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仙四篇) 徊梦青云  第十一章 醉花荫里碎语绵

章节字数:4251  更新时间:10-07-28 14: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即墨之行之后一行几人便准备打道回琼华,见璎珞一直跟在玄祉身后,夙韵还是不死心的尝试了一下看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得到的回应当然只有三个字——你是谁?于是彻底纠结了。听说璎珞要一起回去,夙韵倒是很高兴的,就她这个样子,绝对有本事气的琼华那些长老吹胡子瞪眼,她可是非常期待的。

    太一仙境那里照例是作弊搭了玄祉是顺风车,直接御剑就上了琼华。不想太清老头看了眼璎珞竟说不用经过须臾幻境的测试了,因为这丫头的命格本就和琼华有缘,而且如今尚未得任何基础,就算去了也是白去,所以干脆省了。众人听说之后不禁一阵唏嘘,暗叹着有些人果然就是运气好啊。

    是以太清便直接把她收到了自己门下,却全然不知自己的悲催生活便是就此展开。这丫头绝对比夙韵气人的本事更强大,而且还是完全无所觉的那种,甚至直呼着太清和众位长老的名字。不过众弟子在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渐渐习惯了她每次看见自己都会问你是谁,最后干脆变成了无视。

    只是长老们和优秀的弟子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太清开始派了玄震来教她基础,结果这丫头不只是不记人,而且完全是个路痴,开始的时候玄震都是从早上等到晌午才终于见到她的人影,后来便直接去她的房间门口等她了。只是这丫头根本就不认真听玄震教授,结果最后好脾气如玄震也只能无奈的告诉太清自己实难当此重任。

    接着青阳便非常无良的把玄祉推了出去,玄祉心里那叫一个哀怨啊。不过至少璎珞,如今赐道号夙璎,不至于每次都忘记他是谁,但是剑法和心法的讲授依然是鸡同鸭讲。但是玄霄和夙玉此刻又在禁地双修;夙微素来懒散;夙瑶完全没耐心,而且性情冷淡;夙韵就只擅长仙术,而且也不可能是个好老师;天青成天吊儿郎当,于是最终这个重担就只能推回给可爱的长老们。

    结果在众长老的强势教育下,夙璎的进步倒是很快的,只是长老们如今见到她的表情已经完全只能用无奈来形容了。

    我们可以好好的回顾一下那些经典的场景。

    1。在太清给她介绍了众位长老,加上玄祉经常对她重复长老们的特征,担心

    她会再惹他们生气这一系列行动后。某天被太清叫到琼华宫,被玄祉送到门口之后她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对着大殿上的太清看了半晌,然后忽然来了一句:‘重光,你怎么忽然长高了?’结果就是太清直接把她赶了回去,直到最后她还在莫名其妙:明明是太清叫我来的,怎么就变成被重光赶回来了?

    2。然后,某天在剑舞坪上看见了来指导的青阳,某娃子直接收剑上前看着他

    到:‘诶?太清你的胡子怎么这么快就长长了?’(其实在夙韵和她的双重得瑟下,太清的胡子已经是相当杯具了……)结果就是青阳直接转身离开,搞的此后她一直觉得自家师傅怎么这么高傲,来都来了,却连句话也不说就走。

    3。某次被罚抄门规,正在奋笔疾书的时候重光来看看情况,她感觉到有人来

    就回过头,然后看着他到:‘恩?你是哪位师兄啊?我见过你吗?’之后便继续写自己的,重光于是直接甩袖走人,之后加罚去思返谷一天,搞的她到最后还一直很迷茫,只是暗道:重光这家伙还真是非常喜欢罚人。

    4。某次去承天剑台找宗炼铸剑,看见宗炼却直接说:‘青阳,你胡子怎么没

    了?我来找宗炼铸剑,他人呢?’结果最后还是玄祉出面解决了问题,不然夙璎现在的佩剑泷鹰估计还不知道身在何方呢。

    如此这般数次之后,长老们如今已经练就的可以完全无视她的话了,是以,

    如今琼华长老们的抗击打能力直接上升了无数个台阶……(某夜:其实这样对修仙还是很有益的,心如止水嘛,哇咔咔)

    夙韵则是在听说后整整笑了一天,天青也是一边给她复述着一边和她一起笑,饶是夙微和玄祉都完全忍不住的大笑起来。结果给从禁地晃出来的玄霄看见了又是一阵冷哼,夙韵可不管那些,直接拉着玄霄和夙玉就开始讲夙璎的那些经典事迹,结果两个人也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

    不过玄霄最后仍是冷声到:“哼,现在的琼华还真是日渐衰退,尽收些不思进取的弟子!”然后便直接甩袖走人。

    夙韵见状直接无奈的对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切,自己还不是听的很开心!”

