玄霄于是继续到,

    “那么便舞来看看。”

    夙韵闻言直接用仙风云体让身体轻盈的退后,浮在空中便握着剑舞了起来,虽然剑招都没错,可是那经常会缠在剑上的袖子到底算怎么回事啊?在她的袖子第N次缠在剑上的时候,玄霄已经完全无语了,于是微微皱着眉到,

    “师妹,你可以先想个法子把衣袖的问题处理一下!”夙韵这才反应过来,一道紫光闪过,原本流云般的广袖便已经被丝带系着直接抽拽到大臂处,袖摆自然的垂落到手肘处,整个人看起来也清爽了不少。

    “这样就可以了吧?”玄霄见状只是淡淡的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了。夙韵见他依然还是那副表情,不禁无趣的撇撇嘴,她果然还是不擅长和沉默的人相处啊,不过还是听话的继续舞剑。

    这次再也没有搞出什么乌龙,玄霄方才满意的点点头,

    “夙韵师妹的悟性的确不错,只要勤加练习,剑法方面想必也不成问题。”说着便将一本琼华剑法递到她的手上,意思很明显,他已经决定要做甩手掌柜了。

    “师妹昨日曾到过承天剑台?”虽然是疑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完全没想到玄霄会问起这个,不过夙韵仍是那般纯净的微笑着回到,

    “恩,去找宗炼爷爷铸我的配剑,剑名莫言。”玄霄闻言表情虽然未有什么变化,不过看着她的目光让她立刻就明白他是想知道剑名的由来。琼华弟子手中佩剑素来都是宗炼所铸,但是坚持自命剑名的,夙韵却是唯一的一个。

    夙韵于是再次不厌其烦的重复着之前的话,

    “莫言天道不公,莫叹苍生悲悯,莫说万物参差,莫信情劫难逃,我命由我不由天!就是这样啦。”

    玄霄听了目光里却是隐隐透出些许迷茫,转瞬即逝,甚至快到来不及去捕捉,然后便神色严肃的看着她,

    “天理伦常,本就注定,岂容凡夫俗子有所质疑!”夙韵闻言不禁无奈的吐了吐舌头,

    “所以才说玄霄哥哥你为人太过死板教条嘛。有些东西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啦,不能理解就算了。只是一直觉得,像你这样活着绝对会很累的。活着就是为了快乐,人生苦短,生命虽有轮回,但是来世便也不再记得前尘。你定然觉得凡是规定就应该遵守,所以对于琼华那见妖魔者必杀之的门规从来未曾质疑,对吧?”玄霄闻言便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夙韵见状却是无奈的摇摇头,

    “那么玄霄哥哥可曾想过,生命皆有轮回,你今世为人,来世也许就做了妖魔,那么如今这样的坚持岂不可笑?”

    玄霄却是无所谓的摇摇头,

    “我入琼华便是为了修身成仙,如若成仙,便也无须再入轮回,又怎会转世为妖魔?”夙韵闻言不禁有些意外的一笑,

    “看来玄霄哥哥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早已再清楚不过了,希望你的愿望有朝一日能够成真。道不同不相为谋,夙韵亦有自己的坚持,但是,还是很欣赏玄霄哥哥的心性!”

    玄霄闻言难得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她,

    “若不是想修仙,你们来琼华又是为了什么?”夙韵却见状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玄霄哥哥,修仙所修的是什么?是心性啊。我们修仙所为的便是照拂苍生,如若苍生也要不分是非的划分出所谓的贵贱善恶,那么仙道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玄霄正待反驳,夙韵却没有给他机会,而是继续问到,

    “如果现在有一个善良的妖和一个邪恶的人都受了重伤,而你只能选择救一个,玄霄哥哥你会去救谁?”

    玄霄闻言立刻理所当然的回答,

    “当然是救人!”夙韵却是叹息着摇摇头,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妖也许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却可能曾经残杀过自己的同胞,当然也不乏妖族。你救了那只妖,它继续它的生活,一切都会相安无事。但是你救了那个人之后,他可能继续去杀人斩妖,为恶世间。如此,又该怎样去衡量?”玄霄闻言第一次陷入了纠结的思绪,看着他迷茫的表情,夙韵不禁叹息着摇摇头,然后立刻恢复了从前那般纯净的笑意,

    “算了,有些东西在你思想里早就已经根深蒂固,如果不亲身经历和面对这些选择,只是想也无法明了的。只要你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够了,不过,如果有一天行差踏错的话,我会不计一切的把你拉回正道哦。”玄霄听了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会行差踏错的只是你们而已,我玄霄向来严于律己,恪守本分,又怎会如此!多说无益,你且专心修炼为要!”然后便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看着他那傲然远去的身影,夙韵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玄霄哥哥啊,你早晚会为这过分的骄傲和自信付出代价的!”

    回头便看见天青依然是那般痞痞的对她笑着,微风拂过,他的发丝和衣摆静静的在风中飘动,让她不禁微笑着在心里感叹,琼华有他,她便也不会寂寞了吧。

    “怎么,到底把玄霄师兄气走了?”夙韵闻言习惯性的赏了他一个白眼,

    “切,那是他自己定力不够,怪不得别人啦。”天青闻言不禁无奈的摇摇头,

    “你啊,就不要妄图说服玄霄师兄了,他的性子向来执拗,根本劝不通的。”夙韵听了立刻非常认同的点点头,

    “是啦是啊,所以我也只是说出我想说的,他喜欢怎么想就是他的事了。”

    “不过肯听你说,也足见师兄对你还是非常欣赏的,要是我的话,估计他早就直接甩袖走人了。”夙韵闻言不禁鄙夷的瞪了他一眼,

    “那是你太笨了!直接用平时的语气跟他说他当然会无视了,偶尔装装深沉他才会觉得你当时的态度很认真,所以就不好甩手走人了嘛。”天青闻言于是颇为受教的点点头,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她,

    “难怪夙韵你人缘这么好了,敢情是很会见风使舵嘛。”夙韵听了立刻微笑着拍拍他的头,

    “孺子可教啊,就是这样啦,做人要懂得变通嘛。”天青见状才忽然反应过来,原来她一直就浮在空中没下来,怪不得感觉有些奇怪。

    “你这丫头,不要故意居高临下的和人讲话,快点下来!”夙韵当然不会听他的,于是直接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人家才不要!有本事就来追啊!”然后便直接落跑,天青见状立刻笑着用仙风云体追过去,

    “这招又不是只有你才会,夙韵丫头,你给我等着!”然后两个人便开始在剑舞坪上戏笑着互相追闹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