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篇(仙四篇) 徊梦青云  第十七章 水光潋滟晴方好

章节字数:4489  更新时间:10-08-07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思韵离开之后紫英和潋滟就非常尴尬的看着对方,直到潋滟因为流血过多有些晕眩紫英才回过神,然后表情纠结的伸臂扶住了她。其实即使思韵没有要求他照顾她,他觉得自己也很难扔下她不管,曾经对妖的那些感觉,今天还真是有些动摇了。

    微微借力靠在他的手臂上,待稍微缓过来她就迅速的站起来,其实不只是他讨厌妖,她对人类也是有些排斥的,虽然并不是太夸张。

    “你走吧,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的。”她素来性子倔强,从来不喜欢勉强别人,如果对方不是情愿的,她宁愿死掉也不需要虚伪的同情!

    “你……”垂眸看着她右肩上那片殷红的血迹,紫英最终还是无视她的反对,幽幽叹了口气,然后直接上前用仙力为她治疗起来。

    本能的想要拒绝,但是看见他眼底那片复杂的神采之后,潋滟最终只是乖乖的微微靠在他身上任他为自己治疗。这个人啊,其实应该是个闷葫芦吧,明明很了解她的感受,却也不会诚实的承认,还真是个别扭的家伙呢。

    “呐,你叫慕容紫英?”挂着促狭的笑意,一双清澈的水蓝色眸子提溜提溜的转着,目光灼灼的强迫他那闪躲的视线回到自己这里。

    “恩。”无奈的瞥了她一眼,只回了最简单的一个字,潋滟于是非常无语。

    “我叫潋滟,水光潋滟的潋滟,呵呵,小紫英很可爱呢。”有样学样的学着思韵的称呼,如弦乐般悦耳的声音带着笑意毫不见外的调侃着。

    “你的伤已经没问题了。”神色别扭的看着几乎已经趴在自己怀里的某只,紫英下意识的想要拉开距离,可是又怕她会摔到,最后只能尴尬的僵在那里。

    潋滟见状就更想逗逗他,于是直接在他身上蹭了蹭,

    “可是人家的衣服都烂了,小紫英去帮人家买一件啦。”紫英于是直接愣在那里,要他去买衣服?而且还是买女人的衣服?!

    潋滟却是故意无视他的纠结,

    “喂,你可是答应韵姨要照顾人家的,不能说话不算话啦!”

    虽然知道她绝对是故意的,紫英仍是无奈的点点头,然后直接御剑而去。他可以不在乎她的要求,但是却不能不顾思韵的托付,对他来说,既然已经做出承诺,就无论如何都要信守!

    紫英回来的时候,潋滟正侧躺在大石上休息,看见他回来便调笑着到,

    “呦,动作挺快的嘛。”面无表情的把衣服丢给她,紫英便转身准备离开,他真是一分钟也不想再对着这个抽风的妖狐了!

    “喂,你就这样走了啊,人家一个弱女子,一个人被丢在这里要怎么办嘛。”故意闪到他面前解开衣带,紫英的面色立刻浮出一丝赧然,然后神色别扭的转过身。潋滟见状不禁扑哧一笑,

    “逗你的啦,人家才没那么轻浮呢~。”直接把衣服展开披在身上,一阵光芒过后,身上便已经换上了紫英买的白纱长裙。

    “这料子挺不错嘛,样式也很好,看来你的眼光还不赖。不过啊,你们修仙的难道都特别喜欢白色吗?看起来特别缥缈?”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所以选了最简单的白色。”紫英依然还是那张不变的面瘫脸,看的潋滟非常郁闷。

    “喂,你都不会笑一笑的吗?只听说修仙要清心寡欲,却不知道一个个都要练的面无表情呢,果然还是做妖比较自在!人家最喜欢黑色哦,因为黑色是最纯粹的颜色,这回记住了?”紫英闻言只是敷衍式的点点头,反正也不可能再给她买衣服,记不记住又何妨?

    “小紫英接下来要去哪里?”

    “回琼华。”一句话就直接把她噎住了。

    “什么嘛,真是无趣的家伙,你要御剑回去?”

    “正是。”

    “那带我一起吧,然后随便把我丢在山下哪个地方就好。”看着她闪亮的眸子,紫英的心里已经是相当无奈。

    “你……”

    “人家都没御剑在天上飞过呢,虽然以前一直都很鄙视,不过是你的话,试一次也无妨。”紫英听了不禁微微一怔,是他的话,算是什么意思?

