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烈马一程踏春秋,覆水山河情难收  第072章 难追忆(2)

章节字数:3496  更新时间:13-01-02 2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甚至,她根本就没有听到这个世界的滂沱雨声。

    女娃脸色苍白,不知那大哥哥是如此凶煞,吓得她心里直发抖

    “听着,抓着马缰,呆着不要动!”他对着女娃喝道,烈马已然回蹄,苍茫落下大地,水花好似要淹没正个笙城,他已经能腾出一只手来。

    然而,谁还未有触到那封红笺,她再一次腾空而起,触到的前程似锦,似乎又要离她远去,不明白为何总是曲折坎坷,也不清楚为何如此艰难。她看到他满目冷煞,催骑扬风一程,除了夜雨纷纷,就是漠然无声。

    “燕慕寒,你放开我!”她张目得望着他,褐紫双瞳盈着隐红,看得出呼之欲出的晶莹,惨白的小脸却已是布满泪痕,压抑着的绝望苦痛,总有一天会失控。等不来的天光,等不到的人,回眸空洞得望着身后消失的一切一切,那血海人群里辗转的有他吧,明明看得清的青衣,青铜挥横,逆杀也在。

    可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不可能的呵呵,是这大雨迷了她的眼,心生幻景?她发疯了似的喊着,狠狠捶打起身前人。

    骏马前弛,笙城夜雨漫漫,这夜注定不平静。

    冷风过耳,他的大掌一张,瞬狠入骨,禁锢住了她的皓腕,掌下她的所有挣扎,袭上疼痛锥心。此时,却是听着他张口一字一句道:“丢掉的榜书,我给你。”

    他低眸望着她,雨水浸湿他的墨丝,俊雅冷眉间,那鲜红像一把刺刀,割进她的心里:人事易变,所有曾上天眷顾过的,都变了,都不在了。她惊睁圆眸,一刹泪水便汹涌而下,喉上一苦,如鲠在喉,再也说不出话。

    谁的一局方初设,谁的一局早已在握。

    雨声巷陌,马蹄直达缙安中心大街的尽头,燕府的大门。

    燕府的大门大敞,夜色深幽,白芷站在门口,看傻了眼。雨下磅礴里,相爷全身湿透,手上抱着一个女娃,随后跟着一身脏污同是湿透的相夫人回府,相夫人的脸色不是很好,眼纱不知落了何处,她不遮不掩走进来却好似没有看到白芷,径直从她身旁走过,从没见过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不同寻常。

    白芷有些担心,跟在他们后头,忙着问道:“相爷,出了什么事?”

    “替相夫人…。”他那话音未落,那个女娃睡了许久,好似突然醒来了,惺忪着眼睛,靠在燕慕寒的肩头,打断了他的话,看着身后的人儿问道:“啊尘,这里是哪儿,我要回家呢…”

    被之项领着的那个男孩儿跑到弄尘的边上,给小丫头使了眼色,叫她不说话,没看见大家心情都不好么?虽然,他是不明白这人救了他们,为何却让啊尘一直不高兴,而那大哥哥表情也不是非常乐意出手相救似的,可是明明方才拼命的很呢……

    “唉,白芷姐姐也在呢?方才我和啊尘都怕死了,以为要死了呢,幸好这个大哥哥救了我们。”小女孩瞪大了眼睛,看到了熟识的白芷,像是个话茬,便欣然说开了,睡意全无。

    “小诺,别吵了。吵吵吵,吵死了,要不是你,阿尘和我们也不会遇险!”小男孩看见阿尘的脸色不太好,以为她在怪小丫头不懂事,怕往后会不再理会他们,便装作大人腔先责骂起了小诺。

    只是一句话落下,蓦地女娃的哭声,就响破燕府了。燕慕寒敛眉,不知何以让她停下,只是默然不语。

    弄尘未有说话,脸色苍白,冷风吹得她的耳后通红,凝着眼眸一直望着别处,似乎全然没有听到两个孩子一来二去都说了些什么,而那女娃的哭声越大,几乎吵得整个燕府的人都要起来

    “走…姐姐带你们去换身干净的衣裳吧,否则真要冻着了……这天那么冷。”看着这氛围不是寻常人能受的下,白芷连忙转了话题道。

    弄尘恍过神来,看着全身湿透,冻得发抖的两个孩子,心口一震,是她顾虑不全,竟让两个孩子无端牵扯进她这混乱无章的生活里。她从燕慕寒的手里抱过女娃,径直从他身旁走过,拍着她的背儿,边在她耳边轻声安抚道:“小诺没有错。”

    哭声渐停,两个孩子被白芷带去换洗。

    她关上新阁房门,落下这日日夜夜里所有的疲惫,倒头卧在榻上,闭上眼仿佛还能看见青衣碧血的身影。

    她该是清楚自己方才情绪失衡的原因吧。她曾千万次想过的再逢,不知是会这般模样。谁策马奔来,不适时的出现,生生捻断她所能触及的一切。那一刻,纵使他破天荒得说要给她想要的一纸榜书,多少日夜觊觎的那份心切,可她竟然半分也欣喜不起来。

    他终还是知道一切了?呵呵。

    大雨迷蒙了世上所有看得清的歇斯底里,唯有绝望落在心底,哪怕是还有一丝想着他还是玄月的念头,那一刻却是被消得一干二净。

    她才明白过来,燕慕寒才是她最大的敌人,让她走尽曲折一无所获的绊脚石,迂回来去让她蒙在他的鼓里,任他操纵,笑她愚昧无知的自以为是和不知天高地厚。

    她不曾期望这一路能青云平步,也不望能得他一丝庇佑,冒险赴试,也只不过求能站在他边上,临及这朝堂最高处,好能在这无所凭依的大云,得以安稳步履,她才能有望救出公主,带她离开这里。

