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烈马一程踏春秋,覆水山河情难收  第078章 难忆难(2)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13-06-18 2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纵然殿外看着是一片心慌大乱,可是殿内的人却是平静得残忍。

    “哎,这殿考时间充裕,来得及吧。顾弄尘,真得那么想要这侍佐之位么?”他似是没有听到殿外的躁动,反而提步缓缓俯身,唇边带着越加肆意的戏谑笑意,她的脸色越加惨白,看到案上晕开的墨,提心如焚,不要让一个字毁了一篇文章,如今她走到这一步,已经全然不在乎,顺应着他,唇边溢出的言语,如蚊咬:“恩,想…要。”说罢,提笔修墨,再也坚持不住,将文书递给眼前的道:“请燕相过目……”

    那话没有说完,她身后的世界颠倒不堪……

    殿外的落雨,也不知何时停的,她的固执坚持只有她自己知道是没有所为。她只是看不过他成心欺辱她罢了,她只想一战到底罢了,她还在奢望那个侍佐之位罢了。在殿上倒下前,她还把文章完完整整得交给他,除了顾美人的安然交卷,和她拼命换来的完整文章,其他人如数弃考。

    人群变得寂静,整个世界都变得寂静。

    “听说了吗,大商风氏公然入云拜访,说是探望公主,西宫设了大宴,这几天宫中可热闹的很。在大云利律,为免党派勾结,本是官臣女眷不得入宫,而这一次,帝君破利各朝臣可携眷出席这‘家宴’,大夫人可以同燕相出席这重要宫宴!到时候,我们也可以一睹商将风采!”

    “白芷……”弄尘只是在窗边站着若有所思,来往人群似乎能带来一些景天动地的好消息。白芷从厅内赶来,手上拿着入宫挑选的锦绸,听到弄尘唤她,一下子缓不过神来,放下手中的衣物,连忙就是要出门去…

    “白芷,你站住,你要去哪儿?”

    “我找大夫人,还有大夫……”

    “不许去,我已经好得很多了,我问你,西宫设了大宴是……为何?商将真的入了云宫?”

    “夫人怎会对这感兴趣……”白芷走到她面前,仔仔细细给端详了个遍,几天也都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伤势已经有所好转?

    “我也没有进宫仔细看过,一直处在燕府,想跟燕相去看看……你说西宫大宴,是何时?”她笑了笑,只是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相夫人,我偷偷只跟你说,你不许向别人多说,姬娜公主的情况不是太好。似乎是商人有所察觉,前来质问的……只是大云向天下宣告这次公主会出席大宴的,以消除商人心头疑虑。”

    “是吗……我们可以看到姬娜公主?”她随即便不假思索得问,好似有时候你一直在努力的事情未必有结果心,只是突然有天自然而然就从天而降那些好消息。

    “相夫人,你乐呵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直睡着,也不好上药膏。您就安分点吧。公主出席管你什么事儿?你这身子进得了宫?”她上身上大大小小被白虫遮得起胞,白芷给她上药,觉得纳闷了。没见过她那么高兴的。

    白芷心软厉言得‘讽刺’她,道:“你管好自己吧,若是知道那白虫有多毒,你便不该在那儿傻坐上半天,怎么会不知疼?那文章有身子重要?若真是小命都没了,?”

    “我是妖骨俯身,哪能疼。”她弯着眼笑着无意,唇边的笑意惨白,不过几日的折腾,好似小脸真的只剩巴掌大了。

    “相夫人素来爱扯谎,惯了?同白芷也说不得真话了?那些大人也真是,存心不让人过了殿试也倒早说,偏要用这卑鄙的法子来折腾人?”

    白芷话下,这回她却默然无言了。被身子折磨得魂不守舍好些日,分心却忘了自己到底是为何这副模样了?

