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仙四篇) 徊梦青云  第八章 莫言初现天光异

章节字数:3925  更新时间:10-07-24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之后夙韵便乐得借机偷懒,在房间里窝的很爽,顺便还拐了个名为云天青的免费劳动力。

    于是从山下回来听说夙韵的事情,直接风风火火的过来看看的玄祉看见的便是夙韵撒着娇让天青喂粥的场景,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来的很不是时候。不想夙韵非常眼尖的立刻就看见了他,

    “啊,玄祉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人家都想死你了!”玄祉于是只能无奈的走上前,看着她的脸上已经恢复了红润,便知道这丫头一定又是想借机偷懒了。微笑着抬手敲上她的头,玄祉一边摇头一边到,

    “夙韵啊,你可是从入派到现在就没怎么认真做过功课,现在还要偷懒?”夙韵闻言立刻讪笑着哈哈到,

    “人家只是稍微偷几天懒嘛,既然玄祉哥哥已经回来了,人家明天就去做早课啦。”天青见状立刻痞笑着将手臂搭在玄祉肩上,

    “果然还是玄祉师兄有办法啊。”玄祉闻言却是无奈的摇摇头,

    “分明是你太宠她了。”天青于是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回头便看见夙韵正不客气的对他做着鬼脸,便直接戏笑着赏了她一个爆栗,然后满意的看着对方撅着嘴瞪着他的可爱表情。

    这之后夙韵终于认真了几天,只是即便如此,也没少被罚。而且也就在这几天里,这丫头可是干出了一件轰动整个琼华的大事,那就是,她竟然不小心烧了掌门大人宝贝了几十年的胡子!而且在烧了之后,她还摆出一副可怜兮兮表情看着一脸怒气的太清,

    “太清爷爷,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于是太清完全被她搞得有火没处发。

    结果据说当天晚上,剑舞坪上的打斗声一直持续到午夜时分,第二天,各位长老都是一脸疲惫的样子,而且没有一个人给夙韵好脸色看。

    天青却只是私下里大笑着拍着夙韵的肩感叹到,

    “夙韵啊,天青哥哥对你真是要甘败下风了。”夙韵却还是故意眨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到,

    “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嘛,不然下次试试去烧谁的头发?”天青听了只能无奈的摇头,

    “你还是老实点吧,派里只有你的头发最长,难道要烧你自己的?”看着天青那带着促狭笑意的眸子,夙韵直接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

    “哼,我倒是觉得你的头发比较可爱。”于是拉着他的头发就准备放炎咒,直搞的天青哇哇大叫着求饶才罢手,不过还是把他封在冰里冻了半天才真的放过他。

    这之后又过了二三十天,承天剑台上空忽然妖气当空,然后一道紫色妖异的光芒瞬间穿过妖气霸道的冲向天际,此时刚刚铸好的莫言剑竟忽然不见了踪影!宗炼见状立刻御剑追去,终于在剑舞坪找到了莫言,此时泛着幽紫色妖异光芒的剑却正浮在夙韵面前。

    “夙韵丫头,你先别碰它,这剑妖气十足,于修行无益,而且异常难于控制,我看有必要回炉重造!”

    之前被惊的够呛,终于缓过神的夙韵却是无所谓的摇摇头,

    “我看不用了,既然能够飞来这里,就表示它已经愿意认我为主。宗炼爷爷,夙韵相信自己能控制得了它!”然后便直接伸出左手握住了莫言,剑到了她手中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然后便彻底安静下来,看的宗炼一阵惊叹。

    此时太清等人已经赶来,看见夙韵手中的莫言,神色都有些复杂,这把剑妖气太重,这可是让他们非常不放心啊。

    “夙韵,你真的驾驭得了这把剑?”看着顾自和莫言对话的夙韵,太清皱着眉神色凝重的问,之前被烧了一半的胡子已经重新打理好,而且似乎又长长了一点点。夙韵不禁在心里感叹:真是的,竟然长的这么快,太没趣了。

