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烈马一程踏春秋,覆水山河情难收  第076章 久别离(2)

章节字数:3053  更新时间:13-06-16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白衣男人正要回头看去,身前两列大马却正是凛冽迟来,风起烟卷,呛得两个孩子咳得眼泪哗哗直流。那两个将士神色凝重,未有下马就直禀:“风少,吴水云军异动,清务必今日回营商讨。

    话落,只是瞪了一眼他手上的拿个女娃,可那孩子便白了脸色,不明就里,顿时哭得一塌糊涂。

    风萧卓低眸无暇顾及,缓了声试图安抚那孩子,对来人道:“这就回去。”

    他转身便将两个孩子送回燕府门口,凝眉环顾四周,四下已是清冷无人,对他们深笑着:“你们还是乖乖留在燕府吧,的确笙城没有哪里会比这儿更安全。”

    两个孩子当然不知话中其意,只是感到莫名,白衣男子不做停留便匆匆离去,看着他的气度不似寻常人,却也想不出为何要盯上他们?难道还对阿尘的画念念不舍??

    当两个孩子乖乖踏进府门时,看到之良和之项却就站在弄尘的面前,女子白衣素裳低头一边蒙好自己的眼,却是一边嘴角微扬。

    而之良和之项的目光对视着,却万分凝重,之项沉声道;“属下也不知夫人在生什么气,纵然燕相再如何不是,也不能拿燕府的声誉开玩笑,若是让相爷知道,你故意拿你那双眼睛吓府外那些人,恐怕不是去南山别院那么简单了!

    “看到夫人的那女孩我会想法子让她尽快出城的。”之良接着道。这左右副手是在想着法子挽回燕府声名,眼前的女子此时却是一言不发。方才他们两即刻便将她拉回府里,看来她无论做什么也是逃不过他左右副手的眼睛。

    “你凭什么这么跟阿尘说话?!你们凭什么!!”小男孩怒意微扬,仰着脑袋就是挥去小拳,再道:怪不得啊尘不愿呆在这狗屁金窝,怎么会有你们这种人!阿尘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你们怎么能这么欺她!简直欺人太甚!”

    之良大抵是没有料到身后忽然冒回来这么个小鬼,心想着怎么那白衣男人又送回了这两个孩子,思着也不得其解,这两天也被折腾累了,也着实不想再供着这两个烫手山芋了,一个相夫人,两个小娃,比他们跟着相爷来,打过得战役还要难。

    之良扬眉叹了口气,扯着脸皮僵笑了笑,耐下心,如实便道:“燕相已经下令:你们两个,明日收拾收拾,让我送你们回府。”

    顾弄尘的脸色白了一煞,虽然眼下将这两个孩子牵扯了进来,但是安危放心不下,她也该知道就算寻常人家也不愿凭白无故多收几个孩子,更何况是不太近人情的燕府。若是有什么流言,对燕府也及时不利的。

    “霍党已经缴清,已经不会打扰夫人和这两个孩子,请夫人放心。”之良看着她的脸色补充道。

    霍党?弄尘也已经糊里糊涂,是不知现在孰对孰错,该相信谁,此时却又听着之项道:“明日,殿试开考,笙城来往人群也越发吵杂,这两个孩子还是今日就送回去吧。请夫人谅解。”

    弄尘只觉脑袋一蒙,何时这殿试说开考就开考了,之前硬是半点风声也没有,他给的红榜还算数么?她怎会没有被知会到!若不是之项提起,岂不是她要错过了?!

    两个孩子一听,今日就要被送回去,看到弄尘呆处在那儿,也不为他们说上两句话,眼眶一红,又哭嚷起来。

    弄尘被这一切搅得心头极乱,便是拉着之良之项走过一边,商道:“再让他们呆个两日吧,等明日殿试一结束,我就带他们走。”

    第二日。

    殿试的宣照另天下人都觉得有些措手不及,这其中原因又是惹得一阵风波猜测。人们看到顾美人的马车又出现在城中街道逡巡,也可想而知是谁的决策,先前央着身子,这殿试就为她一人而顺延,如今她是往日般飞扬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没人不觉得这侍佐的人选恐怕早已敲定是顾家的了……

    晨时,弄尘一醒,却发现那两个孩子已然不再身边,问府上的人,却就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她是不敢想燕慕寒到底是怎样的人,难道连孩子也不放过,人心岂能是轻易可以猜测?!

