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风雨杳杳恰相逢,年岁朝朝踏浮尘  第012章 尘月尽(2)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12-03-09 23: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月朗星稀,远箫轻悠,千山共云,只身一人,行走在山路里。

    她没有听医者的话,她便是连夜翻山入镇去找他。

    可是,她到底到哪儿找去?从何寻起,根本就无处可寻!

    狼歌轻起,虫鸣入静林,白烟茫茫,让人不由打着冷颤,她心是有多怕,无法形容,每走一步,便提一点心,却从不敢回头。

    身后草木声响,伴着她好久了,每一步是仿佛踏入要炼火的不安,心知有谁从她一入林子时就开始在身后跟着她了,这深山野林,她是往哪里跑也跑不掉…身后之人,是谁,为何要跟着她,一直跟着她,却没有任何举动。

    心里忐忑凌乱,不料一个步子不稳出了错乱,便是深深得踩进了被草木虚掩的泥潭里,整个身子禁不住后仰,重重得滚进了泥水里,潭水很浅,却摔了个她四脚朝天,泥水飞溅,鸦雀遁林而出,尖声乍破寂静的空林,冰冷的深潭呛得她几乎窒息,惊吓得拼命挣扎,却抓不住依附,再次倒在了泥水里…

    黑夜无明,她挥手摸索着,忽得触及了什么,紧紧拽着‘依附’,不料是谁的手却倏然从泥水里将她拉了起来,她才不过站稳,木然一愣,抬眼月色映得眼前的‘依附’,如同星辰无瑕,周围苍翠从林,映得眼前一袭玄衣如风似梦。

    头顶轻抑的朗笑声,响破青空。

    “这位公子,在笑什么?”她仰着脑袋,泥水污渍粘上了她的小脸,只露出了一双异色的圆眸,唇边却勾起不以为意笑意,显然一点儿也也不怕忽然现身的他。

    那般语气从8岁大的孩子中脱口而出,才显得更加有趣儿。

    “你怎么不问我是谁,为何要跟着你?”他的笑意未歇,眉眼无暇清绝依旧笑着道。

    高大的身躯淹没了月色,仿佛和月的年龄相差无几,只是较月看起来,他的身板更加强壮。腰间悬着一把青剑,如石刻一动不动的立在她身前,青龙底纹的玄衣披着金丝斗篷,那一身华贵她未曾见过,虽然看过姐姐入金宫着盛装,会用金蝉作丝,饰裳装衣,可也不会像他这般。

    墨发染眉,朱唇白肤,墨瞳,轮廓坚毅如雕,并不是云国男子那般温逸俊儒。

    “第一,你是谁我不想知道,第二,公子跟着我了那么久,心中自有盘算,既已现身,不用我问,你自会说。”

    她未有再打量他,拍了拍身上的泥水,冷风而过,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却是移了步子,从他的身边大步走过,好似一点儿也不感谢他的‘出手相救’。

    “好生伶俐聪明过头的丫头,叫‘弄尘’是吧?”他挽袖,不过一步如风,已经身至她疾步而走的身侧,紧紧跟着她,那语意颇有些傲然轻蔑。

    她忽得停下了脚步,回眸望着他,切声问道:“是谁告诉你,我叫‘弄尘’?!”

    这世上除了顾府的人知晓她的名,就只剩下月了……顾府的人已然不顾她死活,这忽然出现的少年,怎会知道她的名?他是从何处知道她的名,他可是识得月?!

    她不关心他为何识得她,她关心的是:他是否月识得的人!

    “只是个名字而已,想要知道有何难的。”他不以为意得轻笑道,说罢却是举步就立定在她的身前,让她一步也走不得,却是解下了身后的斗篷,正准备披在她的身上,忽然接着道:“丫头,跟我去商国,如何?”

