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血越中原胡笳度,殊途同归点红烛  第048章 仕亦难(2)

章节字数:3903  更新时间:12-07-05 00: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霍能。”燕慕寒话落却是勾唇无意淡笑,对着文侍接着道:“至于意图为何,还得由文侍大人劳心了…”

    文侍脸色越渐参白,低哑颤问:“霍…霍大还禀了什么…”

    老霍做向来有分寸,朝中也从来只是睁眼闭眼,入朝这些年未有弹劾之举,如今上禀之事想来也多属子虚乌有的范畴,与他到底何干?是事实如此,还是另有所图,可他图得又是什么?

    “文侍大人不必多虑,本相只是觉得霍大人和文侍大人上辈世交,常相往来,今日他所言所行文侍大人也该是知其一二…”燕慕寒似笑非笑,字字简落,却能要了文侍的命。

    文侍不知何所应,只是干处着低首,然待他走过文侍身旁停留片刻忽的却问起:“文侍大人,几日后殿试准备得是否妥当?”

    文侍心纳凉,如今燕相不可置否得疑心霍能所举,竟让与之拜把了多年兄弟的他去查他,如今这话到底是何意_也信不过他文侍了?且不追想这燕相何意,之于此事,他能倒答得稍有些底气,他速速沉着回道:“回燕相,都已经备妥。”

    “是吗?应试足足有三百号人,文侍大人亦敢保证?”

    “这…下官不敢…”文侍颓然语塞,燕相要的结果,他再清楚不过,就是皇亲也不能轻易就过了这殿试,若是有谁过了,便就是他文侍的办事不妥。他揣摩着燕相话外音,胆颤一阵:近日来攀党结私的学生颇多,今日不只有人为了殿试来找他呈卷,霍能也上呈有学生与审阅官来往密切,人人都不安分,无视律法制度,更是有人跟着不操德行官风,燕相就怕他连殿试也能给人通融了去?

    “依太子这几日的审阅,文侍大人何时能定殿试名录?”

    往年燕相也从不曾关心这事,今日却忽的问起?文侍还没有想明,心诧百般,想着有时候越是想避开的事就越会发生,便是谨慎得答道:“北区的文章上呈少于南部,太子就算再忙也该是阅毕了,就等相爷手上未阅毕的和下官的复审…估摸着还需两三日。”

    文侍镇定禀完,背后却是汗下淋漓,实则有所隐瞒,此月还有一部分南部的文章是还未有上呈给燕相,为了絮儿安危,担上自己官途沉浮,怎么也得顾应着那不明女子所托,得想法子今日便将那些文章尽快交由太子审阅。

    话才落,一辆金装马车向着此处踏月仓皇而来,马车未有落稳,从里面步出了一袭绿衣女子,月下脸庞清素,却红肿了双眼,一看到文侍,静立了片刻便向着文侍奔来,狠得扑进了他的怀中。

    文侍官职不高不低,性格温向却也有些沉闷,家中却有玲珑娇妻相伴。

    在场兵侍不免看得面色潮红,并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演的是哪一出,单是看着儿女情长这一幕,是五味杂陈——直教人羡慕。

    “相公比往日迟了一个时辰,我…以为相公出了事…”文侍见她如此鲁莽轻率,一直未变的性子,今日又是一出唐突,看了看她安然无恙,心头大石落下,不顾众人皆在,自然而然拭去她的泪,看风吹得她的清丽容颜通红,敛眉温声颇有些心疼得责怪道:“这么晚跑出来作何?你看我不是没事么?”

    絮儿听罢,泪眼婆婆,刹那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断断续续犹豫道:“今日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说……”

    文侍闭眼笑了笑应许了她,道:“你想说,还能憋得住?”

    女子一听,便是再难说的话,也脱口而出了,娓娓道来:妾身只是帮助了一位姑娘,那姑娘遣人送了礼,妾身……以为…以为就寻常绸缎,也不知便收下了,后来才知是价值连城的真丝,听啊凌丫头说怕是有人心思算计,要给相公带来麻烦!今日等了许久未见相公回府,以为相公当真出了事,我便来了…还还有这个,我得还了去?!”