    疲惫回到新阁,却看到案上躺着一张书封,一翻开才知道是…等了许久的殿试诏书…

    呵呵,燕慕寒的红榜是算数。

    约考的文章历历在行,时间写着晨时一刻,已经不到一个时辰。此时的她,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那两个孩子忽然在这节骨眼消失了踪影,她还如何能安心去赴考,这半年翻天福海的等待,平静也心累,却不知等来会是这种模样。

    她拿起诏书,二话不说,扔白芷在身后慌乱追赶。上了燕府马车,拉缰就往凌生堂赶,她还是抱着希望的。换句话说,若她只要有那么一点不信他,她会直接去文政殿找他对峙。

    燕府离凌生堂也有好几条街,花了将近半个事成,赶到的时候,看见之良之项刚好将那两个孩子放下,从堂中悠悠的出来,当他们抬眼看到相夫人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之良之项唇边有着笑意,她不明何意,只是眼下,她才算松了一口气。如今除了掉头赶回殿试,也别无他法。

    天色渐暗,却忽得下起大雨来。马车在近缙城中心大街的时候,忽的陷入了泥塘,任是怎么拉也不听叫唤。眼看开考的时辰也只剩一刻钟,她下了马车,一股脑儿就往宫门深处的文政殿跑。

    只是人在倒霉的时候,往往不会只有那么简单,文政殿的女官,在临考前,看到一位女学好不容易匆忙到场,在候考殿,非但没有放行,却还是刁难住了她。

    她看见那些女学已经稀疏到齐,坐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摆墨扑纸严阵以待,就等令下,便能下笔。可她一身湿露,脸上的泥巴一团花,处在那儿,交出殿试诏书时,却已是看不清上面半个字了。女宫姑且不管这诏书真假,等监考官来,就能知道,反正这殿试女学也就十二位,剩两位没有到场,除了顾美人,就是那位传言中试试为甲的顾尘女学。

    弄尘看顾内政内殿里在座的每一个人,却就是没有看到她,心下不由觉得不安,这殿试因她搁浅也因她放试,如今她却没来??

    女宫内侍在试前一一进来会为每个女学搜身检查,怕就是有人舞弊或做违法考纪之事,曾经的殿试也遇到过女学层出不穷的计量,如今更是应对小心。

    弄尘的左右盼顾倒是让女宫起疑,命她摘下眼纱,怕藏了猫腻诡计。

    “大人,昨夜看书熬双目肿了,怕吓到大人,大人还是不要看了。”弄尘往日赴试,也没有觉得如是解说有什么不妥,只是她忘了今日是殿试,当然比市举严厉得多。

    听她这么一说,女宫便越加不满,道:“熬夜成疾,你倒是看得见?还能写文章?你又是怎么到这儿的?不要废话,摘下来!熬到这殿试也不容易,都是聪明人,不要在这耍什么伎俩!”

    女宫一翻话震得候试大殿人声俱寂,人们在座不由得一一回望着那个蒙着眼儿,一身素纱的女子,有人开始轻轻议论,然而,却有人忽得指着她道:“大人,我认得她,恐怕不是熬夜成疾,市举几回,我见过她几次,她上回和地方考官是说眼风,吹风就痛,地方考官根本没那么严,就让她考了,如今想来也真得不知她是凭真才还是另有见不得人的伎俩!

    越到关键时刻,就越容易有曲折。那女学显然说谎,同一个地方进逐殿试的只有一人,他们分属两个试地,怎么会见过?再说往日她带的还是纱笠,说自己脸上有异罢了。

    如是严重的问题,女宫越发起疑了,弄尘没来得及辩驳,女宫就已经捎上一大群女婢,弄尘即已知道躲不过,便转身将眼纱摘下给女官,适可而止才是明智之举。不料女宫却觉得她如此顺应到是不妥了,道:“若真是没有什么,就不当害怕什么,来人将她的衣裳脱了仔细检查,是否携带了书卷她物扰乱考纪。”

    一群女婢已经围上来,她将自己的眼纱复又环上,知道大抵这女官是跟她过不去了。弄尘拼过命的时候,不只有这么一次,当大商的画师也遇上过千钧一发,眼下的阻碍和难以熬过,她都觉得不算什么,不反也不抗,就闭着眼儿,处着一动不动,任凭身上的水花滴滴答答落地,就不挣扎,没人敢硬来。

    然而,此时的门口出现脚步声,女婢们停下来回看,众人抬眼便看到一身青色官服缓缓逼近,一时间大殿静得出奇,殿中人凤,壁上龙辉,相交呼应。

    女宫一时间忘了行礼,弄尘看着来人心口稍然砰滞,却有种想要藏起来的错觉,后退两步,雨水滴滴答答从发上落下,她的双脚就僵在了那儿,她也不知为何竟然有些心虚害怕,对于殿试一事,明明就没有做错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