    她亦没有向他贪婪索求过,更没有遵造父亲的话去动他半分。当初父亲大人拿着公主的安危,来要挟她替姐姐嫁入燕府,让燕府从此深陷笙城舆论的风口浪尖。

    要知道在这大云似乎顾弄尘没有什么软肋,有的只是一同前来像胞妹一样的公主。公主只是父亲的一手棋子,用以摆布她的棋子,她在燕府如此之久,那些她表现得贪得无厌的小吵小闹,搅得燕府天翻地覆,父亲才能兑现不动公主分毫的诺言。

    她时时惶惶,想着有朝一日若是让父亲知晓她赴试企图,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一日呆在这燕府,她一日便不安,姐姐从此对她也心怀芥蒂,她不可能不知这笙城传言的风韵闻说。只是已经走到这般地步,有些话,她不知对谁说,不能说。有些事对与错,也无法拿出来和人评说,她只有自己揣测,压抑着却是无处可以宣泄,她却也已停不下来。

    她心头疲惫,身子冷沉谷底,燕慕寒已经知道,那一群朝堂之人亦是知道,顾尘就是她,只是不明只是一个女学,已经受到‘落榜’的待遇,为何复又被迫害?难道是因为那封榜书之故,有人存心不愿看到她入朝?

    可是到底是为什么?!莫非那群人就是父亲派来……?!只是为何会有商兵介入?

    如是胡思乱想想着,她的手心直冒冷汗,越想越惶恐…

    她忽得想起了什么,蓦地起了身,跌跌撞撞,走出新阁。看着天色灰暗,雨落已停,书政厅依稀耀着灯火,明明灭灭让人心生恍然。

    白芷刚将两个孩子收拾好,却看见主子失了神的往书政厅走去。她的脸色慌白僵直的身躯,动弹不得,刚想要跑去阻止主子,那里是相爷的府中禁地根本不容任何人进去,就是顾美人也止步三迟。然而,她就是眼睁睁看着那书政厅的门狠狠得被主子推开……

    弄尘伫立在殿前,映入景致震心。一厅凌香绕悬梁,朱雀腾云三千环。四周画壁青藤蔓,绘宫城金辉,耀天渊千军万马,伴清潭日落菱花,地上琉璃晶莹映着鹤立云飞的天顶彩画。入夜漫天星光倒影,交辉朝歌凤鸣。

    府上藏了那么一处佳殿,却是不能进的禁地,传言都说初七上弦夜,这儿总传鬼吼声响似狼似鬼兽,因此只若没有禁令,也没有人敢踏进这里一步,却也无人能证实其因。如今,也没有见到什么狼鬼神兽,这根本不是冥殿冷狱,却是上厅暖房。

    书案摆设齐整,偌大的书政厅是三阁连环布局,一阁藏书,一阁藏画,一阁医典,五根金雕宏宇的厅柱贯立在东南西北中厅隅,厅中有殿,殿中有璇旎锦书屏风做隔,而唯有藏书阁里一立飞凤锦榻置于四尺白玉雕镶的案边。

    世上没有一座天然良殿,能恒温如此。

    雕兰玉器,金殿生辉,没有想过禁殿是一座重楼宫阙,然而她的眼中此时纳不下这震人心口的陈设和好似天外天的景致,她的眼里只有一个人。那人偏然轻依在案边,女子破门而入,震天响声,却是没有抬眼,显然那一刻,他手上的墨笔稍滞,却是转而继续缓书。

    那寒冷俊颜里是七分漠然三分依稀察觉的出的愠意。

    她将身后的殿门重重得关上,又一声巨响。那是因为推门进来时,他根本没有反应。

    身上的湿衣泥污未有干透,滴答雨声屋檐落下,伴着她身上零落的水花,奏响清澈的韵律和令人窒息的惶恐,她一步一步走进,几番会以为自己身临书中所绘的宫阙天朝的大殿里,脉脉烟云从殿后琉璃地砖上缓缓腾升,似伊人的眉眼,谁也不敢出声,打破她的清净,觉得暖流入足底,将秋寒一并隔在了窗外,这殿着实让人觉得安暖无比。

    她不知闯进禁殿的后果,混沌的脑海里只想着确认一件事。人也只有失去理智和情绪的时候才会有勇气这般去做。

    脚上泥水印子湿漉漉得在殿上龙虎毯上染了一道道花,当那道门关上,尽管发出的声音,能让人以为燕府夜中出了大事,只是案边之人依旧书墨,不予理会。这会儿,她已然身至案前,伸手便夺过他手上的笔,凝眉狠得折成了两半,扔在地上用脚踩烂,转而瞪着他,眼纱金丝绕在她的眼上,想当然,任是谁也看不清她现在的怒意。

    “燕慕寒,我只想知道,你方才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不用尊称,不以恭从,对着大云燕相甩下如是一句质问,清脆的声音却是喑哑,无边空寂。世上胆大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见得多,只是非但私闯禁地,直呼他名讳的女子,不知危命的只有她一个了。

    “我不知夫人说的是何事。”他睨了一眼身前单薄的女子,勾唇淡漠,无心复又拿起笔,在原来断墨处描摹。陇烟四起的暖气,也掩盖不了她冷得发抖的颤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