    四周静默数十人听一女子低诉,只剩她的抽噎,她有些不舍得拿下头上的那支定制的凤雀珠白玉簪,静下来回望四周,才抬眼看却那绯甲赫立就在几步外,心海顿时如浪翻覆,也才知她在不该有的场合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会真的要给相公添大麻烦?!

    “民女,民女见过燕相,我这番话句句属实,断然不能怪我家相公!这都是民女的错!”她这回扑通一声已经跪在燕慕寒面前,文侍心揪不知味,看着她手中的玉簪颇有些眼熟,一时想不起与哪位朝中共事的家戚之饰有些相似之处。好似记忆里有那么一次,皇亲家宴,朝臣女眷相聚,还曾议论过一次天下第一蚌所出珍品……

    文侍想着让她跟着他这么些年,却从未让她过过安稳的日子,那东西也不知是哪家同仕所赠,定是有心要求于他,絮儿这一时是没有事,只是似乎那人不愿让文府安宁?!他文侍也未有得罪过什么人,向来明哲保身,为何会摊上今日这些事头?

    文侍心头万叙,脸色较之前更甚难看起来,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这事恐怕他再是查不得,他也不能查,与那刚启程避开的女子必然脱不了干系…!

    可她到底会是谁?!是朝中哪家权势在握的傲慢千金,还是笙城多金无礼的主公?这么逮着他文府,难道真只是为了让他呈一下卷子,为何?若是不能入殿试,她岂不是白费功夫?

    文侍心忐缓了神,看气氛越加僵冷,便对着燕慕寒请罪:“家中贱妾无知,还请燕相不要见怪。之于这大礼一事,下官会派人遣送回去。”

    “絮儿,回去找到那姑娘,将礼还了,就没有事了……”

    文侍安抚着妻子,俯身未有起,静夜里竟然再无声响。燕相该是明白他是怎样的人,入官这么些年,他是在旁看着他青平廉步得走,丝毫未有动过不该有的念头,今日之事,他不该有所怀疑。只是顾着安抚絮儿,也未见他说过半句话,当他再抬起头,看却绯甲身影已经带着人马离开……

    然,这不是将礼还回去,就能了结的事。

    文侍回到府里一看所收受的连城大礼,险些晕过去,对着絮儿是大吼了一顿,絮儿不明所以,第一次看到文侍大发脾气,哭死苦活差点儿也要晕过去……

    那所谓价值连城的真丝缎子足足有五匹,每一匹都有‘燕琅阁’绣印,且不说价值连城,非寻常人用银子能买得到,这真丝唯有燕府上贡给宫城之用,御用丝品!万一若是有人有意挑起事端,非但文府要有大难,恐怕就连这燕府也绝非能逃脱,就算燕府出了个燕相,那境地要如何,根本是人无法想得到。絮儿无端于人有恩,那人竟是燕相府上的人,那女子这么做到底是为何?只是要逼着他文侍走那一步而已,何须不顾燕府的安危,说她是太聪明了,还是太自作聪明了?!

    虽是夜深十分,这时的燕府,实则已是哭天抢地已经不成样子。

    只是这结伴回来的一前一后,一概不知,刚进燕府之门,弄尘也是有所察觉,被这里的寂静感到些不安。往日,燕母无论多迟,都会出来相迎,这会儿的燕府大门连半个守卫的影子也不曾见。

    身后的丫头拖着狼狈的衣衫褴褛低着头,步伐凌乱,方才罚她坐在窑子里喝了两瓶花酒,看来还不知罪,这回还气馁着,跟在她身后,不情不愿,说不得半句话,今日叫她去叫一趟文侍,差点将事情闹大,不知道这半年是不是吃好睡饱太无忧了,那丫头是一点脑子也懒得动了?

    弄尘回头,透过拢纱看到白芷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也非她所愿,好似说了她两句,便小肚鸡肠得给放在心上了?

