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风雨杳杳恰相逢,年岁朝朝踏浮尘  第017章 生别离(1)

章节字数:3024  更新时间:12-03-17 22: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她低眸遐思尔,迟疑着却终只是低低回了一字:“恩。”

    神不定,心脉浮,明明思虑周全,快到嘴边的话,最后却又说不出口,想要同他诉尽‘苦衷’,可是又似乎不知从何说起,也不愿娇纵,给他凭添恼意。

    “尘儿可是在哪里受了委屈?”未有想过,他便是一句直言见血的相问。她怔惊抬眼,心头狠狠一动,又撇过了小脸,再不敢看他眉心那点朱赤绕凤的妖娆。

    美丽的男子。

    想起那日,平生医馆的恶人手中的刀匕生生在他的眉心划过一道伤,然,伤口没有得到好的治愈,于是往后,他无暇的容颜上留下了一道隐痕。可那伤痕似若水透着一盏朱砂,却又似红如杳杳血凤于飞,令他倒是邪然澈美得不似凡尘之人。

    “哪能呢?!要是遇见了恶人,我若是不能及,难道还溜不起,躲不起么,我能受什么委屈?”她挽袖,‘豪言’调侃一言,平心定神,意欲掩下心苦忐忑。

    他心细腻如针,此刻就是一丝情绪,也不愿他察觉,于是,便是觉得手舞足蹈掩了情绪才好。她刚要从他的怀里傻笑挣脱而出,谁的大掌却忽得压过她的脑袋埋入了那砰然健硕在动的心怀。

    砰,怦,砰,怦。心跳。是他的。

    “于我,尘儿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他淡笑着,紧紧得将轻薄如蝶的她拥入怀中。

    春风涟漪刹那,夜入循隙画楼东,桃花盛满大云江南,染风华。

    君不多语,不言如轻尘似沙,一言便割开她的心隙,一点一点剥落忧愁,顷刻间,那泪水竟是溢满了脸颊。

    她一言不发,音语沙哑:哭怨胜于哀,为何她生来怎就是异瞳,哭恨胜于思,为何她未见一面娘亲就离去,哭痛胜于生离,为何血脉宗亲那般嫌她厌她,哭遍地城楼落脚处,却无处是人家,哭予她暖意心切之人,怎看不见世间苍苍,哭药贴已耗尽,就是苦苦乞怜,穷途将近,怕再也撑不下去。

    她肆意哭悲,心中可是凉苦重重,然,头顶半空里却传来笑意深浓。她也不知他在笑她什么,又是为何而笑,埋在他的心怀里,并没有抬头,脸儿却是一阵白一阵红…本该说于他已熟悉无间,当是不怕哭鼻子多丢人,可她此时竟如此的在意,意识自己是真的失态了,喉哏逼着自己不再泣噎。

    这笙难风雨何时能平息,内纲不正,世道淋漓,外患欲动,商兵横行,民不聊生,而她还终究是个未历世事的孩子,本是亲人怀里哭闹撒娇任性的年龄,如今却教她颠沛流离于乱世。无论她心有多坚强,这一切终不是孩子所能承受的。

    “明日,我同尘儿一道去燕琅阁将玉当了吧…”他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又再道。怀中的人儿滞了滞,心慌说不得半句话,半晌没有应声,过了许久,却抹去了泪水,呛着声,笑了笑,越是这般掩饰慌乱,可心却越不平静,道:“不…用!不用了呢,月好好歇着,明儿我自己去。”

    “在笙南城燕琅阁能当的,其他典当铺都不能及。看到这块玉,他们定能说些什么…”他淡叙得平静,掌心里的小手已经微微冒汗,听罢,却是脱口而出疑道:“他们可什么也没说呢…”

    说完,才知自己说漏了嘴,心忐,不想身后的人气息微顿,轻握住了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小脸,声色无澜却是一连两问:“尘儿…已经将玉当了?可是拿去燕琅阁当的?!”

    一时间,她哑然无言,慌乱无错,语无伦次回辩道:“没!我…我的意思是:若是他们没说什么呢?”

    她说罢,看他微敛起眉心,本以为他会再过问下去,却是自语:“燕琅阁如今倒真是只识货不识人。”

    那一句话,她似是听明白了,可好像一点也不明白。

    “我问尘儿,那玉在燕琅阁做当,该值多少银两?”轻掰过她的小脸缓问着,随之却是他不明就里的轻笑,那般淡疏的语意,道是生生刺进人心,好似谁早已被看穿。

    她本来有机会可以澄清,可方才一连圆了两个慌,这会儿该如何自圆其说?她也从来没有以为他看不见,就可以在他面前耍小小伎俩便可瞒天过海,但却也不知眼前人仿佛长了天眼以洞察人心,哪怕一丝纰漏。

    “尘儿不太识珍玉瑰宝,并不…知…”她才说完,心头好似堵了一块大石,却听他笑道:“不知,呵呵…你个小丫头当然不知的。”

    她以为那日是满载而归,今日手中早已无分文,多少银两,于今时入不及出的他们来说,再多也是少的。

    “若是一百…两,多…么?”她想了想,轻声小心翼翼反问,不由紧紧看着他的神色。

    “一百两?如今能当了也倒是好…”他容颜里泛起笑意,可那笑声消滞,终是渗不尽人心。

    他到底是何意?到底是值还是不值?他可是有在生气?

