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烈马一程踏春秋,覆水山河情难收  第075章 久别离(1)

章节字数:4037  更新时间:13-05-23 2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燕相,听闻顾府千金大病初愈,这殿试已经拖了许久,是否该是拟日子开考了?”午时,霍能走进夕政殿隔着门厅道。

    燕慕寒正卧在榻上小歇,听到有人前来商议殿试之事,有意回避,不予理会。霍能再走了一步,提高了声音,却听见帐后之人的笑意。他心头恍惚不知燕相到底为何而笑,却也不敢问一二。

    “霍大人近日也似乎一直很忙,却不知会对这殿试关切有嘉,顾府到底有多为难你,值得你这般鞠躬尽瘁?本着思着霍大人是个贤才该招以重用,却不想总做些让本相难以理解的事…”

    霍能的双肩稍颤,却定了神,笑了笑,颇有些大义凌然的意味,也知道或许多少会有消息走漏,毕竟这朝堂之上,没有谁是不被用眼四下看着的,便缓缓如是辩道:“下臣不知燕相何意,下臣所做之事无一是对不起大云的。有些事属下尚未查明,待我弄清始末再稟告燕相,这侍佐之选不只是关乎燕相名威,更是关乎大云社稷,我是不想有任何可疑之人,毁了燕相英明!”

    “是吗?只是不知之于吴水城外的商兵,你倒是如何看待的?何不剥粮领兵前往,却是一直也未听你说起,这便是关乎社稷了?”燕慕寒笑道,一如往常得犀利不饶人。

    然而,霍能却是回道:“领兵打仗,属下素来只懂纸上谈兵,属下只分的清对于大云,谁利谁弊,属下除了替燕相把关,其它得就一无是处了……

    话罢,便是死一样的沉寂,霍能不敢抬眼正色,上前一步再道,心胆在颤却也不得不说,那幽关大云政局稳定之大事,缓缓道:“这殿试已然拖了许久,恐怕太子也有心早日结束这侍佐之事。其中有一事下臣不知该不该提…”

    “霍大人不是一向自持有佳,何须多此一举向本相禀报?”那语声淡漠悠然,霍能却是心颤无力,已然明白什么事也逃不过燕慕寒的眼睛,直到是步出连忙下跪,请求道:下臣愿用项上人头保证,文侍大人绝不可能做出有害有害大云之事,除非遭人逼迫!那调卷一事,绝不能就此姑息!每一位入笙城赴试的学生都有嫌疑,都要盘查如今还是学生而已,都已经这般心思算尽,只是为了谋一官职位,燕相不觉得可怕么!其中厉害燕相不应不明啊!”

    霍能一口气讲完,殿中却响起淡笑:“霍大人还是没有讲重点……你从梁将军那儿拿得疆域字画,还没有研究完还给梁将军么?他这几日,碍着霍大人的面子,老往本相这念叨……”

    “下臣只是斗胆猜测!请燕相明察!这云商往来频繁,笙城里已有若干商人混进来,那赴试的学生里恐怕不乏商人,以大云边界做籍,不但鼓动文侍调卷,文书却是字句铿锵,脱颖而出,梁将军手中的疆域图,恐怕是出自同一人之手!”霍能深吸了一口气,不敢抬眼却一字一句道:“燕相……不会不记得引大云千兵散失的商国画师,亦是惯用朱色点题,文墨娟秀绮丽。那赴试女学绝非等闲之辈!燕相不得不妨啊!

    “关乎我大云安危,还请燕相彻查此事!务必缉拿那商疆分子。殿试已然不能再拖!”

    “好,既然这样那就照霍大人所说,明日午后就开试,免得夜长梦多。”

    燕慕寒话落,霍能才舒了一口气,却也不见得已经到满意的回答,想要再说说那女学,。不料,燕慕寒却是反而忽得问道:“十二女学,始终有一人尚未有下落,听金大人说是卓轩堂出来的学生?听闻霍大人前些日子见过那里的先生?倒是为何?”