    “就是觉得你这个家伙还算正气,所以也不是那么讨厌的,明白了?”这语气完全就像是在施舍,就好像她肯让他带着自己飞是给了他莫大的恩赐一般,紫英于是再次无语。

    “在下的剑乃是修仙之剑,不便沾染妖气!”潋滟听了火气立刻就噌噌的冒了上来,

    “好啊,修仙的就高贵了,我这个做妖的在大仙您身边晃荡还真是亵渎了你!什么狗~屁的御剑飞天!本小姐还不稀罕呢!你滚吧,后会无期!”

    然后便愤然的转身准备离开,不想之前的伤虽然已经治愈,但是毕竟失血过多,一阵晕眩让她差点栽倒在地。紫英见状本能的就闪身上前揽住了她,不想却被她直接甩开,

    “大仙,请拿开你那高贵的手,我这个妖狐受不起!”看着她面色苍白却倔强无比的表情,加上眼里那隐隐闪着的泪光,紫英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他真的不是故意那样说的,不过是不想再被她纠缠而已,他的心里,其实也很矛盾。

    “适才是在下失言了。”紧抿着嘴唇,紫英难得沉声道歉,潋滟却是直接转过身选择无视。

    “您的道歉小妖受不起,还是留给别人去吧!放心,我这祸害一时半刻还死不了,也许什么时候心情不爽就杀他一两个色鬼的男人,到时候大仙尽管大义凛然的来完成您斩妖除魔的大业!”听着她完全语无伦次的气话,紫英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已经是不住的叹息着。

    “在下已经道歉了,你……”

    “少你来你去的,我有名字,叫潋滟!你道歉了不代表我就接受了,有诚意的话就用行动证明!”不想紫英竟直接拉着她就踏在剑上腾空而起,而且秉持着男女授受不亲的原则完全没揽着她,以至于让她惊的直接抱住他的腰,好不容易才在剑上站稳。

    “喂,要死了你!竟然也不说一声就直接飞起来!还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真是太过分了!”紫英却只是表情不变的任她揽着,要不是怕她摔下去估计一定直接拉开她的手了。

    “男女授受不亲。”听着他那毫无起伏的话语,即便声音很有磁性,还是让她觉得非常恼火。

    “切,还人妖殊途呢,什么御剑飞天的,本小姐从来就不稀罕!而且你这道歉一点也没诚意!”说着就准备当空跳下去,紫英见状立刻紧紧拉住她的手,

    “你疯了!”她却是颇为得意的看着他满是怒意的表情,

    “我就是疯了,我高兴,而且我的死活和你有关吗?不要跟我提韵姨的交待和所谓的责任,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些。”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素来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他,为什么对着眼前的妖却完全无法下杀手,只是因为她的身上并无戾气,也并未看见她伤人吗?

    “怎么?又是一个被我的外貌蛊惑的肤浅之人?”

    “潋滟,你可曾害过人命?”第一次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她的表情不禁有些怔忡,

    “我说没有,你就相信吗?”

    “你的眼睛是不会骗我的。”

    “你难道没听说过妖狐都会魅惑之术的吗?”

    “身为琼华弟子,又岂会轻易被小小妖术蛊惑?”

    “好吧,那我告诉你,我从未伤过人命,你又当如何呢?”她的问题问的紫英一愣,是啊,他又当如何呢?如果妖真的未曾伤人,还要斩尽杀绝吗?他第一次觉得迷茫了。

    “算了,不要想了,反正你现在不会杀我就是了。”紫英闻言只是继续沉默着,

    “慕容紫英,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叹息着把头靠在他的背上,无视他瞬间的僵硬,她淡淡的如是说着。

    另一边天河和菱纱已经下山到了寿阳城内,而且机缘巧合的到了柳府,见到了天青的旧识柳世封,如今已是寿阳的县令。一番交流之后方才之后柳大人和他的养女梦璃都曾经为天青所救,得知天河是天青的儿子,当然是礼遇有加。柳大人甚至想要把梦璃许配给天河,只是这野小子的理解能力有限,根本完全不解其意。

    菱纱因为盗墓而被通缉,此番呆在柳府立场更是尴尬,还好后来柳梦璃提出让天河和菱纱跟她一起去调查女萝岩那里的妖怪伤人之事,若能除妖帮助寿阳百姓,到时也可以顺水推舟的免去惩罚了。如是商定之后,几个人便向着女萝岩而去。