    是以夙璎的到来造成的强大影响终于暂时归于平静,夙韵这才终于好奇的开始研究那个什么双剑的双修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得知又是为了所谓的飞升,不禁嗤之以鼻。只是心里仍是有些不安,总觉得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不过心大如她也是很快就放下了。

    这天,玄震和夙瑶难得有空闲来和几人一起切磋,于是自然是引来了一大片围观的弟子。本来想拼仙法,不想玄震竟点名要检查一下夙韵的剑法,夙韵于是只得无奈的握着莫言不情不愿的上前。

    “夙韵师妹,即使不擅长,也总要努力克服的,不要总是这般沮丧了。”夙韵闻言才终于扬起一点斗志,天青则依然一边打趣一边给她加油。

    玄震的剑法虽然不及玄祉和玄霄来的精妙,那两个都是天才,这也是没办法的。不过他绝对无愧这大师兄之名,基础非常扎实,动作熟练如行云流水,每一个简单的剑招都能被他用出无数变化,看的夙韵直想拍手叫好。

    相比之下夙韵就只能说是投机取巧了,完全是把仙术和剑法融合起来,净用些类似万剑诀、化相真如剑之类的绝招,不过看她用出五灵归宗的时候玄震着实惊讶了一番。

    “夙韵师妹果然是天资聪颖,竟已掌握如此高深的剑招。”夙韵却是讪笑着摆摆手,

    “玄震哥哥你就不要再往人家脸上贴金了,不过是防御的招数而已,加上用仙力投机取巧,那些大招可是完全不得要领呢。”

    “如此短的时间里能有这样的成就委实不易,只是,师妹手上的莫言怕也是取巧的手段之一吧?”夙韵闻言立刻不好意思的笑笑,

    “呵呵,因为莫言所蕴藏的仙力十足,所以拿来偷偷懒嘛。”众人听了俱是无奈的点点头,只有天青依然直接上前敲着她的头和她旁若无人的打闹着。

    “既然夙韵师妹擅长的还是仙法,不如借此机会指点一下夙璎师妹,也好让我们再开开眼界嘛。”说话的便是天青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夙韵听了立刻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个死家伙,明明知道夙璎是火属性而且出手完全没分寸,还故意这样说,真是被他气死了!

    见众人完全没有帮她说话的意思,反而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夙韵于是彻底无语了。

    “那就来吧,夙璎妹妹。”还好她的辅助系别是水,不然就死惨了,风生火啊,真是郁闷的属性问题。

    夙璎则依然还是那副迷茫的表情,反正也不记得谁是谁,叫她比就比吧。众人本以为夙韵一开始就会使用水系仙术,不想竟还是用风,而且竟是直接用风卷尘生包住了夙璎的流星火雨,然后直接降水浇灭。天啊,这到底是怎样的仙术控制,简直已近神化了,竟然连相生的属性都能完全克服!

    “天啊,丫头你真是无敌了!”天青见状立刻毫不吝啬的赞赏着,

    “没有啦,只是比较能投机取巧罢了。”看着周围的众人和众弟子的表情,夙韵不禁有些无语,不是她爱现,而是有人故意要让她现啊,话说,这个人好像正是云天青这个家伙吧!

