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风雨杳杳恰相逢,年岁朝朝踏浮尘  第021章 梦前尘(1)

章节字数:2373  更新时间:12-03-29 0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赶上皇君下巡,这场火候到底掐得正是时候呵?

    从那场大火后女孩离开的几日,驿站安静得异常,好像没有那丫头的日子,倒是少了许多‘乐趣’,无人可捉弄了,百无聊赖,风家那两位表小姐匆匆启程回了疆塞。

    风萧卓匆忙奔走异处一连五日,没有回来。

    要知风氏尚未能笃定‘天下’,在他们没有做好万全的对策时,还是断然不会对云国多做手脚的,他们如今是停留在云国‘迟迟疑疑’,进一步不能,退一步不舍。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大云皇君已经坐如针毡,怒眉横扬,宣旨天下:彻查此事,若是查出真是商贼所为,势要在城内揽杀商贼,一个不留!

    如此一来,这几日商国风大将军风赫便忙活得焦头烂额,这边平复云国朝堂大臣,那边放出卸甲减兵风声,削弱云君之心,连发重令整兵,却也跟着故意讨好似的稽查纵火之由,并对大云朝堂宣言:只若是查出他属下商兵所为,也必然严惩不怠。

    只是一连数天来,派出‘商刹天罗’,将巡回派守笙南偏巷的手下商兵一一悉数盘查到位,却根本搜查到任何一点证据,说明火便就是他手下所为。

    但——只若不是他属下所为,那么又会是谁?

    这却是风赫不愿意去揣度的,无论火是因何而起,他们已经是被推至了风浪尖口。风赫倒是宁愿希望是自己的手下不知轻重,也不敢去想本是通往万疆无阻的顺利征程,半途却忽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谁会不惜毁灭大半个笙南,而将招惹皇君的祸头巧然得载在商国头上,从而掀起云商两国公然倒戈之势?谁便是做的不动声色,却更雷厉风行,于平静中挽起狂澜,搅得人心惶惶,那人就差将刀剑直接架在他们脖颈了!那幕后纵火之人,万不能小觑…

    然,笙南骇人惊火后的第十日,云景六年,三月十三。逆杀巡城归来,一踏进驿站的大门,看到那一幕却让他哑然无言。

    从没有想过,他们会再见到那个哭喊在火海里,匿迹销声的女孩。

    她还活着,十日后回来了。

    只是如今的她看起来,异常于往日那般生动,雪色瓷肌的小脸却看起来惨白惨白,双眼虽是依旧蒙着纱稠,只是那纱稠居然染了异于朱色的朵朵血桑,眼看着那瘦如轻纸薄的人儿却是跌跌撞撞,一步一行跪,蹒跚磕头进得驿站大门!

    上殿。

    那一袭玄色华衣少年敛眸静息,好整以暇斜倚在榻上,双手轻扣榻沿,发出阵阵清脆声响,空气却是让人凝息,甚是不敢喘一口气,不语不言,唇笔却勾起淡笑的弧度,凛冽得她的双眼发酸。

    “来了?”半晌,他忽得道,轻语拿捏着笑意缓缓穿透了空气,仿佛早便知道她会来。

    女孩俯身凌丝遮住了眉眼,半跪在他的身前,却没有说一句话,血色从她的小脸上缓缓滴下,滴在青石板上绽开刺目。

    她的身后不远处就站着顾府侍应,他们是一步也不敢怠慢,受了太傅的令看着她一路进来的。她说,这一次便当真不会再逃了。

    “弄尘,这回终是肯来求我了?”他笑着俯身,墨色如瀑掩住了她得眼,淡淡柚香拂过她的鼻尖,那是凉透背脊的气息,坚毅如雕的容颜上浮现清绝的笑意,谁伸手便轻捧起她的小脸,轻拭去她脸上的血色,一瞬浑然朱血晕染了她白皙的脸庞,然未有须臾血消却再次缓缓晕开。他的眉心骤然微敛,声抖忽得滞留在喉:“弄尘的眼睛…你…!”

    然,她勾唇淡淡得笑,一弯眼,却刺痛得厉害,那笑容僵硬得极度难看。

    是谁在那日商兵凌辱戏谑后,分派商兵暗地里行阻下城里每一家医馆,让她和他不能踏进一步。是谁悄然令解城头当铺不收当她身上的半金半银,是谁让他们寸步难行?是谁让她不得已回到冰冷的顾府乞怜哀求,却亦是谁终要将她带走?

    “风少不怪弄尘放火烧得你风家‘狗急跳墙’,还能由着我这般厚着脸皮来求你收留,我若不是表示点什么,怎么对得住风少。”那般语气好像只是风轻云淡的气话而已,然而,没有人会明白这一句气话,得付出多少代价。风萧卓执意‘不择手段’带她走是为什么,她是不曾明白其中缘由的。

    只是就算穷途末路,就算进退不得,就算只能这般被顾府押着来求他,她也不会心甘情愿,只若她成了与常人不同的残弱,那么他便是再要带走她,也是无用,她可是这样想的?…她难道真是不要命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厉声嘶吼从眼前少年的喉中缓缓溢出,冷风扫过她的眉眼,直觉身子蓦然一空,落入了一个严实的圈禁。

    “风大将军若是知晓,那纵火之人是弄尘,怕不只是瞎一双眼睛那么简单;到时候,我连小命都会没有,更无论让风少收留我了。我自行了断,便是让风大将军风少省了心思,免了忧虑,倒是弄尘不对了?”她依旧笑着,本是明明如月的双眼,红纱后面是一片血浊,身子却因痛意而颤颤发抖,谁知笑着笑着,喉哽酸涩,却是凝泪绞痛,渗入心骨,却是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之前无论倒是我做了什么,你都不愿意跟我走,顾老头同你说了什么,你便兴师动众,行此大礼却来求我了?还真是知女莫若父了…”他的手紧紧的环着她,一步一台阶,走向内殿,笑着的容颜那般清绝无暇,只是心冷如铁。

    她不再说话,唇边却没有了笑意。

    他抚着她额前的发丝,额上零星的汗珠密密麻麻的渗出,便是缓缓道:“我曾说过,只要顾太傅之女愿意做质,风氏与太傅的恩怨,便就此一笔勾销。我本是想换你们商国倾城丽姿的顾府大千金,后来也才知太傅府竟还有二女,给疏忽了。不过,今日你肯来做质,也无妨,都姓顾,也没有什么区别。”

    都是姓顾,没有区别,呵呵…

    他抱着怀中一动不动昏迷的小人儿,轻然一扬手,便对着身后三军总督令道:“即刻准备启程回商。”

    玄衣少年的笑声渐渐散去,她的眼前遁入一片灰暗。

    巷子路口很长,夹杂着漫天烈火的赤红,雨夜很冷,夹着漫天的冰雪冷冻心房,城头昏黄,断壁残垣,飞沙走石一副江山如画,眉目无双的少年,在火光的尽头等她,笑意绵绵,通通都化成梦里前尘。

    而驿站的大门外,停着一辆金装马车,纱蔓随风飘扬,车幔后氤氲渺渺,朦胧轻倚一袭黄衣玲珑女子,怔怔望着内殿,眼角依稀凝流着晶莹。

    车马外匆匆的几立脚步赶来,丫鬟围上车幔,欣然开朗轻轻急切地唤着她,道:“大小姐,该是回去了呢,公子已经醒了许久,他这会儿唤您呢…”

    风无声,树不止。

    她点头,轻起扬袖,马车绝尘而去,不再回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