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烈马一程踏春秋,覆水山河情难收  第068章 大漠忆(2)

章节字数:3062  更新时间:12-12-21 2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吴水城郊离笙城大门百里的行宫。帷幔帐后白衫一衣倾靠月下伫立,不偏不倚凝着月圆笙笛朝歌。

    手下千兵在候,身后十余人心慌目瞩等候听令,却是面色历青,不敢多言。青剑在侍,高大的身躯却凝僵不动,之字不言。

    静默空气里淡笑声来:“予逆杀青剑就是想你进燕府缴几担食粮来鼓动我军士气,怎么一无所获就回了?”

    话语悠悠落下,只是帐内的呼吸都沉重了几分。

    “逆杀这么多年也未曾失手,今日是怎么了?这大云的笙笛韵律也是难以掌控的,至少比胡笳难多了,不妨你也试试?”他的话语泛着笑意,却比这郊区的风更凉骨透心,说着说着将笙笛递给他,反身卧榻,似是自说自话,实则却是等他的回答。

    逆杀一直心有所想,沉默不言,过了半晌,榻上之人忽得笑道:“燕慕寒真有那么可怕?”

    “主上…都知道了?”逆杀心颤瑟瑟回道,想要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

    “这么多年,燕军一直迂回有嘉,不愿与我军正面交手,不过你今日去了趟燕府,有幸与其对弈过一局,以逆杀看来,燕慕寒倒是如何对付?”

    空气里凝着大伙的寒颤,被问话的人却是不缓不慢得顾左右而言他道,“属下不知…大云如今筹备选举女相佐之事弄得满城风雨,恐怕此时燕相也是心无旁骛,对我军亦是无心施压。”

    “女相佐?这事也不是闹腾了几年也未有定论,怎么今年又兴这玩物了?笙城美人都不屑,我看大云太子也白费心思……”榻上轻笑得不经意,拿着这事津津乐道,“如此看来,大云朝上此时乱得很么?不过倒是趁这时候可以将公主接回来了。”

    “只是…公主又‘犯了病’,如今不在宫里,却也不知去处,闹得太子够呛。”逆杀不敢抬眼,看着地上的风沙,心有他想道。

    “也是时候了。。”

    他顾自说着,闭目养息,却又忽得问:“去了笙城燕府,有其他消息么?”

    逆杀握剑的手微颤,怕被知晓心中的动乱,低着头抿唇不言,似乎知道他所说的其它消息是什么,这半年过去,以为他已经不会再问,那些难以回想的日子,还血色满满得浮现在脑海里,生死一线也不曾想过人世间的无奈,今日却忽得提起来,却也是他千般万般想要回避的……

    “没有。”逆杀恍神回道,身后却是万分脊凉,头一次对主上说谎。

    “没有?没有可怎么办,我凤宫金钗还等着她环呢……”他笑罢,逆杀慌白了脸,顿时默然无以应。

    这是气话吧,主子定然还在气头上,这半年时间里,他究竟成了什么样的人,他是看得清清楚楚,主子为何会是今天这番模样,他也明白得很。

    “不过八岁,风家带她入商,护她庇她,待她不薄,如今算算也有十年,还记得么,十岁的时候,风老将军无端想起给她庆生,随意拟了个雪夜给她设了大宴,以为她会高兴,不想等众宾聚奇了,她却当着众人一声不响砸了那大宴。躲在后院三天三夜也不让人见……”那幽幽的语气,像是久远的驼铃,逆杀听着心里不由紧颤,接着道:“那时候主上一直没有回来,老将军如今也不明,她那时在气什么。说大抵那就是她的性子。跟疆塞的小烈骏一样,难以驯服。”

    “你看棕赤跟着我那么久,也明白我心所想,让它进退从不曾违逆,心忠耿耿,未有二心。呵呵,她也只是一个女人罢,怎就如此执拗?”

    逆杀想起曾时,不由得笑着难得侃道:“风老将军曾这么说过:主上大抵忘了,你有棕赤,烈巡,商马,他们是没有一个敢对主上发脾气,就算有一个发了脾气,你到底还是会有陪同出征的黑驹。她并不是主上的玩物。她从大云乱雨里出来,顾府人也不见得对她疼惜,在商疆陌土,她识得的也只有主上而已。主上玩兴起,带她入疆,且不管那商族谣传真假与否,什么上神和灵狐后人之事,也是纯属天方夜谭罢,你也不过是仗着她初入疆土惶恐,欺她,护她,却也能弃她不顾为乐。”

    冷风吹不醒大地,灯火阑珊,曲径通明,他抬眼看帐外,却不经意得笑,道:“风老将军是这么同你说的么?只是风老将军没有看出来,这些年我还真得没觉得她省心么?商族谣传真假不说,我倒真想它是真的。”

    逆杀笑了笑,脸色却越加难堪,迟疑得反问道:“这…主上说真的么?”

