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血越中原胡笳度,殊途同归点红烛  第051章 流言断(1)

章节字数:3232  更新时间:12-07-24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刻的庭院里,秋风飒飒,亭台迎风却无声。

    无论顾府来了谁,来作何,今日来得都不是时候,大夫人晨时,才去了清心园上香修心,几日后才能回来,二夫人还远在城头燕琅阁,待她赶来也得入夜了。虽然府上人昨日是听夫人提及过,知会过顾府的人,却没有想到他们会反应的那么快,还来得那么‘士气’——他们都带了多少人前来,多少大礼,闹得满城风雨不说,用意不明,恐怕就是要传到皇城,也不为过,是何意?想要故意将那事儿闹大?

    而外人不明缘由,皆传嫁进燕府的顾二小姐因备受冷落,忽得不生安分得在燕府惹了事,而今日顾府带着大礼,声张是来训导顾二小姐,来赔罪的。

    阿奇打量了一样身前两丫头鄙夷得笑着应道:“你们要找相夫人,找到又能如何?也不顶什么用,昨日,你们也看到了,相夫人懦懦怯怯跪在堂上,被一个丫头都欺得一句话也不会说了,根本成不了事。这事儿该有大夫人决定才是,她会怎么决定你又不知,若趁大夫人不在,你们就收了顾家大礼,到时候燕顾两家还是没完……!”

    阿奇干笑两声,抱拳靠在了红墙边儿。

    “照阿奇这么说,只能让顾府之人候着了?”丫头将信将疑,这啊奇看样子嘴贫傲得很,说得却不无道理。

    “哎,都说这顾府之人不尽是来找相夫人的,你们脑子怎么转不过弯来呢?”

    “阿奇哥,你那话总是说一半,我们怎么会晓得!”一丫头嚷嚷开来。

    “你们这些丫头,就是点不通!今日文政殿可是在休政,你们仔细想一想府上除了相夫人,大夫人,二夫人,就真没有可做主的人了吗?你们以为顾家人真只是来找相夫人道道家常,叙叙旧的?你们也不看,来的是可是顾大小姐!”阿奇哼声不屑才说罢,眯眼神往,已准备转身离去。

    其中一不为所知来者的丫头一听,心海倒腾,而另一个丫头虽是早知来的是顾大小姐,却还是有些惶惶,因这啊奇说了一句太奇怪的话……这燕府除了夫人们,到底还能有谁做主的?

    “今日晨时,‘须臾’就已经在马厩了,大伙儿都看到了,难道你们没有注意?我看你们整日浑浑噩噩,也不知怎么为夫人办事的!我说你们还是多点心眼吧。”啊奇转步哼道。

    两个丫头听罢霎时一愣,脸色却忽的一红一白,异口同声,干音哑道:“燕相回府了?”

    此刻,才豁然明白——她们居然将这府上最能记在心头的人,久不在府里,却给彻头彻尾得给忘却了。

    大夫人昨日还说过不能将这事儿传到皇城之中,言外之意,就是在燕相知道此事之前,找到织品就了事,皆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不想第二日,燕相便回到了府上,恰恰碰上顾府有意将事闹大,张罗旗鼓得前来‘兴师赔罪’的姿态,岂不明白着那惹事儿的相夫人已经真的落入举步维艰,进退两难之境了…进对不住夫家燕府,退更是对不住自家顾府。

    之于后果如何,没有人能料想得到。两丫头顾人死活是不会的,只觉得这事头看得越加玄心了——燕府来了顾家大小姐,这时候相爷又却恰巧回府…他们是笙城皆知相传的旧识呵…

    怪不得为何这全府上下都拼了命似的都在找相夫人,恐怕不是为看顾家人如何来教化自家人请罪,尽是好奇着想看相夫人如何在众人面前,站在姐姐和姐姐的故人自己的夫家间,无地自容的。

    虽是满心的疑惑,好事的丫头在同伴耳边说了几句,两人看起来有些胆颤,神色还有些虚恍,看阿奇走远了,却是加紧了步履匆匆却向着二夫人所在的西院奔走而去。

    燕家迎宾大厅。

    眼见着顾府之人,将重礼一一放在了迎宾大厅,文房四宝有之,云纹青桐笔筒,和田精雕龙纹笔舔,金边桃花映林笔洗,莲生水盂,更有金玉抱李案,四人抬物齐首并进。

    侍应们难堪至极,傻愣着不知该收还是回绝,没有一人能吱声敢做主…待侍婢侍应齐聚在迎宾大厅,此一时抬看却从厅外被十余人拥着,进来那一袭鲜衣如鸿,顿时间,震得人心七零八落。

    世间美人难顾,今日却亲眼所见,真是福分至极,燕府厅上个个瞪眼相觑,难以置信。顾美人,这就是顾美人啊,万没有想到,半年后的今日,那天下皆传的风华,会这般款款而临,于笙城众目所望里踏进燕相府。

