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风雨杳杳恰相逢,年岁朝朝踏浮尘  第014章 风云初(2)

章节字数:2984  更新时间:12-03-10 23: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过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居然一口气说出了这般超脱常人的话语,此时整条街上却是静可听风,只若是大人也不可能有那般勇气说这般话,说她是不知天高地厚好呢,还是果敢勇气可嘉呢?

    只是才不过一瞬,众人却是咯咯得笑了起来,有的甚至捧腹大笑。

    这低着脑袋说完后,小脸红得异常的小丫头,可真是有趣,到底是谁教得她这般话?如今,没有人可以给她做主的。

    人群中笑得最爽朗的也莫过于通政使司大人了。

    少年稍然凝眉,不曾想过这小丫头居然还会先发制人,却是勾唇笑笑,也不生气,翻身便将她横抱在了怀里,长袖掩住了她的双眸,便是对着众人道:“这小丫头估计是吹了风,不舒服便闹脾气了,平日带她出来玩儿,她还会要上一串糖葫芦,今日见了那么多生人,大抵是觉得不适应了。”

    “这孩子是……”通政使司依旧在笑,幸好有识趣的人笑了,笑着童言无忌,他也索性跟随,否则怕真得是要进退两难了。这边要对住风少,又要对不住云国百姓,对的住云国百姓,他又有何能耐,给商国大将军之子参上一本?纵然他参上一本,估计就要得罪那顾太傅了。

    “这孩子是我的侍婢。平日顺吃顺喝,挺乖顺的,估计今儿见了太多生人了…”他接着转了身缓缓道。弄尘一听他这翻‘乾坤挪移’颠倒青红皂白的话,不悦凝眉,不由觉得厌恶,臭风少,烂风少,纵使她在外界无名无分,可她终是堂堂顾太傅宗脉千金,何时成了商贼头目的侍婢?!

    “大……人,休听他胡……!”她的话还没喊完,她的嘴巴又被他的大掌堵得严实,就是连呼吸也困难,直到她的脸儿又青又紫,他才松手。

    然而正是此时,通政史司以为一切便可以不了了之的时候,却忽的来了一大批商兵,孩子的话当做童言无忌,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那惨不忍睹的景象,众人皆是看在眼里,这时候就要看他这个通政使司还会不会为了性命,而舍弃廉政的乌纱帽了……

    十匹商骑踏尘滚滚而来,长风荡气,狂笑肆意在十里长街,由远而近,黄沙飞扬,呻吟喉哽声声不绝。众人再也不能忍看到那般景象,只若是看过一眼,便会成为终生噩梦:只见十马拖拽着一个白衣少年在地,纵横前弛,他伏趴在地随马蹄汹快而拖行,血色尘染就白衣成枯冢霜花,蜿蜒淙淙朱血骇人刺目的痕迹,身前劲涛狠绝,尘沙遮掩了他的容颜,咬唇撑汗,面色俱恐死白。他闭着双眼,唇边却缓缓勾起笑意,马蹄声声震耳欲聋,黄沙尘土哽在他的喉间,他的身前已是残喘的家国,他的身后是茫茫无主的天下。

    倒在敌国的骏胯下,血色流在自己的黄土上,山河依旧渐在,无处可安歇…

    此刻,他的眼里依旧纳不下万重高阙,玉关锦旗。

    他目不及山色已空蒙,碧血马踏而行,仍然一片灰白,空无一物。

    商兵看着身下的人,那般苦痛,笑便是越加狂烈,直到越来越逼近。

    她还尚在他的怀里,不由得回眸向着罪恶的笑声循去,目及那一袭血色白衣…

    从没有想过……

    不是他,不会是他的。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

    “月……”她的声音几近颤栗。少年察觉怀中人儿的身子,木然狠得的一颤,她的脸色已化作如纸灰白。

    玄衣少年抬眼,墨瞳紧锁着远处的十骑,却依旧无动于衷,不过扫过地上拖着的人,眸色一滞,却亦是没有任何举动。

    然而,正是他还没有反应的那一刹那,怀中的人儿,却狠得咬上了他的手臂,他的手一松,小小身影一股脑儿狠得从他身上脱离跳下来,她便是刷地落地爬起猛奔向着那十匹未有歇止的骏马,托声震喉着,童音嘶声无比凄厉,让人心弦疼乱,犹如梦里哭音绝泣,永生也不得忘。她灰黛紧锁,褐紫双瞳凝注,向着那无情的十骑喊着:“停下!快停下来!!!”

    “丫头,快回来!!危险!”身后少年心惊谨瞻,从来不知一个丫头竟然那般绝决,生死劫然不顾,两次三番都是为何?!

