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血越中原胡笳度,殊途同归点红烛  第028章 轮回度(2)

章节字数:2303  更新时间:12-04-24 2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房内飘逸红纱帐后薄烟朦珑,这独有的弩疆凝香漫在空气里,醉了人,酥了心。水声叮咚清响,传来动听的笑意:“灵儿,你慌什么呢,风家若是真没了,我也便好回云国了呢…”

    “我看这世上最口是心非的就是啊尘了,你若想风氏有闪失,还会背着风少和老将军冒险去越山?”

    “你觉得我这趟远行是替风家尽心?”她笑着缓缓从浴池里起身,哗啦一身,水珠落,氤氲散,白晰如雪馨软赤足落地,漫妙的身段在帐后若隐若现,绸罗轻裹一身,淡媚幽然如空谷粼波上的凌花轻漾。

    “您就不承认吧。”丫头顶不过努了努嘴嗤笑道。她要是真无情无义,何必顾着这病榻上的老将军,风少离府西迁整整半年,是谁不离不弃守在将军府的?

    “明日晨时,姬娜公主召我同她去纳罗河下游赏玩,墨灵儿你准备准备,同我们一道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陪公主玩?”

    “公主说:天塌下来有风哥哥顶着呢。商国从来都是屹立不倒的…天神会佑我们商国的哦!”她笑说着,穿整罗衫,看了看天外的夜色,那说话的语音模仿起那骄傲的公主,之于她方才说的话不以为意。

    墨灵儿是着急的,这商国风云已起,也不知会何时息。

    墨灵儿踱着脚步,凝眉恼了正想说话,那厢门忽得骤开,身后夜色凉风袭进,刺得她背脊生凉,脚步便就生生定在那里,再也动不了。然,身后传来的是一声蔼慈,如此熟识:“弄尘,灵儿今夜就出府先躲一躲,从后院走吧…”

    说罢嘶声裂咳,是老将军呢!

    灵儿木纳站在原地,舒了心,回头时,却看到风老将军瘦骨苍旬,倚在门边,顿觉年华那般可怕,夜色里当年威风豪雄已经苍老的模样…

    于是此刻,从帐后透出了笑意缓缓,那声压珠帘,似在和着夜风呢喃,应了老将军道:“多谢将军厚爱,这么多年,我等您风氏就这一句话,出去躲一躲,也便不会回来了。”

    老将军脸色微滞,唇边却复又泛起笑意。年华苍老,双目慈祥。

    灵儿回眸,眼眸直直得望着从红纱帐后走出的女子,兰步挽裳,轻绸带缕,轻逸出的凝香幽幽沁鼻。

    高鼻樱唇,雪肤凝脂欲滴,只是双眼却遮着纱绸,看的清却是疆塞女子的风韵。如今若说她是云女,大抵没有人会相信:十五岁开始,她便出落得如同这西疆的女子一般,也不知是这纳罗河养育着她成了这般别于云女的容颜,还是她本天生属这疆塞?这也甚是奇了,也从未有人在商国呆着呆久了,便成了这与天下种族都不一的商族人。

    老将军似乎遥想起过了许久不曾再想的往惜岁月,半晌不言。

    墨灵儿木然,以为将军听着她贸然的话是不悦了,连忙缓着场子,道:“啊尘,她肯定不是这个意思!她老是说这样的话骗您和风少。”

    老将军掠着白胡,笑起来,眯起眼睛望着她们,摇了摇头,鬓边白霜刺眼无暇,道:“墨灵儿,你当我真老骨头了,连弄尘的性子都还不知么?我看是谁都摸得准的。你们就快点出府,去哪里躲一躲吧。”

    半生戎马的豪天戾气已退,如今的风赫只是一个不握刀枪的慈父。

    “将军大人不同我们一块走么?!”灵儿焦急得道,想着外头兵荒马乱,有些害怕。

    “不了,他们将中为首的是节度使,想必是前来同我军议和的…可不能让他们白来了。”将军笑着转了身,身旁侍应搀扶着他离去,在离开时,却又忽得对着她们玩笑似得道着:“你们可一定要藏好,我可不想将丫头你白白养大,便被云带了回去。”

    墨灵儿有些摸不着头脑,聪明人也听得出来,那话就是对着小主讲的。可如今的形式,云国该是趁胜追击,怎会想到议和,意图为何?

    来到上厅,见着云将悉数落座,却唯有一绯色护甲的男子负手立在厅中央,挺拔卓绝,眉目端华非凡,迎上他的目光,却是淡笑依旧。老将军的眉色一滞,心中略有了数,眯着眼睛扫过落座的各位云国众将,唤喝侍应烹茶,只待来人发话,从不先表态,这是老将军狂傲了多年的习惯,就是老了,性子依旧。

    墨灵儿还是奉了那口是心非的小主之令:藏在上厅的阁门里偷瞄窃听这里的一切,好回去同小主报备。

    可是之于她看到的场景,却让她全然忘了报备一事。是被吓着是被惊着?还是被…惊吓得迷着了?

    隔着卷帘,上厅站着那位年轻将帅,风姿卓华,绯甲缠朱藤,眉入鬓稍,褐色星目,眉间朱红隐透,点着无双绝世,冷越七分邪美,君子隐三分俊雅,墨灵儿是从没见过这样的男人,倒真不知该如何形容。风少的俊逸是她所熟知的,今日所见异国男子,让她心海潮涌,不知所处何境,更不知今夕何夕。

    她不知不只是她神魂颠倒而已,这天下女子都同她一样。

    只是男人薄唇轻勾,似笑非笑的眼眉点着绝世风流,随即伸手掀开身前几将士手中的血绸:乍然轰隆一声,墨灵儿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忽觉得脑海一片空白,声哽候间,脸色苍恐。

    然,美丽得男人却淡笑徐若清风,望着眼手中浊物道;“风老将军不会不识得他们。”

    七郡主将。

    墨灵儿呆恐回眸,望上座上风老将军,只见他亦是神色自若,几十年的历战善平心涌不动声色,缓沉道:“燕相,前来该不是让我这老头认人而已,有话便直说吧。”

    燕相?是谁?是云国哪位将军的大名,怎不曾听过?墨灵儿不曾通晓,兴许小主见多识广能知道那非凡的将相是谁…可咫尺在立的那个男人心怎会那般残忍!他的手提着可是血肉模糊的断顶头颅!!

    “我只是前来同风老将军要个人而已…”他转步,空气中淡开他袖带轻褛的香气,柚木清香,幽幽过鼻,恍然抬眼,却看着他已落座饮茶,静待老将军发话。

    这位年轻的将士,说话定气已然越过老将军,座上众人只有他同老将军讲话,可他到底是谁?

    墨灵儿伏在卷帘后,肚子里不由翻滚着,不忍看男人身前的头颅,可却忍不住想悉懂厅上平静里藏匿着的风云。脑海满是疑问:云国这忽然远道而来,倒是要拿着主将头颅胁老将军要什么人?

    “燕相真爱说笑,你在贵国势高权重只想要一个人而已,那云君太子还会吝啬?倒是跑到我商国来要人了…”老将军意要迂回回到,也无人能动他的架势。

    绯甲男人笑了笑,反问道:“只是同商国要那难能有雄才胆略的文弱画师罢了,将军还会吝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