    霍能一个踉跄,面色青灰,稳着嗓子眼,幽幽回道:“下臣听闻金大人曾在阅审时连连提及欣赏那女学,说若是缺考有些惋惜,下臣亦是好奇便帮忙就去卓轩堂打听,既然是大云才学,没有不器重之理。不知燕相觉得有何不妥?”霍能倪了一眼帐后之人,说完却觉得是一身冷汗。

    “为哦,为何那讲学的先生,至此便下落不明?”

    “我不明,燕相何意,臣已经派出人马寻到那女学和先生,只是……”霍能顿了顿,却是听到帐中人的反问:“只是什么?”

    “臣已经找到女学,不过她袒言不想留在这试场上……”

    “是吗?本相想听听这三十二回六十四场殿试一路复试重重,千辛万苦入主殿试之位倒是为何忽得言弃?本相倒是不相信。”

    “臣不敢妄测,这件事一直藏在下臣心头许久,事关大云朝堂安危,臣也是逼不得已!还请燕相不要问及,为了燕相的安危,大云的安危,那缺席女学生绝对不能入殿试!”

    空气里凝了一阵,却忽得笑声起,便是一句反问:“霍能,如今本相给你两条路,看你做何选择。一是调你去吴水守城,二是让你去江书凤宫的礼部。”

    霍能一听,险些一个踉跄,跪在地上白了脸色。这燕相给他安的是什么路子?!无论如何抉择,都是将他霍能调至笙城外,分明是不要叫他再插手了?!!

    “燕相,霍某一直有话未说,今日也当明说了。下官不知哪里不妥,顾美人的确是侍佐不二人选,再说顾太傅的势力一直未安分,把着顾美人是良策。其次,市举里头鱼龙混杂,那缺席的学生身份也未有清明,籍贯出身更是含糊不清,若是做了侍佐,恐怕对于燕相的安危也甚是堪忧……”

    “霍大人,没有回答我的话。”那语气冰冷的让跪在那里的霍能,只觉得窒息喘不过气来。

    “下官不敢违命,还请燕相定夺。”霍能闭上眼睛,心疾如被夺命,和文侍一样,这笙城他也是留不得了,能留命,也是燕慕寒待他的仁慈。

    “不过,还请燕相听霍能一句话,能有如此大的本事,入云赴试,若是身后没有靠山,一个女子断然不能做到如此境地。商疆之大,也唯有名声赫赫的风氏掌权,下官不能断言她就是风府的画师,只是燕相不得不留个心眼……”

    只是万万没有料想到,那话才说罢,霍能只觉得喉头猝不及防撕心一绞痛,眼前天旋地转,大殿的的柱子却也向后倒去,看着身前的燕相背对着他,他忽的才明白自己是不当说的都说了,说得太明白了,等到要开口的时候,喉间流入了热气,心肺凝血眼前顿然一片漆黑,他是永远也不能明白,为何说的这些却能置他近于死地。

    之项听到喊叫声,匆匆进殿赶来,看到地上躺着的人神色苍白,宫内不会轻易出人命,夕政殿更是不能,只是霍能大抵是不能再说话了。之项心中闪过无数不解,不明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听到殿前的男人吩咐,道:“好好安置霍大人回乡静养,宫中职务已经交有林大人全权掌职。顾家人要是有所不服,让他们直接上夕政殿,不要再打扰霍大人了。”

    “是,相爷。属下有一事不得不向相爷知会。方才之项从府上来说,这两天来,也没听府上人见夫人出去过,夫人不知躲在府上何处,撂下那两个孩子给大夫人,便一直拒不见人,根本没法子带她去南山别院…”之项遣人将昏迷的霍能带下去,禁不住又禀道。

    “是吗?燕府可是有笙城大,怎么连个人都找不着?”那声音淡的察觉不出刚放下致命的利剑。

    之项心中有惧,知道主子的话意,不是他们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曾仔细搜过,而是相夫人本就“诡计多端”,未有安分过。之项僵着脸俨然答不上来,深觉挂不住面子,燕相身前的十年随将,左右副手,还奈何不了一个丫头?就是这时,之良从殿外匆匆奔走而来,脸色一片凄清,行过礼之后,看了眼之项,只是愣在那里,却开不了口。