    此时原本的剧情路线已经被改变,槐柳和槐风并没有被紫英杀死,不过它们和几个孩子对于人类还是充满敌意的,要不是思韵出现,估计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几个人一番探查之后便发现了一众槐妖,此时槐柳和槐风正护着它们的孩子,虎视眈眈的瞪着天河等人,

    “喵,要战便战,不许你们伤害我们的孩子!喵”

    “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只是来调查妖伤人的事情。”梦璃柔声安抚着充满敌意的两只。

    “喵,是我们做的又怎么样?还不是因为你们人类胡乱采摘这里的宁香草,让我们没有了食物,所以才咬死几个人来吓唬你们的。喵”几个人于是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是这样啊,放心吧,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我会让家父吩咐城里的百姓以后要采摘适度,不会让你们没了食物的,所以以后也不要再伤人了,好吗?”槐柳和槐风于是盯着几个人看了半晌,最后决定相信他们。

    “喵,好吧,看你们也不似之前那个不讲理的道士,反而和思韵公主一样对我们很友善,就相信你们一次了。喵”

    “你们认识韵姨?”听见思韵的名字,天河不禁神色迷茫的问着。

    “喵,原来你们是公主的熟人,她救过我们两次了,所以一直非常感激。喵”

    “啊,韵姨竟然也对妖毫无偏见呢,真是难得啊。”菱纱闻言立刻微笑着感叹。

    “喵,你们竟然还不知道公主的真正身份吗?喵”

    “真正生粉?那是什么?韵姨就是韵姨啊。”天河依然是那副呆呆的样子,挠着头傻笑着如是说到。

    槐柳和槐风相互对视了一下,又看了看菱纱那充满探询意味的目光和梦璃眼里的迷茫,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们,这些人的话,应该是不会对妖有偏见的吧。对它们尚且如此,何况是非常熟识的公主。

    “喵,其实,思韵公主她是幻暝界的公主,而且是妖狐一族。喵”槐柳一边注意着三个人的表情一边如是说着。

    “幻暝界?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妖界?”菱纱闻言立刻神色惊讶的问。

    “喵,是的,就是妖界。喵”站在父母身后的槐米出声回应。

    “幻暝界是什么?妖狐又是什么?哎呀,只要知道是韵姨就好了,别的都没关系嘛!”天河一边神色迷茫的挠着头一边如是说着。

    “说的也是,想不到你这野小子竟然如此看得开呢。”菱纱闻言微笑着感叹。

    “爹就曾经说过,什么人啊妖啊,根本没有必要分的那么清楚,死了之后到了鬼界还不都是一缕幽魂。”

    “云叔果然是个心思通透的人呢。”梦璃淡笑着应和。

    “韵姨曾经说过她很爱爹,爹提到她的时候神色也很不一样,而且他们相处起来都很开心的。”

    “对啊,韵姨那时候不是说她是你未来的娘亲嘛,那她和你爹的关系一定不简单喽!”菱纱脸上挂着八卦的笑容拍手到,仿佛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般。

    “这么说的话,爹也曾经说过,云叔当年把我送到他那里的时候,曾经神色忧伤的说他很想救一个他发誓要保护的人,但是却无能为力,所以看见我的时候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救我。可是云公子不是说云叔已经过世了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啦,反正韵姨说一定会让我再见到爹的。”

    “不要理这个山顶野人啦,韵姨确实说过天河的爹已经复活了,具体的就不得而知了,见到的时候再问她吧,我也很好奇呢。”

    “什么?竟然能死而复生?这……”梦璃表情难以置信的掩唇惊叹。

    “好了好了,这些以后再说,既然已经查明了情况,我们也该去柳府回报了吧。”

    “是啊是啊,又有好吃的饭菜可以吃了。”天河闻言立刻兴奋的回应。

    “你个呆子,成天就知道吃!”菱纱愤然的赏了他一个爆栗。

    此时槐柳和槐风的另一个孩子槐枝叼着一颗珠子走了过来,

    “喵,我是槐枝,这个是爹和娘让我送给你们的,也是我们仅有的宝物。你们都是好人,不但不伤害我们,还说要帮我们,真的非常感激。喵”

    “槐枝,谢谢你。”梦璃柔声到,然后几个人便看着槐枝小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菱纱这才低头看着地上的珠子,

    “哇,这个该不会就是土灵珠吧?这可是非常宝贝的东西啊。”

    “土林猪?那是什么猪?这东西看起来不像猪啊?”菱纱于是直接无语,

    “懒得理你!梦璃,我们回去吧。”

    “等等我!”天河见状立刻追上去,然后几个人便起程向着柳府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