    “夙韵相信自己能够做到,请太清爷爷、青阳爷爷、宗炼爷爷和重光哥哥放心!”几个人闻言神色复杂的对视了一下,最后还是青阳叹息着到,

    “既是如此,你便好生熟悉佩剑,让玄祉先教你御剑之术吧。”

    看着几个人离去的背影,夙韵终于在心里长舒了口气,她可是妖啊,剑上有妖气当然正常。只是没想到这莫言竟毫不隐藏的直接将妖气释放出来,未免也太单纯了吧?于是神色无奈的抬起手指弹了弹剑身以示惩罚。(某夜:女儿啊,这就叫有其主必有其剑嘛。夙韵:罡风惊天!某夜:化作流星不知飞到何处……)

    此时天青已经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直接就对着夙韵手上的莫言上下其手,不想却被忽然飞起的剑敲了个正着。夙韵见状不禁哈哈大笑。

    “哈哈,果然不愧是本小姐的剑啊,一下子就知道谁比较该敲呢。”天青于是只能捂着头哀怨的瞪着她——手中的莫言,

    “还真就是你的佩剑,脾气都是一模一样的。”夙韵闻言立刻对着他吐了吐舌头,

    “那是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剑!”天青于是颇为哀怨的招出自己的流风剑,

    “唉,为什么我的流风就没有这么听话啊。”夙韵见状只是再次丢了个白眼过去,

    “那就只能怪你的人品不够好了。”

    之后玄祉便开始教夙韵御剑之术,学会了之后这丫头便很兴奋的到处飞来飞去,看的众人是一阵无奈。而此时太清正安排玄震和夙瑶好好看着夙韵,对于莫言所带的妖气,他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无视。

    夙韵却是直接御剑到了醉花荫,看见夙玉又是和玄霄在一起,便直接不客气的落在两人中间,惊的夙玉下意识的后腿了半步,玄霄则是依然冷着脸面色不善的瞪着她。

    “啊哈哈,人家只是刚学会御剑之术,所以比较兴奋,两位继续,继续。”然后便在玄霄发火之前直接踏着莫言潇洒离去。

    看着空中远去的身影,夙玉的神色不禁有些迷茫,为什么总感觉夙韵师妹不喜欢看见她和玄霄师兄在一起,莫不是她也爱慕着玄霄师兄?(某夜:于是夙玉乃多虑了,而且完全想错了方向……)玄霄则是皱眉思索着刚刚莫言剑给他的感觉,那是妖气,绝对是妖气,可是为什么夙韵的剑上会有妖气?于是本来很不错的气氛再次被夙韵破坏殆尽……

    颇有成就感的晃荡回去,夙韵便听说太清叫她过去。到琼华宫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天青、玄祉、玄震、夙瑶、夙微都在,原来竟是要安排几个人下山去历练。却没有玄霄和夙玉?难道还有什么秘密的事情要安排给他们?

    夙韵却也没再多想,只要有得玩就好嘛,整天呆在琼华她也确实已经无聊的要死,如今终于有机会出去当然是好的。

    只是既然要离开一段时间,她可是很担心各位爷爷会就此淡忘了她呢。于是第二天早上离开之前,众人都在听着太清的交待,却只有她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爬到太清和青阳中间,顾自拉过两个人的胡子就编了起来。等太清把话说完,她便立刻飞也似的闪出了琼华宫。

    太清正待感叹这丫头总是这般毛毛躁躁的,却忽然发现他和青阳的胡子竟然被编在了一起,于是直接拍案而起,

    “夙韵!你……”青阳见状赶紧微笑着把两个人的胡子解开,然后安慰着太清到,

    “好了,师兄莫气,你也知道,这丫头一贯如此。想是担心一段时日不见,便会被我等淡忘了,方想要留个纪念罢了。”太清闻言却是无奈的瞪了青阳一眼,

    “你啊,总是这样纵容着后辈,日后这琼华的规矩要往哪里摆?”青阳却是无所谓的摇摇头,

    “想要遵守的人,即便不说,也是会遵守的。视之如浮云的人,就算勉强了,结果亦是可想而知了。”太清闻言只是神色复杂的瞥了青阳一眼,然后便叹息着走向内室,青阳、宗炼和重光见状便也相继离开。