    就是一匹马的重蹄就可以踏死她,更何况是十骑!商兵残忍无情,本是训练有素,非不得已有令,才可能停下,他们一旦开始锁定目标,便决不罢休,如今他们的狠凶快骑,没有折腾死那个少年,他们是绝对不会停下来!

    “求求你们,停下来!放了他!”她愁然紧瞩着马后已经唇中咔血的少年,心裂成空,十个商兵看着忽然及近的女孩,同时心惊在喉间,不是因为怕会杀死她,而是他们……看到了她那双妖色异瞳!这显然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迅然拉紧了马缰,马儿忽的被迫停下,却乱蹄嘶叫不已!

    她的眉色微松,不料,身后倏然令下:“不要停下!”

    商骑一看是风少,松了缰神,扶鬓夹鞍,继续前弛,万万没有想到,呵,她惊愕回眸,看着立在风中的玄衣少年,那样的他是魔呵。她怎么就忘了,他就是和他们一伙的…

    然,她勾唇一笑,转身便是冲进了袭近咫尺的尘埃,同他倾力嘶喊道:“风少,我这便同你赌,谁能让它们停下!!”

    众人看着那女孩儿愤然拔腿就向着尘扬而跌爬滚进,小小年纪,居然做的这般绝然,她是要以身乱蹄!

    “丫头,回来!!”玄衣少年黝瞳凝忧,声暴裂肺,拂袖旋身而起向着她飞去。

    可是那马蹄便已然踏过她的脚踝,裂痛穿透她的五脏六腑。她从来不怕死,这世上,她最怕的是失去,失去唯一关怀的依附,她就是拿命去赌,也无妨。

    马儿乱蹄过纷纷刹足,少年和她此刻,只有咫尺之近,满脸血色,却是风华依旧。她紧紧得护着他的头在怀中,任凭尘埃沾染她的眉目,众人看得呆恐唇白,仿若今日看到得不是一副残忍的画面,而是一幕惊骇的景致:不知世上还有失心至此的孩子,那孩子却有着一双骇人的妖瞳…

    她是妖吧,是妖才会这般失去理智,不顾生死,她可是知自己有九命?

    她不是妖呵,她若是妖便好了,便能将月从踏马万尘里救出来…

    “月,你…醒醒!”哽喉声咽如蚊咬,她弯眉泪泣,轻轻唤着他,双手颤抖不已,冰凉的石街,冰凉的心,只有他的手才是温暖的。

    她全然不知周身议论如潮,指指点点,从今往后,笙南城便会有妖女之说,她也再不得安宁。

    怀中的少年气若游丝,缓缓睁开双眼,血色双手摸抚上她的发顶,一句一顿勾唇笑道:“尘儿,你…可知今日…做错了什么?”

    “月不要说话,尘儿这就带月去看大夫…”她执意为他犯险,却也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面对他的忽然责问,她的眼泪刹那泣下。

    “尘儿哭得出来,该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他如同往日儒雅的轻笑,用袖子轻擦她脸上的泪水,微微撑起了身子,微喘拂过她的耳畔,那是他独有的气息,他将她揽入怀中,轻拍着她的背,淡笑道:“今日,我…只是受了点伤而已,倘若我哪天真不在尘儿身边了,那尘儿该怎么办?”

    听罢他的话,她的心再也无法负荷似的,注满了血色翻滚,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脖颈,哽咽道:“除非月把尘儿给忘记了,不要尘儿了,否则,我便跟着月一生一世。”

    是的,一生一世,有生之年。足够漫长的光阴韶华,是她初始的心愿。

    “真是个傻丫头…月怎会把你忘记呢?”他勾唇笑着,气息渐弱,直到思绪也没入了黑暗,却是紧紧握着她的小手。

    然而,此刻谁的手臂却是狠得托起了她,她的脚踝已经伤了,再也站不稳,向着后面仰去,他狠得拖着她,不加怜惜,迎面而来便是一声厉喝:“疯丫头,方才你当真是不要命了!”

    她木然抬眼,看见玄衣少年目色红红站在她的身前,她的唇边却泛起不屑得笑意,道:“我不知我的生死和风少有何谋,只是今日伤月之仇,我与你不共戴天。”

    “疯丫头,你是恩将仇报?!”玄衣少年冷声一笑,蓦然看着她不语。

    他根本不愿与她赌,她以身乱蹄,非但不能救他,很有可能让他五马分尸!若不是马儿要继续前行,他根本已经死无全尸!

    她低眸看着他手上缰绳已经被利器断裂,抬眼看着十骑已然不知何时通通倒地,又扬眸望着玄衣少年,淡声嗤笑道:“风少今日之举,与杀人又救人的道理有何不同?”

    笙南所有商骑恐怕都是他的手下,今日之事,能和他脱得了干系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