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血越中原胡笳度,殊途同归点红烛  第042章 非故人(2)

章节字数:3779  更新时间:12-06-24 00: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步之遥的旧时梦,隔了数年后,千里迢迢却还能再遇上,可早已经止步在陌生故土的夜色里。

    半晌无人应,夜风凝息。

    “作哑装瞎对于顾府之人来说,不是难事。”他忽得道破她无以回应的沉默,转身离去。门厅外的兵士站得笔直,毅然相候,静待封令。

    尖锐的话语,荡在空气里,心海翻覆着大绪,却也随之散落无处。

    燕顾两家有过节人人都在外头传着,只是如今的话语道尽的是对顾家的厌恶而非仇视。

    有些事,她也很明白:笙城流念纷尘,旧事情深绵绵,一一耳闻,就算不问世事之人,那些风云流言都能一丝不漏点点入人心。

    只是这世上除了识得她稍有些亲近的人,看过她的模样,这几年,未曾在他人面前见过光,如今一入生地,便破了相,‘吓得’燕府家主漠然以对,她也尽落得难堪。入府前,本以为如果真能再见到他,若能他能想起来曾有个叫弄尘的孩子同她重名,兴许能忘了她姓顾,那么往后一切也都好说。

    只是看样子,是一丝勉强的记忆也想不起了,匆匆十载久远如斯,全然不知身后的人曾路过少时的他旁,听他吟过风月,梦里国破,走在街上人群流亡,躲进旧屋雨水徜徉,两人相依相扶,活过命里曲折多舛。

    那些旧时事,有十年轮番月明盈缺的阻隔,个中变数,难以预料。

    既然都忘了……也好,忘了年少残喘的年华。落魄少年早已重生,今时满载河山,是成就峥嵘的燕相,却是踏商破城的主使,亦是……她血亲父亲大人的大敌。

    想着燕顾两家的过节,是这几年,燕相青云不落,扶摇入主金宫,让顾太傅失势生得?

    而父亲大人的算盘今日打得极好,千方百计让她进了这燕府,不过就是借着她,让声明赫赫的燕相在风口浪尖上受世人口舌,丢尽颜面。

    日后的风云即会,打算更是不止如此。

    不知是否真如父亲大人所说的那般,一切只因为她不知好歹自作主张,去了一趟水运总督府,促成了燕顾亲事,才成就了他老人家的两全之计。那会她可是为了姐姐呵,如果真是因为她那一举,她岂不是‘自作多情’一手堆了火坑,让自己往里跳了?这会儿还成了笙城人人口中的小贱妇,说哪有妹妹不知羞耻得抢着姐姐的心上人呢,听得她哭笑不得。

    他的漠然相对,并不是有多厌恶顾家,而是心念着本该进燕府的笙南第一美人被调换做了她人。

    弄尘呆呆木木得看着案上的贵重,实则却是闷在心了偷着乐,入府,没打算盗走多少银子,也只为一时只需,这回燕府家主自行打赏了她,是难得的。

    云衫抖落尘灰,三两挽步渐至案边,不动声色将那百万章据银票纳进了袖囊里,转身心中满满快哉,轻步萦姿,整个人也舒心百般,在厢中软榻边安稳悠然自得歇下。

    过了一会儿,又拿出银票点着,是否真有百万,裟裟声响一丝一点渗透这百寂的夜。

    窗外侍应好奇,竖耳恭听,听着厅中似乎又没有任何反应,钻进门缝一探,距离甚远,看着相夫人似在埋首点数着银票……在晨时本就越礼,没有谁会愿意将金银毫掷于一个心贪无厌的女子身上,虽未明言,相爷如今这么做就是明摆着同她道,这燕府是容不下她半分了,这银两显然是打发她走的。可她这是安安心心收了银两,死皮赖脸处在这燕府??