    而此时早就已经落跑的夙韵却是非常兴奋的御剑而行,早忘了之前说的懒得飞的时候就让天青带着之类的话。天青当然也是乐得轻松,于是心里那点小小的失望便也被他粗神经的自动忽略了。

    由着她玩闹了一会儿,身为大师兄的玄震终于开始安排行程,

    “我等此番下山便是为了历练而来,最近听闻下山的师弟师妹们提及寿阳的八公山附近多有妖魔出没,我们便先行查探一二。”几个人闻言立刻认同的点点头,只有夙韵忽然没来由的心情有些低落。

    天青见状便凑了过去,不想夙韵竟直接跳到他的剑上,然后将头靠在他的背上,之后便不再言语。

    “丫头,到底怎么了?”夙韵却只是叹息着摇摇头,

    “什么也别问,让我靠一会儿就好。”天青于是也不再多言,只是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回给目光担忧的玄祉和夙微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便继续前行。

    既是有妖魔出没,便是为了斩妖除魔而去吧。可是,那些都是她的同族啊,她真的下得去手吗?这种感觉就像让人和人之间去互相残杀一样,可是,现在又有谁能够真的理解她!

    到达寿阳的时候,玄震见夙韵情绪不稳,便让天青先带她去客栈休息,然后用眼神示意夙瑶跟着,之后便带着玄祉和夙微先去探查情况了。

    夙韵被天青拉着神思恍惚的走在寿阳的街道上,甚至已经完全没有了玩闹的兴致。不想此时对面忽然有个人踩着两只橘子向这边滑过来,天青眼疾手快的一把把夙韵拉了过来,来人便直接和身后的夙瑶撞了个正着!

    夙瑶的性子素来冷淡,便也未做多言,而撞到她的女子则是笨手笨脚的被天青拉起来,然后目光迷茫的看着一行人到,

    “你们是谁?应该是不认识的吧?抱歉,我从来记不住人的。”夙韵于是直接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天青和夙瑶见状也终于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我们的确没见过,那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吗?”对方闻言立刻目光鄙夷的白了她一眼,

    “当然记得了,我叫黎璎珞。”

    “你怎么会踩着橘子就……”对方闻言便非常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那头本来就有些凌乱的黑色短发,然后傻笑着到,

    “那个,我好像不小心撞翻了哪位老伯的水果摊,然后又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橘子,所以就……”

    “天啊,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一共就这么几个摆摊的人,你竟然还记不住是哪个?”对方听了只是无奈的撇撇嘴,

    “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啊,从来没离开过,都说了从来不记人的嘛。”夙韵闻言不禁无奈的抚额和天青对视了一下,夙瑶则依然是那张表情不变的脸。

    “好吧,不说别的,你撞到了夙瑶姐姐,总该道歉的吧。”天青和夙瑶听了都有些惊讶,他们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夙韵原来竟是如此护短的人,虽然看起来总是那样的漫不经心。

    对方倒也不扭捏,直接看着夙瑶,大方的鞠了一躬,

    “对不起,刚才撞到你了。”夙瑶见状脸色也缓和了不少,直接挥袖到,

    “无妨。”然后便转身不再看她。切,敢情又是个过分在乎礼法的家伙吧,璎珞无奈的在心里感叹着。

    “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对了,你总知道客栈在哪里吧?”

    “我从来不认得路……”竟然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的语气……夙韵于是难得被刺激到无语了,

    “好吧,我叫思韵,希望再见的时候你还能记得我的名字,虽然可能性不大……”然后几个人便转身离开,去打听客栈的所在,而璎珞早在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事忘的干干净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