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风雨杳杳恰相逢,年岁朝朝踏浮尘  第022章 梦前尘(2)

章节字数:2014  更新时间:12-04-02 00: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日前。

    青空烟拢袅袅,血色夕阳尽头是一道绵延至越女河的幽幽长街,三两云女,俟候徘徊于城隅,安扫清风,待盼君归,。踏马尘沙淹没夕阳,终是迎来天边的云霞,以为良人凯旋,哪知一恍眼,明月升梢,杳杳笙笛悠然,号声压城,军鼓雷动,焰火狼烟绽空,尽诉山河霖霖,蓦地风雨起,疆塞兵马浩荡,已然阵候城下,城内万民皆慌!

    君不归,君未归,君莫归。你若归来,定然不望看到山河国破之景。

    哄抢声,哭声呼,喊声霎时间,环空缭荡不绝,笙南繁荣,夜夜空寂。

    天空军焰令起,商兵停下拖曳那奄奄的少年,驻足抬眼看青空之火。不过须臾,十匹黑骏从远处奔腾如风而至,是一袭青衣副将携军令前来,笙南城内所有商兵通通听命:“风少有令,祭血祈福大典在即,部分商兵已退出笙南,守云都各兵职稀缺,今日起必回到各自所守之职,”

    哨声响,一匹黑色骏马落定在眼前,他即刻便松开了奄奄一息的少年,无心暇及,上马和那十骑汇合,望着城头,对令执在手的军机副将问道:“属下不明,回商大典准备在即,风少今日之举又是为何?”

    “不过是佯装破城罢了,你看那愚蠢的云民竟慌成那般模样?这大云狗君皇还不承认自己是苟活?”青衣副将轻扯疆绳,黑骏回转前提扬,沙尘起,轻鄙的笑声响彻悠悠长空,十骑转而骤然远去。

    城头昏黄,乌鹊枯鸦三两叫着,断壁残垣尽处,尽是茫茫天涯。

    白衣少年伏在地上微喘,唇边依旧隐着迷蒙的笑意,颤抖血色的双手在沙地上,三两挥袖作起画来。

    满卷不过朱砂红,兴亡转瞬即成空。

    绵延群山,万里巡长风,青空寥寥是云鸿,青袖笛声扬孤城,血漫关山葬孤魂。

    “何以风云涌,何以江山动。何以尽余生,何处天下分。”他低声喘吟,扬头轻笑,眉间的血痕犹在,俊美容颜,明明如月映在在斜阳脉脉里,血色凤痕绽开绝世风华。

    轻缓的脚步亦步亦趋得跟进,人息虽是微弱,他却已然察觉,只是他神情依旧,抬眼望着青天,望到的是灰海无涯的茫然。

    一双小手伸来抚上了他的容颜,却被他忽然挥袖而挡。

    来人没有说话,却再是走近,却是将墨笔塞入他的手中,少年复又笑着,不知为何而笑。谁伸出袖手,那质地软如绵丝的云霓金袖,轻轻擦干他手上的朱血,拭去他脸上的污尘。

    “月的衣服脏了,我们回去,再换身干净的。”她眉眼弯弯欣然笑着,泪凝眼角不落,

    那般娴淡不曾生梳的语气,仿佛她不曾离开过他,可谁轻抚污血的手几乎在颤抖。

    她开口言一句,原以为他会哑然惊喜这般忽然的重逢,然而,少年却不笑不答不予理会,顾自画着,漠然以对。

    江山映月影皎皎,星河落尘尽迢迢。万朱菱花满笙城,山河国破乱平生。

    她索性挽裙坐在他的身前,抱膝静静得凝看着地上他的画,依旧用轻松得语气笑着对他道:“我还真不曾看过月作画。这山河群雁描得当真好看。”

    女孩身上飘来香气,那是笙南城最雍贵至上的菱香,也只有皇城金宫之人才用得起,芳香最易流进心头;她一笑,墨发上的玲珑玉珠金钗,叮咚作响;她一动,手上脚上的金铃铛饰物发出清脆声声,已然是一副商族之人的装束。

    一尊金瓷粉雕坐在断壁残垣后那落魄不堪的蓬头垢面的少年旁,那画面形成强烈刺目的对比。

    他抬眼,褐色双眸里茫茫无泽,伸手抚上女孩的脸颊,微烫馨软,抚罢手上留下那微醺的香气,她拉住了他的手,失神呢喃着道:“月的手在流血…”

    他低眸始终不说一句话,却顾自低笑,笑声悠荡在空寂的郊外,和着寒鸦轻鸣,听得人心魂荡,谁也不知是为何笑。

    这样的他,她从来就不曾识得。

    “月在笑什么?”她傻傻跟着他笑了笑问,然而,空气里却依旧是静默,让人凝息,唇边笑意半僵,似乎还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不甘默然,可这远远高墙似乎传来阵阵杀伐声,无一声不是震天惊心,她依旧傻傻得笑着,双手蒙上了耳朵,顾自同他说起这些日子所历经过颇觉欣然的事,以此捎走心头得恐惧。

    “月,可知这时节,笙南天山的赫涟池开满了凌花,我们来到笙南最高的城楼上,浮生台俯瞰那清池,美极了,水波里尽是花骨朵,有女孩路过花间池,只是在池边静歇,那凌瓣却通人性似的随风飞舞,浮落在清池上,衬得女子似若仙出了…”

    “月,可是见过风城云山?我们浮舟随波在越女河上,帝城便远远落在了身后,待我们回头,那落日映得帝城如同身披戎甲的将士,赫赫雄姿英武…”

    “笙南平歌楼山珍百合汤,一口下去,回味不尽,便让人心痒至极,再难忘怀呢…”

    女孩这一开说,便滔滔不绝,再也停下来,好似怎么讲也讲不完,她这般说着得不到任何回应,说是为了不让气氛那般无声陌然都无妨。可怎么看来小小年纪便已懂得如何去顺应人心了?呵呵,倒不是她的性子使然,而一切只是因为眼前人是月。看到的良景,感受良多,从不曾尝过的滋味,要将心中百般愉悦通通与他分享。

    少年没有再听下去,爬跌跌撞撞爬起,无所傍依,她连忙伸手扶他,不料,他的身形木然一滞,不过转身便甩开了她的小手。昏黄城阙飞寒鸦,斜阳脉脉遣卷烟缕云霞,心下波澜万千,不知他的话语,会若冰针一般扎在她的心上。

    “你是哪里来的丫头?天色也不尽早了,笙城起了商乱,赶紧回去吧…”从始至终却是淡漠一句疏离,说完淡淡得轻笑,笑声划破寂寂长空,凉透人心。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