    她点好银票,一抬眼,异色双眼耀着烛火明光,笑意依稀,笑却在下一瞬僵在唇边,本以为重金悬赏的人已经离开,这回看却修长身影背向而立,她想着该是说些什么,干笑了两声,好似为时已晚,却终是开了口,道是兴致阑珊,言语无栏:“父亲大人出得银两还未有燕相的多,说让我嫁进燕府,往后荣华是享之不尽。今日才知,父亲的话真是有理的。倘若当下我未答应,是真得要后悔一辈子…”

    她笑说着,轻喃细语,脸儿越发通红,从袖中掏出了银票晃了晃,爱不释手,估摸着她这番模样有点像守财奴,只是满面尘灰衬着她的紫色清瞳,越发妖逸。那话已清清楚楚传到厅外守门的将士耳里,他们心口横竖激荡个个不忘瞪眼惊色,面面相觑。

    城中纷言贪得无厌是顾家人擅长的,如今偷偷摸摸的相夫人在他面前是将顾氏资本发挥的淋篱尽至。

    站在厅中之人,终是转了身屹立如初,眸中斑斓无叙,才见俊颜被殿中金碧烛火耀着,渡漫一层华光,少年依旧温润如泽,却凭添了谦谦冷雅,令人不明的是,以往沙场经久,今日看来,他的肤色却依旧白如玉,略有些苍色,似是有些疲惫。

    静默,窒息。

    她才张了张嘴,不远处脚步隆隆阵阵传来,以为又有什么事,不料,军士在门外急嚷:“相爷在不在此处?”

    “听闻太子宫急令。召相爷速速前往!”

    一听‘太子宫’三个字,心头便空荡颤栗,刚要起身,袖手短匕从前方瞬然飞来,不偏不倚落定在她的脚下,她的脚步立定再也不敢动。

    那绯甲绝影转身步出厅阁,示意青衣守卫关门,那厅门匡当冷声关上,

    “相爷,找到夫人了?”

    “没有,相爷说这院子往后就封了。”青衣侍卫摇了摇头回道。

    噼里啪啦,一个金锁哐当一声轰然落在厅门,然后剑齐入鞘声响,一行人须臾便没了踪影…

    大门紧锁,三竿日晒,翌日睡到很晚才起身,昨日是整整一夜没有入眠,这回才一睁开眼,就听到有两个丫头处在门厅开口叽叽喳喳,生怕她听不见似的。

    燕府并不是好留的地儿,可却也非得留着。

    “相爷为何不让外人知道,相夫人已经找到,还这么藏着掖着,这比起相夫人是个飞天女贼。让相爷丢脸,还是相夫人顾自跑了丢脸?”专程送茶端水的侍女窃笑打趣,说完笑声伴着茶壶声颤颤叮当作响。

    “丢脸也不是相爷,是生事的相夫人。”

    “哎,本以为要让弄影美人进府的,可怎么会知晓顾太傅还有个二千金?这燕府是不平静,昨夜太子宫也被疆塞公主闹得满城风雨啊……”

    “出了什么事儿?”

    “你不知道么?现在人人都在传说公主她……”

    弄尘心提着切切想要明白外头人说公主是出了何事,却被人声蓦然打断,他们将饭菜放下,便识趣得走开了,以为有人来,没有想到庭院一声寂过一声。

    也只是才没过了几日平静,燕府又忽得热闹起来,东首大堂人群齐聚。

    女子突然出现在大堂,一身红服金褂,规规矩矩俯跪在燕家女主人面前,身后侍婢一一呈上大礼。

    “母亲大人前日受惊了,昨日臣媳是来请罪的,还请母亲大人为昨息怒。”红纱蒙着她的眼,唇边笑意绽开如桃若绯。

    座上燕大夫人,燕二夫人,千金,侍婢看得这一幕是惊诧万分,她到底是回来了?!又从哪购得这商朝真丝,还有那深海黑珍珠,雪山血参?!