    “燕慕寒人呢?在府上么?”她的语气有些低沉,瞬间来了怒意似的,女人说变就变,对白芷就是一句质问。

    “哟,身子才好些呢就找慕寒,思夫心切都赶到殿试上去了,外面人人都在传,说是十二女学里有个叫顾尘的女子,试试不落甲,原来是相夫人。弄尘啊,你说让娘怎么说你?”进门停留的步伐,那语气听着带有笑意,似是故意调侃,抬眼看到正是大夫人款步走来,提心的同时也不免揣测,随即却是红了眼,咬牙沉声轻问道:“这事儿只有燕…慕相知道,是他告诉天下人说,那个女子试试不落甲,就因为是相夫人?”

    那名讳几乎要脱口而出,在大夫人面前,也实在要收敛。

    她顾弄尘如今草木皆兵,心慌的很。

    “弄尘,在意的不是这些才对。只要你如今安好,就好了,外头人可对你都羡慕的紧,有燕相撑腰,这律法考纪都能对你姑息了。”

    姑息?何来姑息?他就没有让她通过殿试的意思,一整个殿试下来,他俨然就将她当成了小丑在世人面前戏耍了她,现在所有人都笑她不自量力。

    弄尘默然不语,只是觉得母子两同仇敌忾,她怎么也是辩驳不了。

    “今日,我正想着给公主送锦缎,你看看这些商疆的花式,看能否合商人意?我想着你也在商将过一段日子,应当是有所了解,所以想着来这儿让你做做参谋。”

    大夫人每一句都猜不出什么可疑,每一句也倒是小心翼翼。

    弄尘笑了笑,不假思索道:“给公主送一件和风舞衣吧,听闻商疆公主都喜欢弄舞。”

    “舞衣?不要失了大体才好。商女都透着媚骨邪气,那些衣物也尽伤风败俗。”大夫人看着她有所思虑,肃然道

    “可能是大夫人一贯对商人的误解,宫廷舞衣不同于流俗,反而其华美花式衬及商女天生俱来的柔婉气质。我看那锦丝不错,华衣衬美人倒是真的。”

    她起身走到婢女们中间,择紫袖金丝勾勒的薄纱,流袖水舞,如烈火般扬起春秋和风:她比划着爱不是释手得将金帛披在身上,散落的青丝挂落在红若桃绯的眉心,眼上拢着轻纱,一脸清瘦素骨衬着白皙的金光,耀着这一世的浮浊,同众人道:“这件朱色衣裳若是给起舞之人可是会好看些?”

    她只是顾自勾唇潸笑着,眉心的伤痕映在窗外月光里皎洁无瑕,仿佛是在回想遥不可及的岁月:想起在弩疆跟公主学舞艺的光景,生动得忘记如今的多舛。

    只是一时间,这一室被一这一幕所凝息。不是去一番商疆,踏遍那里的黄沙,就能有这般魅韵的,她仿佛是天生的商疆女子

    “白芷,你说呢?”她回眸笑看,没人回答她的话,便再问。

    白芷恍然醒来,却是痴痴得回道:“很衬…夫人。”

    弄尘凝眉笑哑了声,却不知自己禁不住红了眼,眉心红若朱砂,不以为然得道:“这是给公主的,我不会弄舞。”

    公主能讨那个人欢喜的,她一样也不会。

    白芷沉在迷幻之中,看得到是绝世,看得尽的倾华,怕闭上眼失了美景,恐怕那衣裳没有人配及……或许,她今日才识得自己一直侍奉的主子,平日素裳柔骨,多得是清淡,哪会看得到这般艳媚?

    可夫人被虫子蛰得糊涂了,连朱墨两色都辨不清了?白芷晃过神来,紫衣随风扬起,氤氲而散,光华落满一室。

    大夫人笑着呢喃道:“顾家除了顾美人,还有顾弄尘…好,那就依照弄尘的意思送去琳琅阁定制给公主做礼。弄尘也好好休息,为后日的西宫之宴可得养好身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