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仙四篇) 徊梦青云  第十六章 时光荏苒十九年

章节字数:4307  更新时间:10-08-05 11: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之后十九年的时光匆匆而过,天青终于再次修成人身,至于修仙的事,也只能慢慢来了。想到琼华和幻暝界的纠葛,两个人于是决定再次去往人界,也是时候去见见那些故人了,顺便看看天河的成长。

    到了现世之后天青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在即墨外围找了一片竹林,然后开始做风铃,思韵见状眼眶不禁微微有些湿润,他是真的放在心上了呢。

    “丫头,你先去青鸾峰看看野小子吧,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呵呵,天青哥哥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好吧,我去看天河,你得空就去看看玄祉哥哥和璎珞,他们应该还在即墨城内。”天青点点头,目送她御剑而去。

    青鸾峰上,天河和菱纱正准备离开,此刻正在树屋做最后的准备。结果出来就看见思韵正微笑着站在树下,天河直接愣在了那里,好半晌才回过神,

    “韵姨?”

    “呵呵,小天河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啊,和你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看着眼前这张和天青像了个十成十的脸,思韵不禁一阵感叹。

    “爹他还好吗?”完全不在意思韵的贼手对着他的脸颊捏来捏去,天河目光清澈的问着。(某夜:于是女儿乃是因为捏不到女婿所以伺机报复吧……)

    “他很好,放心吧,只是现在还不方便见你,时机到了自然就会出现的。”思韵一边仿佛拍小狗一样拍着他的头一边微笑着到,然后才侧头看着表情迷茫的菱纱,

    “这位姑娘是?”

    “晚辈韩菱纱,前辈是?”菱纱此时心里完全是一头雾水,这山顶野人不是说他爹已经死了吗?现在又问好不好?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菱纱和天河一样叫我韵姨就行了,我嘛,可以说是天河未来的娘亲。天河的爹确实已经过世,不过,如今应该算是已经重生了。”菱纱听了不禁相当惊讶,死了竟然还能重生?这也太神奇了吧?

    “个中因由以后会和你们细说的,现在你们是要去哪里?准备离开青鸾峰了?”

    “恩,菱纱说下山就可以知道你们的事,而且还可以去当剑仙,所以我要和她一起下山!”思韵听了却是微微一怔,

    “天河想当剑仙?”

    “恩,当了剑仙就可以踩着剑在天上飞了,很好玩啊。”思韵于是直接无语,这孩子的目的真是比她还单纯……

    “天河想去就去吧,至于我们的事,即便夙瑶肯告诉你,却也未必就是真相,你且自己思量就好。对了,玄祉哥哥没有来照看你吗?”

    “玄祉大哥有来过,只是教了半天发现我完全听不懂就离开了,交待我一个人好好生活,之后就没来过。”--大哥……玄祉哥哥你还真会安排辈分。而且居然就这样甩手不管了,唉。

    “这样啊,那菱纱,这小子就拜托你好好照顾了。估计一定笨得很,就麻烦你多担待了。”菱纱闻言直接无语,他确实笨得很,而且不是一般的笨!竟然就这样把烂摊子丢给她了,这些前辈还真是很会做人啊!

    “韵姨不跟我们一起去?”

    “你个笨蛋,没看见韵姨手上握着剑呢嘛,想必早就已经掌握御剑之术了,哪有空陪你玩!”菱纱直接不客气的敲上天河的头,看的思韵扑哧一笑。

    “你们一路小心,我就先走了!对了,这朵花里有传讯符灵,有危险的时候对着它说话我就能听见。”把一朵紫色的曼珠沙华放进天河手里,思韵便踏上莫言离开了青鸾峰。

    “天啊,韵姨御剑的样子简直像仙女一样,天河,我们一定要去学!”