    还未等燕大夫人开口,堂中女子诚恳百般,挽袖又福了一福,娓娓道:“那日臣媳是不知该给母亲行何见面礼,想着总不能敬个茶就罢了,听闻母亲大人,皮薄敏感,常到季便生红疹,就连药澡也不得治,都说真丝绸养肤,于是未有招呼这些天便出城给母亲买来了,今日才回来,小小心意,还请母亲大人收下。”

    左一句母亲又一句母亲,叫的人骨头都酥了,是万分亲昵,亲女儿还没有这般孝顺,何况是进门的丫头,燕大夫人眯起眼儿直直得望着她,不瞬却已面露悦色。她是想知道这小丫头如何出得了府,今日这一出又是要做何,她老人家是能耐着性子听下去的。

    “哟,还不是用我们燕家的银两,买的,算哪门子心意?真是笑话了?你们顾府就这么做人的?”燕二夫人一发话,便将大厅的气氛弄得七荤八素不离僵。手里端着大礼的侍婢,不知大礼何来,听罢看了看相夫人,一时间窘了,不只是该继续端着‘进贡‘还是退下…

    就算银子是燕府的又如何,除了燕相,有见过燕府上的大小姐们给燕上辈孝敬过什么么?那都说是心意,哪能叫燕二夫人说得那么难听?!

    “看来燕二娘是真的误会了,我回府上就听人说了,那日发生的事,是怪臣媳鲁莽了,也没有同燕府人说一声。臣媳是见不得金银铺张,休息的寝厅,没有必要让燕府这么破费,那些金银器具,臣媳通通收起来放在箱子里了,若是二娘不相信,我便让人抬上来,让大伙儿看看,有否缺斤少两的……”她说着,始终未有起身。众人看在眼里,百般无辜,倒是二娘真是刻薄。

    燕二夫人清了清嗓子,却是说不出半句话,难道还真叫人抬上来看看,若真是不假,她岂不是成了小人?这回看众人那般眼神望着她,顿时直觉得这新进门的丫头绝对是厉害得很。

    “二娘也是为了燕府,听人说二娘喜欢普洱,这是西南进贡的沉香普洱,还请二娘原谅,臣媳的鲁莽。”她紧接着道,还以甜头,说罢又是恭敬一福,众人看着多有怜惜,那柔骨轻如柳,哪里经得起这等跪拜礼节。

    若是礼仪通达的燕家还不能原谅这么达礼懂事的新媳妇,这传出去,可是要被人轻看了。

    燕母已起身,走下堂去,扶起了新进门的红衣新妇,唇边忍不住笑意,却是直直得望着她,看不清其何意,半晌后却听其叹赞一句,不轻不重,却叫人听得一清二楚:“笙城人人都说顾府千金傲娇的弄影多倾城,我看这天下人都是瞎了眼。知书达理才是德行,才胜倾城。”

    说罢,她便笑着再道:“弄尘往后啊,要去哪儿,先说一声也不迟,叫燕府人都担心得着,你和慕寒才新婚,我们燕府没有一日是不活在笙城人的口舌之上的,往后注意着就是了。”

    人人都说燕母尖钻刻薄得很,不想今日为何还能对顾家人如此友善?

    现在人人肚子都揣着他意,不明就里,许多事没有因果逻辑。燕母也是个看不透的人。

    弄尘没来得及奉言,看着燕母仔仔细细得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遍,忽得问她:“媳妇儿的眼睛是怎么了?…”

    今日才看清她得真切,樱唇高鼻异常白皙肤色,心中疑虑了许久顾府二千金会有疆塞女子风情,看不清全貌,不明她为何进大堂时就蒙着双眼,一路进来时身旁未有近侍相持,看样子也不是看不见…难道这几日被慕寒不声不响关着,还弄伤了眼睛??

    燕母想要伸手掀开她的眼纱,弄尘着实惊颤避开,想不到燕大夫人竟还未有看他人眉目就能如此亲近?弄尘明白这会儿不止是她在演戏,向后不着痕迹退了两步…

    燕母没有想到弄尘反应会如此大,却越是心疑,那手复又是伸了过来,她是不知后果,也没有想过若是真让人看清,她往后会如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