    顾府本就名声在外,果真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凤鸟鲜衣,裙带柳絮,一步流水倾风,三步落花遗香,笙城人们难以忘怀的唯有这一抹绮丽婀娜——顾弄影。

    迟来了半年,光阴如斯,美景犹在。自四月以后不能有机会走进,却终是等来有这么一天,这感觉却抵不过脑海的翻覆。

    等着看好戏的,不止有爱好闻说的百姓,还有燕府上下距这旧事最近的下人们…

    最终出来相迎的是较为亲熟的大丫头,恭敬行礼却是一脸苍色,五味杂陈。“顾大小姐……”命人请坐后,弄影一步也不挪移,依旧站在大厅中央,环首看了玲珑雕壁,看着她淡笑回道:“大丫头姐姐,有些日子未有见,近来可好?”

    这是她半年后进府,同燕府之人说第一句话。

    大丫头知她来定不只是寒暄而已,低头不应,脸色有些难堪,深思体谅美人来这儿,心头必定是经了多少挣扎,不想眼前来访的女子感到不适,所以不言不语最得当。说起来心绪总是回到风雨十年前——世上女子有情至此,就算失去所有,都能为他而做的,也只有她了吧。每每阿七说起,她的眼因他而伤时,总会哭得不成形。从顾府大千金将重伤的少爷带回府时,笙城有多少流言如烟脉脉升染,世人便知往后有一张网丝层层拢着本就结怨的燕顾两家,越解越难,更是挥之不去。

    半年前,若不是顾太傅从中作梗,让本可成眷属的人儿擦肩分离,他们根本不必碍于流言,生生压抑自己,本是有往来相见的,却在之后,日渐疏离。

    众人开始以为若是情深至极,顾美人早该是闹得燕顾两家鸡犬不宁。

    然而,她却什么没有做——顾大美人安好一隅,不争不抢,为了稳得人心向燕相,亦是为了燕顾不再相对,这些难以过去的日子,深藏自己的情绪,待他的情愫自持有加,今日又是为了妹妹之事,却是让她头一回硬着头皮,不得不‘羞耻不知‘得踏进这燕府,她所要克服的心境,是这世上谁也不能抵得过。

    面对往日心念之人,已是成妹妹的夫婿,本是她的位置今日却如此狼狈,又该是哪般心绪,叫她该以何其强大的心去承受?

    “大丫头姐姐,你该是知道往常都带我去哪儿的,今日就是看你们大夫人二夫人不在,我才来的。”美人话罢,厅内之人在侍,心惊动响,似乎听出了一些惊天动地,为人所不知的意味,这是顾美人说出来的话?

    这亦是大丫头没有想过的,未有见到妹妹出来相迎,她该是先会关问起她现下如何,只是她如今一开口便是如昔日的请令。

    或许不问不知,心还能舒服坦些许,姐妹相见,如今是父亲让她们之间相视做断肠人,谁也不愿。

    大丫头在燕府呆得久了,也知道燕府上的人都是些什么性子,如今一杆子人这么候着,是说不得话的,于是便遣下了还有些不甘退散的众人,只是对着美人恭敬回道:“奴婢也只是听夫人分派做事。”

    大丫头说着顿了顿,看着大堂上的大礼,犹豫着再道:“只是今日小姐的重礼,不知是何意……怕是夫人在,亦是不能受之,还请小姐收起。”

    大丫头是比常人要知道些分寸。若是接受顾府的大礼赔罪,一切都能了解的话,传出去叫燕家在笙城还怎么立足?

    “呵呵,大丫头似乎是想得太多了,你只若是像以前那样待我,这些大礼如何处置,自然见分晓。”

    这文房墨宝当赔礼是有些勉强,要说只是赠人以情倒是常见。这些难不成是她赠与…

    大丫头恍了神,被自己的惊世骇俗的想法所惊着,看着美人脸上自然的笑意深浓,不由便觉得自己的想法过于俗世?兴许只是故人再见的一道礼节罢了,哪里能有她想得那么不堪?——若是她真心不顾妹妹立场早在半年前就该有所行动,不必等到今日。

    美人心,海底针。

    “这……小姐难为奴婢了…”大丫头心里依旧纷繁,进退两难。

    “情久既疏,别久既忘,看来此话讲得是有道理。是大丫头真不记得了,何况这府上的人……”弄影回眸笑着侃道,柳眉疏淡,自半年未见,伊人消瘦了许多。烟雨楼阙有风华落下,她便回步至座前而坐,话中有音,大丫头知她所说这府上的人指的是谁。

    大丫头忽的心软下来,说不明,也知曾时情义断然不可能说忘就能忘了,就算是大夫人不在,只是为了顾燕府之事,待她像曾时那样,并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起了身,便是对着她道:“不,奴婢的意思……奴婢是能带顾大小姐去,却…却不能保证大小姐就能见到想见的人……”

    美人听罢,勾唇笑开,如若倾风,起身已经向着东院提步,不多言,深深笑道:“还烦由大丫头带路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