    “恩恩。”天河立刻点头如捣蒜。

    就在天河和菱纱一起下山的时候,思韵已经回到了竹林,此时天青已经御剑半空,在一棵棵竹叶上挂上风铃。

    “这么快就回来了?”见思韵回来,他立刻停下手上的工作落在地上。

    “天河遇到了一个叫菱纱的姑娘,正准备一起下山去闯荡。说起这个,你是不是也好多年没有回太平村看看了?”看着思韵眨着眼睛狡黠的笑意,天青于是痞笑着回到,

    “是啊,很怀念呢,让那些旧识好好的回忆一下当年的旧事其实也不错。”两个人于是相视一笑,准备出发。

    他们到那里的时候天河和菱纱正好刚离开,而且显然闹出了不小的风波。

    “呵呵,你儿子还真是尽得你的真传呢。”天青却是无所谓的摇摇头,

    “估计这小子的本事还完全不够看。”

    “那是啊,你的丰功伟绩一般人可是比不上的,这么多年都还被人惦记着呢。”天青闻言只是撇嘴痞笑着,

    “好了,我们去玩吧。”两个人于是发动隐身符,然后便大摇大摆的在太平村里逛游着,反正也没人看见,想做什么都行嘛。

    结果当天太平村再次发生了和二十几年前相同的事,而且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闹的鸡飞狗跳,而此时的天青和思韵正站在紫云架下层看着下边的场面,笑的前仰后合。

    “哈哈,那些家伙的表情太可爱了,他们一定以为闹鬼了呢。”得意的晃着手里的粽子,思韵笑的肚~皮都有些发疼。

    “大闹一场的感觉确实不错啊,不如我们带着粽子去找玄祉师兄他们过端午吧?”天青侧头看着思韵到,思韵当然是非常认同。

    “不知道他们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呢,不会真的人老珠黄了吧?”天青闻言不禁扑哧一笑,

    “丫头啊,他们即使不修仙也才四十来岁,哪里有那么夸张。”思韵于是无奈的撇撇嘴,

    “猜也没用,还是直接去看吧。”然后便直接靠在天青怀里,御剑向着即墨而去。

    再次看见他们的时候,玄祉正在院子里静思,璎珞则是坐在石桌边奋笔疾书,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样子却都是完全没变。

    “呦,玄祉哥哥,璎珞,好久不见,我们带了粽子来一起过端午哦。”

    听见思韵的声音两个人俱是一怔,璎珞当然还是那副迷茫的表情,因为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两个人是谁了。玄祉却是直接激动的站起身,

    “思韵,天青,真是好久不见了。”思韵直接微笑着扑到他的怀里,

    “你们果然都没变啊,看来有听话的修仙呢。”

    “我们也担心人老珠黄的让思韵看了郁闷啊。”玄祉拥着她,半开玩笑的说着,然后再次不厌其烦的对璎珞重新介绍着眼前的两位。

    之后几个人便一起坐在院子里聊天,

    “所以一直就是玄祉哥哥在做饭喽?”懒洋洋的靠在天青怀里,思韵似笑非笑的瞥着璎珞,

    “璎珞做的饭你要是敢吃也无妨……”思韵听了不禁扑哧一笑,

    “呐,天青哥哥,你去帮忙吧,我们就等着吃了。”

    “思韵你也……”

    “是啊,我对做饭也是一窍不通,玄祉哥哥,人家可是妖啊,你竟然指望我会做饭?”玄祉于是直接无语,拉着天青就进了厨房。

    之后几个人一边吃喝一边相谈甚欢,直到很晚才稍微有了困意。

    “你们两个今天就留在这里吧。”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住在城外的竹林,等我的醉玲珑弄好了你们看看要不要过来一起住啊?”

    “醉玲珑?”天青于是代为解释一番,看着璎珞眼里期待的色彩,玄祉就知道已经不用犹豫了。

    “好,我们一定会去的!”然后天青和思韵便告辞离开。

    夜色下,她的面颊因为醉意而微微泛着红晕,看的天青心跳不自觉的有些加速。

    “丫头……”现在的思韵当然明白天青此刻的心情,却仍是羞涩的低下头,

    “讨厌啦,天青哥哥是色~狼!”天青于是直接无语,

    “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啊。”

    “你的表情已经表现出来了,哼!”天青闻言却也不再客气,直接低下头就吻上了她的唇,却终究没有做更多的事情,因为这丫头吻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天青于是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抱着她向着之前草草造好的木屋而去。

    这之后天青和思韵便兴致高昂的忙碌于竹林之间,玄祉和璎珞也时不时的过来帮忙,虽然璎珞这迷糊的丫头基本都是在帮倒忙……思韵见有他们帮忙便忙里偷闲的闪去女萝岩,找那时候的小槐妖叙旧。

    结果到了那里就发现有浓重的血腥气,然后便看见一个身着琼华道袍的年轻男子正握着剑站在那里,他的对面,一个水蓝色长发的妖狐正抱着两只槐妖,面色苍白的瞪着他。思韵于是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妖狐身前,

