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风雨杳杳恰相逢,年岁朝朝踏浮尘  第005章 如梦令(1)

章节字数:1394  更新时间:12-02-29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怪不得他不怕她,原来是这样呵…

    一惊一落,心海翻涌。他又是为何一人落于在此地,难道他也是"妖孽“,让人追杀至此?可是他的双眸是一样的褐泽,亦没有像她那般异常,怎会是妖孽,难不成是生得这般俊俏,成了祸头?

    她歪着脑袋,怔怔得打量这他,他生得当真好看。

    “你叫什么名字?”她微微勾唇,雨水滴答滑落她的长睫,不禁拉过他的手,在琉璃地砖上一笔一画却是反问道。

    他以为她是哑巴,她也便做哑巴:小小年纪这般谨慎,皆是因小时候常被父亲大人教训,定不能让人知晓她的姓氏,她的名,更不能让人知晓她所出何处,否则便会给顾府带来灾祸:这是什么灾祸她是从来不知的,可如今就是父亲大人已舍弃了她,她却依旧恪守本分,就此默然不言,好过他人的一再追询。

    “玄月。”他淡笑着回道。

    玄月,玄月,染了月华绝影的少年,只是他的星目无泽,看不见世间万物。她望着他,褐紫双瞳闪闪发亮,红扑扑的脸儿,唇边勾起姗然笑意。

    “虽然不会说话,却能识字,该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怎被商兵盯上了?可是商奸无礼,故意扰民?”他伸手轻抚上她的发丝,微有喘息,眉间隐愠问道。

    他怎会知那些追她的人是商兵?他不是看不见么?

    神色无澜,心却有万千涟漪,弄尘抬眼细细端着他,一动不动,生怕闭上眼,他便如仙羽化,如绮梦一醒而散。往日,她是从不能这么放肆胆大无忌得如此凝望着一个人的,就是须臾片刻也不得。否则,不是他人会被她的双瞳吓到,就是她会遭来杀身横祸。

    如今,他既然看不见,自然不知他怀中抱着的人儿与常人有异,更甚是被传是来历不明的妖孽,故他根本不会怕她,亦不会害她,更甚待她比亲还要亲…

    可这一刻,她看着他的脸色似乎变得越加惨白,随之他缓缓闭上了双眸,赤热从她的指尖流过,垂眸刹那,心头狠惊,他腰腹上受了伤?!

    可她却还紧紧压着他的伤口!她的双肩因冷因心惊而不禁颤动,欲要抽身,未料,身前人非但不知伤口绞痛,未有松手却依旧没有松手,揽着他,气若游丝,喃喃笑叹:“若不是…丫头你,方才我命早已息。”

    明明是他帮她躲过追她的商兵,救了她,他为何说是她救了他一命?

    金光凝屋,落樱缤纷,笙难城畔的一座小木屋里,烟薰蒙眼,小小的身影正钻进灶洞口,手忙脚乱得生火。炊烟生起,浓韵的香味扑鼻而来,轻咳声响从始至终未停过…

    那日,他再次从腹伤里痛醒的时候,让那这女孩儿速速离开这里,不想她却拉着他的衣袖一动也不肯动,不肯走。他摸索着,她便拉着他的手,为他指路;他一起身,她便寸步不离得要跟着他。几度寒夜风冷,让她枕着他的胳膊睡熟了,他便想起身悄悄离开,可是每一回,她便是猛的苏醒,半梦半醒,半句不得言,却是紧紧抓紧了他的衣袖,他是半步也离不得。有一回,待她出去寻药,他便悄然不声响藏在了画楼暗阁废墟里,以为她就此便罢休,不想她便是傻傻得等在原地哽咽抽泣了整整一天。待他摸索着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便是狠抱着他,本是哽咽,却是忽得嚎啕大哭,再也停不下来。她如同恼人的牛皮糖一般,粘着人甩也甩不去。

    根本不知是哪家的孩子,既不会说话,又不懂人事,却流落至此,那般执拗却也让人心疼,若就是这般丢弃在这里,也不知会遇到什么人…可带着她的这些日子,怕不是他在照顾她,而是她处处在照顾着这盲目瞎眼的他。

    静默时光如沙,一恍已是半月有余。

    “丫头,捣鼓了那么久,今日,月可又是有幸喝上你的‘百味良汤‘?”一袭干净无暇的白布衣,静卧在陈旧的硬榻上,白色纱布缠绕过他的眉目,遮掩了他酹尽江月的眉眼,微勾的薄唇却依然透着笑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