    于是立刻回头恶狠狠的瞪着罪魁祸首云某人,对方立刻讪讪一笑,然后就准备脚底抹油,结果直接被夙韵一个风之锁链就给拉住了,

    “哼,想跑,你还早得很呢!”然后便直接拖着某人大步流星的闪人,众人于是也开始作鸟兽散。只有夙璎仍是表情迷茫的站在那里,思考着明明应该是风生火,为什么自己就会输的问题,所以娃子啊,难道你不知道属性可以不只是一个的?而且,你那个天然呆的脑子哪里会有某个鬼精灵的脑子里回路多啊,于是只能杯具了。

    “夙璎,在想什么呢?大家都已经走了。”她这才回过神,

    “哦,那回去吧,对了,太清让我明早随他下山,忘了要去干什么了。”玄祉闻言心里再次升起一丝无奈,

    “忘了就算了,总之记得跟好掌门师伯,不要走散了就好。”

    “掌门师伯是谁?太清?”

    “恩。”于是,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已经进行过无数遍,玄祉已经完全麻木了……

    天青则是再次被夙韵淋了个透心凉才算罢休,之后不禁目光哀怨的看着她问,

    “丫头,为什么你就是喜欢把我浇的全身湿透才开心?莫不是觉得天青哥哥我的身材不错,又不好意思光明正大的看?”夙韵闻言直接不客气的一个冰咒就把他压趴下,

    “哼,人家只是觉得你那副落水狗的样子很可爱而已,自作多情的笨蛋!”天青于是直接黑线了。

    终于被夙韵放走之后,天青便晃到思返谷去找夙微蹭酒喝,许是因为夙玉和玄霄双修的事,许是因为别的,总之是因为心事重重而喝醉了。微带着些许醉意的御剑到了醉花荫,本是因为忽然想起了静静看着夙玉的那些时光,不想竟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站在凤凰花树下,而且和一个花仙聊的不亦乐乎。

    人家喝醉了都会下意识的认错人,他却还是能清晰的认出她,难道自己竟然连想要醉一场都已经成了奢望?还是,夙玉在他心里其实早已不再是那般重要?他竟忽然有些迷茫了。

    “丫头。”这一声其实真的是不自觉的叫出来的,夙韵于是有些惊讶的回过头,

    “天青哥哥?”凤凰花仙见有别人过来立刻就隐去了身形,夙韵于是走到天青面前,却不想竟直接被他抱住。

    “天青哥哥,你怎么了?喝酒了?”闻到他身上的酒气,夙韵立刻便了然了,可是竟然会有人醉酒醉到这里?难道是跟夙玉姐姐有关?

    未及多想,她的唇已经再次被天青虏获,夙韵却也没有反抗,只是任他吻着,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迷恋这样的感觉呢。这次是一直吻到她全身发软他才终于停下,然后便低头看着怀里面色潮红的女子,

    “丫头,我要你!”夙韵听了不禁有些迷茫,

    “不是都给你亲了吗?”天青闻言笑容忽然变得狡黠起来,

    “可是天青哥哥想要全部的你呢。”她的目光却依然是那般懵懂,

    “那又是什么意思?只要你喜欢的话,就给你喽。”

    “这可是你说的。”天青于是顺势吻到她的耳垂,这样敏感的部位忽然被触及让夙韵忍不住一阵战栗,天青这才忽然反应过来,他到底是在干什么?她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啊。(某夜:女婿乃错了,女儿早就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不过什么都不懂却是真的……【抚额】于是偶的教育绝对有问题,悲催了)然后立刻推开了她。

    “天青哥哥……”此时她的目光已经有些朦胧,月色下看起来分外诱~人,天青下意识的闭上双眸,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欲~望。

    “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天青哥哥绝对不会伤害我的。”她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让天青忽然觉得心头一震,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伤害了你呢?”

    “只要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我就一定会原谅你。”呵,真是个笨丫头啊,只要给你一个理由,你就会选择原谅吗?可是,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天青哥哥却绝对不可能原谅自己啊。所以,不会有那么一天的,让我来保护你吧。

    “丫头,你真是笨的可以了。”忽然被他这么说,夙韵立刻瞪着眼看着他,

    “你才笨呢!看来应该好好的给你醒醒酒!”于是我们杯具的天青帅哥再次变成了落汤鸡,当然酒也确实醒了。

    “丫头,这次的水怎么这么冷?”天青一边发抖一边无奈的看着她,

    “人家控制了温度啊,怕浇不醒你嘛。”天青于是彻底无语了,真是宁得罪小人勿得罪女子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