    “府上又出什么事了?”之良一听也知道燕相已然明白,这段时间的焦头烂额,除了会说府上的那些事头,几乎也没有其他可上禀了。

    “她又怎么了?”这是燕相的第二问。

    “不是相夫人,是那两个孩子!大夫人今晨有事出去,没有带上那两个孩子,现下两个孩子在府上上蹿下跳闹腾得管家头昏脑胀,相夫人不知所踪两三天,根本也不管。管家也实在熬不住,让之良来请相爷回去制治那两个小家伙。”

    “那还不简单?两个孩子从哪里来,就送到哪里去,不要再呆在府上了。”燕慕寒返身回榻,说得不留一丝情面。

    之良之项对看不明,心头稍有狐疑,今日燕相的决定是怎么了,不是说过要护着那两个孩子,如今走出去怕还是有祸端,怎么忽然‘狠下心’了?

    “还有之良吩咐下去,请金大人准备准备,通知赴试女学,殿试就定于明日午后。”他令下,这事出也够突然,让底下两人面面相觑,觉得惊奇。

    之良之项领命回府,却看见燕府门口异常热闹,人群嚷嚷,好似有人在吵架,几个小孩的哭声,很少有人敢在燕府门口生事的,除非是真不想活了。

    “小包子,咱不要理他们!”女孩气得脸红彤彤的,攥着拳头,站在燕府门口的台阶上,身旁站着一个白衣男子,眉目清秀,却抿嘴难掩笑意。

    “嘿,你这个小丫头,以为进了燕府就了不起了?你用得着那么嚣张么?!若不是我们家借你姥姥银子,你们还能在凌生堂吃好喝好得呆着么?今日不过是想进燕府看看,也不给我们进,你们可真忘恩负义!”一个张牙舞爪的丫头,红着眼睛瞪着小诺,愤愤得道,身旁站着两只地痞一样的人。

    “小包子,你说说看,你们就那么矫情么?不就是进燕府看看,燕府可不是你们的家,谁说不能了?!”那个丫头个头高过那个小男孩,推了他一把,作势就要迈上台阶。

    “哎,小姑娘,这燕门府邸可不是一般人能进的,你若是今日进了,就不怕明日断了腿,不经人同意,这是私闯府宅,可是要坐大牢的。若想进来,就堂堂正正择日登门拜访,不要这般偷偷摸摸了。不知道的人以为你们还真没有见过世面。”白衣男子,面冠如玉,抱起了身旁的女孩,笑道,看她憋屈的样子,几乎要哭出来。

    “你是谁?人模人样的,就不要说鬼话!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也不像大云之人,来这儿作何!也不看这是哪里,给我滚出去!”那小丫头被一句话堵住了气,对着面那白衣男子嚷嚷道。

    “看来你这小姑娘的性子是真的急人,小诺,小包子,我们走吧,无须理会他们,要进燕府,让她进,看她怎么没命,我们只管走。”白衣男子另一手拎起了小包子道。

    之良一看那个白衣男子,刚要步出,却被之项拦住了沉道:不要轻举妄动,跟上他们,确保安全。相爷要我们送他们回去,意指他们现下已经安全,霍能已经不会出来再对他们不利,只是不知现在这人又是谁!”

    “是他!??”之项忽的想起什么道。

    “就是那日在酒楼遇见,死活说要买相夫人画的男人!之后于不知为何,却和霍能的人大打出手!不过看样子对这两个孩子无害……”

    “他是……?”

    话间却忽得从身后传来脚步声,府上忽得一阵尖叫声响,之项一回头,看见那个小丫头进了燕府,却脸色惨白的退了出来,亦步亦趋的身后,冷不防的跌倒了,顺着她的视线往回忘去,看见一袭明媚的衣裳从府中走出风里柔姿摇曳,眼上轻纱却遮不住她异色晶莹的双眸……

    白衣男子听闻身后叫声,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听着怀中的女孩儿,朝着身后的人,喊了声:“啊尘,我在这里呢!”身边的小男孩,回头咯咯开心得笑了起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