    “除了方才,其实芷这些日做得不错,救了小诺和小包子的谢礼是给文夫人送去了么?若不是她,真不知小诺和小包子估计也会如何不测……”

    白芷一听夸赞,顿时觉得自己对于夫人来说还有可用之处,蓦得萌生了存在感,先前阴霾抛却,豁然开朗,像活了的鲤鱼活蹦乱跳起来,嚷道:“当然,同夫人说那般送的礼越重越好,我可是送了相当大的礼,怕是没有人抵得过夫人的出手了呢…”

    弄尘之前已经送过凤雀白玉簪给文夫人,已经足够给她提个醒儿,给点小照应也好,若她再是不知,也能凭着送上府的礼,也让文侍大人心里有个数。

    “我才给你多少银子,那些银子能买的礼,还有人抵不过?”弄尘稍稍觉得狐疑,这丫头话说得口气可大…

    “那是,夫人猜?!”白芷万般自豪的傲娇模样,好似等着一番夸奖,走近燕府的步子也越发轻盈起来。一个多么希望证明自己存在价值的小丫头,哪怕是听到小小的夸赞,都会感到欢乐。

    “白芷是发现自己越发聪颖了,哈哈,怕是夫人也想不到,我这可是两全之计。”

    弄尘听着,却是越发不安起来,循着她的话头不禁问道:“我猜不着白芷所想,不妨说来听听何谓两全。”

    “我根本没买什么呢?”

    弄尘听着越发玄乎,何时这丫头让人看不透了?随之却是听其自以为傲得道:“我呢什么也没买,去玲珑阁给了丫头们几个子封了她们的嘴,直接取了五匹上贡御用的真丝给文府上送去了!你看,我这还不是两全?这礼还不重?”

    才是话落,弄尘心口顿然一闷,眼前的丫头依旧笑得开朗,她什么也没买,她送了五匹上贡御用的真丝……

    此时,府里寂静乍破,传来丫头侍从的厉哭,凄喊,燕二夫人的叫嚣,拔剑,抽鞭,瓷碎,接着就是千句百句“燕二夫人请恕罪!”

    “夫人请饶命,小的不知,小的真不知!”

    白芷不知里头发生什么事,再怎么简单的脑袋也察觉的出今日有些反常。

    “夫人,这相府今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燕二夫人怎么也在,怪可怕的……”

    白芷畏畏缩缩得躲在了纤影后,虽觉得她也才大她三岁,好比仰仗了靠山似的,因夫人有一双异色双瞳,府里的人不是怕她相夫人的身份,会怕她的妖气…

    “白芷,听着,你今日便不要回府了。”

    “夫人!为……”白芷心慌何止,差点惊叫出声,被弄尘蒙住了口鼻,站在夜风里有人已经有些无助惶恐,风吹得她眼睛酸酸的,她已经做得很好了,却还要赶她走?

    “去文府将那五匹真丝在天亮之前要回来。”弄尘对着白芷缓缓令道。

    白芷自然听不出她淡若无绪所承载的后果有多严重,只听得心头木然。

    “为什么?”为什么要回来?!白芷始终不明了,她已铸成了不能原谅的大错。

    “只若是御用真丝,从不是能让宫城之外的人所用。”

    然此刻却从府内传出燕二夫人嘶声气力的喊声震天:“若找不回来,这燕府要是有什么闪失,你们也休要活!”

    白芷回头看着她,却怎么也不敢听信自己的耳朵,神情越渐变色,好似才晓得事态已经入了无法预测的境地,颤抖得问道:“夫…夫人……是…何意?”

    当下双脚已经发软。

    从不知有如此严重,燕阁定制御用的真丝而已,他以为送给人了还会有的啊…从不知那些御用玩意,根本不能经他人之手。

    “御用贡品外流,若让有心人起事,非但文府会遭遇满门抄斩,恐怕到时这燕相会冠上逆反之罪…燕府上下百命便是逃不过一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