    他没有再回答,神色却静得可怕。气氛异常静默,逆杀干笑了笑,不再为此说下去,便转了话题道:“公主的病因,至今仍旧未有查明,宫里太医也无辙,怕说来让两国陷入难堪之境,一直未有向外界宣说,只是说公主心性冷淡,不愿与人接触,将她禁困在太子云宫。只是属下调查的时候,却实在觉得有些猫腻,大云药膳国,本就为世人传诵,竟会治不好公主的‘怪病’。燕府上药草甚多,会不断往宫里进贡,只是顾太傅提了下手在太医院司职,却将燕府上贡的药草秘密收为己有。”

    “呵呵,不难解释,燕顾本就不相照,顾太傅出来搅局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一来,想让我商和云两国矛盾激化,二来,便是陷燕相与水火不容。你信不信,等我一进笙城,顾老头就要请我入府‘商讨’了?”

    “属下只是不明,燕相难道就不知顾太傅从中作梗呢?”

    周遭的将士站出来,忍不住道:“以属下看来,公主的病好不了,恐怕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大云根本就没想她好。你以为燕慕寒会不知道顾太傅的举动?他也不过是睁眼闭眼,在太子和云帝面前走个过场罢了。主上那时还在拓野和大蛮混战,可能不知,燕府四月的时候有喜,是燕相自己娶亲,听闻娶来的娇妻是顾府门楣之人,如今放在府上硬是半年不闻不问,无心遐及……只是大商公主的病,不比这疆边的战事,哪能入他的眼?不过让人乐道的倒是顾太傅的大千金顾弄影,素来和燕氏纠缠不清,却是闻说也赴了今年的殿试,还被太子钦点……”

    “也都是外界闻说,流言七分假,信的人才蠢。”那将士还想说,逆杀忽的断了那将士的话,脸色青白,接着转了话题道:“主上,要何时整兵……?”

    “慢着,你继续说……我怎不知燕相大喜,不是与顾弄影?没来得及‘道贺’,倒是可惜了。”风萧卓睁开凤眸,被这话引到道上了似的,却是饶有兴味得笑问道。

    “顾太傅怎会舍得天下第一美人嫁给自己的宿敌,而是不知从哪里带来了个女子,说是自己的二女,许给燕慕寒,燕家怎生肯呢?只是顾府的出手倒是阔绰,笙城水运为聘,向燕母道礼,硬生生得将那女子奉给燕氏了。天下人都想不起顾太傅有过什么二女儿,反正顾太傅说是便就是了……”那人津津有味的说着,听的人也眯起了双眼,道:“还真没有想到还有那么一段趣事,你说…那顾弄影也赴了殿试??”

    “不过,前些日子女学大宴,云后当众让顾弄影丢了脸,却是让她大病,这几日殿试之期,也因她的病给耗着了。”

    “逆杀,怎么没听你提这么有看头的好事?后日,就进笙城——我们就去拜访笙城第一美人。”白衣轻衫笑开了,忽的如是道。

    “主上……如今云朝形势不稳,还是不要轻易进笙城,等过些日子,这殿试结束不迟…”逆杀忽的吞吐得道,他不想让谁看到那番景象,迟早或是要明了,只是他想让事情不要太让人心惊瞩目。

    “哎,逆杀,你今日倒是怎么了?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今日任务可是失败了,别忘了,你要受惩的。”风萧卓依旧淡笑着道,不以为意。

    “接回公主,就退兵辽疆,云国到时也不愿忍让,揭竿而起,我们再寻思攻进大云吧。”逆杀忽得退了半步,违逆主子,固执己见道。

    “逆杀,你今日在说什么?如今退兵已然不能,我十万大军阵候,生死全压在这吴水城,这半月若是还不能得城池半座,商兵往后也不可能进大云半步!”帐中大将冷笑步出,不能镇定,眯起眼睛看着逆杀,那目光刺得人心头直哆嗦。

    “庞将军说的是。如今,商兵只能进不能退。我说今日燕慕寒把你吓成这番模样了?”风萧卓起身行步走过逆杀的身旁,顿了顿,无绪道:“大云的沃土,今日若是不敢靠近,往后也不要想沾染,你跟了我那么多年,该是清楚的,去石山整军,好好反省。迟早要进笙城,不过如今看来,还得趁早。那么,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

    一句话没有情绪,却是让人难以违逆。

    只是那躬身在立的人,点头罢,心头有多少忐忑心割,此刻谁能明白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