    他不再说一言,却忽然转了话意叙道:“已是阳春,每年皇君携太子都会在此时下巡,今年虽遭商伐围城,但他们依旧维持会维持往年惯例,到时笙南城便迎来龙灯节,便是热闹非凡,哪日我们便是去看一看…”

    他讲了一半停下来,冷风从窗外缓缓潜进,不平静的夜。

    画楼外窸窣,风摇树动枝桠往复声声,从那日之后,他们并没有翻山回到郊林那染过污血小木屋,于是还是寻思停留在这笙南城里。行居几日,也未觉得不妥,这会儿有了异声,让她心不由得一提,不知觉紧紧攥着他的衣袖,双眸紧紧锁着摇曳的旧窗。

    忽的一只白猫跳窜了进来,喵的一声,看了看女孩却又返身窜了出去。

    “是猫儿…”这会儿,她才舒了一口气,却听他低低得笑道:“被猫儿都吓成这般模样,还是尘儿么?”

    她低眸看着自己的手,将他的衣袖攥得邹巴巴的,此刻颇觉窘赧,松开的双手不知往哪儿搁,挠了挠后脑勺,傻笑着道:“才没有呢,尘儿若是男子,望能像哥…像大将军那般踏马逐商,怎生怕一只猫儿?”

    一言顿意,幸早早回转了话意,否则,便要出篓子了。她可没有向他提起过,她有个哥哥,而那个人定在某一处袖马抚鬃,有朝定中原,揽江东,与豪雄共饮千秋盛世,还我大云烈烈峥嵘。

    听罢她的话,眼前的眉目端华的少年,朗声笑罢,不言伸手抚乱了她的额发,不知何时,他从身后的榻上掏出了一个轻薄的异常华贵的方形锦盒,顾自轻解打开,里面是一件金丝绣着玲珑凤鸟的轻霓云衣!他从哪里得来?怎么得来的?!她怎全然不知?

    她还没有看得清,他便伸手揽过她的肩头,将那衣裳比在她的身上道:“尘儿,穿上试试,这天变幻多端,还是多着一身御寒来的妥。”

    她心浑然一暖,当真有一身新得无法比拟的衣裳呈在眼前,心中自然万分欢喜,虽嘴上说过她是不适合穿这身华贵,可当他将它披在她的肩头,她便乐得道不出一句话来,却还是傻傻得问道:“月是从哪里得来?”

    他不答,虽然看不见,却终是不紧不慢将她穿上了衣裳,溺疼百般,道:“尘儿这般模样定然是个美人儿。”

    “月可是变着法子在取笑我?”她心中温然一动,万分绵煦从心底缓缓徜徉而过。他笑着揽她在怀中,继续道:“怎么会呢?皇君下巡之时,笙南按照惯例最大的凌生堂后主会行善式,收养流落孤童…到时候…”

    他已然用了最自然轻松的语气,告诉她一件事。

    只是他的话还未有说完,不想那孩子声声一言刚烈如铁般,打断了他的话,道:“月这是在说什么?这与我有何干?!”

    是一句隐隐知他话意的刻意回避,心绪激动得超乎他的想象。情绪的转变也甚是忽然。

    她从没有想过,他说这句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尘儿不愿,只是……”

    “尘儿便是不愿,就是有千万个只是,还是不愿,月不必再说了。”时隔多久后,他忽然又在一次掀起这样的话题,她似乎早已忘记当初自己苦苦一心要跟在他身后的模样,以为他再也不会提起,却没有想到这却如此忽然…

    女孩的话语从来就是绝然的,纵使还是个孩子,她的心性便如石般无可移,这是他最担心的。

    她挣开他的手,心头情绪浓烈,三两下便将他送的霓裳扒下,狠狠扔在了地上,踩了上去,不悦得扬眸紧锁着他,异色双眸里已然溢满清雾,她便是这般任性得天翻地覆,也是他惯的。

    他似乎能知道眼前这孩子到底是干了什么好事,凝眉生冷,正色训道:“尘儿,你这是在做什么?谁教的你如此没有礼教?!”

    “月赠我云衣,便是为了让我穿着这身行头,去讨好凌生堂,求他们收留我,我可做不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