    凭白无故,忽然出现一个陌生男子,说要她跟着他去商国,她要是点了头,听了眼前人的话,那当真是笑话,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眼前的男子不论是为何,对她说出这般话来,就是脑子糊涂。

    “市井行骗,拐卖小孩儿的,也会拿出糖葫芦做诱饵,公子可是凭白无诱同我说话,就当是我如此年幼无知却也不会信呢,您还不如五花大绑,将我掳了去,省了公子的口舌才好呢。”她挥开他的手,金丝斗篷落地,尘泥染,却是捂嘴笑着缓缓道。笑,是为了平去内心之惧,眼前之人是敌是友未清,她不能轻信。说罢索性忽得横冲直撞,小手乱舞推着他让开,余光瞥了眼他,想看他的神情反应,只是他就如石尊立定在地,一动也未曾动过。

    “好个鬼丫头,你不说,我也正想这么做。”他一惊,不知小丫头会这般防备,勾唇悠然一笑,挑眉正色,伸手一把狠得抓住了眼前的小野猫,抄腰一把将小小的她轻而易举得扛在了肩上。她心蓦地悬至半空,身子挂在他的肩头,晃啊荡啊,这是全然没有料到的,这来历不明的少年,居然真得来硬的!

    “你这个商贼乱寇,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她心中一恼,小拳乱挥,肆意挣扎,灵眸一转,却是狠得咬上了他的左肩。

    他木然吃痛一声,她的力气很大,这一口还咬得不轻呢!

    少年不得已倏然松了手,那小人儿便得落在了地上,还没待他反应过来,那小人儿落地拔腿就跑,就跟一只活蹦的兔子似的。

    只是就算她再快,再诡计多端,也逃不过他的青剑疾迅如风,他的步子凌波似光影,她没有几步,晃过神来,自己的双手已然狠狠得绕在身后少年的轻稠玄带里绑得死紧死紧,此时,眼前少年的声音冷得刺骨:“是谁教你‘商贼乱寇’这个词的??”

    她是天不怕地不怕,这回儿却觉得背脊发凉。他这话中之意明了:他果真是商国之人,听了她不过无意胡诌的话,便再也沉不住气。

    她不再说话,她知眼前之人已经触怒,无论如何,她一个弱小就是投机取巧也躲不过眼前这尊大石雕。

    蓦然静冷空气凝滞,她只是睁着圆眸,直直得望进他的墨眸,他既然能追到她,便是看得见,既然看得见她,却依然不怕她,还是夜色清辉,她的瞳色难辨,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她移步走近了他两步,他的手力狠得一紧,痛意袭来,眼仁不由发酸,凝泪刹那涌出,却依旧是怔怔望着他,勾唇不屑的笑着。

    天边焰火有信一声,不远处似有马踏声不绝。他抬头看了一眼青空,低眸,又看着她,眸色闪过惊意,却复又平静,手劲居然松了开来,勾唇复又浮起了笑意道:“鬼丫头,要是能绑你去商国,我早便绑了你去,只是我风某人从来都不愿强人所难,但是呢,我想你很快就会愿跟我前去。看你小鬼一人也挺不容易,今日,我先令人送你进城,那么,五日后再见了。”

    万分笃定的语气,让她觉得可笑。

    他轻喝一声,一辆金边马车从林子深处奔来,落在了她眼前,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伸手便是抱起了她,对着‘车夫’道:“逆杀,她要去哪儿,便送她去哪儿”

    言外之意,他要他看着她。

    “是,风少。”中气十足,低头听令应声而答。

    风少?该是一个头目的称谓吧。可这年头有何种头目该有这样的称谓?

    看那‘车夫’一身戎装,眉目霸逆酷凶,看着冷毅不敢再看第二眼,当这‘车夫’差职倒真的是委屈他了。他可是有一个听着着实毛骨悚然的名字:‘逆杀’。

    “那小女子就此谢过风少好意了。”马车缓缓启动,她掀开了车帘,却是向着他抛去大大的笑意,向着他挥了挥小手。

    这山路如是难走,她一人怎可登山越岭,既然有‘好意’她还推辞什么呢?姑且不管他打的是何算盘,她这会儿先走了这一步,之后要‘逃脱’再想法子,有何不可?

    他就站在林子里,看那被泥水弄花还来不及擦的小女孩从马车里钻出了脑袋,向着他挥着手,姗姗得意,古灵精怪得笑着,那双异色双瞳熠如星辰,闪闪发亮,随即转了身未有停留便匆匆离开。

    “小姑娘,是要去哪儿?”坐在马车头的逆杀恭候问道,扬鞭催马,车辙深深浅浅压过山林小道。

    “先去镇上最近的医馆吧。”她回神,却是勉强对着自己笑了笑,有些累倦,闭上了眼眸,丝毫不管自己是否身在地狱虎口。她逼着自己不想去坏的,如是想着他身上有伤,若真是被‘有心人’带走的,那么是否有可能会先去镇上最近的医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