    “呵,琼华弟子还真是一如往昔的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呢。”话语里满满的都是讽刺,听得慕容紫英不禁微微皱眉。

    “阁下是何人?为何要相助妖孽?”思韵闻言直接不客气的赏了他一个白眼,

    “我便是妖狐之身,为何不能相助于同类?”紫英和思韵身后的妖狐潋滟闻言俱是一惊。

    “既是妖物,便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看着眼前的男子眼中凌厉的锋芒,思韵忽然没来由的就想到了玄霄,

    “呵,少年你还真是和一位故人颇为神似呢。这剑匣……你可是宗炼长老的弟子?”完全不在意他的杀气,思韵只是表情复杂的看着他身后寒月冰魄所铸的剑匣如是问着。

    紫英闻言不禁微微一怔,

    “阁下到底是何人?竟知道宗炼师公?”思韵一边平抚着潋滟和槐妖的紧张情绪一边坐在大石上看着紫英,

    “如若我尚在琼华,你也应当唤我一声师叔或是师伯的。夙韵,重光长老门下,只是,你应该从未听说过。我的名字,在琼华想必早已成为禁忌了。”紫英闻言不禁惊讶的睁大眼睛。

    “少年,你叫什么名字?你师公他,还好吗?”看着思韵眼中那浓浓的怀念之情,紫英心里谜团更是渐渐加深,然后忽然想到什么一般惊讶的看着思韵,她的名字,他曾经听师公提起过!

    “弟子慕容紫英,宗炼师公早些年便已仙逝,却是曾经提起过夙韵师叔的名字。还严正叮嘱,若是有生之年得见师叔,无论您有任何吩咐,必当不问因由,全力办到!”

    思韵闻言神色不禁有些凄然,

    “这个宗炼爷爷啊,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又何必如此介怀?早知道从此之后已无再见之日,我当初真的不应该说的那般决绝,他们,应当是很伤心的吧。那,青阳和重光两位长老呢?”

    “两位长老一直隐居清风涧,不再过问琼华之事,紫英也一直未曾见过。”紫英此时的语气已经不知不觉的带了丝尊敬。

    “还真是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啊。不过,夙瑶的性子还真是一直未变呢,竟然把你教的和当年的玄霄如出一辙,唉。”无奈的看着紫英谦恭有加的态度,思韵叹息着摇头。

    站起身目光怀念的抚~摸着紫英身后的剑匣,思韵的眼眶不禁有些泛红,

    “想当年我还曾经把这寒月冰魄胡乱丢到剑炉里,气的宗炼爷爷满剑台的追着我跑呢。竟然,就已经不在了吗?小紫英啊,你所追求的是什么?”

    “寻仙问道,斩妖除魔!”看着眼前的少年坚定的目光,思韵的心里却是一阵酸涩。玄霄,转瞬之间,十九年已经过去,当年的一切,你却是悔也不悔?

    “既是如此,便继续走你想走的路吧。只是,这妖狐和槐妖我今日是护定了,你可要与我一战?”紫英闻言不禁攥紧双拳,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既然师叔坚持,紫英放过他们便是。”

    “别师叔来师叔去的,听着别扭,韵姨或者思韵姐,你自己选吧。”紫英闻言神色不禁有些僵硬,

    “这……”思韵见状却是扑哧一笑,然后抬起手指弹上他的额头,

    “真是个死板的小子,小紫英,韵姨想拜托你一件事,你可答应?”既然他不肯叫,她就直接帮他默认了。紫英听了立刻神色严肃的点头应允,虽然对她是妖的事情尚且迷茫,但是师公的吩咐他是绝对不会违抗的!

    “那么,我之后还有事,这妖狐能否拜托你帮忙治疗一下?还有,日后见到这里的槐妖绝对不许伤害它们!”紫英的神色虽然有些为难,不过还是认真的点头应允,然后便愣愣的看着思韵接过潋滟怀里的槐妖,之后直接把水蓝色长发的妖狐推到了他的怀里。

    “槐柳、槐风,好久不见。”

    “喵,思韵公主,你又救了我们一次,真是太感谢了。喵”思韵却只是淡笑着摇摇头,

    “我只是不想看到曾经的错误继续这样无休止的延续下去,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回头对着表情僵硬的紫英和面色微赧的潋滟点点头,思韵便潇洒的御剑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